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婚密云撩人总裁妻

二维码访问
轨婚密云撩人总裁妻
轨婚密云撩人总裁妻 微众圈> 小说圈

轨婚密云撩人总裁妻小说

小说简介


灯光璀璨的庆功宴台,她被警察毫无情面的拉去审讯,那突然出现、令她魂牵梦绕的身影,此刻竟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个传统的美丽女人,不知不觉陷入一张被刻意安排的情网,平静的生活顷刻被打破,她无法自拔的徘徊在丈夫和情人之间,交织着爱与痛、贪婪与复仇。初心,出轨,她将作何抉择……

精彩章节

没有吃饭,韩雪也不感到饿,一路透支的疲惫和惊吓让她瘫软在副驾里,子浩自上车就开了窗,发泄般急速飞驰,任凭丝凉的秋风无情呼打着脸庞,似乎不这样他就没法呼吸。

韩雪的发被吹得散乱不堪,争相飞舞在身后,她不想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道歉吗?怎么解释?前后都被看见了,虽是意外,却带着心照不宣的欣喜,况且那么长时间,他们都没有松手,这显然已经说明了什么,是什么呢?她自己都还没缓过神,又如何跟他解释。

索性闭口不谈,等一切都明白了,再说吧。

耳边风声“呼呼”作响,车开得很快,但很稳,只有那年韩雪送给陆子浩保平安的挂饰随风摆荡,似乎在宣泄着某种情绪,一种无法言喻,却波涛汹涌的情绪,没人敢倾诉,除了它。

时间仿佛静止,韩雪不顾被风吹乱的头发,右胳膊立在窗沿,手撑着额头,她哭了,啪嗒掉下眼泪,悄无声息,嘴角不断瘪动,她极力忍住想要抽动的身躯,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莫名的委屈,即便明明是她有错在先。

为了不让子浩发现,她偷偷抹去嘴角咸湿的眼泪,她有什么理由哭,即使感到再委屈,也终究是不被理解和认可的。作为女人,就该一辈子对丈夫从一而终,自己今天这种行为,在古代都是要被浸猪笼的,更何况丈夫对自己好到不行,从未生过倒刺,不仅家世显赫,还帮她圆了做演员的梦,她有什么理由不珍惜,还做出这种出格的事让他伤心难受?

她越是感到委屈,就越愧疚,陆子浩越是不说话,她就越心痛。

不能这么下去,太煎熬了,她决定把话说开,向丈夫道歉。

她缓缓关上窗,车外的喧嚣逐渐减弱,直至彻底隔离在外,享受这片刻的宁静,陆子浩眼望前方,稳操方向盘,目光深邃。

忽然,她发出微弱到连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对不起。”

陆子浩眉心微微隆起,目光凛冽,神态清冷,没有应答。

她最害怕这样的他,哪怕狠狠骂她一顿也好,不说话说明什么?对自己失望了吗?

“刚才。”她本想对牵手的事稍微做个解释,以表达她认错的态度,不料被他冷漠的语气打断:“别说了,今天的事以后都不要再提。”

他想干什么?明明那么在意却不让提起,是不打算追究,还是彻底死心了。

她越来越搞不懂他,自从那晚几乎是被他“强~暴”后,她对他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她知道他太在乎她,无法容忍她跟任何男人有一丝的牵连,何况今天的意外被他亲眼所见,他能无动于衷的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她心疼她给他带来的伤害,却无从安抚,现在的他根本油盐不进,说什么都不听,假装超级认真的开车,虽然没闯红灯,但超速是不可避免的了。

“子浩,你听我说。”她尝试着再次沟通。

“别说了,我说了,这件事以后都不准提起,这辈子都不许,还有,从明天开始,你不要去公司了。”陆子浩悲愤交加,目光清冷的望着前方。

韩雪无可辩驳,看来他是不打算追究了,放松之余又升起一份忧愁,他以后会怎么对自己,会不会因此不再理她,对她实施家庭冷暴力,她听说过很多好友的婚姻生活都充斥在无法逃脱的冷暴力里,不会这下轮到她了吧。而且,他不让她去公司上班,是打算囚禁她吗?

那她以后不是再也见不到方,又想她,“啪!”她在心里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行吧,只要他不生气,不伤心,让她做什么都好,冷暴力也好,软禁也罢,她都接受。

她终究还是爱他的,可让她实在想不通的是,她一个接受传统教育的保守女人,怎么可以同时爱两个人?一颗小小的心,怎么能同时容纳两个人存在,那爱情的天平是否有所偏向,如果有,又是偏向于谁呢?

以前常听人说谁谁劈腿,谁谁在外有了情人,还不愿和家里那位离婚,对于这种事,她一向嗤之以鼻,心内充满鄙夷和不耻,真心觉得他们人品有问题,可如今,自己也陷入这种漩涡,而且是不知不觉,身不由己,完全没有时间沉淀就发生得淋漓尽致,不仅如此,从内心深处,她竟然觉得受伤害的是自己,陷入两难,日思夜想,好不痛苦,今天被丈夫亲眼目睹,被丈夫冷漠对待,她觉得更委屈了,这究竟是为何,她想得头皮发麻也想不出。

原来一个人的心里,真的可以同时住两个人,她为自己下的这个结论感到惊讶,简直颠覆她以往的三观,这是人性的BUG吗?还是说,夫妻间的婚姻制度才是。

扯远了,无论怎样,都改变不了她已经彻底爱上方志龙,同时也不愿失去陆子浩的事实。

这可怜的“坏女人”!

