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坠楼女婴或有后遗症其父重男轻女

时间:2020-12-09 14:22:25 来源:微闻网 作者:肖肖

石家庄女婴坠楼事件持续发酵,据报道称坠楼女婴是其父亲自己在家接产生下来的,而此前就已经发生过两次坠楼事故,河北省儿童医院医生表示坠楼女婴或有后遗症,而从记者的采访中我们可以看出来其父亲有非常严重的重男轻女观念,所以才对自己亲生女儿如此冷血。下面,大家就跟着微闻网小编一起去了解一下坠楼女婴或有后遗症其父重男轻女,石家庄女婴坠楼事件最新~

坠楼女婴或有后遗症其父重男轻女

近日,石家庄桥西区康泰园小区一名出生仅4个月的女婴从5楼坠落,父亲拒绝送医治疗事件引发网友持续关注。12月8日,石家庄市桥西区友谊街道办事处发布通报称,坠楼女婴已被送往儿童医院住院治疗,目前生命体征平稳。

新京报记者走访发现,这不是女婴第一次坠楼,早在其刚出生六七天时,就有多位同小区居民看到女婴从5楼家中坠落;女婴之母魏某因精神状况异常,频繁打人砸物,严重影响邻里关系;女婴之父郑某是无业游民,更直言自己重男轻女。

据通报,公安机关已经立案,按程序对魏某开展精神疾病司法鉴定,相关部门已经启动社会救助程序。

女婴父亲:女儿没打过疫苗也没上户口

12月8日,女婴父亲郑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他不在场,仅有小女儿和患有精神疾病妻子在家。郑先生48岁,妻子比他小4岁,两人2012年结婚,共育有两个女儿。郑先生说妻子怀第一胎时就有疑似产后抑郁的症状。郑先生说,妻子不愿意去医院,小女儿在家出生,他负责接产,既没打过疫苗也没上户口。

新京报记者从河北省妇联了解到,妇联已启动救助程序。石家庄救助站方面称,孩子母亲因精神疾病,已入住石家庄市八院进行治疗。12月5日,在石家庄市救助站工作人员陪同下,婴儿到河北省儿童医院进行检查,经查,颅内出血、肺部损伤。石家庄市救助站工作人员称已提供尿不湿,奶粉等用品,将持续关注婴儿情况。

女婴先后两次坠楼,疑被母亲抛下

在石家庄康泰园小区,多位居民向新京报记者回忆了女婴坠楼的时刻。11月30日13时许,住在女婴家对面8号楼的张彩月(化名)听到“嘭”的一声,她从窗户往下看到,一个只穿着尿不湿的婴儿坠落在9号楼下的防护网上。

防护网就装在9号楼一楼租户岳宁(化名)家小院的上方。她听到动静后出去查看,看到了头顶斜上方防护网上的婴儿,“当时孩子肚子上一起一伏在呼吸,但是没有哭。”

住户们急忙寻人救孩子,还拨打了120。可当时正值饭点,院子里人很少,保安室也没人在。过了一会儿120赶到,但由于防护网位置较高,没人爬得上去。一位住户拿来梯子,路过的快递员爬上梯子将女婴抱了下来。

“从发现到抱下来用了大约20分钟,小孩儿冻得紫红紫红的。”张彩月说。

一位住户回忆,事发时女婴的父亲郑某并不在家,快递员救女婴时他从外面回来,一起帮忙扶着梯子,“看上去很焦急的样子”。然而,等到120和110的工作人员赶到,郑某却并不想去医院,打算把女婴抱回家,但被警方制止,郑某不得不带着女婴一起上了救护车。

关于此次女婴坠楼的原因,12月8日,郑某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自己的妻子魏某“爱闹脾气,可能是她发脾气的时候不小心扔下去的。”

