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繁华尽头爱恨是空林诗靳原小说 苏米凉繁华尽头爱恨是空小说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6/4 14:36:39

林诗靳原小说叫做《繁华尽头,爱恨是空》,作者:苏米凉,在这里提供林诗靳原小说在线阅读。白纸黑字的买卖协议,壮子把我卖给靳原的黑暗协议,里面注明了靳原可以活体摘掉我的肾,落尾处两个人的签名清晰在目。尤其是靳原两个字,龙飞凤舞,遒劲有力。

精选章节

他应该是明白了我自骨子里生成的胆怯和害怕,目光深幽了些,再次点头:“不会,只要你别找其他男人,我不管你。”

我定定看着他,眼泪根本控制不住,我一直哭一直哭,他就一直看着我,似乎有些有足无措,又有些疼惜的眼神。

后面壮子和他手下的人真的再没出现过。

电话没有,也没再来找过我们。

我在医院住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那个二世祖又来过两次,每次都匆匆来匆匆走。

但他每次来都会给我买很多东西,都是平时我们想用钱买都买不来的珍贵药材、补品营养品。

他应该很忙,偶尔在这里待几十分钟的时间里,两部电话都时不时地响起,说的都是我听不懂的工作。

我和林心还一点都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自由了。

到医生宣布我出院那天,我们俩才有些恍过神来。

林心说,我们终于可以去找家人了,我一时懵住,有种麻木已久的痛,又似隐隐在复苏。

多久没再提起这个话题,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我想起那段时间壮子逼我们关注时事娱乐的资讯时,看到的一则新闻,一个被拐的孩子成了残疾人,在路边乞讨时竟然遇到了他的亲生母亲。

我以为,他肯定会成为我们这类可怜虫里唯一的幸运儿,可后来的结果却让我偷偷流了一个月的眼泪。

那个母亲认出他来了,可她却只把身上仅有的钱都给了他,她没救他却哭着跑走了,这个孩子她没要,那也曾是她生下来的,可看到他现在的模样,却抛弃了他。

我虽然比那个孩子幸运点,我没哑,也没切胳膊没断腿,可我现在是什么?是个女支女,还是个没有了生育的女支女,我去找他们,最后却被当面抛弃怎么办?

我怕我承受不了那样的打击,那一定比毒打我一顿还痛苦,还让我绝望。

如果是那样,我想,我不去找他们,说不定反而对谁都好。

更何况,我现在的自由是那个二世祖给的,我得跟着他,毫无二心地跟着他。

我对林心说,我不会去找我的家人,我说我要报答二世祖,以后我就只为他而活,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哪怕是要我这条命,我也二话不说就给他。

林心发了很久的呆,她应该也跟我想到的一样,然后她跟我说她也不找了,但她抱着我,又哭了好久。

二世祖派人来接我出院,回的是他第一次带我去的天玑公馆的房子。

他每天下班便过来,精力比我想象的旺盛太多,几乎每夜都没完没了地要我,偶尔会留下来过夜,偶尔做到凌晨洗完澡就离开。

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和林心在找工作,这天晚上他歇下来后,提出让我俩去他公司当前台。

我们没学历没经验,连身份证都没有个真实的,确实也没其他工作合适。

他的公司大楼时尚又亮堂,听说进出的都是这座城市的高端精英人才,第一天进去时,我只觉得浓浓的自卑都要将我淹没。

我在那栋大楼里,连每一次呼吸都卑微到无声,每一步都迈得小心翼翼。

除了林心,我不敢跟任何一个人走近,我怕跟他们走得太近,哪天一不小心让人知道我和他的关系,我怕见不得人的自己玷污了他。

在公司,即使和他撞见,我都匆匆躲开,他也似从不认识我。

我藏着这个秘密,既虚荣又时刻的担惊受怕着。

那天是中秋节,公司给我们每个人都发了月饼,还有一盒喜糖。

每个人都在喜庆地谈论着同一件事,便是他的订婚大喜。

听说女方是本城和他家门当户对的千金大小姐,他们很快会订婚,年底会结婚。

有人把手机上拍到的照片发给大家看。

我看了,初初看我竟感觉有点眼熟,我没想太多,总的来说这位千金小姐很漂亮,笑得也很温柔。

我刚听到这消息时,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可在大松一口气的同时,心脏深处却像有只巨掌,在生生撕扯着我的血肉,疼得抽搐不止。

