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起诉卫健委

时间:2020-12-04 10:31:10 来源:微闻网 作者:肖肖

近日,“错换人生28年”事件再度引发舆论关注,据最新报道称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将起诉开封卫健委,而起诉的原因是六名当事人联合给开封卫健委写了一封《关于“错换人生28年案”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但是这么久以来开封卫健委一直没有给出回应,而姚策的癌细胞已全面吞噬了他的肌体,姚策担心自己等不到最后结果,这才起诉了卫健委。那么下面大家和微闻网小编一起去了解一下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起诉卫健委,错换人生28年真相完整版哦~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起诉卫健委

12月3日,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从“错换人生28年”事件当事人姚策生母杜新枝处获悉,开封市卫健委对于事件6名当事人提交的信息公开申请书未做出任何回应,她已经起诉开封市卫健委,该案将于12月4日在开封市金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今天下午,记者从开封市卫健委了解到,该委已获悉被起诉的消息,主任刘述荣是否会出庭应诉尚不确定。

姚策生母杜新枝发起的这起行政诉讼,主要有两点请求:一是确认被告未在法定期间内答复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行为违法,二是判令被告依法对原告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作出答复。

今年2月,28岁的江西九江青年姚策身患肝癌,母亲许女士欲“捐肝救子”,却意外发现儿子并非亲生,这起“错换人生28年”事件就此揭开。今年4月,河南大学和开封市卫健委已成立联合调查组介入调查。

7月12日,姚策和家属致信联合调查组,要求尽快公布调查结果,姚策养母、生母向开封卫健委申请信息公开。信息公开申请书提到,请求开封市卫健委依法公开并书面回复1992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开封市卫生防疫部门发布的《新生儿乙肝疫苗免疫接种实施方案》,以及《新生儿乙肝疫苗接种情况》相关文件、资料等信息。

“截止到今天,我们6名当事人依然没有收到开封市卫健委及河南大学的任何回应,开封市卫健委也没有对我们提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作任何回复。”杜新枝今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姚策由于肝癌晚期生命垂危,非常担心“等不到调查结果出来”,因此委托其对开封市卫健委发起诉讼。

今天下午,开封市卫健委宣传科一赵姓工作人员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表示,已经知晓单位被起诉的消息,“这事法院已经受理了,请关注法院明天的判决结果,目前为止我没有更多向媒体透露的内容。”

记者获得的起诉书显示,这起诉讼被告为开封市卫健委,法定代表人为该委主任刘述荣。当记者问起刘述荣明天是否会出庭应诉时,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我还不清楚情况,现在没法告知你。”

姚策为何委托生母杜女士将开封卫健委告上法庭?

周兆成表示,2020年7月12日,“错换人生28年”事件六名当事人联名给开封市卫健委、河南大学快递了《关于“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要求联合调查组“尽快公布调查结果”的公开信》以及向开封市卫健委提交《关于“错换人生28年案”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7月14日快递追踪记录显示对方已签收。但是六名当事人依然没有收到开封市卫健委以及河南大学的任何回应。同时,开封市卫健委也没有对当事人提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作任何回复。目前姚策肝癌晚期生命垂危,姚策自己非常担心怕等不到调查结果。因此,在2020年8月25日,委托其生母杜女士一纸诉状将开封市卫健委告上了法庭。

目前, 从医院最新的检查报告显示,姚策的癌细胞已全面吞噬了他的肌体,“由于公益基金已经中断,目前延续生命的治疗费是姚策面临的最大考验。”周兆成说,由于先前姚策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侵权责任纠纷案件,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还没有作出判决,希望法院能够早日宣判,也希望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能够积极践行“早前的承诺”,利用自身医疗机构的优势资源对姚策进行后续的帮助。

错换人生28年真相完整版

南都记者此前报道,5月12日,28年前被错抱、如今身患肝癌的男子姚策告诉南都记者,因治疗肝癌所需高额医药费,此前他希望医院能先行垫付。而目前协商的结果为,医院仅同意借支,并建议走司法途径。

在医院生产后,孩子为何会被抱错?抱错之后,医院应否承担,该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南都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以“医院、抱错”为关键词检索出28份裁判文书,发现多次错抱孩子事件因医院工作人员过失导致,有的被错抱40余年后才发现,有的出生仅5分钟便被交叉抱错。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上述判例中,法院均判决医院应赔偿相关当事人精神损害抚慰金,北京通州区发生的一起案件中,法院判决医院赔礼道歉,并赔偿当事双方家庭共计50余万元。

孩子为何会被抱错?

