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弃后再难求苏稚陆展封小说 弃后再难求小说章节阅读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6/8 10:09:30

苏稚陆展封小说叫做《弃后再难求》又名《一品贵女》,作者:吃货萌萌哒,在这里提供苏稚陆展封小说在线阅读。苏稚不敢相信,她这“死”了一回之后,陆展封就变了个人。难道是自己走了之后,陆展封突然发现了自己的真实心意?不过这个念头在苏稚的脑海里头刚刚萌芽就被打断了。

精选章节

空荡荡的大殿之内,陆展封忽而听到一阵窸窣的脚步声,他当机立断,立马吹灭了大殿之内的所有蜡烛。

顿时,殿内陷入一片漆黑。

只见一道身影从陆展封的身边窜过。

而他脚下立刻起身上前,三步并一,一把拉住了那个想要在黑暗中之中逃窜的黑影。

黑影被他拉住之后立马拔剑,陆展封徒手跟黑影打做一团。

虽是在打斗着,可是陆展封的心情却越加的狂喜。

没错了,这次没错了!是她!一定是她!

两个人打斗的越发激烈起来,因为对方手持长剑,而自己不愿意伤害到对方。所以,两个人的打斗甚至引起了外头侍卫的注意。

“皇上!护驾!”

“闭嘴!都给我出去守着!不允许任何人声张

被陆展封一阵怒吼之后,刚冲进来的侍卫也不敢再靠前了,只好纷纷退出了大殿。

因为大殿里头一片漆黑,所以双方都看不到对方的脸。

直到百招之后,两个人才终于分出了胜负。

陆展封一手擒拿,顺势便把黑影按在了地上。

黑暗之中,陆展封再一次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陆展封!你放开我!”

喜悦,难以言说的喜悦从心底一路飞爬上了陆展封的脸。

借着月色,他看清了身下女子的面目。

她的脸上还带着浓重的妆,但是却仍旧不能够掩盖那双眼睛里头的桀骜。

“稚儿,你回来了。”

陆展封的声音温柔,让苏稚的身体都忍不住微微一颤。

可是,只不过是一瞬之间,苏稚的眼神再一次变得冰冷:“是啊,我回来找你报仇了!”

然而陆展封却根本不管苏稚说的什么,反而一把把苏稚从地上抱了起来,除了她手上的佩剑,抱着她便进了寝殿。

“陆展封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苏稚看陆展封的动作,顿时眉头紧皱。

想要挣扎,可是她现在已经精疲力尽了。本就不是陆展封的对手,此时更是只能任他摆布。

“听话,别闹。”

苏稚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话是陆展封对自己说的?

“陆展封,你又在玩什么把戏?既然我敢回来,就不怕被你抓到!”

苏稚这次不顾他人阻拦,坚持要进宫,便预测过了最差的结果。

大不了就是被陆展封抓到,然后真的死一次。

可是如今真的被陆展封抓到了,他却似乎没有要杀了自己的意思?

"那既然被我抓到了,你就不要怕继续留在我身边啊。”

陆展封抱着苏稚到了床榻之上,一把把苏稚按在身下。

苏稚惊慌之中抬起头来,却对上陆展封一双火热的眼睛。

她的心里蓦然一疼。

这几年,她从未从陆展封的眼中看到过这样的光芒。

他这是在干什么?

“陆展封,你到底要做什么?没错,今日在大堂上的人是我,放火烧了陈柳青碎玉阁的让你也是我。我只想回来取回宝儿的骨灰,现在既然被你抓到了,我也不会狡辩什么。要杀要剐随你处置!”

苏稚依旧如同从前那般,无论如何都不会低头

可是陆展封却只是听着她说话,半天没有任何回应,就这么一直看着。

摇曳的烛火之下,苏稚的面目显得那么精致。

“陆展封,你说话啊!”

苏稚有些恼了,怒暍了一声。

然而陆展封闻言却勾唇一笑:“我就是想听你再多说几句话。”

苏稚听到陆展封的话,登时一愣。

不过随即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陆展封,你又在玩什么花样?

