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燃尽人间色小说 燃尽人间色小说by淼淼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6/5 15:02:53

段竹心虞长君小说叫做《燃尽人间色》又名《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淼淼,在这里提段竹心虞长君小说在线阅读。虞长君就一路跑了过来,衣襟都被汗水打湿了。他却不管不顾地将手上玉佩递到卧病在床的玲儿眼前,语气中带着不自知的期盼和焦急。

精选章节

玉佩?虞长君快速接过,那是一枚材质很普通的玉佩,就连雕刻的图样也是中规中矩,并不出色。

虞长君以前从未将段竹心放在眼里,此刻更不能确定这玉佩是不是她的。

他摸着玉佩,细细摩挲,一些浮光片羽的碎片从脑中掠过,就是没有半点同这枚玉佩的印象。

但悔之一字,此时说为时已晚。

赵喜不愧是虞长君身边的贴身人,忙说道:“王爷,要不让玲儿姑娘过来认认?”

虞长君没有回答,猛地站了起来,几乎失态地朝门外走去。

他等不及玲儿过来了,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这枚玉佩的来历,其中又有何故事。

这应该对她很重要,不然不会随身携带。

玲儿受了些伤,被虞长君安置在了王府东侧的药房内。”王爷。

“药房小童见虞长君来,吓了一跳,忙跪下迎接。

虞长君没理他,大步走进了里屋,推开了玲儿的房间。

大半夜,一个男人忽然闯入,玲儿被吓了一跳。

看清来人后,又恢复了一脸冷色。

“这你认识吗?”

虞长君就一路跑了过来,衣襟都被汗水打湿了。

他却不管不顾地将手上玉佩递到卧病在床的玲儿眼前,语气中带着不自知的期盼和焦急。

玲儿瞥了未瞥一眼,嘲讽道:“王爷的东西,玲儿这种粗鄙的丫鬟怎么可能认识。”虞长君知道玲儿恨她,也未计较这个丫鬟的无理,解释道:“这是在心儿……死的地方发现的,我想确认一下这是不是她的东西。

“没人知道,说出这句话,他花了多大力气,那一瞬,胸肺中的氧气都想被抽空了。

听了这话,玲儿终于抬头,看向悬在虞长君手中的碧绿色玉佩。

她仔细地看了许久,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恐慌,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

“是小姐的。”方才虞长君一直观察着玲儿的表情,他当然看出玲儿此刻在说谎。

但是她为什么说谎?虞长君长眸微眯,不动声色地说:“是心儿的物件,那本王就收起来了。”语毕,虞长君转身离开,一直跟在身后的赵喜,也躬着身跟了出去。

“王爷,那丫鬟明显在说谎,您为什么不揭穿她?”

路上,赵喜不解地询问,这风格一点都不像杀伐果决的四王爷虞长君。

虞长君望着黑夜里闪烁的启明星,声音淡淡地说:“这丫鬟连死都不怕,你觉得她要刻意隐瞒本王,本王能拿她怎么办,难不成还能杀了她吗?“不是不能,是不敢。

这丫鬟是心儿曾经豁出命都想保护的人,他就是再生气,也不能动她分毫。

想自此,虞长君苦笑。

他为她改变了,可她再也看不到,听不到了。

这些都怨不得旁人,是他自己造的孽,他就要受着,用余生去悔恨,偿还。

除了那枚玉佩,一直没有抢走段竹心尸首人的消息。

虞长君越发暴躁不安,皇帝好几次召见,他也借故推脱了。

这日,虞长君已连续几日未睡,他将那枚玉佩画成图纸,命侍卫出去打探这枚玉佩。

可几日下来,依然无功而返。

他在书房里反复查看这几日探子穿回来的零星信息,眼圈一片青黑,俊美容颜也像笼了一层灰蒙蒙的雾色。

“不好了,王爷出事了。”一向稳重自持的赵喜,急冲冲的赶了进来。

方才扑捉点的零碎思绪,被赵喜这一喊,瞬息没了踪影,他将卷宗重重往桌上一扔,恼怒道:”何事?说。

“听虞长君的语气,赵喜内心叫苦不迭,最近王爷本就心情不佳,这个女人还赶在这个时候来添乱,真是要害死他了。

“将军夫人悬梁自尽了,刚刚被救了下来,喊着要见王爷。”虞长君长眉一挑,尽是厌倦,冷哼道:”她如今还有什么面目见本王。

““那奴才便去回绝她了。

“赵喜察言观色地说,没想到虞长君忽然站了起来,低声道:”去西阁,本王倒要听听她还有什么话想与本王说的。

“西阁。

程琳琅一身狼狈地卧在窗前软塌上,周围几个侍卫严防死守,生怕她又生出什么祸端。

梁上悬着半截断了的白绫。

她嘴里一直低沉,不间断地念叨着:“我要见阿君,我要见他……”此时,虞长君踹开门走了进来,敛满寒意的眸光直直望向程琳琅,“你还有何话想说?”

