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平均每40秒美国就有1人死于新冠

时间:2020-11-26 11:06:58 来源:微闻网 作者:肖肖

众所周知,美国新冠疫情的严峻程度在全球都是首屈一指的,特别是近段时间美国疫情持续恶化,美国新冠死亡病例也越来越多,平均每40秒美国就有1人死于新冠,美国住院人数也打破了最高纪录,就连福奇都吐槽美国疫情实在是太糟糕了。接下来,就由微闻网小编带大家去了解一下平均每40秒美国就有1人死于新冠,美国新冠疫情最新消息~

平均每40秒美国就有1人死于新冠

随着美国疫情的持续恶化,美国新冠肺炎死亡病例逐渐攀升,24日新增死亡病例超过2100人,住院患者人数也在激增,连续第15天打破最高纪录。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显示,24日美国新增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达到2146人,相当于每40秒就有一人死于新冠肺炎。这也是美国自今年5月以来单日死亡病例首次突破2000人。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24日美国至少有7个州的新增死亡病例数创新高。

美国新冠住院人数连续15天破纪录

美国新冠病毒跟踪项目的数据显示,目前有88,080人因新冠病毒住院,创下住院人数纪录,而住院人数持续下降。

这是自疫情袭击美国以来,美国新冠病毒住院人数最高的一次。

全国各地的医院系统都在警告,他们的人员配备和ICU床位都在不断接近爆满。宾夕法尼亚州高级卫生官员周一警告说,该州的ICU病床可能在一周内爆满。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截至周二,自疫情爆发以来,美国全国至少有1250万例病例,超过25.9万人死亡,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

在明尼阿波利斯,一名医生泪流满面地告诉美国有线新闻网记者,她上次工作时照顾了5名新冠病毒患者。她说,其中两人被送到了临终关怀中心,另一人——一名80多岁的女性——在同为病人的丈夫的注视下去世。

亨内平县医疗中心的医院医务科主任谢莉周二表示:“对于我们这些看护人来说,看到病人遭受那样的痛苦,你无法描述他们的感受。…… 虽然医院可以增加床位和设备,但我们不能创造医生……我们不能创造护士来照顾病人,”她说:“我们真的、真的害怕即将发生的事情。”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博士表示,最近全国范围内新冠病毒病例激增的主要原因,是没有症状的人在室内聚集。

雷德菲尔德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现在这种流行病的真正驱动因素,不是公共场所。”“它确实是由无声的流行病推动的——这种无症状感染主要发生在年龄在12到35岁之间的人群中。”雷德福指出,现在的传播模式与春季在大城市地区看到的非常不同,因为这一次的传播发生在人们脱下口罩聚集在家里的时候。

随着美国新冠病毒病例和住院人数不断飙升至新高,这些没有症状的病毒携带者开始成为传播病毒的主力。

雷德菲尔德说:“在一些地区,我们将看到医疗保健系统不堪重负。…… 这就是为什么在缓解措施中保持警惕是如此重要,以防止这些医疗保健系统失去医护能力——不仅要为有新冠病毒的人服务,而且也要为没有新冠病毒的人服务。”

专家们现在呼吁人们在感恩节呆在家里,全国各地的官员们正在准备新的规则和其他措施,以帮助应对不断加剧的疫情。

自11月初以来,美国报告的感染病例已超过330万,是单月报告病例最多的一次。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显示,周一,一周平均每日新增感染人数超过19.6万人,创历史新高。除此之外,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美国周二报告了2081例死亡。自5月份以来,这个国家还没有出现过如此高的死亡人数。

病例激增已导致各州恢复或取消限制。路易斯安那州州长约翰·贝尔·爱德华兹周二宣布,该州将重新实施第二阶段的限令。这意味着餐馆、健身房和非必要的商业活动只能容纳50%的人,教堂和礼拜场所只能容纳75%的人。爱德华兹说,必须使用社交距离和口罩。爱德华兹还规定,室内聚会的容量不得超过25%,即不得超过75人,室外聚会不得超过150人。观看体育赛事的观众人数限制在25%。

