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我用生命爱惨你苏胭容顾寒川小说 苏米凉我用生命爱惨你小说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6/1 17:53:34

苏胭容顾寒川小说叫做《我用生命爱惨你》,作者:苏米凉,在这里提供苏胭容顾寒川小说在线阅读。顾寒川听到苏胭容熟悉的娇哑嗓音,看到被医生和护士团团围住的窗口,苏胭容手起刀落,两只眼睛都被她用刀划破,血流如注。

精选章节

苏胭容脑子里轰的一声,她倏地抬起头,眼底窜出两团怒火:“是你?是你让人杀死了我的孩子?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狠?”

“我狠?你觉得你有资格生下我姐夫的孩子吗?”安雅眼神轻蔑至极,又厌恶如斯,“当年我给我姐夫下药,却让我那个同父异母的贱货安湘钻了空子,怀上他的孩子得以嫁给我朝思暮想的男人。”

“后来好不容易我成功引诱到你的未婚夫,我拿院长的职位,以及我安家的乘龙快婿来勾他,他心动了,他知道只要娶了我,在杭城,他就会成为真正的贵族,会轻松跻身到上流社会,拥有用之不尽的财富。”

“所以他出手,帮我在手术台上弄死了安湘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我好不容易让寒川看到我,现在却让你这个跳梁小丑截了胡,你叫我怎么甘心?你算什么东西?你算什么?竟敢爬上我深爱男人的床,你该死!该千刀万剐你知道吗?”

“我不仅杀了你的孩子,我还要让你也死,因为,你是顾寒川唯一清醒时肯上的女人,你让他心动了,所以,你必须死!”

安雅倏地扯起软弱无力的苏胭容,便往墙上用力掼去。

苏胭容被她的话震惊住了。

没想到,一切都是这个女人,她控制许朗,真的杀死了安湘和那个未出生的孩子。

亏她还一直以为许朗是无辜,她还巴巴地替他顶罪。

原来,竟全是自作多情!

从一开始,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安湘和孩子的死不是意外,更不是失误,而是谋杀,是罪恶的谋杀!

她想起许朗还对她许诺的会娶她,心脏顿时跟尖刀铰刮一样,疼得她一阵阵痉挛。

好蠢!

苏胭容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盯着安雅,像盯一个怪物,冷冷而笑:“疯子!你是个疯子!你才是一切罪恶的幕后黑手!就算你现在杀了我,你也逃不掉!”

“呵。”安雅嗤笑,“你以为你今天还能活得下来?就算你活着,你敢去告我吗?别忘了,真正的杀人凶手是许朗!你爱得发狂,甚至愿意用命为他顶罪的未婚夫!你如果敢把这一切说出来,第一个死的人就是他!你舍得吗?哈哈哈。”

“疯了,你疯了!”苏胭容惊恐地摇头,转头便要往病房门口跑去。

她不要死在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手里,她必须逃出去,把这一切罪恶都揭露于众!

“想跑?没那么容易!”安雅再次捉住她,又一次拎起她恶狠狠撞向墙壁,“你不是爱撞墙寻死吗?不是不愿意被我姐夫干不愿意给他生孩子吗?那就死吧,死了你就解脱了!”

苏胭容求生本能,最后一秒挣脱了安雅的手,飞快往前跑去。

没想到她跑的方向却是窗子。

安雅紧跟着追来,苏胭容害怕地往一边躲去。

安雅跑得太急,竟然惯性地从一米来高的窗台坠了出去。

苏胭容急忙伸手拉住了她。

身后病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等着吧,我会让我姐夫更恨你!”安雅突然对苏胭容诡异一笑,用力抠开苏胭容紧拉着她的手,用尽全力高喊:“姐夫,救我!救我——”

嘭。

安雅坠到二楼下面的地板上,脸撞到缓冲阳台,血糊了她一脸。

“安雅!”顾寒川疾步过来,看到的便是躺到血泊中的安雅,他转身又往门口跑去。

出门之际,他暴戾地转过头:“苏胭容,你该死!”

苏胭容心头狠狠一颤。

她救了人,她还该死?

呵。

这个男人,还真是蠢得可以。

可她不也同样蠢到了底?

她替许朗顶罪,被顾寒川折磨到千疮百孔,却不曾想到,许朗为了当安家的乘龙快婿,早已把和她的婚约抛之脑后。

那他为什么还要到她面前来装那幅会娶她的样子?

