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此后余生都是你小说章节阅读 此后余生都是你小说by张大饼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8/8 11:01:19

陈瑾瑶顾闵寒小说叫做《此后余生,都是你》,作者:张大饼,在这里提供陈瑾瑶顾闵寒小说在线阅读。陈瑾瑶感到顾闵寒尖刀般的眼神死死盯着她,背脊一阵发寒,保姆,原来自己在他眼里是个佣人,她甚至觉得那锅鸡汤都在嘲笑她的不堪。

精选章节

陈瑾瑶静静地坐沙发上,她已经等了老公将近四小时了。

当听到外面停车的声音时,她感觉自己身体快要麻木了,终于回来了吗?

顾闵寒进门之后,径直走到厨房,打开冰箱门。

动作,已经无比熟练了。

陈瑾瑶压下心底的酸涩,光着脚走到玄关处,猛地开了灯。

顿时,客厅明亮的灯光,刺得顾闵寒一阵眯眼。

“你干什么?”顾闵寒不用看都知道是陈瑾瑶,这个屋子里,只有这个女人才会这么跟他作对!

“老公,这是我为你特意榨的果汁。”陈瑾瑶刻意无视他语气里的烦躁,打开冰箱,拿出一杯苹果汁,讨好地递给顾闵寒。

“别这么叫我,听得真恶心!”顾闵寒心里升起一股怒意,这个称呼,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耻辱!一次次提醒着他,那个不堪的事情。

他无视那杯果汁,随手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拧开,连着喝了好几口。

冰凉的口感微微刺痛了他的牙齿,安抚了他烦躁不安的情绪。

陈瑾瑶眨巴了下眼睛,无视酸胀的眼眶,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调侃着:“怎么?怕我给你下药?”

他们结婚三年了,她满心欢喜期待的婚姻,她想尽办法构建的家,在他看来就是要挣脱的牢笼。

自己早就料到他不会喝她递的果汁了,不是吗?呵呵,哪怕是这么冰冷的婚姻,她还是该死的了解他!

顾闵寒厌恶的看着陈瑾瑶:“你碰过的东西,谁知道放了什么?”

他的话像尖刀一样扎进陈瑾瑶的心里,生生的疼。陈瑾瑶拼尽全力,努力让自己站得笔直,不想在顾闵寒面前弯腰。

顾闵寒不想再看陈瑾瑶一眼,转身就要往二楼走去。

陈瑾瑶无法忍受他这样的漠视,快步上前拉住他,“我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顾闵寒手一用力,水杯哐的一声落在地上,砸成粉碎,眼里的怒火快要将陈瑾瑶吞噬。

“老婆?如果不是你爸耍计谋逼我娶你,还把我心爱的女人逼走了,你觉得我会跟你结婚吗?你连门都进不来!”

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就是娶了这个女人!这个该死的女人!

陈瑾瑶原本以为自己的心已经疼麻木了,可是这一刻,面对顾闵寒的嘲讽,她还是感觉到心痛,痛的无法呼吸,痛的她忍不住怒吼了出来,“我家从来没有逼过你,是你爸逼你结婚的,字也是你签的,你凭什么将错误怪到我头上?”

凭什么他要这样对她,她只是想要嫁给他,只想要一段正常的温暖的婚姻,为什么所有的过错都是她的?

“滚出去!”

顾闵寒怒吼一声,将挡着他的陈瑾瑶往旁边一推,快步上楼。他一刻都不想看到这个女人!

陈瑾瑶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脚心被无意间划伤了,隐隐作痛。

她无力去管渗血的伤口处,双手牢牢的环抱着双腿,低着头,控制不住自己地抽噎了起来。

她很想告诉他,在十八岁生日宴会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她就喜欢上他了。

她很想告诉他,当二十一岁,她得知自己嫁给顾闵寒时,欣喜若狂的好几天没睡着觉。

可是三年冰冷的婚姻,将她折磨地体无完肤。她想要亲近他,想要拥抱他,可是他却一次次将她推开,连跟她说话都不愿意。

但这些话,顾闵寒根本就不想听到吧?

可是怎么办呢,她爱顾闵寒!即使是这样痛苦的生活,她也不想离开顾闵寒!她想,哪怕是以后一辈子都这样,她也要和顾闵寒有个孩子!

