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依诺沈存希小说

2017/3/7 10:29:13微众圈 > 微信公众话题 > 宋依诺沈存希小说
宋依诺沈存希小说
二维码访问
连载小说宋依诺沈存希小说

宋依诺沈存希小说名字叫做《你曾是我唯一》,这里提供宋依诺沈存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宋依诺垂下眼睑,呆呆地看着他们紧扣在一起的手,他的手很大,手指修长,将她的手包裹在掌心,显得她的手更加小巧。她抬头望着他,他深邃的眼底夹杂着一些她不敢去触及的东西。

宋依诺沈存希小说


章节精选:


沈存希接完电话回来,房间里的画风变得有点让他不忍直视。薄慕年三人面前的筹码至少少了一半,而宋依诺面前的筹码却多了一大堆。

他挑了挑眉,这就是她说的不会?那她也太谦虚了。

毕云涛将宋依诺手里的一对王扔出去,高兴得声音都破了音,他兴奋道:“四嫂,你是我的幸运女神,我终于体会了一把什么叫翻身农民做主人,这滋味太酸爽了。”

“……”

宋依诺真的不会玩,但是她的学习领悟力高,毕云涛教了她两把,她就悟出了规则,再加上运气爆棚和沈存希那句“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让她毫无压力,她出牌就比较猛,没想到局局赢。

她望着薄慕年三人面前的筹码,赢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将筹码推回去,“薄先生,你们把筹码拿回去。”

毕云涛顿时哇哇大叫起来,“四嫂,你面前这三个都是土豪,不差钱的,不用还给他们。”

薄慕年诧异地看着她,小四这个老婆有点意思,他淡淡道:“小五说得对,就当是我们几个送你的见面礼,不用客气,收下吧。”

听他这么说,宋依诺更不敢收了。她刚要坚持,身侧的沙发陷下去,她连忙转过头望去,沈存希坐在她身旁,两人离得很近,她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上传递过来的热气。

宋依诺困难地咽了咽口水,坐着的身体有些僵硬,她不着痕迹地往前倾了倾。

沈存希一只手随意的搁在她身后的沙发背上,另一只手撑着桌沿,似乎在查看她的战果。从薄慕年他们的角度看去,就好像他在拥抱她。

宋依诺紧张得快要窒息了,她的全副心神都放在身旁那若有若无的男性气息上。

“战果不错,接下来你打。”

新一轮牌已经发完,宋依诺的庄,她心神不宁,虽然沈存希没有紧贴着她,可她总感觉颊边似有人吹气,暖暖的,痒痒的,带着男人特有的淡淡烟草味,还有须后水的清淡香气。

宋依诺着实觉得不自在,她咬了咬唇,转头,“还是您来打吧,我在旁边看着就好。”

“四嫂,你打你打,争取把大哥他们身上值钱的玩艺都赢走,让他们穿裤叉出门,哈哈哈!”毕云涛没注意到宋依诺的不自在,只想报他们不让他上牌桌的仇。

宋依诺转头看沈存希,她扎起的马尾轻轻擦过他的嘴唇,这样近在咫尺的距离,她才发现他的唇形有着性感的弧度,很完美。

沈存希盯着她,深沉的黑眸里有微微的波动,他语气温和道:“好好打牌。”

宋依诺泪,他这样她还怎么好好打牌?她拿起牌,脑子都是一团浆糊,牌都还没理顺,她拿了一对对子就准备出牌。

“这对对子待会儿出,出这个。”一只修长的大手伸过来捏住了她要出的牌,另一只手迅速整理好牌,然后大掌握住她的小手,帮她捏着大捧的牌,再也没有收回去。

宋依诺看着牌面的视线一直在飘,注意力完全转移到包裹着她手背的大掌上。

“在想什么,该你出牌了。”沈存希的俊脸几乎贴到她脸上了,见她一直在走神,他才出声提醒。

毕云涛坐在他们坐的那张双人沙发的扶手上,清楚地看见四哥在吃四嫂的嫩豆腐,四哥果然闷骚啊,吃豆腐都吃得这么含蓄。

宋依诺如坐针毡,脸烫得快要自燃了,她甚至紧张得不知道该怎么呼吸,她随便抽了一张牌打。

“这张牌太小,换张大的。”沈存希按住她的手,将那张牌放回去,重新拿了张梅花2打出去,“这样出牌,如果他们手里有王,就会出王,如果一直没出,就有可能是双王。”

宋依诺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渴望自由过,打起牌来也是魂不守舍的。

就这样打了几局,宋依诺全程都在发呆,只觉得被他握住的手,掌心一直在发汗。

最后一局,还是沈存希赢,薄慕年将面前的筹码一推,看着美人在怀明显心不在焉的沈存希,说:“时间不早了,散了吧。”

毕云涛站起来,他被这对有情人刺激得不轻,一个劲儿的摆手,“散了吧,散了吧,四哥是今天的大赢家,财色双收啊。”

岳京一巴掌呼过去,“没大没小。”毕云涛连忙怪叫着跳开。

沈存希握着宋依诺的手站起来,看她还在走神,他唇角微微上扬,有力的大手裹着她柔软的小手,他的手指像是不经意地穿过她的指缝,慢慢合拢,跟她十指紧扣。

宋依诺垂下眼睑,呆呆地看着他们紧扣在一起的手,他的手很大,手指修长,将她的手包裹在掌心,显得她的手更加小巧。她抬头望着他,他深邃的眼底夹杂着一些她不敢去触及的东西。

她忽然用力,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掌心抽了出来,慌乱的揣进了裤兜里,掌心沁了一层薄薄的汗,她心慌意乱,不敢再看他,率先朝门口走去。

送走了薄慕年他们,会所门口只剩沈存希和宋依诺两人。

夜风拂过,带走了白日的闷热,也让宋依诺滚烫的脸颊慢慢冷却下来。她很不自在地踢着地面,“四叔姐夫,这下可以把我的包给我了吗?”