陆展封没有回答的,反而轻轻一笑,一只手抚过苏稚的脸庞。

“稚儿,我没猜错,你真的没死。”

闻言,苏稚微微一愣。

他一直知道自己没死?

她从城墙坠落之时,确确实实是落在了陆展封的面前。

以城墙的高度,原本她应该粉身碎骨才对。

可是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在城墙之下居然有人接应。仿佛早就知道她会从城墙上坠落一般。

黑暗之中,城墙之上的人根本看不清墙根之下

虽然墙根之下早有准备’铺垫了不少东西。但是苏稚落地的时候还是因为毫无准备而晕了过去。

至于后面的事情,她自己也不知道了,还是等醒过来的时候听别人详细说起的。

可是,那个计划就连自己都不知道,陆展封是怎么看出破绽来的?

“陆展封,你一直就知道我没死?”

她的目光在烛光之下,显得那般明亮。里头氤氳着温柔和宠溺:“是啊,我一直就知道。”

“你是如何知道的?”

闻言,陆展封却只是轻笑—声,摸了摸苏稚的脸蛋:“感觉。”

“感觉?”

苏稚眉头微微一皱’又好气又好笑,这是什么理甶?

可是陆展封却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没错,

感觉。我織翻,你獅,R隸开了。”

苏稚依旧冷着脸,听到陆展封的话冷哼了—声:“是么,看来皇上您这段时间沉溺温柔乡,还没变得糊涂。”

“对你的事,我怎么会糊涂?”

苏稚听着陆展封的话,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今天晚上陆展封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说话这么暖眛?

‘‘陆展封,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苏稚觉得奇怪,可是陆展封却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稚儿,既朗来了,_走了。你看,你的屋子我都给你留着眤,你今夜便能够在这里休息。

看着跟从前大不一样的陆展封,苏稚只觉得怪得很。

到底什么地方怪,她自己也说不出来。

‘‘陆展封,你到底要干什么!”

忽然,苏稚脖子一凉,看见陆展封竟然一手拉开了她的衣服!

“稚儿,这么晩了。今夜是除夕,我们一块休息吧。不管什么事情,我们都明天再说可好?”

说着,陆展封还要去脱苏稚别的衣服。

苏稚顿时大怒,一记手刀劈头盖脸地朝着陆展封的脸上招呼。

陆展封的反应速度也极快,一手便雛了苏稚的手腕。

"陆展封,你找死!”

瞧着外衣已经被陆展封脱下了大半,苏稚顿时觉得无比恼怒。两个人你来我往,又打成了一块。

瞧着苏稚依旧敏捷的身手’陆展封嘴角带着浅淡地笑意:“稚儿,你的身手还是那么好。”

‘‘陆展封,你也不错!看来当皇帝还没把你的四肢给你当退化了!”

苏稚不是对手,依旧不是对手。

不过百招,她就精疲力尽,再一次被陆展封按在了身下。

苏稚忽然觉得委屈,为什么,自己不过想来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又落入了陆展封的魔爪?

为什么陆展封就是不肯放过自己昵?

就这么想着想着,苏稚忽然鼻子一酸,干脆哭了起来。

陆展封原本还沉浸在属于自己的喜悦之中,但是一看苏稚哭了起来,顿时便慌了神。

“稚儿,你别哭啊!”

苏稚也不管了,反正都哭了,干脆就大哭-场

多次,还被你逼得跳了城墙。为什么你现在还是不放过我!働什么偏

偏要对我这样?呜鸣呜……’’

这下,陆展封彻底慌了神。

他从来没有见过苏稚哭成这般模样。

从前,在外头练了整整一天的剑。直到最后脱力倒在地上,陆展封才悄悄地去把她从外头捡了回去。

只是第二天,陆展封依旧冷脸对她,并没有告诉她前一天发生了什么。

但是现在,苏稚忽然这般放声大哭起来,反而让陆展封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只得连忙松开了苏稚,把她放到了床上。

而他自己则坐在床边,看着苏稚哭起来就没完,无奈地说道:"我从前怎么不知道,你居然这么能哭啊。”

苏稚狠狠地瞪了他-眼,说道:“要杀要剐随你。我只有件事情,把我的骨灰跟宝儿的骨灰放在一起。”

苏稚一脸决绝,一副即将赴死的表情。

觉得无奈又好笑:“稚儿,为什么你觉得我一定会杀了你?”