程琳琅愣了愣,她没想到虞长君真的还来看她,眼眸瞬息亮了亮,她站起来,跌跌撞撞朝虞长君走去,“阿君,你一定是舍不得我,所以才会来看我,对不对?”

她的手就要摸上虞长君衣角时,后者厌恶地躲开了,“程琳琅,你清醒一点,你对心儿做出那些事的那一刻起,就知道我们之间早晚会走到这个地步。”“心儿?”

程琳琅默念了几遍这个名字,忽然大笑起来,眼底尽是怨毒,“哈哈,心儿,虞长君,段竹心已经死了,被你亲手处死的……”虞长君长眉紧蹙,心底窜起一股剧痛,像是有什么在翻搅撕咬,那一刻,他恨不得掐死程琳琅。

如若不是她的挑拨离间,他与心儿……也不至于阴阳相隔。

他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上前一步钳住了程琳琅下颚,警告道:”程琳琅,本王没有杀你,是念在过去情分上,不要再挑战本王的底线,不然休怪本王无情。

“语毕,他甩开程琳琅。

程琳琅站立不稳,摇摇晃晃摔倒在地。

她抬起头望着虞长君,嘴唇嗫嚅着想说写什么,忽然,目光划过他腰间挂着的配件时,猛地愣住了。

虞长君察觉到了程琳琅的异样,眸光下移,盯着腰间玉佩。

这些日子,他一些随身携带,虽不知是谁的,但这是为数不多,同心儿有关的物件了。

“你见过这枚玉佩?”

虞长君控制住嗓音里的颤抖,尽量平静地问。

“段景的玉佩,怎么会在你这里?”

程琳琅不可置信,这枚玉佩是段景的母亲留给他的,他一直随身携带。

他视若珍宝,就是连程琳琅想碰一碰,他都不让。

这枚玉佩怎么可能出现在京城,怎么可能出现在虞长君身上? “这是段景的。”虞长君的惊讶,并不比程琳琅少。

如今段景在边关打仗,他的玉佩怎么会出现在京城……虞长君眸光猛地一黯。

难道心儿的尸首是被段景抢走的。

这些日子,皇城禁严,出入搜查严格。

虽不知那抢实体的人出自什么缘由,但近日内他铁定没办法带着一具尸体出城,那只可能还躲在京城某个角落里。

可探子几乎翻遍皇城,也没探寻到踪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

此时此刻,虞长君才猛然恍悟,还有一个地方他还没有命人搜查——那就是被他命人看守起来的将军府。”你给本王好好在这里待着。

“虞长君盯了程琳琅一眼,然后匆匆离开了。

他要去将军府探查,此刻,他心乱如麻,一刻都等不了了。

很久很久后,西阁忽然爆发出一阵疯狂的笑声。

程琳琅满面泪痕,她以为那枚玉佩段景送给了段竹心,心底恨意燃到了极致。

“段景啊,你对段竹心真是情深一片,玉佩让都不让我碰,却给了段竹心那个贱人。

"将军府。

侍卫搜寻一番后,果然在将军府一间废旧的柴房发现了异常。

柴房外面荒草丛生,挂满了蜘蛛网,可内部虽然杂乱,却收拾得很干净,被褥都是新的,桌上还放着茶壶茶杯。

“禀报王爷,这里确实有人住过,不过已经离开了。”虞长君仿若未闻,大步迈入房内,掀开被褥,发现还有余温,咬牙切齿地说:“传本王命令,全程戒严,任何人都不许放出去。

“侍卫领命而去,虞长君却没有离开,像是在感受段竹心留下的最后一丝气息。

连续封城三日,百姓都对封城此举不满,城门口熙熙攘攘挤满了想要出城的人。

“王……公子,这城门还要关几日啊,这样能逮到那人吗?”