女婴家所在的小区是个老小区,据住在此地多年的街坊邻里反映,11月30日的坠楼事件,已经是第二次发生了。

住在同单元4楼的住户周清(化名)回忆,孩子刚出生六七天时就坠过一次楼,当时楼下还没装防护网,女婴直接掉到一楼的小院里。

一楼房东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房子的上一任租客退租,正在找新的租客。8月6日下午4点多,她母亲去房子里打扫过,当时还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到了下午5点多,她的丈夫和儿子又去房子里,结果看到院里草堆上有个光着身子的小孩儿,“刚看到小孩他俩都挺害怕,不敢碰,赶紧喊人帮忙。”

一位当时到场的住户说,孩子当时什么也没穿,眼睛睁着,但是没有哭,他一摸发现孩子还在喘气,赶紧找了床被子把孩子裹了起来。

随后,聚集起来的邻居们拨打了120、110。正赶上女婴之父郑某买完菜回家,周清让郑某赶紧把孩子送去医院,结果郑某说了一句,“要送她(魏某)送。”

邻居们猜测,女婴坠楼时郑某不在家,而女婴刚出生没几天,还不会翻身,可能是被精神异常的母亲魏某从五楼扔下来的。

周清记得,女婴被之后到场的120送往医院,但“第二天孩子就被郑某从医院抱了回来。”

邻居们说,这次事故过后,街道办、居委会等部门多次来到郑某家里,劝说他将魏某送到医院治疗,但是郑某并不配合。

女婴神经系统重度损伤,未来可能留下后遗症

12月8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了女婴家中。其父郑某此前曾对媒体表示,不想让女婴住院,因为医院细菌太集中,家里环境会好很多。但记者看到,郑某家中的卫生坏境十分糟糕,卧室里堆满了杂物,地面污迹斑斑,有厚厚的一层污垢,瓜子皮满地都是。厨房和灶台上都有厚厚的黑色油污,散发着刺鼻的气味。屋里不少小飞虫和苍蝇。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女婴睡觉的地方是一张小沙发床,外包的红色皮面已经脱落的差不多,破旧的布面外露着,有很多黑色的污垢。女婴在家喝的奶粉没有封盖,杂乱地摆在地上。

书架和沙发墩上面堆满了书,其中包括《食疗与养生》、《小智慧大健康》、《手到病自除》、《看手识病》等养生书籍。

郑某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我擅长养生,按摩、婴幼儿护理是我的专长。”他表示,之前没有送孩子去医院,是因为“孩子没有明显的外伤,现在已经进入恢复阶段,养养就好了。”“人除了表面的关护之外还需要感情沟通”,在他看来,他和小孩的感情可以唤醒孩子的求生意识。

12月8日,石家庄市桥西区友谊街道办事处发布声明,11月30日中午,女婴坠落事件发生后,因女婴父亲拒绝治疗,友谊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分别于12月2日和12月5日带女婴到医院检查治疗,后均被其父亲带回家中,经工作人员反复做工作,于12月7日晚22时,将女婴送往儿童医院住院治疗,目前女婴生命体征平稳。

新京报记者从河北省妇女联合会儿童部获悉,坠楼女婴现正在省儿童医院ICU接受治疗。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女婴住在重症监护室内,除了医护人员,其他人不允许进入病房。

12月8日,河北省儿童医院重症二科黄波主任向新京报记者表示,通过女婴家长之前的反映,孩子坠楼之初,出现过频繁的抽搐,存在意识丧失、双眼凝视、四肢抖动、颜面青紫等情况。

黄波说,经过检查,发现女婴颅内有出血情况,从神经系统的损伤角度来看属于重度损伤,“还是比较严重的,存在留有后遗症的可能。”因为目前女婴还处于昏迷阶段,影响临床判断,“所以还不能有确定的结论。等到一定程度的恢复后,做一些辅助检查,再来评估孩子的受伤情况。”

他进一步解释,“孩子属于复合型的颅脑损伤,不同的脑部区域有不同的损伤情况,包括硬膜下的出血、脑挫裂伤。未来两三周是急性期,将来神经系统的恢复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此外,据黄波介绍,女婴肺部CT影像有损伤的迹象存在,肾脏也不排除有基础问题,“存在可能跟这次外伤不一定有直接关联的一些变化,比如可能以前有肾积水。”女婴没有营养不良情况,但有基础性的贫血。

