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温暖江以柔小说南风过境思你成疾 南风过境思你成疾小说阅读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7/9 12:01:05

温暖江以柔小说叫做《南风过境,思你成疾》,作者:顾暖,在这里提供温暖江以柔小说在线阅读。温暖闻言,粲然一笑,她自然会珍惜这条命,她会好好地恢复,然后以最好的姿态回国。她会去接回孩子,会将江以柔那个贱人送进高墙之内,会让她将欠自己的一一还回来。

精选章节

那一年,他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得知她卷走了他别墅保险箱里的一百万现金不知所踪。

后来,他病好了,让人找到了她,各种因缘巧合,两人又滚到了一起。

他还记得,那时在浴室里将她压着强要她时,见到她腹部的那条伤疤,她笑着,轻飘飘的解释:“做了个小手术,阑尾炎,医生技术不是忒好,刀口划大了点。丑么?”

心底的怀疑被瞬间打消,他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这个自私丑陋嘴脸的女人会将自己的肾捐出来。

后来,医生又证实捐肾之人是江以柔,他便再也没有怀疑过。

若不是今日,白纸黑字的检查报告,医生犹在耳边的话语,可能他要被蒙在鼓里一辈子!

宋祁渊视线紧紧地盯着走廊里那个行动缓慢的女人,脑海中,今天上午她所说之语如回声机一般,重复着!

她就是用这种方式来爱他的?

用这种可笑的方式,将他蒙在鼓里,宁愿被误会?

宋祁渊的心被勒紧的疼,他呼吸急促着,攥紧了拳头,狠狠地一圈打到了墙壁之上。

巨大的响声惊动了正欲进病房的温暖,她一脸迷惘,扭头看着身后:“陆先生,你摔倒了吗?”话落,她慌忙的想要上前去搀扶,伸出手时,却被男人握住了手掌。

那双他经常爱揉弄的小手,瘦的只剩下了骨头,宋祁渊的只觉一阵痛彻心扉,他低头,看着她那张惝恍的脸,明明是他熟悉的容貌,此刻却是那般的陌生。

他根本就不了解她。

不知道她的过往,不了解她的喜恶。

唯一熟悉的就是她这具身躯,熟悉她身子的每一处敏感,熟悉如何才能真正的给她满足!

“温暖,你………”他欲言又止,或者是不知该说些什么,甚至他不确定还要不要隐瞒自己身份,以‘陆修年’的名义继续欺骗她。

“陆先生,你攥疼我了。”温暖紧锁着眉,吃痛的想要掰开他的手。

终于,宋祁渊松了松手,放开了她。

几乎是落荒而逃,宋祁渊怕,继续待在这儿,会将身份彻底的曝光。还不是时候,他不能给她造成太大心里压力。

而与此事相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江以柔,她在这件事里头,又扮演着什么角色?

翌日

脑外科,麻醉科,呼吸科,创伤科各科室资历经验最足的医生,一台瞩目的手术拉开了序幕。

许是生命起点,亦或是终点,温暖摩挲着冰凉温度的手术台,扭头,想要看清楚面前来来往往的身影。可视线里,依旧是一片漆黑。

麻醉推入身体的那一刻,她明显的感觉到了一阵晕眩。

迷迷糊糊中,一双温热的,结实的,有力的大掌握住了她的手,粗粝的指腹交过她的掌心,扣住了她的手腕。

熟悉的触感,让她有瞬间的恍惚,男人缥缈不真实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温暖,你会好起来的,难道你不要我们的阮阮了?我不许你死,你若是敢撒手人寰,我就把孩子卖泰国变人妖去。”

真切的,带着浓浓情感的,缱绻涟漪的声儿逐渐的飘远,她脑袋一阵空白,沉沉地睡了下去。

手术进行了十多个小时,从六点多一直到次日的凌晨。

宋祁渊一步不离的守在手术室外,一双眼熬出了血色,那根神经线被绷的紧紧的,视线不离手术室,心底的焦虑与挣扎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来愈深!

男人向来都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如山,在商圈混的,历练出的心态与定力,非比寻常。

而如今,他却是满脸的焦灼与恐慌,微微低垂的肩膀无力的靠在椅子上。

终于,苦熬了十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被推开。

推车缓缓地推出,主治医生摘除掉了口罩与手套,疲惫的眸中略带着兴奋之色,一场世界顶级难度的手术,被他完美攻克,患者活着下了手术台。

“她还好吗?”宋祁渊声音飘忽着,颤抖着。

医生点了点头,道:“我们的技术很成熟,病人术中出血量很小,病灶切除的很干净,下面只要度过感染期就好。”

三天之后

“陆先生,你要回国了吗?医生过了这几天适应期,我就可以看清楚东西了,我想见一见你。”温暖急忙的想要去拉他的手,黑暗中摩挲着,擒住了那双冰凉的手掌。

宋祁渊回答:“等你回国了,我们还会见面的,温小姐你的这条命可是从阎王爷手里抢回来的,今后可要珍视。”

温暖闻言,粲然一笑,她自然会珍惜这条命,她会好好地恢复,然后以最好的姿态回国。

她会去接回孩子,会将江以柔那个贱人送进高墙之内,会让她将欠自己的一一还回来。

至于………宋祁渊,她再也不会见他!从前,费尽心力深爱着他的温暖已经死了,下半辈子,她再也不会为那个男人而活!

