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陈瑾瑶顾闵寒小说阅读 陈瑾瑶顾闵寒小说此后余生都是你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8/8 11:05:49

陈瑾瑶顾闵寒小说叫做《此后余生,都是你》,作者:张大饼,在这里提供陈瑾瑶顾闵寒小说在线阅读。陈瑾瑶用尽全力想用手扯顾闵寒的裤腿,请求他救救自己,但顾闵寒无情的退开来。

精选章节

助理充满埋怨和鄙夷的眼神望着她,“我早就跟你说了在开会,还害我被骂,你快回去吧……”

陈瑾瑶看着势利眼的助理,不禁有些心寒,堂堂陈氏企业千金,如今却被一个小助理嫌弃,但自己只能放下自尊和小姐架子,面露难色道:“但这是顾夫人让我带来给顾总的,还牢牢叮嘱我要看着顾总喝完,你能不能给个方便,不然我也不好向夫人交待啊”

助理一听到顾夫人,面色瞬间缓和下来,态度一百八十好转,答应着说:“那请到顾总办公室内等候。”

陈瑾瑶在办公室内等了两个小时,顾闵寒面色疲惫的开门看到陈瑾瑶坐在自己办公室里,脸色瞬间沉下来,坐在办公桌前不说话。

陈瑾瑶看着顾闵寒直接无视她直接继续办公,心蓦地一沉,死死扣住手心。

“你来干什么?还嫌不够丢人吗?”顾闵寒见陈瑾瑶一言不发,不耐烦的问。

“我来给你送鸡汤,你工作太忙要好好补补”听到顾闵寒主动问她,陈瑾瑶不禁心一动,将保温杯里的热腾腾的鸡汤赶紧拿出来,顿时办公室里飘香四溢。

顾闵寒不由得眉头一挑,冷哼一声,这个女人终于服软了,来向自己示弱了。

但嘴上还是依旧冷若冰霜的问:“你把我办公室弄得乌烟瘴气的,我还怎么工作,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闵寒,我……”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再次打断了,只见温佳晴穿着蕾丝修身短裙,身姿妖娆的走进来。

“这什么味道啊,真是腻得慌。”温佳晴走到顾闵寒身边,顺势坐在他的大腿上。

脑海一阵轰鸣声,原来闵寒一星期不回家,是和温佳晴一直在一起,为什么又是这个女人?陈瑾瑶不禁掐进手心,指甲快掐进肉里,也丝毫没松手,眼睛仿佛热气熏得泛红湿润。

她回来了,他就想赶紧抛掉她。

温佳晴看着陈瑾瑶浑身发抖的样子,眼底笑意更甚,柔声说:“阿城,开会累了吧,人家等得都饿了,我们快去吃饭吧,你的办公室有股奇怪的味道呢。”

说完站起身,像刚看到陈瑾瑶一样,心里有些慌乱的情绪,但面上还是从容平和的道:“姗姗姐,你也在啊,这鸡汤是你做的啊,我身子弱,一闻油腻的东西就不舒服,姗姗姐不要介意啊!”

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廉耻,她这个正牌妻子还在这里,这个女人就肆无忌惮的勾引她老公,还是说在向她证明谁更受宠?

“怎么?我来看自己的老公,不行吗?”

温佳晴呆了呆,装作不在意的道:“姗姗姐,你误会了,我和闵寒约好中午一起吃饭,可能没办法陪你,要是下次来可以提前跟我打个招呼。”

“我可不劳烦你这个红人陪,既然你叫我姐,我得嘱咐你两句,跟有妇之夫吃饭,小心被记者拍到上头条,用这样的事上头条是不是不太好啊?”陈瑾瑶毫不示弱的讽刺道。

温佳晴脸色顿时冷下来。

顾闵寒全程沉默以对,紧搂着温佳晴纤腰,漫不经心的道:“我饿了,快走吧。”

说完便走出门。

陈瑾瑶感觉喉咙泛着酸水,酸得她眼睛都红了。

桌上原本冒着热气的鸡汤,骤然间冷却,他嫌恶她,自然也厌恶那锅汤,她又一次自取其辱了。

温佳晴不动声色的勾唇一笑,整个人大方得体,语气露出只要陈瑾瑶能感受到的假模假样,“既然姗姗姐已经来了,我做一回主,我们一起吃饭吧?”