哪怕是下药……也要达成!

她擦了一把眼泪,看了看时间,估算着应该差不多了。她拿着之前早已配好的钥匙,手微微颤抖得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听到顾闵寒低沉的呼吸声,陈瑾瑶耳朵里全是自己的心跳,她的手心已经开始冒冷汗,但是这个时候,她不能退缩!

她只有这一次机会了,只有这次,她才有一丝机会能留在顾闵寒的身边,哪怕不能,就算以后离开,自己也能留一丝回忆。

顾闵寒感觉身体越来越热,他不耐的解了领带,周围的空气却越来越沉闷。

只是片刻,他的意识慢慢模糊起来,但头脑却还是不同常人的清醒。

这分明是不对劲,难道是因为那杯果汁……

顾闵寒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就感觉有一双柔弱无骨的手正解他的衬衫,而陈瑾瑶不知何时已经贴近他。

他眸中全是汹涌的怒火,看着只穿着一件宽大衬衫的陈瑾瑶,“你在干什么?”

陈瑾瑶紧咬着嘴唇,她其实很怕,所以怕自己牙齿颤抖的声音被顾闵寒听到。

她强撑着去扯顾闵寒衬衫的扣子,因为太慌乱,她手抖得连扣子都解不开,手背上,能清晰地感觉到顾闵寒的体温。

顾闵寒气息变得更加凌乱起来,突然想到某种可能,他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陈瑾瑶,声色阴沉,眸中全是嗜血的颜色,“你给我下药!?”

陈瑾瑶慌乱的说不出话来,情急之下,手无意识的乱动。

他的理智突然被轰的一声冲散了。

“这是你送上门自找的。”内心的渴望彻底击垮他最后的理智和意识。

他猛地一个翻身,随着布料撕毁的声音,两人之间变成零距离。

欲念伴随着怒火,侵蚀着漫长的黑夜和寂静的房子。

陈瑾瑶被撕裂般的痛苦折磨着,她的每个神经似乎都在被撕扯,她紧咬着牙关,额头泛着细密的汗液。

最后,她还是忍不住抽泣起来。“闵寒……痛……好痛……轻点……”

顾闵寒嘴角浮现出一丝嘲笑,却没有一丝怜惜。

“现在说痛,已经晚了,这不就是你天天想要的吗?”

陈瑾瑶想摇头,却早已没了力气,在浮浮沉沉中,渐渐昏了过去……

许久,房间终于恢复了平静,多了一些情欲未散的气氛。

顾闵寒身上的燥热久久挥之不去,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急于冲出束缚,顾闵寒不禁有些恼火。

嘴上不留丝毫情面的讽刺说:“陈瑾瑶,你现在已经饥渴到要给我下药的程度了吗?”

陈瑾瑶喉咙像许久未喝水的人,已经嘶哑,火辣辣的疼痛,她只能干咳一声,但是哪怕是这个时候,她也不能跟顾闵寒服软。

黑暗掩盖着她的表情,顾闵寒只听到她轻佻地说道:“没办法,谁让我嫁了一个不行的男人呢,既然他不行,那我只能自己动手了。”

不行!这个死女人是不是活腻了!

陈瑾瑶的这段话,激起了顾闵寒浓烈的怒火。

他带着冷酷的一笑,在她耳边说:“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不行,省得你总是说自己多么寂寞。”

陈瑾瑶忍不住落下泪水,身体痛得她失去了知觉,干脆,就这么死了算了……

汹涌的药力激发了心灵深处的冷漠残忍,传达出来的,是比熊熊火焰还让人难逃的欲望。

陈瑾瑶觉得脑海浮浮沉沉的,有种身在地狱,心在修罗场的感觉。

迷迷糊糊中,听到他语带嘲讽地问:“喜欢吗?”明明是恩爱情侣之间听起来很亲昵的话,顾闵寒说出了一种想将陈瑾瑶置于死地的语气。

陈瑾瑶忍着身体的疼痛,干哑着嗓子说:“还不够,你不是说你很行吗?”

