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执手相濡以沫赵南安隋遇小说 执手相濡以沫小说章节阅读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6/7 9:28:54

赵南安隋遇小说叫做《执手相濡以沫》又名《爱你随遇而安》,作者:严如白,在这里提供赵南安隋遇小说在线阅读。隋遇大概是被我气疯了,我从来没像这样用真正的决裂跟他针锋相对。他真的喜欢我。他的心里真的有我。他那双墨色深瞳里面有痛苦,已经快要溢出来了。

精选章节

打完这一针,我睡了一觉。

醒来的时候,我正在输着血浆。

我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需要输血浆,可我全身没有一丝力气,我看着母亲,想问问她,可看到她身后走进来的家庭医生后,我心里咯噔一跳!

我的手指在颤抖,为什么家庭医生会跟着母亲到了山区?

这一切都不是我能猜到的!

我想要撑起力气来扯掉针头,可我连开口的能力都丧失了。

母亲看着我,“安安,听我的话,不要再和隋遇来往了,你就这样单身,陪着妈妈过一辈子,不要结婚,不要生孩子,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别想着结婚。”

我额头上的汗因为用力过度,不断的冒出,她以前说的是隋遇这样优秀的男孩,我医生都不可能得到,如今又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我艰难开口,“这是什么?”

“艾滋病人的血浆。”

“……”我不信!

我不信!我的母亲纵然再是恨我父亲,她也不能这样对我!

可她眼睛里的疯狂让我害怕,让我不得不去相信,她说的可能是事实。

因为她从来不怕在我身上用任何不可能的手段。

我咬紧牙,想要叫救命,却喊不出声音,母亲已经坐到了我的床边。

“安安,艾滋病不会马上死的,潜伏期就是好几年,以后用药跟上,也能再活一些年月的,妈妈会好好照顾你的,你就跟妈妈在一起,你别去赵家了,妈妈一个人住在郊区,好孤独。”

她说话的样子好可怕。 “你!”我唇片颤抖,她不是变态,是什么!她不爱我,折磨我,还不准我过得幸福,还要我回去陪她!

她用几近讨好我的方式跟我说话,如果不是说话的内容过于残忍,该多像一个宠爱孩子的母亲。

“安安,妈妈有医生,可以一直给你用药的,你还可以活很多年,你放心吧,只要你乖乖的,妈妈一定会一直给你治病,妈妈以后再也不打你了。”

“变态!我!恨你!”她早就对她避之不及,为什么会在她对我的微笑和讨好中对她稍有改观?

我恨母亲,更恨一直渴望被爱的自己。

我对爱的渴望表现得太卑微,太懦弱。

母亲看着我说恨她,她的眼泪不断的流,“那个叶程程喜欢隋遇,你就让她去喜欢吧,隋遇喜欢的是男孩,你也别陷进去了,不值得,不要像妈妈一样。”

“叶程程?和你有联系?”我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母亲和外人联合害我!

“叶程程说,给你用了这样的血浆,你自然就会和隋遇分手了,你就会回到我的身边,你更不会回赵家,因为你会害怕传染给他们,但是你不会怕传染给我,你爱他们,但你恨我。”

母亲说我恨她,她在笑,她竟然想用这样的方式把我留在她的身边。

她对我是爱吗?

不是!

我只是她用来攻击父亲的工具,可我长大后,她发现我只能控制无能的我,一旦我有了反抗的灵魂,她就无法控制我,除非把我锁在地下室。

但父亲知道我的存在,她不能那样做。

所有的路都断了,她只能逼我重新主动回到她的身边。

她是疯子吗?

她是变态的疯子!

我虚弱极了,想要抬手拔掉针管,几次抬手都失败了,他们一定对我用了药。

母亲按住我的手,用她令人作呕的慈母样子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好像我高高在上,她才是那个值得同情的人。

“南安,你想想,你没有子宫,不能给隋家留个后代,隋家为什么在可以选择女性作为儿媳的时候,选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女人?他们现在对你好,主要是因为他们以为你能生孩子,如果一旦知道你不能生育,那让隋遇找个男孩能有什么分别?”