看见顾闵寒皱眉不悦的神情,温佳晴心中大喜,她乘胜追击,撒娇道:“阿城,姗姗姐大老远跑来看我们,我们总不能丢下她一个人回去吧?”

陈瑾瑶见温佳晴喧宾夺主的说着,仪态熟练,心中暗骂温佳晴,脸色镇静如常,客气的道:“应该我和闵寒请你才对,你回国有一段时间了吧,现在倒要你来请我们,太不好意思了。”

陈瑾瑶说完转头微笑着顾闵寒,他紧皱眉头,很不满她的不识趣。

既然她主动提出请吃饭,她陈瑾瑶哪有不去的理由。

到了餐厅,陈瑾瑶和他们对视而坐,温佳晴看着菜单不停的和顾闵寒热络的交头接耳讨论。

“阿城,我记得你过去最喜欢吃这家的水果沙拉,口味应该没变吧,这个位置也是我们曾经常坐的。”

口味不变……温佳晴说这话时有意无意的看向陈瑾瑶,和顾闵寒挨得更近,她指的恐怕不是菜,而是人。

陈瑾瑶嗤笑一声,“难道小姐不注意身材保养吗?沙拉酱的热量是很高的,堂堂大明星为了我老公,也是拼了。”

温佳晴脸色霎时变得十分难看,这个女人还真是强硬。

“只要闵寒喜欢,我都可以。”

陈瑾瑶紧咬牙关,强忍下胸腔的怒火,“小姐,说不定这里面就有记者,说话还是经过一下头脑比较好。”

听到这里,温佳晴不由得低下头担忧地环顾四周,“陈瑾瑶,你是来捣乱的吧!”顾闵寒双眼透着一阵阴沉,告诫似的盯着陈瑾瑶。

“我老公跟小三在我面前亲密得快贴在一起了,我哪里捣乱了,我这是提醒她!”陈瑾瑶看得身体猛地颤栗起来,喉咙收缩。

温佳晴一听到小三这个词,脸色骤然阴暗下来,拿着刀叉的手不住的发抖。

“陈瑾瑶!我命令你,跟温佳晴道歉!”顾闵寒一听面子挂不住了,气急败坏的吼。

“我道歉?她抢我的男人,我维护我的婚姻天经地义,我还跟她道歉,顾闵寒,你难道真的如此绝情,看不出来谁是真心对你!”

怒吼完,陈瑾瑶有些泣不成声。

她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他居然去维护别的女人,跟别的女人肆无忌惮的亲热,还要她道歉,做他的白日梦吧!

顾闵寒脸色铁青,“不道歉,就滚!”

陈瑾瑶强压下内心的妒火,抹了抹眼泪,故作平静,“我老公和小三一起请我吃,我怎么能不吃呢,你们也吃啊,味道还可以。”

顾闵寒已经无心吃饭,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怒,这个女人总是找找到各种方式,影响他的情绪。

温佳晴看到顾闵寒目不转睛盯着陈瑾瑶的样子,不禁慌乱不安起来,赶忙挽住顾闵寒的胳膊,正想说些什么。

但顾闵寒不耐的抽出手臂,温佳晴发愣,一直以来对她忠诚不已的顾闵寒居然拒绝了她!