那样撕裂般的痛一直延续到晚上回到天玑公馆,他再次过来。

我做晚餐,陪他吃完饭,又给他放好洗澡水,给他拿睡袍。

给他送进浴室时,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腕,我跌进浴缸里的他怀里。

他翻个身,把我压在浴缸边上,吻我的唇。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了,竟然第一次地躲开了他的唇。

可很快,我又清醒过来,又主动去迎合他。

一开始他吻得还挺温柔,到后面越来越重,越来越狠,不像是吻,倒像是啃咬。

我尝到唇腔里甜腥的血液味。

却不敢有一丝反抗,我两只紧攀在他结实后背的手都在不停颤抖。

他拉高我的腿,放到缸沿上,他就跟着进来了。

我骨头都似散了架。

身子软成棉花,他把我擦干抱进卧室,扔在床上。

这一夜,我感觉他像个随时会喷发的火山,一直在努力克制着暴怒的情绪。

他换着姿势往死里弄我,最后一次结束时,我隐隐看到了窗帘外微微发白的天色。

“累坏了?”他哑着嗓子,吻我的唇,低语,“别去上班了,在家休息。”

他洗过澡便走了。

这一段他会更忙,不单单是公司的事儿,还有他即将到来的订婚。

我等他洗完澡又换好衣服出了卧室后,我轻手轻脚起床,裹着睡袍,将卧室的门拉开一条缝,我定定地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消失在玄关处。

他走了好久,我还瞅着那条门缝,直到林心那边的卧室门响起,我才迅速回房。

脸上不舒服,我抬手,触到一手的水。

我真的没去上班,实在太累了,身体累,精神累。

而心里,与其说是累,不如说是痛。

这种痛却不能说,我没有资格。

林心去上班后,门铃响起。

我以为是她忘了拿东西,连忙去开门,准备帮她取,却看到门口一张似曾见过的脸。

她对我微笑,脸色带着病态的苍白,她向我问好:“你好。”

我这才恍然醒觉,她就是那个二世祖的未婚妻苏雅君,看着优雅漂亮的她,我一下子方寸大乱,手足无措地站着,像个做错事的下人。

我以为,这个女人知道了我的存在,会像电视剧里那样扔给我一叠钱,然后让我滚,说不定还会打我,撕光我的衣服,划光我的脸。

我在心里想着,如果她待会儿这样做我该怎么做。

她自若地走进来,环顾四周,蛾眉轻蹙:“阿原真粗心,给女孩子住的地方也弄这么简陋。”

她转过头看着我:又笑:“哦,你应该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吧,外面人都称他靳四少,他不愿意外面人知道他的名字,他叫靳原,我从小就习惯了叫他阿原。”

靳原,他的名字……

我这才发现,跟他这么久以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知道他的全名。

她自顾自地继续说:“林诗,花前月下的陪女郎,RH阴性B型血,身高170,体重45公斤,双肾健康,你和我像的地方挺多的,难怪你的肾能和我的匹配得上。”

她竟然把我知道得这么清楚,我脑子里一阵阵发懵:“你说什么?什么肾?”