“呵,那就圆了你的心愿。”

……

第二天早晨,在折腾了大半夜后,顾闵寒像定了闹钟一样,准时起床。

走进浴室,洗了个冷水澡。

顾闵寒精准并一丝不苟的刮掉下巴上的胡须,穿上早已搭配好的西装,无视着满床的凌乱,像昨天都没发生一样的走了出去。

陈瑾瑶一大早就起来准备好了早餐,正安静的等待着顾闵寒出现。

她每日费尽心思做好早餐,期盼哪天顾闵寒看到会停下来吃一口,哪怕是怜悯,对付的吃一口。

但奇迹从来没有出现过,而今天也一样。

顾闵寒无视餐桌上丰盛的各色早餐,看着陈瑾瑶精力充沛的脸庞,讥笑道:“体力挺好的,昨晚那么折腾,还能爬起来做这么多东西,真是寂寞得太久,终于发泄出来了”

陈瑾瑶脸色微红,羞愤不已,脸色还是平静止水,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淡淡开口,“一个不行的男人,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毕竟是靠药物,我要是不做点什么,还不得把你憋坏了,下次继续努力”

顾闵寒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怒火,将心中的话全部摊平开,“你这个恶毒的妇人,三年前逼我娶你,现在又给我下药,还把温佳晴赶走,话又说回来,五年时间也快到了,到时候我会马上跟你离婚,不管你是如何,不要再想进顾家的门。”

顾闵寒没有丝毫感情流动的说着这番话,除了嫌恶,没有对陈瑾瑶的一丝眷恋,好像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妻子,而是一个仇人。

陈瑾瑶的心头这这番话,压得喘不过气来,整个人不停的往下掉落。

她感觉她全身没有一个地方是舒服的,但身体的痛和心里的痛一比根本不足为奇。

她极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勾了勾嘴角,紧捏着手心说:“能不能赶我走,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当初是你们顾家求着我爸帮忙的,我又没有逼你,是你们顾家要你娶我的,你怎么不去怪你爸呢?”

顾闵寒咬牙切齿的说:“我没想到你那么早就这么饥渴了,你爸是多想把你往男人怀里塞啊!”

顾闵寒这番话无疑在她千疮百孔的心上又猛地扎上一刀,她不在乎自己过得好不好,唯独她的家人是禁区,即使对方是她心爱的男人也不行。

“我是喜欢你,想要嫁给你,”陈瑾瑶顿了顿,嘲讽冷笑一声,“但你还不是娶了我,不管你怎么想,我还是你的妻子。”

论语言的厉害,陈瑾瑶不会输给谁,她已经喜欢了用倔强强硬的姿势,来遮盖自己脆弱的情感。

而顾闵寒跟她完全相反,身上散发着高傲和生人勿进的疏离感,用冷暴力来伪装自己,或者是直接无视。

陈瑾瑶迫切的希望他们能像撕破脸皮一样的大吵一架,也比强忍怒火,疏离对方越离越远要好。

明明顾闵寒在听到陈瑾瑶冷嘲热讽的话时,气得青筋凸显,但最后还是用不予理会的态度,冷冷瞪了她一眼,便离开家门。

陈瑾瑶突然觉得满桌的食物和所有的一切都在嘲笑她的无用。

就算做在多次饭,他也不会回心转意的看她一眼。

临近中午,陈瑾瑶看着顾闵寒唯一一次寄给她的快速,离婚协议书。呆呆的看了很久很久。

心如刀割,原来他已经这么厌倦她了吗?连五年期限都熬不过去吗?

她面无表情的将那张纸撕得粉碎,丢在垃圾桶里,顺便拍了张照片,给顾闵寒发信息说道:“谢谢你的礼物,心意我领了,我会好好保管的。”

很快,他的电话打了过来,鄙夷的说:“你这个疯女人,趁我好说话的时候,别跟我玩这套,早晚让你求着跟我说离婚!”

陈瑾瑶的心冻得冰冷,即使这样,还是不住的打了个寒颤,语带调笑的说:“我如果有病,你就是药,你觉得我会如你所愿吗?”

