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拜登:上任第一天美国将重返世卫

时间:2020-11-21 09:38:39 来源:微闻网 作者:肖肖

距离拜登2021年上任已经没有很久了,在上任之前拜登就已经宛如一幅总统的态度在到处处理政务了,除了总统必须处理的事情以外,拜登还得收拾特朗普留下来的烂摊子,比如今年7月份特朗普宣布美国正式推出世卫组织,近日拜登就宣布他上任第一天美国将重返世卫,但是对于拜登此番言论,很多美国民众表示质疑,那么拜登:上任第一天美国将重返世卫是怎么回事呢?大家和微闻网小编一起去了解一下~

拜登:上任第一天美国将重返世卫

当地时间11月19日,拜登在记者会上表示,在他就任美国总统的第一天,美国将重新加入世界卫生组织(WHO)和巴黎气候协定,因为“我们需要为下一次大流行做好计划”,“那些认为病毒最终会消失的想法是不太理性的”。今年7月6日,特朗普政府正式通知联合国,美国退出世卫组织。

拜登称上任重返世卫引来质疑

据悉,昨天拜登召开了一场记者会,在会上他没有等人提问有关世卫组织问题时候率先开口保证:"上任第一天起,美国就会重新回去世界卫生组织和巴黎气候合约!"拜登对记者表示,从这次的经验教训美国应该看到指望病毒自己消失的想法是非常可笑的,虽然本次新冠还没有结束,人类已经要准备应对下次疫情大流行了。所以,基于各种原因考虑,美国必须重新回到世界卫生组织。

但拜登说出这句话后却并没有引来一致叫好,反而是评论多有质疑。被点"赞"最多的评论问:"美国该如何解决拖欠的上千万美元的会费问题?现在联邦已经没有这个项目的预算,申请批准也不太现实(注:特朗普已经把这笔钱填补到其他地方了),难道拜登要自掏口袋为美国支付吗?这可是几千万美元!或者是重新花纳税人的钱买单?还是一笔勾销算了?"

还有一个问题直戳痛点,问"特朗普想退就退,拜登想加就加,世卫组织的规则是否对美国还有效?如果有效的话那美国政府是否要为此举道歉(当然是不可能的),如果规则对美国没有约束力,那拜登还要费尽心思重新回到世卫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只是花更多钱而已。"

当然,下面还有特朗普的支持人士嘲讽拜登:"瞌睡乔只是想花美国的钱而已,我们已经离开了这个骗子组织半年了,美国人还是照常过日子,加入世卫组织的时候我们也没有感受到好处,就这样吧,别浪费时间和钱了!"更有人毫不留情地说:"先想想怎么进去白宫吧,思想跨越太远了,照这样下去明年的白宫还是特朗普当家,拜登只能当'屋外总统',还想着为国操劳,这样真的合适吗?"

国际问题专家称,拜登想"重回世卫"的打算在之前就提到过。但现在最大的问题并不是上述的质疑,而是美国是否可以习惯无法在世卫中呼风唤雨的地位。之前在各个国际组织里,美国都要充当领导人的位置,这次"退群"事件,让特朗普感觉到世卫并不会服从美国命令。所以,拜登回去世卫非常容易,但他是否能适应和之前一样的不能充当"一言堂"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

连线抗疫护士 拜登忍不住抹泪

美国新冠疫情死亡突破25万人,总统当选人拜登,利用视讯,为第一线医护人员加油打气,医护人员谈到不舍病患家属,忍不住痛哭,拜登也跟着落泪,并且拿出纸巾擦拭眼泪。

在听到护士说疫情中的医护人员依然没有足够的N95医用口罩,每一个口罩都要重复使用,重复很多次,有的口罩用到可以直接从脸上掉下来,医护人员有的一次没有做过核酸检测,而那些感染和生病的医护人员被允许回家隔离。拜登听到后惊讶地问:“你没开玩笑吧?”

作为一个各方面排名第一的世界大国,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员,有钱人几乎没有一个人为老百姓的生命着想,而是把他们的所有目标放在自己的权利上面,特朗普如此,拜登也如此,现在的他只不过是需要一个事情来打击特朗普团队而已,我不相信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你拜登作为一个总统候选人,对于这些事情能够不知道?只不过这些医护人员现在的情况能够被你利用而已。

美国是一个精致的自私自利主义国家,在这个国家尤其是上层人眼中,自己的利益要远高于老百姓的利益。现在美国人的做法尤其是在疫情方面的做法让更多的国家看清楚这个国家的真实面貌。 在这次疫情面前,他们本应该拿出一个大国应有的担当一起面对疫情,控制疫情,但是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却用疫情作为打击其他国家和对手的工具,毫无廉耻之心,作为代价就是到现在为止有着将近500万的确诊,25万死亡,每天仍然有几万人在确诊。

鳄鱼的眼泪并不是疫情的解药,拜登,做永远比说管用……

在2021年1月20日宣誓就任后,拜登真的能顺利推进其政策主张吗?

由于美国政治体系中三权分立,总统的行政权力常常受到国会及最高法院的制约。尤其当总统与国会参众两院分属不同的党派时,总统的权力将会受到更大程度的限制。

例如,在前总统奥巴马的第二届任期快结束之时,他曾提名民主党人士加兰德接替去世的保守派大法官斯卡亚利,不出意料地在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遭到拒绝。

因此,关注国会两院席位的分布,了解哪一党派占据了多数席位,对预测拜登上台后执政顺利与否有着重要的参考意义,这也是我们在关注美国大选时常常会忽略的一点。

其实美国大选不仅会选出新一任总统,也会选出新一任的国会议员,他们将对新一任美国政府的各项政策产生深远影响。在如今民主共和两党分歧愈发加大的情形下,拜登能顺利实施自己雄心勃勃的施政纲领吗?