温佳晴沉浸在思绪里还没反应过来,只见顾闵寒蹭的一下站起来,粗暴的抓住陈瑾瑶的手腕,猛地将她从座位上拉起来,不由分说的,拉扯着往外走。

“放开我!你这是在干嘛?”手腕被扯得泛红起来,陈瑾瑶越是挣扎,顾闵寒抓得更紧,拽着陈瑾瑶走出了餐厅,将温佳晴的着急呼唤抛在脑后。

顾闵寒大力将陈瑾瑶推入车内,陈瑾瑶赶忙系上安全带,顾闵寒一言不发的脚踩油门,急速离开了餐厅。

一路上,顾闵寒都铁青着脸,一路沉默,将愤怒的情绪发泄在车速上。

陈瑾瑶一手紧握住安全带,另一只手本能的轻按在小腹上,紧咬牙关,她想提醒顾闵寒开慢点,但看着顾闵寒愤怒的脸,提心吊胆祈祷不要出什么意外。

怒火中的顾闵寒无暇顾及陈瑾瑶的异样,在车流中奋力寻找突破。

陈瑾瑶全程提心吊胆的绷紧身体,下车的时候她感觉喉咙一阵恶心,顾闵寒重重的关上车门,将门打开,陈瑾瑶实在忍不住捂着嘴跑进洗手间,开始干呕起来。

顾闵寒十分嫌弃的看着陈瑾瑶。

陈瑾瑶出来的时候,脸色微微发白,毫无血色的样子。

“陈瑾瑶你这个女人有够恶毒的,三年前你好不容易把温佳晴逼走,现在她回来了,你又想故技重施赶走她,我告诉你,这次你绝对不会得逞!”顾闵寒无视陈瑾瑶虚弱的样子,毫不留情的大骂。

又一次,他为了温佳晴对她大吼,而这次,多了一些急不可耐的情绪。

陈瑾瑶心中思绪万千,忍着身体的不适,面上不急不忙的说:“三年前,你想跟温佳晴怎样都行,但现在,不管你跟她发生什么,都是出轨。你应该不想被外界说顾总婚内出轨,抛弃妻子,和小三欢愉吧。”

出轨这个词深深刺痛了顾闵寒的神经,他冷言冷语道:“我们这种婚姻,还算婚姻吗?”

“双方父母见证的婚礼,白纸黑字的证件,你还想抵赖不成,你跟温佳晴最多算找乐子,不管你怎么做,法律只会承认我们是夫妻。”陈瑾瑶毫无退缩的说。

找乐子?顾闵寒眼中的怒火巴不得将陈瑾瑶灼伤,“我爱的人一直就是温佳晴,是你逼我和你结婚的!”

“很抱歉,法律只讲事实,不讲爱情。”陈瑾瑶毫不含糊的反驳。

刚才他说……爱温佳晴,一直爱,那她算什么,这些年都算什么?过家家吗?

顾闵寒嗤笑一声,尖锐的目光似乎将她撕裂,“要事实是吗?我保证半年内,你就会看到事实究竟是什么。”

“你休想!”陈瑾瑶心痛得像被人割过,声嘶力竭的反驳,“我绝对不会同意跟你离婚,温佳晴,一辈子都别想得到光明正大的名分。”

“陈瑾瑶,你这个疯婆子!”顾闵寒眼神的怒火像火山喷发一样,要将整个世界烧毁。

陈瑾瑶直视着顾闵寒,他眼中的她站在火焰的中心,孤立无援。

顾闵寒的电话突然想起,烦闷的扫了一眼来电显示,眼中的怒火瞬间消散,立马接起,“佳晴,怎么了……什么!你出车祸了,你在哪家医院,我去找你。”

一直保持嘴硬的陈瑾瑶,看到顾闵寒又要被温佳晴叫走,心中一惊,笼罩起来坚强外壳一点点的破碎。

也许过了今天,就没有可以说的机会了,她绝对不能错过现在。

作为女人的直觉,她能隐约感觉到如果现在放他离开,以后他们会渐行渐远。

“闵寒,你不要走,我真的有事跟你说”陈瑾瑶奋力站起身,拦在顾闵寒面前,语气带着恳求。

“走开!”顾闵寒厌烦的看着陈瑾瑶,从她身边绕开,陈瑾瑶又像橡皮糖一样,拦在他面前。

陈瑾瑶一把抱住顾闵寒大腿,试图拖住他的行动,谁知顾闵寒强拖着她行走,陈瑾瑶更加牢牢的抱紧大腿,“闵寒,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不会耽误你很久的,你不要走。”

“滚!我就算不赶时间,也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你身上!”顾闵寒用力一拽,将陈瑾瑶推到一边,陈瑾瑶不禁重心后移,摔在地面上,她下意识护住小腹,等她站起来追出去的时候,顾闵寒已经开车离开。

陈瑾瑶眼中燃起的希望骤然熄灭,双眼空洞望着门口,仿佛在盼望顾闵寒下一秒出现在门口。

她不禁低头轻抚腹中的孩子,心中的情绪翻涌不停,只有抚摸孩子是,才能得到片刻宁静。

他也许非常渴望来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有太多东西他还没有见到,可他的妈妈,却没法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连一个关心的爸爸都给不了,陈瑾瑶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