苏稚一抹眼泪,冷哼道?“你要是不会杀我,

你一直派你的暗卫到处找我做什么?难道不是为了把我找出来赶尽杀绝吗?你要是不杀我’怎么跟陈柳青交代?”

苏稚知道,自己“死后”,陆展封-直没有对外宣布皇后已经死了的總。而是私下派出了自己的暗卫,到处去找她。

苏稚可是知道,陆展封的暗卫可是专门之听叩于他一个人的杀手组织。

陆展封无奈地摇了摇头,-脸认真地看着苏稚的脸:“若是我说,我只派出暗卫,只是为了接你回皇宫昵?”

明明是在解释,可是却没想到苏稚这下更加生气,-脸恼怒地看着陆展封:“接下来做什么?还不是为了杀了我!’’

这下,陆展封更加无奈了。

‘‘稚儿,我说了,我不想杀你。我想让你,继续留在我身边。”

“留着折磨我?陆展封,我身边爱我的我爱的人都已经全部因为獅死了。你还要用什么方法来折磨我?”

听着苏稚的话,陆展封忽而有些哑然,最后,竟妖只能苦笑:"稚儿,我知道,你很恨我。”

川苏稚听着这话,忽然觉得有些好笑:“恨?陆展封,我们之间,你不是最恨我的那一个吗?”

寝宫之内,忽然陷入了一片沉默。

陆展封长叹了一声,抬起头来看着苏稚:

‘‘稚儿,你我之间,谁又说的清到底谁欠谁昵?但是我知道-点,那便是我陆展封欠你一次情,现在,让我来还给你,可好?”

苏稚看着陆展封的脸,-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现实。

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是她看陆展封的眼睛,却摇了摇头:‘‘陆展封,给你的情,我已经给过了。我也不,你还不完,我也不再需要了。”

陆展封闻言,愣了愣,最后却只是默默地站起来。

“既然回来了,你就别想走了。先住下,明天我会派宫人过来侍奉。”

说完,陆展封站起来便要离开。

苏稚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怒道:“陆展封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是皇后,我的国母。”陆展封没有回头去看苏稚,语气坚决:“若是不想让我亲自过来看着你的话,你便好好在宫里待着。否则,我就只能从盘龙殿搬过来了。”

一听这话,苏稚果然安静了许多。

看着陆展封离开的背影,房间里头又陷入了一片沉默。

苏稚这个时候才终于卸下了一身的防备,苦笑着摇了摇头:“陆展封,你这是何必昵?你我之间,早就被我们两人亲手,画下了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了。”

第二日便是春节,陈柳青早早地便起床梳妆打扮。

今日,她作为后宫雎一的妃嫔,自然是要跟陆展封一同去接受百官朝拜的。

这是她第一次同陆展封一起接受百官的朝拜。

上一回在几个月之前,陆展封登基,可是站在他身边的却是别的女人。

而这一次,她已经没了阻碍。

那份无上的荣耀,从今往后只属于她一个人了

!

“娘娘,今日可是新年第一天。您就要作为国母跟皇上一同上朝昵,想想都觉得无比荣耀!”

看陈柳青心情好,侍女也连忙夸赞了几句。听着这些话,陈柳青乐得心里都开了花。

不过转念想到了昨晚的事情,陈柳青忽而压低了声音问道:“昨夜你去查了么,为什么碎玉阁会忽然起火?还有,昨夜皇上把那个舞女怎么样了?