她吃惊的样子:“你不知道吗?阿原没告诉你,你是他为我定下的活体肾源吗?我现在的身子还不太合适做手术,所以只能暂时把你养着,等我身子好些了,再做移植。”

“他竟没告诉你?看来是准备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摘肾呢,阿原对外人可真挺残忍。”

活体肾源……

我茫然地喃喃着这几个字。

可能是看我一幅痴愣的蠢样子,她笑得大声了些:“阿原没告诉你真相,你该不会以为他养着你是因为喜欢你吧?你?一个女支女?可能吗?你可千万别让他知道你的心思,不然他会恶心的。”

“都说女支女长得好,我看你确实长得不错,身材也好,而我生病了暂时满足不了他的生理要求,反正你是他花钱买来的,趁你还健康的时候睡一睡也能理解,毕竟是花了钱,不睡白不睡。”

她菱形的嘴唇在我面前一张一合。

我木木地僵在原地,像风化了的石头。

只是心还活着,知道痛,知道流血。

我其实想过可能会有其他各种理由,要不然,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救一个女支女?

心存任何妄想的我其实都是愚蠢透顶又可笑至极的。

可真真知道这些,我还是没出息地被狠狠伤到了,原本以为失去他的孩子已是老天对我最残酷的惩罚,然而,和眼下的事比起来,那根本不算致命。

心脏疼得厉害,我伸手死死抠着那一块,可是我的手却怎么都握不紧,我全身都没有力气,像被抽干了血。

“你很想不相信我说的这些吧?给你看看这个吧。”她扔了一张纸在我脚边。

白纸黑字的买卖协议,壮子把我卖给靳原的黑暗协议,里面注明了靳原可以活体摘掉我的肾,落尾处两个人的签名清晰在目。

尤其是靳原两个字,龙飞凤舞,遒劲有力。

一笔一划化作锋利的尖刀,直戳我已经钝痛不止的心窝。

“看来你真自不量力喜欢上他了?”她轻蔑地看着死灰般的我,“女支女竟然也会爱上男人,可真好玩,阿原那样的男人,确实招女人喜欢,不过在他眼里,你也就一个暖床的工具、活体肾源,我也懒得费精力跟你计较这个,趁着现在还有机会,尽力服侍他吧。”

“我今天来就是好奇女支女到底是什么样的,那种有女支女的地方,阿原不让我去,说那里脏。”

苏雅君走后很久,我一直僵在原地,我哭了,而后又笑了,我不停地又哭又笑,癫狂了一样。

地上像冰窖,寒意从身下一直渗透到全身又进入骨髓。

冷得我直发抖。

我脑子里走马灯似地想了很多,想起他第一次要我时的样子,想他说要我开价让我跟着他时的样子,我还想了很多很多,我还想起我对林心发过的誓,我说以后我要一心一意跟着他,哪怕他要我的命,我都会二话不说双手奉上。

可是此刻,他只不过是要我一颗肾,我竟然就觉得整个世界都黑了一样。

我想我真是又丑陋又贪婪,因为我在听说事情的真相后,我并没有如我发的誓那样马上把我的肾双手奉上。

我想想到的却是逃,我想逃得远远的,不让他们摘我的肾,他的未婚妻是死是活我压根不管。

我当时真的就是这样自私地想的。

我想到的时候我就开始这样做了,我把我一些重要的证件和随身衣物简单收拾了一个箱子。

收拾完一切,门突然开了。

我迅速把箱子藏到衣柜最深处,刚藏好,靳原便推开卧室的门走进来了。

他盯着慌乱的我,语气近乎逼问:“你在藏什么?”

我摇头,强作微笑:“没有啊,你今天怎么这个时间过来了?”

他故意瞒着我要摘我肾的事,我不会蠢到当着他的面质问出来。

事实摆在面前,我质问又能怎样?不过是让自己再当一回小丑。

而且我还不能让他知道我要逃,否则,他肯定会把我关起来,直到摘到我的肾。

他沉沉盯着我,不说话,大步过来,扯开我,把衣柜里的衣服都粗鲁地扔到地上。

最后,他提出了那只箱子,并几下打开,我的东西全部暴露出来。

他转过头,表情恐怖又骇人:“说吧,你什么意思?”

我被这样的他吓得双腿都软了,一下子跌坐到地上,慌乱地爬过去想把我的箱子盖上。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繁华尽头,爱恨是空,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繁华尽头,爱恨是空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