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错换人生当事人起诉

时间:2020-12-04 11:21:03 来源:微闻网 作者:茶茶

此前,错换人生28年的事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12月3日,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生母杜女士表示,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起诉卫健委,目前她已经起诉了开封市卫健委,案件将会在12月4日开庭审理,接下来大家就和微闻网小编一起了解一下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起诉卫健委,错换人生当事人起诉。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起诉卫健委

12月3日,河南青年时报记者从“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生母杜女士处获悉,开封卫健委对于事件六名当事人提交的《关于“错换人生28年案”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以下简称“申请书”)未做出任何回应,她已经起诉开封市卫健委,开封市金明区人民法院已经受理,将于明日(12月4日)开庭审理。

“错换人生28年”案代理律师周兆成也向记者证实此事。周兆成说,他已收到《开封市金明区人民法院开庭传票》,法院决定在2020年12月4日上午9时30分在第八法庭公开开庭审理姚策生母杜新枝诉被告开封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信息公开一案。

姚策为何委托生母杜女士将开封卫健委告上法庭?周兆成表示,2020年7月12日,“错换人生28年”事件六名当事人联名给开封市卫健委、河南大学快递了《关于“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要求联合调查组“尽快公布调查结果”的公开信》以及向开封市卫健委提交《关于“错换人生28年案”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7月14日快递追踪记录显示对方已签收。但是六名当事人依然没有收到开封市卫健委以及河南大学的任何回应。同时,开封市卫健委也没有对当事人提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作任何回复。目前姚策肝癌晚期生命垂危,姚策自己非常担心怕等不到调查结果。因此,在2020年8月25日,委托其生母杜女士一纸诉状将开封市卫健委告上了法庭。

目前, 从医院最新的检查报告显示,姚策的癌细胞已全面吞噬了他的肌体,“由于公益基金已经中断,目前延续生命的治疗费是姚策面临的最大考验。”周兆成说,由于先前姚策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侵权责任纠纷案件,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还没有作出判决,希望法院能够早日宣判,也希望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能够积极践行“早前的承诺”,利用自身医疗机构的优势资源对姚策进行后续的帮助。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无奈治疗中断

如果不是因为姚策生病,“错换人生28年”的真相也许永远不会被揭开。

时隔数月,12月3日,《新民周刊》记者了解到,姚策委托生母杜新枝将开封卫健委告上法庭,要求公开1992年多份涉及疫苗接种及管理的相关文件。周兆成律师称,他已收到了《开封市金明区人民法院开庭传票》,法院决定在2020年12月4日上午9时30分,在第八法庭公开审理。

开庭倒计时还有1天,在河南驻马店开往开封的快速列车上,姚策的母亲杜新枝和郭爸,并排挤在硬座上沉默不语,二老望着窗外不断疾驰向后的田野,就像他们无法掌控的命运,令人心生绝望。驻马店距离开封不远,只有一趟高铁。一张124.5元的车票,对于如今的杜新枝和郭爸来说,算得上是一种奢侈。

“舍不得花,我们只买了41.5元的硬座,想节约每一分钱,不能眼睁睁看着孩子受罪。”杜新枝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道出内心纠结,就在几天前,12月1日,日夜承受着病痛吞噬的姚策,从杭州树兰医院出院回到江西九江老家,原因不是病情好转,而是治疗费用早已累计欠账8万多元,出院,实属无奈之举。

病情恶化,诉讼未果,无钱医治,三座大山逼着杜新枝必须在“陪伴姚策”与“奔波诉讼”之间做出选择。作为一个母亲,杜新枝内心有隐忍,有苦涩,但更多的是为孩子孤注一掷的勇气。“我想去看他,又不能去看他,现在,我们只想要一个公正的判决结果。”

写下“绝笔信”,害怕自己等不到结果

谈及为何在起诉医院后,又继续起诉开封市卫健委?杜新枝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表示,开封市卫健委、河南大学在事件曝光后,组建联合调查组对“错换人生28年” 事件进行独立调查,公开表态 “一定会依法依规调查、处置,不会没有结果”。

但事实情况令人失望,从事发的四月份到现在,姚策及家人一直未曾收到开封市卫健委以及河南大学的任何调查结果和回应,这让她焦急又迷茫。

为了要一个正面的回答,姚策一家人不是没做过努力。2020年7月12日,两个家庭6个人曾联名给开封市卫健委、河南大学快递了《关于“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要求联合调查组“尽快公布调查结果”的公开信》以及向开封市卫健委提交《关于“错换人生28年案”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7月14日快递追踪记录显示对方已签收。

但签收后的结果,自然是没有回应。“没有给我们打过一个电话,和卫健委、医院对接,他们回复是一样,要么见不到人,要么每回都说向领导汇报一下,就没下文了。”8月25日,姚策委托杜新枝正式起诉开封市卫健委,希望案件能很快审理清楚。“姚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他担心自己等不到调查结果出来。”

11月25日,法院反馈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最新调解意见》,医院同意最多不超过60万赔偿。这一说法也得到了杜新枝的证实,对于这一赔偿方案,姚策感到绝望。“我们前后花去了70多万的治疗费用,本来想通过调解可以很快拿到赔偿,让姚策得到治疗。但这个方案,相当于私了了,该承担的责任没人承担,我们无法接受。”杜新枝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QQ:134626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