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错换人生28年涉事医院同意赔偿

时间:2020-11-25 14:20:51 来源:微闻网 作者:茶茶

此前,“错换人生28年案”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28年前,在同一天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出生的姚策和郭威被抱错,28年后,生母患有乙肝的姚策被诊断出患上肝癌,11月25日,姚策家属透露,错换人生28年涉事医院同意赔偿,最多不超过60万。得知这一消息的姚策十分绝望,加上现在姚策体内的癌细胞已经扩散,无法再接受换肝手术,姚策写下了一封绝笔信。接下来大家就和微闻网小编一起了解一下错换人生28年涉事医院同意赔偿,错换28年的人生最新消息。

错换人生28年涉事医院同意赔偿

11月25日,封面新闻记者从姚策家属处了解到,近日法院反馈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最新调解意见》,医院同意最多不超过60万赔偿。

此案代理律师周兆成向记者证实了此事,并透露就目前姚策身体状况,医生曾告知姚策换肝可能性很小,得知调解结果后,姚策写了《绝笔信》。

周兆成律师称,他从姚策的家人处了解到,目前姚策的病情已经非常的危险,由于其体内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医生告诉他已经无法换肝了。

“姚策爱人熊磊偷偷告诉我,姚策现在疼痛非常强烈,止疼药已经没有任何效果了,每天都要靠注射大剂量的吗啡来缓解疼痛。不管吃饭或者喝水都会疼,每天上午输液到下午五六点,疼得吃不下任何东西,也疼的下不了床。”周兆成律师称。

姚策生母杜新枝称,由于目前姚策的全部治疗费都是依靠公益平台的募捐,募捐款只能用于姚策治疗,姚策的爱人没有工作,在全职照顾姚策。所以目前姚策家生活压力非常大,姚策爱人靠信用卡以及花呗借款来生活。

周兆成律师称,法院近日反馈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最新调解意见》,医院同意最多不超过60万的赔偿,医院这个方案让姚策绝望。因为上次姚策去开封参加完庭审去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姚策得到院方的承诺一定会帮助自己。“但是,现在过了两个月,医院不仅无动于衷,而且抛出这个刻薄的方案,所以,姚策感觉自己再次被医院愚弄,所以才写了这封《绝笔信》。”周兆成律师说。

“作为姚策的代理律师,看着姚策的病情如此危急,我还是希望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能够早日宣判;同时,也希望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能够积极践行承诺,利用自身医疗机构的优势资源对姚策进行后续的帮助,在法院判决之后,如果姚策治疗费用不足,也请早日启动医院公益基金进行帮扶。”周兆成律师说。

28年前,刚医院出生不久的姚策和郭威被抱错。28年后,姚策患肝癌,母亲欲“割肝救子”时发现孩子非亲生。9月11日,“错换人生28年案”在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法院一审开庭。

“错换人生28年”姚策对话生母

“早上忘洗个头了”,病床上的姚策一边摩挲着自己短短的寸头,一边问镜头后的新京报记者,“我这形象还可以吗?”

姚策正在杭州树兰医院接受治疗,副作用之一就是掉头发。他的肝癌出现了多发性转移,夜里甚至要靠注射吗啡止痛。

他对于即将到来的与生母杜新枝的对谈有点紧张,又很期待,“我们一直都没有时间坐下来好好聊聊。”

11月3日5时许,杜新枝睡下没多久便起床洗漱,捧着一束名为“向阳而生”的鲜花,赶往郑州东站。6小时后,她就可以见到儿子了。

“原来几千里以外还有一个我的儿子”

今年4月,姚策被查出患有肝癌,妈妈许敏想要“割肝救子”,意外发现姚策并非亲生。因医院工作失误,将同产房杜新枝、许敏的孩子抱错,姚策与郭威的人生就此错换。

“原来几千里以外还有一个我的儿子”,杜新枝语带哽咽,母子间缺失的这28年,就像是老天开的一个玩笑,没能亲自照顾姚策长大,她总觉得亏欠孩子很多。

姚策知道这个事情比较晚,是在新闻上看见的。他说,看完第一篇报道,只觉得报道中的事情和自己有无数雷同、无数巧合的地方。直到看到第二篇报道,才发现原来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自己。

血缘也好,亲情也好,是非常奇妙的。姚策说,在感受这份血浓于水的亲情的同时,就是努力去治疗,把更多情感流露放在治疗以后,再来回报。

“拉着他的手就觉得很安心”

由于姚策身体原因,第一天的采访提前中断,杜妈妈回到酒店后,把想说的心里话写了下来。

第二天,坐在病床边,杜新枝一直想拉拉儿子的手,但又不好意思。姚策知道后,将一直枕在脑后的手放了下来,像是有点不好意思一样先调整了一下输液管,接着垂到床上,拉住了妈妈的手。

“拉着他的手就觉得很安心”,对谈过程中,杜新枝几次哽咽落泪。姚策劝她,同为肝癌患者,不宜太过伤感。

“迟到的判决对我是没有意义的”

“咱们俩都是带病之躯。”姚策谈到,他这一次复查的结果不是很好,肺和骨头都有多发性的转移。现在每天都必须靠最少两粒止痛药来维持,晚上的时候甚至要靠口服吗啡或者注射吗啡来降低疼痛。

姚策问及生母杜新枝,当时给郭威(杜新枝养子)打过疫苗吗?杜新枝回答道,因为她本身是一个乙肝携带者,所以特别注意给孩子打针的事情。直到郭威大概六七岁的时候产生了抗体,那时候才放下这块心病,感觉非常庆幸。

姚策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说,现在自己得了肝癌,当知道当年医院可能有这样一个能够避免的机会的时候,对医院也有很大的追责心态。姚策希望生母帮忙把他的身体情况以及个人意愿传递给法院,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一个结果。姚策坦言,“迟到的判决对我是没有意义的。”

“妈妈,你替我把孩子培养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一直以来,姚策都是平和而坚强的,“其实是因为我不愿意把伤感的一面流露出来”。看待生死都很坦然的他,在谈起年仅三岁的儿子楷楷时,还是忍不住落泪了。

在姚策的设想中,儿子会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中长大,他是严父,妻子是慈母,而现在他“不太确定还有多长时间”。杜新枝起身抹去了姚策脸上的泪水,也接过了他这份牵挂和责任,“我会把楷楷培养成像你一样的男子汉。”

谈起妻子,姚策动情之处潸然泪下。姚策还告诉一同落泪的生母,“要客观地看待这个事,命运终归有安排。”他更希望,不管以后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尽量为家庭做自己该做的,这样才更有意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QQ:134626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