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你似月光凄冷薄凉白沫沫陆以辰小说 棉小棉你似月光凄冷薄凉小说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6/2 10:41:53

白沫沫陆以辰小说叫做《你似月光,凄冷薄凉》,作者:棉小棉,在这里提供白沫沫陆以辰小说在线阅读。白沫沫一回身看见了陆以辰,脸上的笑慢慢落下,接着扬起。陆以辰看的清楚,走心的笑,和不走心的笑,不一样,莫名恼火。

精选章节

三天后,海边别墅。

陆以辰一脸郁闷的看着白沫沫大包小包的从车子上搬东西。

“一个月,你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白沫沫一脸淡漠,“都是给你用的。”

陆以辰眉心轻蹙,给他用的?什么?

白沫沫眯着眼睛不说话,今天早上她吃了排卵药,这一个月,她的任务和目的都是跟陆以辰上床,之后,签离婚协议离开。

陆以辰见白沫沫不说话,拿着手机正准备上楼。

“陆以辰,记得关机。”白沫沫开口提醒道。

陆以辰捏着手机的手微微用力,转过身当着白沫沫的面手机关机,之后扔在茶几上,上楼。

白沫沫也拿出手机给慕锦程发了一个一切顺利之后,关机,放在陆以辰手机旁边,她知道陆以辰心里没有她,她也知道自己现在什么都在乎不起,但私心里,她还是希望能有一个不错的回忆。

只有他们,没有白安然。

午饭时间。

陆以辰下楼。

白沫沫正在厨房忙碌。

餐桌上摆了几个做好的菜,卖相不错。

陆以辰缓步上前,忽略到白沫沫性格上的那些缺点,她也不是太差。

白沫沫看见陆以辰,唇角微微扬起。

陆以辰莫名心跳加快了两拍,跟着笑笑,好歹要相处一个月,不要太僵。

白沫沫端着汤盆上前,掀开,香味扑鼻而来。

“多吃一点。”白沫沫拿起陆以辰的碗,盛了一碗汤,带着一大块鸡肉。

“谢谢。”陆以辰有些别扭的出声。

“不客气,玛卡炖鸡,我熬了两个多小时,很补的。”白沫沫悠哉的说道。

陆以辰刚喝进去一口汤,直接呛到了嗓子眼里,一阵激烈的咳嗽。

“瞧瞧你,激动个什么劲。”白沫沫一边轻轻的拍着陆以辰的后背,一边淡淡的说道。

陆以辰现在想咬人。

接连一周,陆以辰算是彻底见识了白沫沫的厨艺,如果忽略到什么玛卡鸡汤,鹿鞭汤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应该吃的还不错。

两个人白天互怼,晚上纠缠。

转眼又过去两周,还有一个星期,他们之间的一切就该结束。

陆以辰早上比平时醒的早了些,早饭摆在餐桌上,他吃了几口,四处转了转没见到白沫沫,蹙眉,出了房间。

海边沙滩。

白沫沫拎着一个篮子,赤着脚缓步走着,看见漂亮的贝壳就弯下腰捡起来,风吹乱她的头发,美的像个海边的精灵。

陆以辰呼吸莫名的加重,他很迷恋她的身体。

白沫沫浑然不知陆以辰一直跟在她身后,拎着篮子哼着轻快的歌,她每天早上都会出来转转,她要保持心情的舒畅,因为她不想孩子出生之后像陆以辰,笑都不会。

陆以辰看着白沫沫快乐的原地旋转,像是整个世界只有她的样子,心跳加快了几拍。

白沫沫一回身看见了陆以辰,脸上的笑慢慢落下,接着扬起。

陆以辰看的清楚,走心的笑,和不走心的笑,不一样,莫名恼火。

白沫沫轻快的上前,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起这么早,体力不错。”

陆以辰把白沫沫的手扯下来,转身大步回了房间。

白沫沫对陆以辰的喜怒无常表示适应,拎着东西跟着他进门……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白沫沫早上看着验孕棒上鲜红的两道杠,唇角扬起,接着迅速的将验孕棒塞到垃圾袋的最下面。

陆以辰坐在餐桌前,闷闷的吃着早饭,他记得今天是他们要回去的日子。

白沫沫缓步上前,“记得让你的人准备好离婚协议,我们直接过去签了。”

陆以辰瞪着白沫沫。

“怎么了?后悔了,不想离了?”白沫沫打趣的说道。

“你!”

“我什么,我说话算数的,睡够你了,就离婚。”白沫沫轻快的说道。

“白沫沫。”

“哈哈,好了,是你睡够我了,可以了吗?”白沫沫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让陆以辰抓狂,恨不得现在就把她压在身下,好好惩罚!

念头划过,陆以辰愣了一下,接着懊恼的起身,他在干嘛?他喜欢的是白安然!

“快点,我着急。”陆以辰扔下一句话转身出门上车。

白沫沫缓缓的坐在座位上,认真的吃完早饭,拎着自己的包上车。

白沫沫打开车门的时候,听见陆以辰对着手机,温柔的说着话,他说,我现在回去,马上就能离婚……

白沫沫心尖像是被刺了一下,疼的有些突兀,她没说话,歪着头看着他们住了一个月的别墅。

陆以辰挂断了电话,车子里的气氛压抑的让人呼吸困难。

他唇角动了动,最终没说什么,发动车子离开。

两个小时车程,白沫沫一言不发,最后睡着。

陆以辰扫了她一眼,白沫沫这女人,他可能永远都看不懂,他也不需要懂她,离婚之后他会马上跟安然结婚……

手机铃声响起。

白沫沫被吵醒,摸出手机,立刻接通,“锦程,怎么了?”