在德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县,一名县法官星期二说,他将很快发布一项新的宵禁命令,以帮助阻止感染的蔓延。德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县已经部署了国民警卫队,帮助殡仪馆处理激增的死亡人数。

纽约州州长科莫说,该州官员正在重新开放一个新冠病毒紧急治疗中心,该中心今年春天接待了200名患者。这一次是为了帮助应对大量增加的纽约住院人数。过去三周,住院人数几乎增加了两倍。

北卡罗来纳州从周三开始收紧了口罩的规定,明确要求每个人无论何时和来自不同家庭的人在一起,无论何时在任何公共室内空间,即使是在保持距离的情况下,都需要戴口罩。

宾夕法尼亚州将在感恩节前夕禁止酒吧和餐馆出售酒精,以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

专家警告说,在美国潜在的疫苗传来好消息的大背景下,美国疫情未来几周情况将会变得更糟。

福奇向欧洲“吐槽”:为何美国疫情如此糟糕

教训一:科学与政治,本不该对立

在与欧洲同行的“隔空对话”中,他讲述了美国抗疫中科学与政治的对立,以及自己所遭受到的攻击和不公。

从1984年开始,福奇担任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达36年,先后供职六届美国政府部门,在业界享有崇高声誉。

然而,在美国疫情失控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却与他渐行渐远,多次称他为一个“灾难”,并在竞选集会中暗示可能会炒掉福奇。在美国空前分裂的社会下,福奇不仅家人受到攻击,自己也受到了死亡威胁,不得不暂时放弃外出长跑的爱好。

本来应该科学挂帅的防疫工作,却成为政治斗争的靶心。一股史无前例的反科学浪潮,以及社会的极端分化,都出乎了福奇的意料,但是他始终坚持相信科学。

整场对话,福奇没有提到特朗普一个字,但他坚持科学抗疫的观点,都和特朗普公开场合的表示针锋相对。

戴口罩在美国被高度政治化,更成了一种党争。戴口罩就是民主党,不戴口罩就是共和党,这使得他的英国同行感到不可思议。不少权威专家认为,除了文化和习惯的因素,被政客带节奏是一个主要的原因。

福奇主张人们保持基本的社交距离、戴口罩、洗手和避免大规模聚集。然而特朗普却在出院后第一次亮相时急不可待地扯掉口罩,竞选集会更是没有社交距离可言。

福奇指出,疫情下科学给出了证据和数据,让人们可以作出正确的决策。然而,在美国分化的社会中,科学却被政治化,这是史无前例的。

教训二:团结抗疫,为何难以实现?

疫情肆虐下,政府与民众团结抗疫,为何如此难以实现?在与福奇的对话中,英国传染病学专家大卫·海曼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政治领袖和医学专家间沟通出现困难,美国疾控中心已经被边缘化。很不幸的是,福奇就在那儿,还得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团结其他的机构来作出统一行动。

对这一番话,福奇没有否认。在这种“甩锅”科学的政治气候中,福奇虽挂着防疫总指挥的头衔,却成了“跛脚司令”。

对他的讥讽和攻击,无形中助长了极端言论和行为,让本不该对立的科学与政治,成为针尖对麦芒。本应得到尊重和支持的科学意见,被束之高阁。

福奇指出,欧洲和美国的疫情并不在一个起跑线上。比起欧洲,美国的疫情更不容乐观。在美国,很难让五十个州统一遵守指导意见,再加之人们厌倦封锁措施,令平衡推进公共卫生举措难上加难。

病毒并不知道左中右,它们只是一波一波地传播下去,夺走生命,侵蚀繁荣。追求所谓个人自由最大化的抗议者,反而因为对科学的忽视和盲目,被病毒限制了自由。

如今,美国正处于总统权力交接的过渡期,而随着冬季来临,医学界人士担心疫情将再度恶化。拜登曾明确表示,当选后会明确由科学家主导防疫工作,这样的表态让福奇松了口气。

最后,福奇向欧洲同行们坦言,无论哪位总统入主白宫,都应该让科学主导抗疫。即将在圣诞节前夕迎来80岁生日的他,希望一直战斗到疫情结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QQ:134626624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