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萧叶楚离小说曾言相思不忧愁 曾言相思不忧愁小说阅读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7/9 15:34:20

萧叶楚离小说叫做《曾言相思不忧愁》,作者:羽舒,在这里提供萧叶楚离小说在线阅读。萧叶没想到自己无意间发出的感慨竟然被楚离给听了去,快速站起身,看到门口几日未见的楚离,脸一下就红了。

精选章节

果然不出萧叶所料,当天下午,楚离就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把所有人都撵了出去,目光冰冷而凌厉,让萧叶感觉像进了冰窖一样。

“你到底想怎么样?玉雅她还小,还不懂事,她已经为当年的事跟你道歉了,你为什么就非要跟她过不去呢?”

萧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我没有跟她过不去,如果我说是她跟我过不去你会相信吗?如果我说上次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将额头磕破的你会信吗?如果我说这次是她先惹事伤我的你会信吗?她是你妹妹,我是你什么人?我怎么敢跟她过不去!”

萧叶越说越激动,那种压抑在自己心里太久的情绪,让他无法保持平静。

楚离没有回答,只是看向萧叶的眼神由最初的凌厉慢慢变的温柔,到满眼疼惜,最后全部化成了一声叹息,他一个拥抱,将萧叶紧紧地搂在怀中。

“我知道,知道你吃了很多苦,也受了很多委屈,你有什么不满,大可找我倾诉,只要你来,无论我在干什么,绝不会将你拒之门外。可是,玉雅,她真的还是个孩子,你就不要再怪她了。”

“所以,皇上还是不相信我的话,对吗?”

萧叶又一次试图解释,但是依旧没成功。说了半天,楚离就是两个字,不信!

他缓缓地推开楚离:“皇上,如果你真感念我当年担下了杀人的罪名,就放我离开吧。皇宫虽好,却不适合我。”

“你还是一门心思地想要离开?为什么?朕做了这么多,到底哪点做的让你不满意了?哪点让你觉得不好了?你说,你说啊!”

楚离第一次在萧叶面前自称是朕,他右手捏着萧叶的下巴,越捏越紧,仿佛要把它捏碎了才甘心。

“没……有……”

萧叶费力地吐出了两个字,即便是下巴传来钻心地疼痛,他也没有求饶,也没有过多的解释。

说的再多,楚离也不会相信,楚离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只相信自己认为对的。萧叶心下一阵悲凉,离开,或许两个人心里都还会有回忆,强行留下,也只是对彼此更深的伤害。

“没有?那你为什么要走?你不是说只要有我,就是你的家吗?你不是说你会永远伴我左右吗?怎么?你忘了?可朕没忘,朕一字一句都记得清清楚楚。萧叶,你要对你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楚离说着,一把甩开萧叶,力气之大,萧叶没有站稳,跌倒在地上。

楚离完全不给萧叶起身的机会,直接将自己的身体压了上去。

他一手将萧叶的手举过头顶,一手便毫不留情地撕开了萧叶的衣服。

“楚离,你要干什么?”

萧叶奋力地挣扎,但是力量的悬殊让他的反抗变的杯水车薪。

“干什么?你说呢?你不想要?为了这个,你连杀人的罪名都应承了下来,现在主动送上门,你该高兴才对。乖,笑一个让朕看看。”

“楚离,你混蛋!你滚!滚!”

“滚?你让朕滚?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朕的,包括你!”

楚离说完,没有任何前戏和润滑,直接横冲直撞地就闯了进去。

突然蚀骨地疼痛从下体传来,让萧叶浑身都冒着冷汗,他绝望地看着屋顶,感觉到身体的力气被一点一点抽干,他只能一动不动地任由楚离在自己身上驰骋,眼泪顺着眼角悄无声息地滑落下来。

这一夜,外面的大风刮地树叶呼呼作响,窗户也被吹开了好几回。

他们从地上到床上,从床上又翻到地上,仿佛要把这积攒了三年的情愫一夜之间全部发泄完。

萧叶始终一言不发,就像个木偶,任由楚离摆布,只是偶尔发出几声痛苦的呻吟。

楚离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一听到萧叶又想走,会如此失控。萧叶的身体以不似三年前那般光滑,摸上去坑坑洼洼,手感极差,但指尖所到之处无一不触动楚离的心,有几次,他都心软了,但看到萧叶看自己时那倔强和不屑的眼神,怒火就瞬间燃烧,最后,便是更加疯狂的举动。

萧叶是自己的!也必须只能是自己的!以前是,以后,也一样是!

萧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昏过去的,等再次醒来后,已经是正午了,楚离早已离开,只有素娥红着眼圈站在床榻旁。

“王爷,您终于醒了,皇上已经亲自为您清理了伤口并上了药。临走时,嘱咐奴婢好好照顾王爷。”

“那你为什么要哭?”