城门边,茶楼二楼,一个面如冠玉的白衣公子,坐在窗边,手握一个粗瓷茶杯,浅浅喝茶,满身贵气与霸气却浑然天成。

“等。”虞长君沉默了半响,薄唇里缓缓吐出一个字来。

他其实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他甚至不知道段景是否带着心儿的尸首出城了,他只是在和自己打赌,但凡有一线希望,都断不能放弃。

他的王妃,谁也不能带走!忽然,城门口一个戴着斗笠的年轻人,和守城将士发生了争执。”天子脚下到底还有没有王法,莫名其妙闭城,也没个原因,我家老母病重,我和我妻子还等着出城奔丧啊。

“年轻人这一搅和,激起了其他百姓的愤怒,都大吵了起来,城门前一下失控了,推推嚷嚷,哭骂叫闹。

虞长君皱了皱眉,对赵喜道:“告诉守城官,加派人手,抵挡乱民,一个都不准放出去。”很快,又来了很多官兵,有人收了伤见了红,这场暴乱才被制止。

人群渐渐散开了。

日头逐渐西沉,虞长君看了看天色,觉得今日又要无功而返时,突然看见那个闹事的年轻人,鬼鬼祟祟地朝一条深巷里走去。

虽然他能看出,那人并不是段景,但那挺直的背影,和刚才闹事时畏畏缩缩的样子判若两人。

虞长君长眸微眯,那人一定不是普通百姓,而是将士。

晏臻避开人群后,穿街走巷绕了许多路后,发现没人跟踪后,才沿着一条隐蔽的巷弄,进了深处的一间小破屋子。

“咳咳,晏副将,你回来了。”阴暗的屋子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晏臻连忙用火折子点亮了破桌上一盏油灯,惶惶灯火,照亮一张苍白的女人脸。

女人头脸上有一道伤,从额头贯穿右眼直至颧骨,乍一看骇人得很。

“二小姐,你别说话。”晏臻端起一碗水,送到女人唇边,“来,喝点水,润润喉。”就着晏臻的手,段竹心小口小口将水饮下后,才吃力地问道:”还是不能出城吗?““嗯。”晏臻怕段竹心担心,淡淡应了一声后,转移了话题,“今日收到飞鸽传书,将军已回到了边关,你不必担心他被人发现了。”段竹心低头望着胸前那枚白色珠子,内部已经透出一些黑色的絮状。

晏臻也看见了,暗暗叹了口气。

他从小就在将军府长大,还亲眼见她出嫁,后来跟着将军南征北战,一晃四年而过,在此归来,却物是人非。

曾经有多可人善良的二小姐,如今却被剧毒缠身,而且还毁了容。

如若不是将军早闻风声,冒着杀头之罪偷偷潜回京中,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听了晏臻的话,段竹心终于放下了心。

她不怕死,就怕大哥为了她受了牵累。

“那就好。”段竹心看到了晏臻脸上的伤痕,“晏副将,你也不必去城门打探消息了,城门总会开的,我不想再拖累你了。”“二小姐,你说的什么话,为了将军和你,晏臻愿意肝脑涂地。”晏臻说得认真。

将军救出二小姐后,不得不立马赶回边关应敌。

但二小姐命悬一线,经不得舟车劳顿的颠簸,只得暂时寄居在将军府的柴房里,只等二小姐毒性稳定后就离开京城,前去关外。

没想到波折跌宕,不仅全城戒严,就连隐蔽的将军府也不安全了。

晏臻已经意识到,或许虞长君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他皱着眉坐在一旁,寻思怎样才能带段竹心安全离开这里时,忽然听段竹心轻声唤他。

“晏副将。”“卑职在。

“晏臻立马站起来,表情严肃。

“你别紧张。”段竹心微微笑了笑,面上疤痕虽有几分狰狞,可晏臻还是脸红了,幸而在边关餐风露宿,粗犷黝黑的脸看的不分明。

“二小姐,有何吩咐?”

“晏副将,你受伤了,我帮你擦擦药。”方才在和守城士兵纠缠中,晏臻不敢拿出实力抵抗,额上不知被什么硬物砸伤了。

男女授受不亲,晏臻想推迟,段竹心看出了他所想,淡淡说道:“我记得小时候,你被哥哥惩罚,受了伤,也是我帮你包扎的,而且我如今已是死人,不再是谁的家眷,晏大哥,你还在顾虑什么?”

这一声“晏大哥”,让晏臻那颗被边疆风沙磨砺得坚硬的心,倏然软了下来。

“那就麻烦二小姐了。”晏臻半蹲在床边,段竹心仔细地帮他消毒,包扎。

两人考得很近,晏臻能感觉到段竹心轻微的呼吸声,带着女儿家特有的清香。

他不由握紧了手中长剑。

“砰”,摇摇欲坠的木门,一脚被人踹开。

段竹心猛地抬头,一个男人站在门口,黄昏时最后一丝光亮勾勒出他高大冷峻的剪影。

手中的药膏,哐当一声落地。

怎么可能是他!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