听到陈柳青的问话,侍女顿时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对不起娘娘,昨日我们原本想要去询问走水的事情,可是皇上已经让刘喜去调查了。我们的人插不进去手!至于那个舞女,据说皇上只是让她过去问了几句话,随后便把她放出来了。出来的时候我见到了那个舞女的模样,果然十分普通。”

听到这个答案,陈柳青顿时舒了一口气。

还好,看来自己没猜。那个舞女并不是苏稚,

否则皇上不会这么轻易就让她离开。

心放进了肚子里头,陈柳青也管不得为什么这段时间陆展封会突然对自己冷淡下来了。

今日新年,她便要跟陆展封一同去接受百官万民的朝拜,参与皇家的祭祀。

到时候,全天下的人都会知道,她便是陆展封唯一的妻子,这后宫唯一的主人。

陆展封如何是另一回事,今日的事情对于陈柳青来说才是真正重要。

当初,在陆展凌和陆展封之间,她买对了离手,现在,她该去收回自己的成本了。

大典即将开始,陈柳青在一众宫人的簇拥之下,朝着祭坛走去。

文武百官都已经到场,万民在远处观看。

陈柳青今日专门穿了眼里眼色的衣服,头上金光四射,十分夺目。

今日,她便是主角了。

可是,她才刚走到祭坛之下,刘喜便朝着她走来:“娘娘,请您在祭坛之下等候。”

闻言,陈柳青顿时一愣。

“刘喜,你说什么昵?今日祭祀,难道不是我跟皇上一同吗?”

刘喜看了一眼陈柳青,毫不客气地说道:"自然不是。新年祭祀,都是国君跟国母一同的。”

陈柳青有些恼怒,怒道:“刘軎,你说什么呢?后宫只有我一个妃子,不是我去是谁去?”

刘喜尚未答话,便听到一个冷傲的女声从她身后传来:"陈柳青,若不是你去,你说是谁去呢?”听到这个声音,陈柳青浑身一颤,瞳孔瞬间瞪得老大。

不、不可能!是她!她怎么回来了!

众人回头,便见一个身穿红袍的女子朝着祭坛缓缓走来。

女子分明没有佩戴什么首饰,脸上也是脂粉未擦。但是女子一出现,就那么耀眼夺目,任何人都无法忽视她。

“苏稚!”

陈柳青回过头,看到苏稚那张脸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连连退后了几步,惊恐地看着苏稚朝着自己走来:“怎么是你?你不是死了吗?”

然而苏稚在众人的目光之中走到了陈柳青的面前,居高临下气势非凡地看着她:“死?陈柳青,你都还活着,我怎么能死呢?”

看着这张脸,陈柳青脸色无比苍白。

这张成为了她眼中钉多年的脸,此刻再一次出现了!她回来了!

“陈柳青,故人见面,这么激动?”

苏稚带着嘲讽的口吻,让陈柳青的心神更加混乱。

“你、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陈柳青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说话的声音还是忍不住颤抖。

反观苏稚,便淡然了许多:“我?自然是昨日了。否则你以为昨夜你碎玉阁的大火,是谁送给你的见面礼?”

闻言,陈柳青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原来,昨夜是她!

想想昨夜自己被困在火场之中,那种惊恐的感觉再一次爬上她的心头。

苏稚她回来找自己报仇了!

“陈柳青,听说我走之后,你还去我的凤鸾殿住了几日是么?我的凤鸾殿,可是有我儿子的冤魂,你住的可还舒心?”

陈柳青此时已经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了,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苏稚。

苏稚冷笑一声,靠近了陈柳青说道:“我的一切,你享受得可还舒心?”

“你、你要做什么?”

苏稚听到陈柳青的话,竟是微微一笑:“也没什么,陆展封非要让我留下来。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但是既然我回来了,自然就要把属于我的东西全都拿回来。陈柳青,你欠我的,我都替你记着了。”

说完,苏稚连一个眼神都不再给陈柳青,阔步朝着祭坛上面走下去。

刘喜也愣愣地看了一眼陈柳青,转身离开。陈柳青站在台下,明明粉墨登场,最后却不是苏稚角。一时之间底下的百官看着陈柳青的眼神都有些怪异。

陈柳青对上了陈名扬的眼睛,陈明艳有些着急地朝着她摇了摇头。陈柳青只能回过头去,狠狠地瞪着那个走上祭坛的女人。

苏稚,你为什么总要来抢我的东西!