慕锦程,陆以辰眸光暗了暗。

“沫沫,妞妞不见了!”慕锦程焦急的声音传来。

“你说什么!”白沫沫的心像是被人捏住了一样。

“沫沫……”

“我马上过去。”白沫沫挂断了电话,“送我去安平医院。”

陆以辰拧眉,本想质问,但,最后还是一打方向,车子朝安平医院驶了过去。

车子刚停下,白沫沫就从车子上蹿了下来。

“锦程。”

慕锦程伸手扶住白沫沫,她几乎跌倒。

“我已经发动所有能发动的人去找,一定能找到,别怕。”慕锦程收紧了怀抱。

白沫沫眼泪几乎克制不住的往外掉。

陆以辰站在车子边上,白沫沫安静缩在慕锦程怀里的画面真是刺眼!

“要抱,离了婚再抱也不迟。”

白沫沫这才想起陆以辰也在,正要说话,手机响起,是个陌生的号码,她顾不得陆以辰急忙接通。

“你是谁!”

“你是妞妞的妈妈。”电话那边是个冷漠的男人的声音。

“是,我是妞妞的妈妈,你们要怎么样!”白沫沫抓着电话的手用力,关节处泛白。

我是妞妞的妈妈!

陆以辰全身血液迅速凝固,她,白沫沫已经生了一个孩子!

她怎么敢!

“我马上过去。”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白沫沫急匆匆的转身跑到路边,慕锦程跟了过去。

“锦程,别跟着我。”白沫沫推了一把慕锦程,电话那边的人让她自己去,她必须去,妞妞现在根本经不起任何闪失。

慕锦程站稳刚要跟过去,白沫沫已经上了车。

慕锦程急的直跺脚,回身看见呆在原地的陆以辰大步上前,“陆以辰,妞妞被绑架了,你帮帮沫沫。”

“我为什么要帮那个贱人。”

贱人!

慕锦程冷静下来,他刚刚差点……

陆以辰看着愤然转身的慕锦程,心里像是空了一大片,贱人,白沫沫是贱人,她背着自己生了孩子,还强迫自己结婚,不贱吗?

贱!

但是为什么心口那么难受,陆以辰转身上车拨了助理的电话。

*

海边的废旧工厂。

白沫沫抱着只有两岁的妞妞,身体不停地往后缩。

“渍渍,原来背着陆少生了别人的孩子,难怪不被待见。”为首的男人眸光***的落在白沫沫胸口。

“你们要多少钱,我给你们,放我们走。”白沫沫收紧怀抱,怀里的孩子大哭之后安静的厉害,白沫沫心里发慌。

“给陆以辰打电话试试看。”男人把电话扔了过去。

白沫沫一遍一遍拨着陆以辰的号码,接通立刻被挂断!

“看来陆少有够不待见你的,不如干脆你陪陪我们兄弟,我们玩的开心说不定,就放了你们。”

男人哄笑着朝白沫沫走过来。

白沫沫整个人都在颤抖,不,她必须得离开,白沫沫歪头凑巧看见不远处的灶台正在煮着什么,用的是煤气罐。

她灵光一现,抱着孩子,朝里面冲了过去。

男人们没明白怎么回事的功夫,白沫沫已经冲到煤气罐前面,迅速的关火,之后扯开灶台连接的位置,朝男人们喷了出去。

“白沫沫!你疯了!”

白沫沫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抓过刚刚在旁边的打火机,“我是疯了,你们都滚出去,要不然,我们就跟你们同归于尽!”

男人们互相看了看,白沫沫眸底赤红一片,真跟疯了似的,他们谁都不想死,转身出去。

白沫沫警惕的看他们都出门,快步上前锁了门,抱着妞妞从后面的小角门逃了出去。

“妈妈,难受。”妞妞声音低低的响起,像针一样扎在白沫沫身上。

“妞妞别怕,妈妈马上带你回医院。”白沫沫哽咽的应声。

“难受,不打针。”妞妞用力的蜷缩着身体,她的额头烫的厉害。

白沫沫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一年,妞妞几乎每天都在医院度过,不停的打针吃药,吃药打针,大人都受不了,何况,她只是个孩子。

“她在那!”身后响起男人的声音。

白沫沫回过神抱着妞妞一路狂奔,她跑的太快,动作猛烈拉扯的小腹生疼,身后的男人穷追不舍。

白沫沫被逼到了海边。

鲜红的液体顺着裤子落在脚下。

白沫沫眼睛被刺的通红,她在流血,她当然明白孕早期流血代表着什么。

“不打针,妈妈,求你……”妞妞小手用力的抓着白沫沫的衣襟。

白沫沫心被刺的血肉模糊,前面是大海,后面是饿狼,她躲不过他们保不住孩子,妞妞会死的……她知道她的时间不多了。

白沫沫低头看着怀里跟陆以辰八分像的孩子,心如刀割,“妞妞,我们不打针了,再也不打了,妈妈陪你,我们永远在一起。”

“沫沫!”慕锦程远远地看见白沫沫抱着妞妞往崖边,心都跳出来。

陆以辰的车子也刚刚赶到,他一下车就看见白沫沫抱着一个不大的孩子跳了下去!有什么东西生猛的插进了他的胸口,有些遗忘的记忆在顷刻间涌了上来,他几乎踉跄摔倒。

“沫沫!”

慕锦程扑倒陆以辰面前,一拳打在他脸上,“妞妞是你的孩子!”

陆以辰惊愕的瞪大了眼睛,疯了似得冲进海里……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你似月光,凄冷薄凉,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你似月光,凄冷薄凉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