为何在医院生产后,会出现孩子抱错的情况?南都记者梳理发现,多起孩子抱错案件均与案发时医院实行母婴分离模式有关,有家长曾怀疑孩子被抱错向医护人员询问,对方回复婴儿没有问题,直到多年后亲子鉴定结果证实并非亲生。

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2007年审理的该市首例“串子案”曾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该案中,原告潘某、饶某在1986年6月均前往被告北京通州区妇幼保健院处住院生育。6月18日,原告饶某生育一子向某;6月23日原告潘某生育一对双胞胎儿子王某文、王某武。

事发后,被告北京通州区妇幼保健院对产后母婴实行分离制管理,新生儿由被告医护人员负责照顾。20年后的2006年底,王某夫妇得知在通州区城内有一个长得和其长子一模一样的孩子,多方寻找联系上这名孩子的母亲饶某,并经亲子鉴定确认。

法院审理后认为,由于当初被告实行的产后母婴分离制度管理存在瑕疵,致使发生串子事件。该事件发生系被告管理过错所致,应对原告的寻子误工费、鉴定费等,及精神损害抚慰金进行赔偿。同时也应对向某、王某武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合理部分进行赔偿。

南都记者注意到,有两名产妇仅相隔五分钟各产下一名女婴,因医院护士过失,将二人抱错。

陕西安康市汉阴县人民法院2008年的一份一审判决书显示,汉阴县人民法院查明,2001年5月2日,李某、刘某因临产到安康市中心医院待产。次日凌晨3时许,两人相隔5分钟各产下一名女婴。该医院护士因过失,误将李某所生女儿交与在产房外等候的刘某家属,将刘某所生女婴交与李某家属。

还有的婴儿在医院工作人员为其洗澡时抱错,家属曾察觉到异常,但被院方否认。

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年公布的一份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2005年3月21日,原告陈某在被告温州友好医院生下原告黄某,儿子出生后第二天,温州友好医院工作人员在为婴儿洗澡时,将原告黄某与案外人白某、傅某之子换错。

婴儿洗澡回来后,原告家人察觉,婴儿的鼻梁变高,遂向被告医护人员提出疑问,但被告医护人员答复原告家人,婴儿没有问题。

医院是否应该承担责任?

在医院被抱错孩子,医院是否有过错,应否承担责任?南都记者梳理发现,在裁判文书网显示的串子、错抱案例中,法院均判决医院需承担责任,对相关当事人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

前述温州市发生的错抱案件中,另一对当事父母傅某夫妇也将医院告上法庭。一审法院认为,产妇在住院生产期间,医院负有高度谨慎的注意义务,应确保产妇所生子女处于产妇及亲属的监护之下。原告傅某在被告温州友好医院产下儿子后,被告医护人员在对原告儿子进行日常护理过程中发生重大失误,致使原告儿子与他人之子换错,被告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一审判决书称,由于被告温州友好医院的过错行为,使得原告与亲生儿子分离近5年时间。虽然其亲生儿子在另一对父母处得到亲生子女般的抚养,原告也与另一对父母之子建立了亲子间的感情。但原告因无法弥补过去五年其与亲生儿子间的亲情空白,以及一时无法割舍其与所抚养的他人之子的感情,而遭受精神痛苦。被告温州友好医院应给予相应赔偿以抚慰其精神伤痛。

陕西安康汉阴县人民法院则认为,父母对子女监护、教育及子女被父母照顾、呵护,是基于血缘关系而与生俱来的的一种权利,这种权利与身份关系密切相连,是一种人格利益,应当受到保护。