“宝贝,妈妈对不起你啊。”她感觉喉咙发不出一丝声音,无声的痛苦着,身体不停的颤抖。

顾闵寒走后,又是一星期没有回来,她没有勇气走进顾氏集团,只好耐下心在家里等待,期盼哪一天能听到开门的声音。

这天,没有等到顾闵寒任何消息,却接到了温佳晴的电话。

“我们谈谈吧,不过我现在受伤了,你过来医院一趟吧”估计顾闵寒不在身边,温佳晴露出了冷漠的本性,命令似的对陈瑾瑶道。

这是小三憋不住,终于找正室摊牌了,但葫芦里卖的肯定不是好药。

陈瑾瑶毫不犹豫的同意了,正好她也有话说。

她临出门时,化了个精致的妆容,换了一身看起来有精神的衣服。

这世上,能击溃她的,只有顾闵寒,而那个矫揉造作的女人,她根本没放在眼里。

走进病房,只见温佳晴腿上打着石膏,很不方便的躺在床上。

生病的温佳晴看起来更楚楚可怜了,但还是没有忘记将自己精心打扮一番。

温佳晴不屑的上下打量陈瑾瑶,“你打扮成这样有什么用,顾闵寒还不是不会正眼看你,谁让他爱的是我。”

陈瑾瑶心像被刀割一样的疼,脸上还是平静如常,“不管这么样,我都是名正言顺的顾太太,倒是你,打着石膏的腿会不会有疤啊,闵寒可不喜欢有疤的身体啊。”

温佳晴咬牙切齿的,她为了挽回顾闵寒,不惜让自己受伤,最后脚也受伤了,但顾闵寒只是绅士的照顾她,没有碰她一下。

都怪陈瑾瑶,这个贱女人,顾太太这个位置本该是她的,都是他抢走了自己的位置。

温佳晴面色难看,讽刺的说:“顾太太又怎样,闵寒爱的人还不是我,你只是得到了他的人,得不到他的心,我看现在你连人也得不到了!你才是插在我们之间的小三!”

呵,顾太太变成了小三,她还真是擅长把正的说成歪的。

“温佳晴,你脸皮厚的跟城墙一样,这都不要了!”

“你!”

温佳晴气得精致的脸庞都扭曲了,“要不是你耍手段逼迫闵寒跟你结婚,现在哪还轮得到你,顾太太的位置是你抢走的,你抢走了属于我的东西!”

陈瑾瑶讥笑一声,冰冷回道,“温佳晴,你是不是老了,记忆减退了,我爸提出要和顾家联姻的时候,你第二天就去了美国,好莱坞不是很排外吗,你只用了一天就签约了公司,这件事难道也跟我有关系?你还真是神通广大,要是换做别人,可能连行李都没收拾完,我还真是佩服你呢。”

温佳晴的脸色渐渐冷下来,难看得恐怖,干脆把话摊开,“没错,我为了去好莱坞发展,早就想和闵寒分手,所以提早就找到了经纪公司,你爸一提出结婚,我就顺势离开了,但现在,你也看出来了,闵寒一直没有忘记我。”说到这里,温佳晴勾唇一笑。

陈瑾瑶冷冷的说:“不管为了什么,我都不会将自己的过错想办法推到别人身上,自己去逍遥自在,要是我,估计会整夜做噩梦,不过你肯定不会这样,毕竟你这么顺手了。”

温佳晴僵硬一笑,理直气壮的说:“我怎么做你管不着,你只需要知道不管我变成什么样,闵寒都会爱我,不管我们隔了多久,他都还是爱着我,如果你知趣的话,最好现在退出,这样你还不会特别难看,不要等他甩了你,再像个泼妇一样,到处骂街。”

原来,顾闵寒跟她说过想要离婚的事情,那是不是顺利离婚后,他们……

这两个人在这点上面,还真是般配呢,都使出浑身解数,想尽办法让她退出。

但在伤痕累累的一面,都不能袒露出来给情敌看。

嘴角故作轻松的一笑,不急不忙的说,“你满嘴说着闵寒多爱你多爱你,你扪心自问,你爱过他吗?在国外混不下去,就回来抱闵寒的大腿,利用闵寒对你的旧情缠住他,作为女人,我都觉得可耻,你是不是真的以为他不知道?”