我冷笑的时候,胸口里面的心脏,一阵阵的疼。

我曾经失去子宫后只是心痛,知道自己不能拥有隋遇,我也还能熬。后来我发现我可以用女孩的身份活下去之后,我每次梦到一群孩子围着我叫妈妈的时候,我都会哭着醒来。

我对母亲的恨,一日日的加深,我用我能做到的罪恶毒的眼神看着母亲,“还不是拜你所赐,你不怕遭报应吗?”

母亲苦笑,“南安,妈妈已经失去了你,已经遭了报应,妈妈再也不怕报应了,妈妈下辈子肯定只能入畜生道,可是有什么关系,我只要这辈子你不被任何人抢走,你是我生的孩子啊。”

“妈妈不能失去你,你不能因为有了父亲就离开我,你更不能跟那个女人亲近!你知道吗?我听到你叫那个女人妈妈了!” 母亲流泪的眼睛突然睁开,变得可怖,她伸手卡住我的脖子,“你怎么可以叫别的女人妈妈!你都很多年没有叫过我妈妈了!那个女人有什么好!你爸爸为了他神魂颠倒,我怀了你,他都不要我,一定要跟那个女人结婚!为什么?虽然我是给他下了药才跟他有了关系,可是我怀了他的孩子啊,为什么孩子都抓不住他的心?当初他还给我钱让我打掉你,我不能打掉你啊!我要是打掉了你,我怎么回到他身边?可是我生下你,他还是不要我!他只要我交出你,我不能交出你,我交出你还怎么跟他联系?南安,为什么你们都不爱我?我有什么不好?”

她在差点掐死我之后,松了手,我喉咙疼得咳嗽。

我怎么可能叫她妈妈,她真的不配。

她竟然有脸问为什么没有人爱她?

她给父亲下药才怀上了我,父亲最早不要我是正常的心态,换了是谁想要一个被人算计来的孩子?可最后父亲还是打算接纳我,母亲却一直利用我去威胁父亲,谁会爱这样一个女人?

我以为让人摘掉我的子宫已经是极限,她却对我下手如此之狠,她差点掐死我,我不会饶了她!

“我要报警!我要你去坐牢!”

母亲笑笑,“你报警吧,到时候所有的原委隋遇都会知道,南安,隋遇很爱你,如果知道你是艾滋病人,他不会放弃你的,你忍心吗?他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能碰,你知道他有多煎熬吗?你忍心看着他为了你心痛到辗转反侧不能入眠吗?你忍心看着他为了你心力交瘁?你死了他也会枯萎的。”

“他巴不得不碰我!”他现在喜欢的都是男孩!

母亲笑容诡异,“和你闹僵后,他一个男孩都没有交往过,他的钱包里以前是你男孩样子的照片,现在是你女孩样子的照片,你说他不爱你吗?你要不要去试试看,看看你告诉他你得了艾滋,看看他的反应。他会活得比你还压抑!”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很麻木,我哭不出来,我只是本能的选择不相信。

我冷静的看着母亲,“父亲不要你,是对的。你真的不配跟他在一起。”

母亲不顾我还是躺在床上的病人,一耳光甩在我的脸上,“你是谁的女儿!”

“我是父亲的女儿!”

“你是我的女儿!我的!那两个狗男女生不出这么漂亮的女儿!”母亲歇斯底里的朝着我大喊。

“赵南安!你是我的女儿!我要你得到赵家的一切,我都是为了你好!我为你做的事情还少吗?你却对那个女人言听计从!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是啊!”我大声笑,“你为我做的事情可真多,我过生日,你要我给你下跪,心情不好就打我,拿掉我的子宫,还给我输艾滋病人的血浆,你对我真好!”