而苏稚走上祭坛,文武百官顿时尽数下跪朝拜

她走到陆展封面前,狠狠地瞪了陆展封一眼。

而陆展封看到她走来,却是得意一笑:“来了?”

“卑鄙!”苏稚暗骂了一句,今日她原本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但是今日一早,就被某人钻进了被窝里头。

还放话,若是苏稚不出现在祭祀大典上面,今天他就赖在她被窝里头不走了。

苏稚哪里知道陆展封到底在唱哪一出?只能赶紧起身穿衣服准备,任甶陆展封带来的宫人们摆布了。

此时听到苏稚骂自己,陆展封竟然不怒反笑,倒是很开心地点了点头:“谢谢皇后夸奖。”

苏稚闻言暗自翻了个白眼:“陆展封,你怎么越来越不要脸了?看来我走之后,陈柳青把你带坏了啊!”

陆展封也不生气,只是淡淡地笑着:“要面子就留不下你了,如果不要脸就能够把你一辈子留在身边的话,那我愿意。”

听到这话,苏稚好像见了鬼一般,瞪了陆展封一眼:“神经病!”

话刚说完,陆展封也没有回答,只是走上前来.轻轻地拉住了苏稚的手。

此时还在寒冬,天气还寒。苏稚的手有些冰凉,但是在被陆展封拉住的一瞬间,一股暖意却从手心钻进了身体。

好温暖。

尚在北漠的时候,陆展封拉过一次她的手。

那是那一次,皇上下令让他们去清剿在北漠边缘徘徊的流寇。

可是苏稚却不小心跟军队冲散了。

当时的天气比今日还要冷,北漠的环境也比皇城更加恶劣。

苏稚被困在荒漠之中,看着大雪逐渐淹没自己的身体,心中绝望。

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正在急切地呼喊她。

在雪地之中,她迷迷糊糊地看到陆展封朝着自己走过来,一把把自己拉进了怀里。

那股温暖带着陆展封身上好闻的气息,一下子便钻进了苏稚的心里。

然而当她一看到陆展封冷漠的侧脸,便听到一道刻薄的男声传来:“你死就死,不要拖累将士们跟你陪葬!”

顿时,美好梦境被打碎了。

苏稚嘴角微微扯了扯,这才忽然想到之前他们每一次的美好回忆,都是以陆展封的刻薄作为终结的。

此时陆展封就站在她的身边,说话的语气却让苏稚怀疑换了个人:“怎么了,在想什么呢?”

苏稚扭头看了他一眼,对上了他柔和的视线,顿时嘴角一抽:“我在想,我现在做的梦都越来越真实了。”

闻言,陆展封稍稍一愣,却笑得更加柔和:“那不知道我的皇后,是否有做过春梦啊?’’

说完,陆展封狭长的眼睛露出一抹坏笑。瞧着陆展封嘴角邪肆的笑意,苏稚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结果,陆展封却连忙一把把她搂到了怀中,“可是冷了?”

这下,苏稚更是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向了陆展封。

“陆展封,你别这样,你到底有什么花招你就直说吧,我受得住。”

可是陆展封竟然露出了委屈的表情,看着苏稚说道:“为何你总这么说,我不过是关心你冷不冷而已。”

苏稚听到这里,总算是忍不住给了陆展封一个大白眼:"我在北漠陪你打仗的时候你不问我冷不冷,你现在这样,我怪瘆得慌。”

本来,苏稚这次回来拿宝儿的骨灰,被抓到,

已经做好了接受陆展封各种折磨的准备了。可是现在看来,陆展封是打算活活吓死她啊!

陆展封把她往怀里一拉,干脆搂着她的肩膀,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轻轻伸手挂了一下她的鼻子:“没事,现在瘆得慌,今后就习惯了”

别说苏稚了,就连下头的文武百官都愣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皇后起死回生也就算了。

可是皇上一向最厌恶皇后,开国大典的时候皇后都没有在身边。为何今天当着众人的面前,皇上却突然这般宠爱皇后?