宋祁渊看着她面容闪过的一丝戾气,心底沉了沉。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事情闹到如今这个份上,他甚至没有等她复明看清他的勇气,他生平第一次如此的懦落,不敢去告诉她,陆修年就是宋祁渊,就是那个曾经伤她至深的男人!

他们之间还有很长一场仗要打,而事先低头的一方,永远都是防守方。

他做不到低声下气的去求饶,去认错,他骨子里的骄傲依旧逼着他,等她找上门时,再去纠缠。

他确信,他们之间不会轻易的了断,因为有阮阮的存在。

所以,他只要回国布控好一切,然后静心的等待,等她自投罗网时,再将她收入囊下。他的铮铮傲骨,可能在对阵上温暖时,会面目全非,但他依旧会乐此不彼,享受其中………

没错,这世上,大概就只有温暖,能折断了他的翅膀,甘之如饴的只守候她一人!

而他回国,自然有些人要遭殃。

首当其冲的,就是某个自作主张,将婚期确定下来,并且透过媒体公布天下的女人………江以柔。

“祁渊哥哥,你不会怪我吧?这段时间你出差,伯母和我爸爸把婚期给定了,婚帖也都发了出去,两个月后的农历初五………”

江以柔穿着一套性感的蚕丝睡衣,透着蕾丝的内裤,那双修长白皙的腿儿不停地往男人身上蹭。

抬眸,端倪着他英俊神武的侧颜,成熟的透着男性荷尔蒙魅力,举手投足间,满满的贵族气息。还有两个多月,她就可以成为名正言顺的宋太太了!

江以柔兴奋的毛孔都张开了,恨不得如今就能将男人推翻在床,翻云覆雨。

颔首,宋祁渊看着面前这个面带娇羞的女人,她见他,没回都是此番模样,柔柔弱弱,像是一朵含苞欲放的娇花,与温暖那浪荡不正经的表象天差地别。

从前,他满意江以柔识大体,知分寸,修养学识撑的起豪门太太的台面。

如今想来,或许他从一开始就错了!

“祁渊哥哥,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是不是,我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江以柔咬了咬唇,手环住了他的腰,娇嫩如玉的脸蛋挂着柔和的笑。

宋祁渊蹙眉,冷着神情推开了她的手臂:“以柔,你捐了一颗肾给我,拼了命救了我,我又怎么会轻易的就生你的气。”

他倏然提起捐肾的事儿,江以柔的脸色徒然变的苍白,眼神飘忽挪移着,一脸心虚的模样。

宋祁渊眸色渐渐地变的黯淡,她的反应印证了他心底的怀疑,这一切果然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而江以柔,这个将人生演出成一场大戏的女人,才是真正的黑角色!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宋祁渊冷笑的开口。

江以柔神色转变着,慌乱之后快速的镇定了下来,她故作轻松的开口:“没事,就是心里有点难过,祁渊哥哥不是因为爱我才娶我,我和你的婚姻,是架在了捐肾之事上。”

她当初占了温暖的功劳,趁虚而入,从而留在了宋祁渊的身边。

这么多年,这件事一直被瞒了下去,宋祁渊不去怀疑,温暖如今被关在东城监狱,更不会将这件事透露。

接下来,她只要设法除掉了在监狱里的那个女人,这件事便会永远的被埋在地下。

“祁渊哥哥,你还没碰过我,今晚我想要你,可以吗?”江以柔满目深情的凝视着他,眼底满含深情爱慕的涟漪。

她娇羞的低下了头,手指轻轻地勾上了男人的裤子皮带………

他低头,看着她,半响后将她抱了起来,放置在沙发之上,手摸着她的腹部扯开了她的睡衣系带。

瞬间,白的惹眼的皮肤透露在空气之中,他如若深潭的眸光扫过她身子,最后落在了腹部那道伤口上。

和温暖一样的伤疤………

“以柔,这伤疤,就是当年留下的吧。”他扫过她,平静如水的眸光中,看不出任何波澜。

她脸色白了白,拉过睡衣遮挡着,顾左右而言他:“祁渊哥哥,你是不是不想接受我,你………”

宋祁渊轻笑了一声,随之坐了起来,寡淡凉薄的眸光淡淡地:“怎么会?就是最近常常想起几年前的事儿,觉得挺对不起你的!”

听闻男人的话,江以柔紧揪着的心松懈了下来,她展露出笑颜,满脸轻松的回答:“我一点都不在意,祁渊哥哥,我一直都深爱着你,我很高兴,我的肾一直在你的身体里,承载着你的命。”

宋祁渊收回手,抽身站起:“以柔,我们的第一次留给新婚之夜吧!”

她表情有些僵硬,明明两人已经滚到了一起,却在要紧关头抽身离去,她如今只感觉欲火焚身,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想要………

“祁渊哥哥,我不介意这些的………”她试图投入他的怀里,却被他冷冷地推离。

“以柔,我今天很累了,还有两个多月我们就结婚了,何必急在一时。”他冷鸷的声儿,带着不容置喙的威严,惊的江以柔怯怯地放开了手。

她终究还是不敢太过 激进了,只能任由男人撩起外套,优雅的套上后,漠然离去。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南风过境,思你成疾,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南风过境,思你成疾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