母亲的脸贴近我的脸,她抓起我的头发,目光凶狞,“我对你不好吗?为了让你继承赵家的唯一财产,我制造车祸,杀了赵家另外一个女儿,那时候她才十岁,我为了让你继承赵家唯一的财产,我让赵家那对狗男女因为长期中毒,不能再次生育,你以为你凭什么是赵家唯一继承人,你以为你凭什么!都是因为我这个母亲帮你扫清了障碍!我对你不好吗?因为你我背着命债,我告诉你,你的妹妹是因为你死的!都是你的存在害死她的!” 我全身发抖!

我的妹妹!

十岁的妹妹,最最天真烂漫的年纪,还在妈妈怀里撒娇的年纪,却因为我的母亲死于车祸。

妈妈曾经握着我的手,求我不要轻生,因为看着年轻的生命消逝太痛苦,太无力。

我看到过妈妈因为失去妹妹那种记忆的疼痛,那个养了十年的孩子,血肉模糊的在妈妈的怀里没有了呼吸,那将是一辈子永远不会修复的伤痛。

我也知道,父亲和妈妈没有再孕育生命的能力。

这一切,竟都是我母亲的手段,她竟然还有脸说,一切都是为了给我的财产,她怎么可以如此厚颜无耻,心狠手辣!

原来,我的妹妹,是我母亲害死的。

我如今尊敬着的妈妈不能再孕,也是我母亲害的。

包括我自己的一生,都是被我母亲毁掉的。

直到母亲说出这段话之前,我都不相信输入我身体里的血浆有艾滋病毒,因为太狠毒,那肯定会要了我的命。

但母亲说出这段话后,我心中疯狂滋长的绝望快要将我淹没了。

佛说,要懂得原谅,要懂得放下。

谁来教教我,我应该如何原谅?如何放下?

我没有放下的能力,我做不到。

我恨,恨得想让生我的母亲不得好死。

我从医院离开,没有对任何人吐露一个字,包括顾帆,我们坐上中巴车离开山区。

我想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可我知道母亲的狠毒,我正常不了。

母亲从未真正将我击倒过,从未!

但这一次,她赢了。

她是我见过最狠毒,最变态,最病态的一个女人,没有人可以超越她。

她能因为女儿情敌的意见,就给自己的亲骨肉输送艾滋病血浆。

这天下,怕是再狠毒的继母都不敢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

但我现在相信,我的母亲可以做到。

我拿出手机编了一条信息发送给顾帆。

“顾帆,我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你说。”

“可能会委屈你,但我相信,只有你能帮我,且帮我保守秘密。”

“你说,能帮到你,是我的荣幸。”

“回去后,你我假扮情侣,我不能再和隋遇在一起了,我要放弃他。”

假扮。

我不知道顾帆是否真的愿意接受,在我没有确诊之前,我不能再和隋遇有任何接触。

我和别人的相处,也会保持距离。

我以为顾帆会犹豫,因为这是明显的利用。

“好,我一定演我的角色。”

我转头看着旁边座位上的顾帆,彼时阳光斜射,他的眼睛里没有杂质,我发了信息给他,“不可以因为和我扮演情侣,就跟我拉手,接……吻,身体接触。”

我很无耻,可我不能让顾帆靠近我,我知道普通的接触不会有影响,可我自己还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顾帆点头,在手机里打下一行字,发送给我,“南安,我永远尊重你。”

回到B大,我没有和隋遇联系,洗澡睡觉,醒来开始查阅关于艾滋病的资料。

我不断去医院抽血检查,我知道潜伏期不一定查得出来,但我还是想给自己一个定锤。 我要把心态调整到最好,我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来我的心理防线已经崩溃。

我要报仇!

我就算会死,也不能让母亲和家庭医生好过!他们欠我的,要还!

他们欠妹妹的,欠父亲和妈妈的都得还!