被下蛊了,一定是被下蛊了。

众人心里实在想不到别的原因,只能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最终,众人看着祭祀台上两个毫不在乎他人眼光的皇帝皇后,轻叹了一声:唉,好歹毒的皇后啊

皇后歹不歹毒倒是没人知道,但是苏稚却不得不说,这个皇帝太歹毒了。

自从自己回了宫,不仅拉着自己在祭祀大典上面上演了一场恩爱戏码。还成日往自己这凤鸾殿跑,怕是前半生没来过的次数,都给补上了。

原本苏稚回宫还有别的目的,可是成日被陆展封这么纠缠着,她哪里还有机会去做别的事情?

瞧着这个今日已经来了第三次的男人,苏稚终于忍不住发怒了:“陆展封!你到底要干什么!拾七咱们直说行不行?你要是想监视我,不如直接搬过来了,成天跑来跑去的你很闲吗?”

可是,把办公地点搬到了凤鸾殿的陆展封,一听到这话,自动过滤掉了别的言语,只剩下了一句:“什么,你要当我搬过来吗稚儿?好好好,我这就让人把我的书桌搬到这里来。”

说着,陆展封还干脆唤来了刘喜!

苏稚抱着食盒,盘腿坐在床榻上面生闷气,恶狠狠地盯着陆展封。

“你说吧,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苏稚不敢相信,她这“死”了一回之后,陆展封就变了个人。难道是自己走了之后,陆展封突然发现了自己的真实心意?

不过这个念头在苏稚的脑海里头刚刚萌芽就被打断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可是偏偏这个被她打断的念头,却正是陆展封的真实想法。

看着苏稚气得抱着食盒就在床榻上面睡着了,陆展封放下了手里的奏折,轻轻地走到了苏稚的边上。

苏稚睡觉的时候很安静,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很轻。陆展封知道她天生敏锐,睡觉也睡得浅,经常因为一点动静就能够醒过来。

所以他便没有去碰她。

在苏稚还没嫁给他的时候,陆展封去过苏家拜访。

那个时候,苏源跟他,还是无话不谈的朋友。

苏稚小小年纪,便在院子里头跟苏家军队里头的将士打打闹闹。

那个时候苏稚便喜欢穿着红色,一把长枪舞得虎虎生风。可是原本还在玩闹的小姑娘,一看到他,却忽然脸颊一红,动作也慢了下来。

最后,慌乱地跑开了。

后来陆展封离开的时候,便差距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在背后跟着他。

当时陆展封只觉得好笑,这小姑娘好像有这么个跟踪人的癖好啊。总爱跟在自己身后。

不过陆展封也没管,只是任甶她跟在自己后面

后来一时来了兴致,干脆也不急着回家了,带着这么个悄悄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尾巴,去梨园看了戏,还去茶馆听了评书,这才晃晃悠悠地拐回了王府。

从那个时候开始,陆展封就突然对这个小尾巴来了些兴致。

那个时候他被允许留在金都过年,于是那段时间也喜欢往苏府跑,看看是不是能够带出来那条小尾巴。

结果没有一次例外,每一次从苏府出来,他都会多一条红色的小尾巴。

他觉得好笑,这小姑娘也真是。无论白天黑夜,跟着自己的时候总是连身衣服也不换,一身赤红,想不注意到都难啊。

后来,他再见到这条小尾巴的时候,她便已经是她的妻子了。以镇国侯长女,安平郡主的身份嫁给了她。

而那时,陈柳青正躺在床上生死未卜。

陆展封觉得震怒,因为他欠了陈柳青一些东西,必须要还的。

苏稚的睫毛这时候忽然轻轻一颤,眉头也轻轻皱起,仿佛做了一场噩梦一般。

等到苏稚醒过来的时候,寝殿里头已经没了人

她看着已经被端端正正放在桌子上头的食盒,忍不住轻轻地叹了一□气。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回来之后陆展封对她的态度忽然转变的这么大。