据NPR 11月8日报道,拜登在普选中的大幅领先并没有转化为民主党在众议院和参议院的优势领先,这或许将使拜登在国会没有足够多的票数来推行自身的施政纲领。

据《科学》杂志11月9日评论,拜登可能是30多年来第一位在首届任期没有控制两院的总统。分裂的国会将可能限制拜登战略纲领的实施。

据CNN 11月5日报道称,在国会的斗争中,拜登很可能无法推进诸如加税等重大立法,虽然这对于股票投资者和企业而言是一大利好。

据大西洋理事会11月12日报道称,即使拜登上台,分裂的国会很可能导致大规模经济刺激方案无法落地,使美国经济陷入困境。

了解美国政治的读者应该知道,美国国会共分为参议院和众议院,其中参议院共有100个席位,各州均占2个席位;众议院席位则根据各州人口数量会调整,目前共有435个席位。

美国宪法规定,众议员的任期为两年,每两年全部改选一次,而参议员任期为六年,每两年改选大约三分之一的议员。

与2018年中期选举产生的第116届国会相比,此次大选过后,两院多数党格局并未发生明显变化。

共和党仍是参议院的多数党,相比2018年仅损失1个席位。而民主党在众议院虽仍占据了多数席位,相比2018年却损失了7个席位(数据来源:美联社)。这与大选前诸多媒体的预测大相庭径,即大选后民主党将把控参众两院。

为什么两党对国会控制权的争夺如此激烈?

根据美国宪法规定,国会是唯一的立法机构。一项议案要成为联邦法律,要么必须在两院均获得通过,并交由总统签署生效,或者国会以2/3的多数投票推翻总统的否决,使议案自动成为法律。

因此,理论上,哪一党控制了立法机构,哪一党便更容易推进该党派的政策主张。

那么,这又与总统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尽管美国总统这一职位号称是非党派的(non-partisan), 是代表全体美国人民的,但担任总统的人一般不是共和党人士就是民主党人士。

如果国会两院均由总统所在党派控制的话,那么总统就能相对顺利的在执政期间实行某项政策或者通过某项议案。

有分析指出,当国会两院归属同一党派时,政策推行效率提高,平均立法成功率(发起议案/最终立法)达 4.3%。当国会两院分立时,政策推行难度加大,平均成功率大幅下降至 2.1%。

比如,现任总统特朗普执政的头两年,共和党把持了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为特朗普的施政提供了不少便利。

总之,国会对总统在任期间的政策推行能力发挥着核心作用,将极大影响总统的意志能否顺利执行。

接下来,让我们把目光放到当选总统的拜登身上。

由于民主共和两党在国内政策的几个主要问题上均存在巨大分歧,如果国会两院继续保持分裂的状态,相信拜登施政将会在以下几个方面受到较大程度的阻碍:

第一,大规模财政刺激方案。

小智君从今年九月开始关注美国财政刺激方案谈判,至今仍无结果。

在大选前,两党将财政刺激作为博弈点还有拉票诉求。

而在大选后,两院分裂的背景下,新任总统在财政刺激方案上将无绝对话语权。

日前,据彭博社报道称特朗普政府有意退出有关新刺激方案的谈判,留下两院继续僵持已久的对话。

因此,即使等到拜登就任总统,相信大规模财政刺激方案也不会轻松落地。

第二,少数族裔及弱势群体权益。

民主党人坚定认为政府应该更多地照顾穷人、弱势群体、移民,而共和党则坚决反对政府过多的介入,共和党人认为目前美国社会真正的问题是“政治正确”的过度延伸。

许多支持共和党的美国人尤其是中下层白人,受够了民主党的“政治正确”,因为他们认为对弱势群体的特殊照顾损害了他们自身的权利。

因此可见,如果拜登政府在少数族裔及弱势群体问题上推行激进的政策,必会遭到国会共和党人的强烈反对。

第三,反垄断及税收政策。

在反垄断问题上,众议院民主党人希望能对美国的互联网平台规则进行重大改写,限制大型科技公司的掠夺性行为和不公平竞争的能力。但在参议院被共和党控制的情况下,推进此项政策的可能性非常之低。

同样,在税收问题上,拜登竞选纲领与共和党“小政府、低税收”的立场相左,他主张对富人征税提高社会保障和福利。因此,拜登推动加税的阻力相信也会较大,周期将被拖长。

既然现有分歧这么多,那么拜登权力的有限性,会不会影响到拜登的对华政策呢?

实际上相比于国内事务,美国总统在对外事务上的权力受到国会的限制较小。

主要原因在于美国宪法没有明确总统的对外事务权,而美国总统也常常会利用行政令绕开国会限制,或者以国家安全为由“共享”国会拥有的权力。

故此,小智君预测,拜登上台后大概率能顺利推进其对外政策主张。

而就对华政策而言,采取强硬立场是分裂的两党早已达成的共识。这也为拜登推进其对华政策提供了便利。

在涉华问题上,特朗普和拜登各自的立场几乎没有区别,如果说着拜登政府有什么变化,很可能只是风格上的变化而不是实质上的变化。

因此,拜登上台后很可能会以“遏制中国”为目标建立起清晰而连贯的对华战略,并在国会的“帮助”下推动美国对华政策朝这一目标发展。

同前任总统奥巴马和现任总统特朗普的做法一样,拜登可以通过总统行政令、行政机构和对拨款的自由裁量权,绕过国会颁布新规则。

为此,拜登通过行政命令所做的事情可能会比他千辛万苦在国会推动的法案更具影响力。

总的来说,在两党具有分歧的议题上,由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在很大程度上会限制拜登推进其政策主张,但这并不会阻止拜登在国际上成为一个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QQ:134626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