女婴母亲精神异常,频繁高空抛物,有暴力行为

新京报记者走访了解到,女婴之母魏某平时存在精神异常状况。一楼租户岳宁说,他们家是今年10月1日搬来的,因为魏某经常从五楼往下扔东西,房东11月份在小院上方安装了防护网。

岳宁的姑姑也表示,他们搬来的这两个多月里,魏某隔三岔五就往下扔东西,“书、辣椒酱、洗衣液,什么都有。”周清也证实,魏某会往外扔书、衣服、脸盆,连家里户口本都扔下来过。

周清回忆,郑某魏某夫妻二人是四五年前搬来小区的,二人刚搬过来时,魏某看起来就不太正常,很怕人,“你去她家里,她特别有自我保护意识,也不正眼看你,一副羞羞答答的害怕样子。”

但魏某那时候还比较老实,“后来越来越凶,发疯时歇斯底里,大喊大闹,凿地板,不分昼夜,就是拆楼的那个动静。我都怕这个楼板被她砸透了。”周清说,有一次,魏某曾经拿刀把楼道的扶手凿得面目全非。

根据小区多位居民的讲述,魏某发病时还带有攻击性,典型症状就是到处打人,“没有招惹她,打得都是弱势群体,妇女和老人。”

有居民看到过魏某在小区里走,路上遇到行人,“见一个踹一个”。“犯病的时候眼睛瞪着人,看着都害怕,打人不知轻重。”不少住户表示,平时见到魏某不敢说话,会刻意躲避。

一位住户回忆,去年自己家的保姆与魏某擦肩而过时,无缘无故被魏某推倒,脑袋磕到了石头上。她去找郑家理论,最后郑家赔了保姆两千元。

据邻居们回忆,此前街道办、社区等多次来给郑某做过工作,劝说他将魏某送去医院治疗,然而他拒不配合。有一次街道办好不容易把魏某送进了医院,结果上午送进去,下午郑某就把魏某领了回来。

对此,郑某向新京报记者解释,妻子比较脆弱,“多劳动就不会得抑郁”。他说妻子原先去过精神病院,但是治疗效果不理想,还不如在家里“吃好喝好睡好,自然就不得病。药补不如食补,食补不如睡补,睡补不如精神补。”

郑某向记者表示,自己没工作,魏某病退的一个月4000多的退休工资是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

据通报,魏某已于 12月4日下午被送往精神疾病专科医院住院治疗;公安机关已经立案,按程序对魏某开展精神疾病司法鉴定。相关部门已启动社会救助程序。

女婴父母还育有一女,父亲直言重男轻女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除了刚出生4个月的女婴,郑某和魏某二人还生育过一个大女儿。郑某表示,大女儿今年8岁,在县城跟爷爷一起生活。

邻居们回忆,大女儿之前一直跟爷爷奶奶生活,两年前奶奶去世后,郑某将女儿接到了身边,但没几天就被孩子姑姑接走了。

多位邻居都提到,在大女儿和父母短暂同居的几天里,一天半夜三点多,大女儿一个人跑到小区的保安室外睡觉,称“我妈犯病吵得我睡不了。”

对于大女儿上述半夜离家的情形,郑某表示,“魏某觉得多个人一起生活很别扭,不愿意小孩儿在家待着,就把大女儿撵出去了。”

周清记得,郑某跟她说过,自己此前有个儿子,但6个月的时候就夭折了。郑某向新京报记者承认了此事,但不愿意多讲。

不过,他直言不讳地表达了自己重男轻女的想法,“有闺女和有小子,那感觉根本不一样。”

他形容,“有闺女是很平淡的感觉,但是有儿子立马就精神了,说话很有底气,因为有后了。”他表示,“很多老祖宗的技术都传男不传女,因为孩子跟的是别人的姓。”“你即使把闺女当儿子养,把全部心愿都寄托在闺女身上,到时候闺女嫁出去,你付出越多越伤心。多难受啊,是不是?”