但是她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一次自己觉得不能够陷进去了!她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在等她。

出了寝殿,确认陆展封已经不在了之后,苏稚便从后院偷偷翻出了凤鸾殿。

虽然凤鸾殿外头有侍卫留守,但是凭她的身手,根本没人能够发现她。

因为她的红衣过于鲜艳,所以出来的时候他还专门换上了一身浅色的衣服。

可是当她绕道皇宫最东南角的时候的,却愣住了。

陆展封一身白衣,一副悠闲的模样,裹着一件狐裘,朝着她走过来。

“你看你,出门也不多穿点,要着凉的呀!”一时,苏稚的心情难以形容。她看着朝着自己温柔笑着的陆展封,嘴角忍不住轻轻抽搐。

“原来,你早就知道我回来的目的!”

陆展封没有承认,但是也没有否认。

苏稚忽然觉得自己被摆了一道,应该说,自己又被陆展封摆了一道。

意思就是说,你知道我要来这里,所以专门跑到这里来等我?”

这一次陆展封没有回避,倒是点了点头。苏稚生气了,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而且后果很严重。

她脸色一变,顿时起势,一记重击便朝着陆展封的面门劈头盖脸地飞去。

而陆展封无奈一笑,也不多说便上前招架。

“稚儿啊,为何你总是喜欢跟我切磋?女孩家家,还是不要总这么軎欢打打杀杀的。不好!”陆展封害怕自己伤到苏稚,所以也有可以的让步,可是苏稚却步步紧逼,听到陆展封的话更加生气:“陆展封,你少看不起人了!-

看着苏稚这架势,陆展封知道,今天这丫头是要跟自己玩儿命了。

于是陆展封也不再让步,干脆正经地跟苏稚缠斗起来。

结果没变,苏稚仍旧不是对手,最后还是被陆展封给困在怀里,动弹不得。

苏稚的脸色很不好看,手被陆展封折在背后,人还被陆展封抱在怀里,动弹不得,

“陆展封,你放开我!”

陆展封邪气一笑,凑在苏稚的耳边,说道:“可不是想我想抱着你的,可是谁让你不老实昵?你若是不动手,不就不会被我抱在怀里了么?”

闻言苏稚的怒火更加旺盛,心想怎么自己才走了这么一段时间,怎么陆展封就变得这么不要脸了

“陆展封,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件事情,你还真是游刃有余啊。你若不是跟着我来这里,我为什么会对你动手?”

可是陆展封还真一点都不让苏稚失望,果然在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只是怡好来了这里’谁知道碰到你了。”

“陆展封,你前后说的话能不能对上了再来狡辩!”苏稚气得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可是奈何她偏偏打不过陆展封。

而陆展封却蹬鼻子上脸,既然已经不要脸了,那就干脆更不要脸一些。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要来这里啊。再说了,你来这个地方,是来干嘛的?”

闻言,苏稚心头咯噔一声,莫非陆展封知道自己回宫的目的了?

“我是皇后,这里是皇宫,我想去哪去哪!”既然陆展封不要脸,干脆苏稚也嘴皮子一硬,准备好了咬死不承认!

可是谁知道,听到苏稚的话之后,陆展封不仅没有追问她来这里做什么,反而笑出了声:“是么?既然你还记得自己是皇后,那就不会不记得我是皇上吧?你是皇后,我是皇上,我想搂着你就搂着你!”

苏稚嘴角忍不住轻轻抽搐,“陆展封,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究竟经历了什么?,

她的愿意是想问,你为何变得如此厚颜无耻?可是谁知道,陆展封的手却突然松了松,语气之中带着浓重的哀伤:“经历了……无尽的思念。”苏稚的身体忽然微微一颤’竟然不知道怎么回应。

他这是在干什么?

思念?思念谁?

苏稚想了很多人,却始终不敢把这个人往自己身上想。

她已经怕了。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一品贵女,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一品贵女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