萧叶的声音中明显地透着虚弱与疲惫,他如今全身像散了架一般,伤口之处虽然已经上药,但依旧传来火辣辣地疼痛。

“奴婢,奴婢只是心疼王爷。”

素娥说着话,眼泪便又在眼中开始打转。皇上昨天一整晚都未离去,素娥就猜想会发生什么,本以为可以冰释前嫌,两情相悦,没想到大清早被皇上叫来后,却看到爷王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原本就羸弱的身体此刻更是单薄到一阵风就能刮跑。

萧叶没有说话,并对素娥报之以微笑,告诉她自己没事,可心里却久久地不能平静。

楚离昨天晚上甚至都没有三年前温柔,就只是单纯的占有和掠夺,践踏着萧叶最后的尊严。让萧叶仅有的一点儿幻想也彻底破灭了。

萧叶不知道将来的日子要怎么过,更不知道自己要如何面对楚离。

楚离后悔吗?

是的!当他看到被自己折腾惨了的萧叶,后悔的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他逃似的快步走出静叶轩,脚下迈着极快而紊乱的步伐,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萧叶自那晚后,便在床上躺了三天,期间皇上每天都会差公公拿着补品来探望,但均被萧叶连东西带人统统拒之门外。

素娥知道萧叶的脾气,这样下去,万一再激怒皇上,倒霉的,不还是自家王爷?她趁着萧叶睡熟后,便偷偷跑了出去,想去向皇上解释清楚。

在穿过回廊的时候,素娥看到不远处楚玉雅似乎和太医院的院使说着什么,没一会儿,楚玉雅就塞给了院使一个十分精致的盒子,院使推脱一番后,就欣然接受了。

素娥没有冒然上前,她偷偷从旁边绕了过去,找了块巨大的假山躲在了后面,便隐隐听楚玉雅说道:

“放心,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只要加重他的病情即可,到时候出了事,只能说他病的太重,无力回天,自然怪不到你我头上。”

“可是公主,听说皇上对这位王爷特别的好,下官是担心,担心……”

“你担心什么?你说皇上是对他好还是对本公主好?有我在,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放心,本公主自是不会让你吃亏,事成之后,加官进爵,还不是本公主一句话的事!”

“是是是,这天下谁不知道,皇上独宠公主您,您放心,下官一定做的滴水不漏。”

素娥彻底听明白了,但同时,心也跟着揪了起来,满脑子想着自己王爷的安危,不曾想在挪动脚步的时候,脚下踩到了一根枯枝。

只听“咔嚓”一声,素娥心里一惊,谈话的两个人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谁在哪!”楚玉雅厉声喝道。

素娥心知躲是躲不了,便稳了稳心,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给楚玉雅和院使请安。

“你……来多久了?”

楚玉雅打量着素娥,若是其他的人,今天怕是不会活着出去了,可是这个素娥,没有什么大的罪名,她现在还不能动,皇兄极其信任她,才让她去照顾那个贱人,要是她出了事,皇兄必定会严查,到时候,怕是自己的事情会败露的更快。

“奴婢刚刚经过,看到公主和院使在说话,奴婢不敢打扰,本想绕道过去,没想到还是惊动了公主。”

素娥一边说一边跪下请罪。

“听闻叶王爷身体不适,你不在静叶轩照顾,跑出来做什么?”

“回公主,奴婢就是要去太医院给王爷抓药。”

“哦,那巧了,本宫刚刚还叮嘱宋院使,叶王爷可是皇上心尖上的人,他的病一定要上心,让他带你去抓药吧。”

楚玉雅说着话,就对院使使了个眼色,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就是要试探素娥到底有没有听到刚刚的话。

素娥也没说什么,低头道谢后,就跟着院使走了。

楚玉雅看着两个人渐行渐远的背影,不由得冷笑一声,即便是你素娥听到了又能怎么样?她只要敢告诉皇兄,自己就有能力结束她的生命!

素娥跟在宋院使身后一言不发,只是偶尔恭敬地回答着宋院使的问题,她一直觉得这个院使是个谦谦君子,治病救人,医德高尚,没想到,竟也这般不堪。

此事她知道了又如何,不能告诉皇上,也不能告诉王爷,自己唯一能做的,只是不让王爷喝太医院的药。

可这病到底要怎样才能好,怕是要从长计议了。

素娥打消了去找皇上的念头,拿了药直接回了静叶轩。一进门便看到萧叶靠在床头,眼睛直直地盯着她,十分严肃地问她去哪了。

“奴婢……去抓药了。”

素娥说着话,扬了扬手里的药,看到萧叶脸上的表情渐渐地缓和下来,便在心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王爷太聪明也太敏感,他这是算准了自己会去找皇上吗?

素娥一边隔三差五地去院使那里拿药,一面利用自己的关系让出宫办事的姑姑在外面找郎中开药拿给萧叶喝。果然,从换了药后,萧叶的病情也渐渐好转了些。

不知从何时起,宫中竟然传出了楚离那方面不行的流言,当然,诟病皇上那可是要杀头的,所以宫女们也只是在私下跟最要好的人小声议论。

可是没有不透风的墙,这话不知怎的传到了萧叶的耳朵里,萧叶这心头,真不知应该是喜还是忧,他端着茶杯,轻叹一口气:

“难怪后宫佳丽三千,体力竟然还如此的好。”

“你这是在夸我吗?”

萧叶没想到自己无意间发出的感慨竟然被楚离给听了去,快速站起身,看到门口几日未见的楚离,脸一下就红了。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曾言相思不忧愁,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曾言相思不忧愁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