我和顾帆每天出双入对,图书馆,羽毛球馆,食堂,篮球场,到处都有我们的身影。

我不在乎别人拍照,甚至故意买了情侣装和顾帆穿上,他打篮球,我就给他加油呐喊。

我拼尽全力去做顾帆的女朋友。

如果隋遇不在乎我,那就谢天谢地。如果他真的在乎我,那么他也可以死心了。

他还会遇到更好的。

回到B城后就没有联系,一周后,隋遇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这么多年,除了上次打我电话没接,破天荒的主动给我发了信息,“不是说了要给个交代?”

我把心里编排了很久的台词打了出去,“哦,回来太累,就给忘记了,我以后不纠缠你了,我有男朋友了,隋遇,祝你幸福。”

信息发出后,我躺在宿舍的床上,拉好蚊帐,被子盖着脸,无声却压抑的哭泣。

隋遇没有给我发消息,我以为事情就这样到了终点。

不能说不难过,但也很庆幸,至少他不难过。

中午食堂吃饭,我自带餐具,顾帆坐在我的对面,“南安,你最近胃口很差。”

“嗯,可能上次拉肚子伤了肠胃,最近胃口一直不好。”

我们正说着话,顾帆突然被人走进食堂的隋遇拉起来,一拳揍翻在地上。

我万万没想到隋遇会过来B大,一时心慌意乱,丢下筷子冲过去,“隋遇!你干什么!”

我护着顾帆,把他拉起来,用嘴型告诉他“对不起。”

顾帆抬手揉掉嘴角的血丝,他跟我说,“没事。”

学生会的同学都围了过来。

隋遇扯扯嘴角,他气场全开,根本不在乎自己是在别人的地盘,“顾帆,上次我跟你说什么了?我说这是我的人,你不能碰!”

同学们也觉得这件事情似乎他们插手有点不地道,好像是顾帆抢了隋遇的女朋友。

顾帆也让他们不要管,是私事。

我扶起顾帆,挡在他的前面,“隋遇!是你不要我!”

隋遇那双好看明亮的眼睛里此时阴云密布,他对我怒目而视,“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

我心房裂开了,“你对我永远冷冰冰的,我受够了!”

隋遇咬紧了牙,让他的轮廓更加坚硬分明,“赵南安!你还说你爱我!你连这么一点时间都坚持不了,你算什么爱!”

我几乎在他说完这段话后,看到了他眼中的委屈,我们都是不过20岁的学生,我们都还在象牙塔里,我们对爱怀有美好和纯真的幻想。

我们没办法如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那般成熟稳重,我们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幼稚和冲动。

我们还做不到将所有的情绪都掩盖。

这一点,我比隋遇厉害。

我一生遇到太多挫折,而隋遇遇到的唯一的挫折,就是我。

我将对他的感情深深掩埋,眼神和口气都是满满的不耐烦,“我不爱!我不爱了!你走!我受够了你!我要找个对我好的男生!我又不是受虐狂!”

隋遇冷冷一笑,他走过来,捏起我的下巴,朝着我发狠,“你说喜欢就喜欢,你要追就追,你说不要就不要!你凭什么!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隋遇喜欢我,很深的喜欢,他被我这次的举动刺激得不能自控,可我有那种变态到病入膏肓的母亲。

“不是我想走!是你不给我回应!都是你的错!从来都是我去找你,你都不找我!我为什么要坚持?这么多优秀好看的男生喜欢我,我凭什么要一直等着你!”我做出自私自利,蛮不讲理,推卸责任的样子。

隋遇大概是被我气疯了,我从来没像这样用真正的决裂跟他针锋相对。

他真的喜欢我。

他的心里真的有我。

他那双墨色深瞳里面有痛苦,已经快要溢出来了。

可是我该怎么办?

爱一个人,不就是要他幸福吗?

不管他在世界的任何角落,他要幸福。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爱你隋遇而安,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爱你隋遇而安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