电话那边的顾闵寒恨不得马上冲过来将陈瑾瑶撕个粉碎,但他极力克制着自己,低吼道:“半年之内,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今天这个决定,到时候可别哭得太难看。”

“谁哭还不一定呢,还有什么新招数快使出来吧”陈瑾瑶对着电话故作轻松的浅笑着,啪嗒啪嗒的眼泪落了下来,为了不让顾闵寒察觉到,她慌忙挂断了电话。

只剩两年时间,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甩开自己了。

而她,还沉浸在每日期盼顾闵寒能回心转意的念头里,即使每天面临无尽的打击和嘲讽。

从中午开始,顾闵寒就像人间消失了一样,就再也没有回来。

一个多月后,陈瑾瑶突然发现自己的月事还没有来,看到两道杠杠,陈瑾瑶抑制不住内心的惊喜,脑海浮现出顾闵寒冷酷的脸,惊喜的心情蓦地凉了下来。

顾闵寒巴不得现在就跟她离开,但她现在怀孕了,为了孩子能有个完整的家庭,她更不能同意结婚,她得把这个消息,赶紧告诉顾闵寒。

她不能这么快放弃的,为了自己和孩子的未来,她一定要振作起来。

想到这里,她赶紧拨通了顾闵寒的电话,“你今晚有空吗?”语气鲜有的温和起来。

顾闵寒隔了好一会,不耐烦,“忙,有话快说!”

她轻声的商量道,“你晚上能早点回来吗?”顿了顿,“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顾闵寒沉默很久,不耐烦的回答,“好”随即立马挂掉了电话。

陈瑾瑶终于将提起的心稍稍放下了,心中的希望火苗又燃烧了起来,嘴角不禁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不由得又走到厨房,开始忙碌起来。

虽然烹饪对怀孕初期的女性是有些痛苦的事情,但为了这一丝希望她还是强忍下这份难受,做了一桌子他爱吃的菜,甚至还有牛排。

大门处不禁传来开门的声响,陈瑾瑶不禁站起身来,顾闵寒真的提早回来了。

他冷着脸走进客厅,闻到餐桌上飘香四溢的饭菜,脸色微动。

这是在服软了,终于知道向自己求饶了,看来是已经知道自己的厉害了,哼,做顿饭就像求饶,那也要看他给不给这个面子。

陈瑾瑶面色柔和,语气温柔的道:“你回来啦,来吃饭吧,做了你喜欢的牛排。”

顾闵寒坐在沙发上,身体动都没动一下,像谈生意一样冰冷的问,“不是有事吗?有事快说!”

陈瑾瑶看着桌上冒着热气的菜,心里不禁泛起一阵苦涩,又白费了。

“……我”

她刚要开口,顾闵寒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顾闵寒无视她,看到来电显示,面色突然变得柔和起来,嘴角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温佳晴”

陈瑾瑶一听到这个名字,整个人如同从温室掉落冰天雪地里,浑身冒着冷汗。她万万没想到,三年过去了,他们居然还有联系,难怪顾闵寒迫不及待的想跟她离婚。

“你马上到了?好,我马上去接你。”顾闵寒从接起电话起,眼里的笑意就一直没有离开,刺得陈瑾瑶眼睛只发酸。

他从来没有对自己露出过这种笑容,明明陪在他身边的一直是自己,嫉妒的怒火灼烧了她的理智,在看到顾闵寒,挂掉电话后,嘴角带着笑意一声也不说的准备离开时。

她再也忍不住了。“不准走,你要是再走一步,我就打电话给你爸!”陈瑾瑶冲上前拦在顾闵寒面前。

“你居然威胁我?”顾闵寒瞳孔猛地收缩,嫌恶的看着陈瑾瑶。

“威胁你怎么了?我不准你去找那个女人,你是我的老公,我们还没离婚,你不准去见她!”

陈瑾瑶眼眸充血,她还没有将那件事告诉顾闵寒,她不能放他走。

顾闵寒脸色铁青,冷笑一声,将她猛地推到一边,恶狠狠道:“很快就会离婚的。”

说完,砰地一声关门的巨响,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陈瑾瑶一个人。

陈瑾瑶跌坐在地上,泪水啪嗒啪嗒的落下来,心头的苦楚像巨石一样压在她的胸口。

顾闵寒从那次摔门出去后,连着一星期没有回家,也不接她的电话,不回消息,看来是想把冷战升级。

陈瑾瑶整日坐立难安,但她不敢将顾闵寒逼得太紧,万一以后都不回来。

但那个女人已经回来,她还有什么办法吗?她要怎么挽回顾闵寒的心。

陈瑾瑶不禁轻抚小腹,为了孩子,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她都不能退缩一分一毫,只要顾闵寒能到家中,让她做什么,她都义无反顾。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来,是爸爸的电话,陈瑾瑶极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接起电话。