事实就是事实,即使是演员温佳晴,也掩饰不住心里的慌乱。

“陈瑾瑶,别做这种无用功了,他对我的爱意,我会让他亲口告诉我,如果你有兴趣知道,到时候我也不介意分享给你,倒是你,还能撑多久呢?”温佳晴说到这里,不禁冷哼一声,高傲的看着陈瑾瑶。

温佳晴最好的武装就是她和顾闵寒的过去和顾闵寒对她的旧情未了。

在这点上面,陈瑾瑶输的很彻底,并且毫无反击之力,因为他们结婚三年以来,一片空白,所有值得怀念的事情都没发生。

她从来都是小心翼翼,一点点,苦苦哀求顾闵寒看她一眼。

但是,顾闵寒在最开始就给她判了无期徒刑,只等着五年期限一到,就将她甩掉,但现在他连最后两年都等不了……

他永远不会知道,那五年,是她所有的赌注,为了能待在她身边,她可谓是倾其所有,整日期盼得到那微弱的希望降临在她身上。

陈瑾瑶低下头不禁轻轻抚摸小腹,这也许是她和他之间唯一的羁绊。

在怀孕之后,她的神经变得十分敏感脆弱,总是不自觉的想到孩子,也正是这个孩子,她莫名多了很多勇气,哪怕是只有一丝希望她也不能放弃,她决定捍卫她的家庭。

“温佳晴,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我现在已经有闵寒的孩子了,而你只是有个旧情而已,他是不会离婚跟你在一起,他的父母也不会同意!”陈瑾瑶充满底气的说着。

温佳晴脸色骤变,身体顿时利落的从床上翻下来,快步走到陈瑾瑶面前,焦躁不安的大吼:“怎么可能呢?闵寒根本不会碰你!肯定是你和哪个野男人生的!”

是的,顾闵寒恨她,这似乎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她的心被这句再一次刺到了,但陈瑾瑶依旧面不改色,“我干嘛要跟你撒这个谎呢,要是你说这个话,我肯定相信是假的,顾闵寒到底有没有碰过我,你还是自己去问他吧,看你这么生气的样子,你们不会……”

陈瑾瑶并没有说完,但温佳晴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看来将她说的话再说给她,这个效果很不错呢。

“你肯定是骗我的!”温佳晴突然伸手死死抓住陈瑾瑶,鲜红的指甲快要扎进陈瑾瑶的皮肤里,陈瑾瑶吃痛一声,她根本挣脱不开温佳晴的控制。

“快放开我!”陈瑾瑶暗自不妙,自己的话激怒了她,不由得下意识护住腹部。

温佳晴眼神凌厉,一道寒光闪过,突然松开对陈瑾瑶的控制,猛地将还没站稳的陈瑾瑶向外一推。

陈瑾瑶失去重心,后背没有支撑物,心中一冷,紧紧护住腹部,哐的一声巨响,重重的摔到在地上。

我的孩子!陈瑾瑶脑海一阵麻木,她感到一股热流伴随着疼痛从小腹处传来,痛得她没办法站起来。

“温佳晴!”这时,顾闵寒在门口叫喊道。

只见温佳晴一个踉跄,摔到在地面上,重重的一声闷响,演技好得都可以得最佳女主角奖了。

陈瑾瑶听到顾闵寒的声音,心中一紧,本想向他求救,但顾闵寒就像没看见她一样,径直走向温佳晴,将她拦腰抱起放在床上,“怎么这么不小心,摔到哪里了没?”

陈瑾瑶疼得额头不停冒着冷汗,整个人连话都说不出,使尽全力也没办法站起身。

温佳晴顺势柔弱的拉着顾闵寒,娇弱的说:“闵寒,你不要怪瑾瑶姐,她也不是故意的。”

顾闵寒一听到这,顿时眼神凌冽的看着陈瑾瑶,无视面色痛苦的陈瑾瑶,丝毫不留情面的大吼,“你是不是真的有病啊,还闹到医院来了,是嫌自己不够疯吗?”

陈瑾瑶想为自己辩解,但疼痛和难受的窒息感使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用尽全力想用手扯顾闵寒的裤腿,请求他救救自己,但顾闵寒无情的退开来。

她只好紧咬着牙关,脸色越来越苍白,汗水大颗大颗的掉下来。

“陈瑾瑶,别装了,快起来!”顾闵寒看着脸色煞白神情痛苦的陈瑾瑶,不禁有些担忧,难道她不是装的?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此后余生,都是你,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此后余生,都是你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