“包在车里,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沈存希望着她,眸底的那抹墨色越发的深沉。

宋依诺受不了他这样的注视,太过深沉也太过热烈,那不是她能够负荷得起的。之前她与他也有过数面之缘,但是也不过是礼貌上的点头之交。

在交警大队那晚他们才真正有了交集,却是因为唐佑南和宋子矜车震掉河里了,他恰好路过那里。她一直很想知道,宋子矜和他侄子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宋依诺淡淡拒绝,经过今晚,她不想再跟沈存希有什么牵扯。直觉告诉她,再跟这个男人牵扯下去,会出大事。

沈存希定定地望着她,半晌,他从善如流,“好,你注意安全。”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你曾是我唯一,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进入目录:你曾是我唯一小说

<- 分享#宋依诺沈存希小说#话题到您的社交圈!
  • 你曾是我唯一 2018/6/22 15:55:48 一切都是这么的阴差阳错..渣男丈夫为了娶姐姐,竟然把她送上四叔的床,这个四叔也是姐姐的合法丈夫啊!这样乱套的关系,却阴差阳错的收获一段不一样的关系。《你曾是我唯一》 第1章 掉河里了 尖锐的铃声划破午夜的宁静,宋依诺满头大汗地惊醒过…
  • 曾是河南唯一一个“内陆特区”,靠火腿出名,被称“吃货之都” 2017/5/13 5:58:34 在泡面都不能敞开吃的年代,双汇王中王曾给小编留下了满满的回忆。自1992年双汇第一根火腿肠问世,到2000年,双汇的销售收入已发展到60多亿,成为中国最大的肉类加工基地。双汇的发展壮大,让一直默默无闻的漯河走进人们的视野。除此之外,蜚声…
  • 《你曾是我唯一》小说全集 2017/2/20 10:36:39 《你曾是我唯一》小说全集:宋依诺刚走到马路边,就被一股大力猛地拽了回去,紧接着她的鼻梁撞在一副结实的胸膛上,痛得她捂着鼻子直吸气,好痛!沈存希紧紧抓着她的手腕,劈头盖脸的喝道:“该死的,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宋依诺被他的声音震得耳…
  • 《你曾是我唯一》小说第五章:被出轨的人是我 2017/2/20 10:35:29 《你曾是我唯一》小说第五章:被出轨的人是我宋依诺重重的吸了口气,呼吸里满是疼痛,她颤声开口:“妈妈,我也是您的女儿,您打电话来质问我时,您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现在被出轨的人是我啊!”电话那端安静了几秒钟,接着传来宋夫人比方才更恶毒的…
  • 《你曾是我唯一》小说第四章:奇葩的母女 2017/2/20 10:34:20 《你曾是我唯一》小说第四章:奇葩的母女宋依诺摔门而去,宋子矜被气得跳脚,她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样羞辱过,她伸手拽着唐佑南,不依道:“佑南,你看她,她什么态度啊?这些钱还不是你给她的,她凭什么拿来砸我们呀?”这一扯,她才发现唐佑南盯着玄关…
  • 《你曾是我唯一》小说第三章:侍候姐姐生孩子 2017/2/20 10:33:42 《你曾是我唯一》小说第三章:侍候姐姐生孩子千钧一发之际,客厅里忽然响起了手机铃声,唐佑南看着身下几乎不着寸缕的宋依诺,并不为铃声所动,坚定的俯下身去。宋依诺却像是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颤着声音道:“是你的手机,你、你快接电话。”唐佑南…
  • 《你曾是我唯一》小说第二章:是不是特别寂寞 2017/2/20 10:32:56 《你曾是我唯一》小说第二章:是不是特别寂寞宋依诺吓得连呼吸都停顿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离那两片薄唇越来越近,她大脑一阵当机,等她意识到该躲开时,她离他的唇只剩一厘米,她甚至能闻到他呼吸里烈酒的味道。清冽,好闻,像是能蛊惑人的心智一般…
  • 《你曾是我唯一》小说第一章:掉河里了 2017/2/20 10:32:04 《你曾是我唯一》小说第一章:掉河里了尖锐的铃声划破午夜的宁静,宋依诺满头大汗地惊醒过来,她茫然地看着床头柜上不停震动的手机,一边按着疼痛的太阳穴,一边伸手过去拿起手机接听。“喂?”“唐太太,你好,这里是交警一大队,你老公和你姐姐车震掉…
  • 这条游客必去的商业金街,见证百年风雨国变,曾是北京唯一的购物中心,如今只充斥着洋店名 2016/8/31 6:03:19 本期编辑:晶晶内容发布:掌上北京微信ID:beijingchihe 在一天的24小时里,王府井向世人呈现着三种面孔。朝阳初生,王府井大街还是一片寂静,偶尔能看见从两侧的胡同里,溜达出的提着鸟笼、哼着小曲、别着挂唱机的北京大爷。 10点之后,商场营业,…
  • 相见恨晚的如梦之旅,它曾是香港唯一的“远东贵妇”! 2016/8/21 15:20:24 来来回回香港许多次,工作也好,出差也罢,似乎每次都只能完成心愿清单上的冰山一角:去太平山顶看一次中环夜景、坐遍维港间开行的天星小轮、排再长的队也要吃一碗九记牛腩......5年过去,清单的选项被一一勾掉,第一项却始终空在那里——住一晚香…
推荐话题
最新资讯
最新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