前述安康市中心医院对原告和第三人生产的婴儿在管护上有过错,造成原告与第三人交叉错抱孩子,其医疗行为直接阻碍了本案原告及第三人与其子女间权利的行使,导致原告及第三人精神遭受严重损害,被告应为此承担责任。故原告及第三人要求被告承担精神损害赔偿的请求予以支持。

不仅被错抱孩子的父母作为原告起诉医院,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2019年11月公布的一份判决书显示,被错抱的孩子本人也与医院对簿公堂,要求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

判决书显示,1978年7月19日,原告洪某的生母谭某、养母宋某在沈阳总医院和平医院(现为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和平分院)分娩期间,由于该院对其所生婴儿在管护上存在过错,导致她们交叉抱错孩子:谭某分娩后回到病房不久,医务人员把一名手上带着谭某名牌的男婴送到谭某身边,出院回家后为男孩取名付某。

付某上初中时,谭某带其到牙病防治所矫正牙齿,验血后发现血型与谭某夫妇不符,经亲子鉴定,付某与谭某夫妇无血缘关系。经过几十年的寻找,谭某于2017年才找到亲生儿子洪某。2018年,谭某夫妇、宋某夫妇、洪某均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医院承担赔偿责任。

在洪某一案的判决书中,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认为,因被告医院的过错,导致二个家庭的父母与亲生骨肉分离40余年之久,被告的过错行为不仅侵害了原告洪某亲生父母抚养、教育自己子女的权利,同时亦侵害了原告洪某接受亲生父母的抚养、教育以及赡养亲生父母的权利。

法院酌情认定,被告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应赔偿原告洪某精神损害抚慰金15万元。南都记者查询到,此前,法院已判决涉事医院分别赔偿谭某夫妇、宋某夫妇精神损害抚慰金各15万余元。

抱错之后怎么办?

根据《民法总则》相关规定,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自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可根据权利人的申请决定延长。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多起错抱案件中,起诉时间相较案发时间已超过20年,有的甚至长达40年之久。

前述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中,案件是否超过最长诉讼时效二十年成为争议焦点之一。法院认为,因原告直至2017年通过DNA鉴定结果,才得以知道其权利受到损害。在此之前未主张权利,属于客观障碍,应作为特殊情况,实用诉讼时效延长的规定。

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一宗案件内,错抱事件发生于1975年,但直至2014年、2016年,原告才分别与养父母、亲生父母进行亲子鉴定,发现两家孩子被抱错的事实。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最长诉讼时效经权利人申请可以延长。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发生错抱孩子的家庭中,有部分当事人发现此事后将被错抱的孩子换回。

前述温州市发生的错抱案件中,两家人的孩子2005年在医院出生后被错换。2009年,在当事医院、被错抱孩子的父母共同努力下,双方在较短时间内确定了重点对象,并通过亲子鉴定的方法确定被错抱的另一个孩子。

在确定亲生儿子被换错后,被错抱孩子的当事家长曾数次到另一方家长处要求换回儿子,但对方一时难以接受事实。直到2009年案件审理期间,双方家庭协商一致,将各自的亲生儿子换回。判决书显示,由于双方家庭家境相当,儿子换回后已逐渐适应了新的生活环境。

温州发生的该起错抱案件中,被错抱孩子的两个家庭均对涉事的温州友好医院分别提起诉讼。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认为,温州友好医院虽在日常护理上存在过失,但事后积极配合查找,并找回了错抱的亲子;父母与亲子间正逐步建立亲子感情;根据本地区的平均生活水平,判决给付当事的两个家庭共16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

除了民事赔偿,法院还曾判决医院需对被错抱孩子的家庭赔礼道歉。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2007年审理的“串子案”中,法院依法判决北京市通州区妇幼保健院赔偿被错抱孩子的两方家庭寻子误工费、交通费、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50余万元。同时,以书面致歉信的方式向两方家庭的多个当事人赔礼道歉。

这28年,到底应该由谁来负责?该如何负责?以后的问题该如何面对?