12月8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河北省妇女联合会儿童部获悉,坠楼女婴的监护权问题正在走相关程序,相关部门将依法依规商讨其父是否还具有监护权。

延伸阅读:亲生父母虐童案屡屡发生

《济南时报》记者盘点相关案例发现,父母虐待儿童的手段非常残忍,包括火烧、剪刀剪、开水烫、从高楼扔下等。很多被虐儿童虽然脱离生命危险,但身心受到严重摧残,部分儿童还落下残疾。

2014年3月20日,南京一 13岁女童因为回家晚被酒后父亲打死。

2014年4月2日,上海青浦区的一对夫妻因琐事起争执,妻子无处发泄将在一旁大哭的8岁儿子拖来,抄起菜刀砍断三根手指。

2014年5月19日,杭州一位12岁女孩因抄作业,被父亲拖到车棚用草绳勒住脖子吊打死亡。

2015年8月份,一名6岁女童被亲生母亲用电线抽打身体、开水烫手、在伤口上撒盐,导致小武全身多处受伤,后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一级。

2017年,河北廊坊一男子当街掌掴、踩踏一名女童,还多次拎起墩向地面。路人劝阻,男子回应:没事!被殴打儿童为其亲生女儿。

多数父母施暴时不知触犯刑法

据报道,民间组织“小希望之家”曾做过一项调查,亲生父母对手无寸铁的孩子狠下毒手,原因有五类:一是父母离婚,单亲父母脾气变得暴躁,有的酗酒,管教孩子容易狠下毒手;二是父母有精神病,虐待儿童;三是父母吸毒,导致虐待儿童;四是因为家庭矛盾,夫妻吵架,拿孩子撒气;五是未婚先孕,治不起病或医疗纠纷,导致弃婴杀婴。

有一点值得注意,多数父母对孩子施暴时,都声称并不知道自己触犯了刑法,他们反而认为父母打孩子“天经地义”。有的家长在事后轻描淡写地说“后悔打重了”,有的家长说“偶尔打不算虐待”,有的家长认为“只是轻微教训一下孩子”,甚至有的家长在遗弃或杀害孩子后认为“是为了解脱孩子的痛苦”。一些父母认为孩子就是家庭的附属品,怎么打怎么骂孩子都是家庭内部的事。

父母打骂子女哪种程度算虐待?

据《光明日报》报道,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有“虐待家庭成员”等行为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警告”。根据《刑法》第260条规定: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根据《刑法》,虐待罪被分为两个层面,一般情况属于告诉才处理的自诉案件,只有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公安机关才主动立案侦查。这种立法的做法,并不能有效惩罚作恶者,保护被虐待的儿童。

律师:父母虐童构成伤害 可从重处罚

承鹏律师事务所的崔律师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表示,儿童权益受法律保护,父母虐待儿童属于违法行为。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后,可以对儿童身体受伤情况进行鉴定,如果属于轻伤,构成故意伤害罪和虐待罪,可以从重处罚。

媒体:虐童不可容忍,法律该出手时就出手

《齐鲁晚报》评论称,通过视频内容来看,女孩遭受的家庭虐待非常严重,父母已不配再做其监护人,遵循儿童利益最大化的原则,贯彻对未成年人特殊优先保护的原则精神,民政部门应提起诉讼,依法剥夺校服女孩父母的监护权,交由儿童福利部门承担监护权。在此前类似的虐童案件里,有过剥夺父母监护权的做法,这不仅是出于保护儿童权益,也是对虐童父母的惩罚,理应如此。

那些不够资格做父母的人,将孩子放在他们身边,就是最大的隐患,随时可能给孩子造成难以挽回的伤害。之前社会和法律对虐童父母太过容忍,以至于发生了很多悲剧事件,而在社会文明日益进步的当下,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孩子不是父母的私有财产,不能任由其随意虐待,也不能置之不理。法律该出手时就要出手,及时制止暴力虐童行为,把儿童权益看守住,以免造成更大的伤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QQ:134626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