“姗姗啊,最近过得好不好啊?最近降温了,多穿衣服。”爸爸慈爱关切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差点击溃了陈瑾瑶以为很牢固的坚强外壳。

紧咬着嘴唇,迫使眼泪不要落下来,声音强装冷静,“我挺好的,你们也多穿点衣服,家里还好吧?”

陈爸沉默片刻,声音温和道:“我和你妈都挺好的”陈爸不禁叹口气继续道:“最近小顾总是跟我们公司抢客户,导致我们资金链出现问题,本来这个问题我不该多问,但你和闵寒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陈瑾瑶顿了顿,顾闵寒那时说的早晚让自己求着他离婚,原来是这个意思。

她不肯离婚,就拿陈氏做文章,拿我父母开刀,他已经恶劣到这种程度了吗?为了甩开她,他已经不择手段了,她不敢再想顾闵寒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

爸爸妈妈身体本来就不太好,要是公司再出什么事,万一出个意外,她感觉自己的脑子快要炸裂,她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心口的苦涩将她整个人都包围,找不到呼吸的出口。

“爸,我们很好,让你们担心了,公司的事,我跟他说一下,很快会好起来的”陈瑾瑶如鱼得水的做着粉饰太平这件事,但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像细针一样扎在心上。

陈爸深深叹口气,“当时看着小顾觉得挺不错的,你们结婚以来,我是越来越不明白,小顾的做法了,爸妈也没别的愿望,就是希望你们能好好过,既然你说挺好的,那我和你妈也没什么遗憾了。”

陈瑾瑶听着眼眶已经湿润,眼泪无声的落下来,喉咙不自觉哽咽了。

陈瑾瑶痛恨自己的不孝,还没有来得及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父母却为她的婚姻操心不已,差点还因为自己毁掉了爸爸一辈子倾其所有的陈氏企业。

陈瑾瑶本想给顾闵寒多一些时间,不想逼迫太近,但现在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已经等不了了,她必须尽快跟顾闵寒求和,请求他不要再为难陈氏。

她深知自己的个性是天生不服软的,但是现在为了父母为了孩子,她只能将倔强先收起来,去碰碰运气。

抱着一丝希望的心情,仔细的煲了一锅鸡汤,好好装起来,简单打扮一下便去了顾氏集团。

顾氏会议室内,顾闵寒和众多员工正在召开会议,陈瑾瑶不顾助理的阻拦走进会议室,“闵寒,我有事和你说。”

她着急的说出这句话,才反应过来了,会议室里的人都在讶异的看着她,她以为顾闵寒不想见他,故意让助理说在开会,原来是自己误会了。

她顿时不知所措的将保温杯望身后藏,神色尴尬,“对不起……”

顾闵寒脸色顿时垮下来,冷冷的看向她身后站着的助理,怒不可解的说:“谁让你把我家保姆带进来的,不是说了开会不要打扰吗?”

眼神像寒冰一样,虽然将气撒在助理身上,但陈瑾瑶感到顾闵寒尖刀般的眼神死死盯着她,背脊一阵发寒,保姆,原来自己在他眼里是个佣人,她甚至觉得那锅鸡汤都在嘲笑她的不堪。

他在别人眼前,甚至不承认自己是他妻子,还用这种指桑骂槐的方式在众人面前羞辱她。

陈瑾瑶甚至听到不知是谁发出一声讥笑。

如果是以前,她肯定没等顾闵寒说话,就转头走人,但现在她不能那么任性,她的身上,不止担负着她一个人的未来。

屋子里的人隐隐发出讥讽的笑意,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佣,居然吃了豹子胆一样,自不量力的闯进会议室,各自都传达着完蛋了的神情。

除了忍耐,她没有其他选择,低头道歉一声,扭头走出了会议室,眼眶不知不觉湿润了。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此后余生,都是你,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此后余生,都是你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