不想失去丈夫,就必须放下方志龙,这是唯一的途径,也是作为一个已婚女人来说,唯一的选择。

她的暗暗下定决心,遵照丈夫的安排,从明天开始,不去公司,再也不见他。

刚想完,她的心就开始疼,为什么?她越想忘记就越是忘不了,脑海里突然全是方志龙的身影,他俊朗的面孔,他毅然的神情,他坚挺的身躯,和他对她如大男孩般暖暖的笑意。

她简直就要疯掉了,她想从窗户跳出去,索性来个痛快!

她好怕控制不了自己对方志龙那敏感的情愫,怕已经踏入深渊一小步的她彻底跌进去,那无边的黑洞似乎在向她招手,向她呼唤,告诉她下面有她想要的一切,有她梦里魂牵梦绕的思念,再无人世间那琐碎的折磨与痛苦。

她上瘾了,对他上瘾,如吸/毒般。

越想戒,越忍不住内心的牵肠挂肚。

这一路明明全程超速,却好像开了很久很久,久到无边。

他们回到家中,阿姨上前迎接,接过他们脱下的外套,陆子浩径直走进卧室躺下,很快便睡着了,他想给自己补个觉,压压惊,舒缓那愤怒的情绪。

今天一大早,看见韩雪上了方志龙的车,他就再没安稳过,跟着妻子的手机定位,随他们来到贺家楼下,停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后来又见他们出来,本想叫住韩雪接她回去,却因离得太远没赶上,眼睁睁看她又上了方志龙的车,不得已只好尾随,也正好探探他们准备去哪里,他跟着他停好车,见他们往酒店方向走去,虽然相信妻子不会做出格的事,但既然这样,就探个究竟吧,却不巧被他看见那意外牵手的一幕。

他知道他在保护她,其实那危险的一刻,他在他们身后也冲了过去,不然也不会在转身四目相对时距离那么近,只是再近也近不过伸手就能牵到韩雪的方志龙,又被他英雄救美,抢了先。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从他们双手紧握后,就再没有分开的迹象,看得陆子浩在一米之外怒火中烧,暗自焦虑,那一刻他多么希望自己有特异功能,将他们的手分开,这样他就不会多想,不会生气,不会对妻子冷淡,他舍不得,可也只能这样。

离婚?不可能的事,他早就想过,这辈子要他放开韩雪的手,除非他死了。

所以他要好好的活着,他还没把她爱够,他要紧紧抓住她,和她生一堆孩子,相守到白头,他知道在他们周围有不少人对韩雪虎视眈眈,垂涎欲滴,所以他很少让她出去应酬,除了在片场,她几乎都在家,连必要的电影宣传都能免则免,实在不能免,自己也会跟随出席,活脱一个爱妻狂魔。

所以孩子的事,迫在眉睫,他决定戒烟戒酒,多健身,多做活塞运动,争取让韩雪早日怀上宝宝。

——

回到家,韩雪本以为丈夫会酝酿情绪,给自己来一番苦口婆心的教育,再像昨天一样对自己一顿虐爱,心怀愧疚的她早已做好心里准备,不挣扎,不哭闹,任他摆布,只要他高兴,只要他不伤心难过,怎样都行。

哪想他如在外面那样,一言不发,竟然还回房睡着了,想必也是为她操碎了心,想到这,她不由的自责心疼起来。要说以丈夫的家势,几乎没有需要他劳心的地方,可最近却有几丝白发隐现在鬓间,估计就是为方志龙的事吧。她不忍再伤害他,再次下决心远离方志龙。

饿了,真的饿了,她让阿姨赶紧做几个菜,待会叫醒丈夫一起吃。

她来到卧室,见陆子浩睡得像个孩子,嘴巴微微张着,发出轻微的呼吸声,他睡觉从不打鼾,这是韩雪庆幸的地方,自从钟强去世后,她就有了神经衰弱的毛病,睡眠很浅,要是他打鼾,那估计只能分房睡了。

无奈于自己的胡思乱想,她浅浅的笑了,轻轻俯下身,在丈夫脸上小啄了一口,却没想把熟睡的丈夫吵醒,他睁开眸子,看着眼前白皙清秀的妻子,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他是被她吻醒的,每天早上他都享受着这上帝般的待遇,每次他都沉醉其中,难怪他舍不得,决然不愿放弃。

这样的幸福,真不是所有夫妻都能感受到的,多少貌合神离,假装相敬如宾,各自算计,在外面藏着姘头或情人,只不过是为彼此的利益没有去领那张毫无分量的离婚证罢了。

想到这,他倍感甜蜜,什么牵手事件,见他的鬼去吧,只要他时刻看住她,她就永远是他的。堂堂陆氏二公子,竟爱得如此卑微。

他拥过她,一番激吻后,把她压在了身下。


作者:清芯朦胧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轨婚密云撩人总裁妻,查看完整章节!

0条记录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