01.关于院方

对于此事,最大的责任方,莫过于医院了。

5月13日,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就错换人生28年事件公开向双方家属道歉,院方称,错抱婴儿事件基本认定在医院。

5月14日,家属与院方协商失败,患者阿斌表示,医院是迫于舆论压力才道歉,对此不能接受,目前唯一的诉求就是希望医院把治疗负责到底。

于是,在律师帮助下,河南、江西两家人向上级部门、协会提交3份申请书,申请上级卫健部门介入行政处理,包括向国家卫健委申请对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国家三级甲等”予以降级、摘牌。

如今,此案件还在继续协商解决中。

医院抱错的是孩子,但是,对于这两个家庭来说,互换的是人生轨迹,互换的是家庭的希望。如果没有院方的抱错孩子,打错针,也许就没有今天这一离奇案件。

从阿斌生病以来,据许女士表述,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后续四十多万的治疗费也简直是个天文数字,希望能尽快与院方协商好赔偿问题,早点拿到赔偿金给孩子治病,孩子的生命最最重要。

以前,我们一直在谈论医患问题,其实,像许女士等这两家受害者而言,他们的态度与和解方式,还是比较平和的。既然历史不能扭转,也查出了过错方是医院,那么,医院应该勇敢站出来担负这个责任。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无论去指责谁都已经没啥用了,肝癌晚期的阿斌,最重要的是拿到赔偿金,继续接受治疗,在生命面前,其他所有的东西都虚无缥缈。

愿两个家庭与院方早日达成赔偿协商,愿患者阿斌早日康复,开启新生活。

02.关于真情

在此案件中,对于两个家庭来说,身患重病的阿斌与郭威,是最大的受害者。

本该在亲生父母殷实的家庭环境中快乐成长的郭威,却过上了穷人家的孩子早日当家作主的生活,养母患病多年,父亲身体也不太舒服,姐姐呢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

身处这样的家庭环境,郭威不得不辍学,跟着父亲去打工,扛起家里的重任,减轻家里的负担。

好在郭威是知恩、感恩的人,在得知自己被错换了人生之后,他一边告诉自己的生母:“妈,您别太难过了,我过得很好,我没有受罪。”

另一边,在安慰自己的养母:“妈你放心,你儿子还是你儿子,不会离开,你孙子孙女,还是你孙子孙女,这是永远的事。”

郭威对这个家的付出以及对这两位妈妈的安慰,瞬间让人泪目,这样的好品质,正是我们现在年轻人多需要学习的品质。

第二个受害者阿斌呢,虽然生活的家庭环境相对来说会好很多,但是在刚上幼儿园的时候,就查出了乙肝病毒,从小体弱,身体状况一直以来也不是特别的乐观。

在发现了自己的身世之后,为了省些钱让养父母以后更好的生活,他选择了中断治疗,这对于病重的阿斌来说,这是他目前能做的对养父母报恩的事情了。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生育只是恩,养育才是情。

而对于这两个年轻人来说,他们都做到了,没有血缘关系却浓于血缘关系。在以后的日子里,真心希望他们能处理好内心的伤与痛,接受事实,余生,继续好好的生活。

03.关于未来

无论是对于阿斌还是郭威来说,这事件发生的唯一好处是,让他们各自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说到两个家庭的事情,网友也纷纷在讨论到:这以后他们是该怎么生活呢?各自回到亲生父母身边还是继续留在养父母身边?

其实,对于现在和和睦睦的两个家庭来说,他们并不担心这个问题,而现在他们所要做的,就是两家齐心协力为讨回公道,争取早日拿到赔偿金继续治疗病情。

据说,在前段时间五一假期的时候,“错换人生28年”的两家人跨省认亲,场面一度和睦,他们一起翻看幼时相册,像是在弥补那段错过的时光。

而阿斌与郭威,也兄弟相称,似乎是认识了多年却久久没相见的好朋友。这一场面,是温馨的,也是感人的,希望他们可以继续这样和睦下去。

多两位父母,多两份牵挂,多一个兄弟,多一份关心,多一个家庭,多一份关爱。

被错换人生28年,错换的是人生,不变的是真情,愿早日克服面前的困难,早日收拾好心情,早日开启新的生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QQ:134626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