就因为她傻,她蠢,她好欺骗吗?

她确实也是蠢,自以为爱他入骨,跑去替他顶罪,他是不是还怪她主动的认罪挡了他的锦绣道路?

可安雅是骗他的啊,许朗,你怎么就这么瞎?

两人之间那么多年的感情,竟然抵不过一个心机狠毒的豪门千金对他的欺骗。

何其可笑,何其可怜。

病房的门被推开,许朗走进来。

苏胭容抬头看到他,曾经心心念念的男人,泪水再一次湿了眼眶。

她颤颤地抬起细瘦的手指,握住他白大褂的一角:“告诉我,安雅说的都是假的!你没有帮她害死安湘和孩子,你也没有答应要娶她,她骗我的对不对?许朗,你告诉我,告诉我她说的一切都是假的!告诉我,你说话!”

许朗面上现出痛苦,嘴唇嗡了嗡,终是一句话也没答上来。

他的沉默,也就是默认。

苏胭容心底崩溃,她拼命摇晃他的手臂:“为什么?为什么啊?你不是说过等一切过去我们就结婚?你说过你会娶我,这些话你都忘了?都忘了吗?”

许朗紧握了握拳,突然用一幅失望的语气高声道:“容容,你怎么能这么狠?安雅说你几句又怎么了?你治死了她的姐姐和她姐姐肚子里的孩子,别说是说你,就是打你骂你都是应该,你跪下来向她认错都不可饶恕,你竟然还把她推下楼去?”

“你说……什么?”苏胭容眼眸都仿似胶滞住了,脑子似发了懵,她隔着泪眼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依然熟悉入骨的男人,“许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治死?我推安雅下楼?”

当看到缓步踱入的顾寒川,苏胭容明白了。

她死死盯着许朗,眸色如刀,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她抬起手,指着许朗的鼻尖,一字一句地问:“是安雅让你过来陷害我的对吗?”

“容容……”许朗面上掠过痛苦,但很快又恢复冷然,“容容,安雅从二楼被你推下去,眼睛和头都撞伤,你能不能不要再冤枉好人了?”

“好人?我冤枉好人?”苏胭容含着泪凄厉地大笑,她转而看向顾寒川,“你也认为是我在冤枉好人?”

顾寒川狠狠一把扯过她,一语不发,便往急救室的方向走去。

“你想干什么?放开我!”苏胭容不安,张嘴咬上他的胳膊。

顾寒川浑然不觉疼。

他脑子里反反复复重复的是这个女人亲手杀死了他的孩子。

她就这么不屑?就这么看不上他顾寒川?

得知她怀上他孩子的那一刻,天知道他有多高兴,安湘怀孕他只觉得理所当然,从来不知身为人父竟是如此激动人心的事情。

可他刚刚尝到喜悦,苏胭容劈头就用一桶冰水把他浇透。

她明明亲口答应过,要给他生孩子。

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狠?

他气疯了。

进电梯,到了四楼的手术室,他把她硬塞进去,声若修罗:“安雅不是坏了眼睛要移植角膜?人是她推下的楼,理应偿还,你们挖她的!”

苏胭容怔住。

一秒她反应过来,扑到顾寒川脚下,两只手死死抓住他的裤管:“不要!我不要摘掉角膜,我会瞎的!我没有推她,没有!”

“现在还学会狡辨了?我亲眼所见,你还敢说没推她?”顾寒川因为她的说谎,更加怒火中烧,他转而看向医生厉声:“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她弄进去!”

医生和护士齐齐围过来,不管苏胭容怎么挣扎,还是被他们强拖了进去。

手术室的门关上。

苏胭容第一眼便看到了安然无恙双眸含笑的安雅,陡地瞪大了双眼:“你没瞎?你故意的?”

“反应够迟钝的。本来想要你的命,可后来又觉得,直接把你弄死太便宜你了,不如弄成瞎子,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成也挺好玩的。”安雅得意而笑,转头看向许朗,“许院长,开始吧,记得,我是因为换上了她的角膜才恢复的哦。”

“许院长?”苏胭容明白了,这次安雅许诺他的是院长一职。

难怪他刚才要在顾寒川面前那样诬陷自己。

她不由缓缓地笑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像看着从地狱而来的丑陋魔鬼。

笑得心都似碎了,她最后看向许朗:“如果我求你,你是不是还是会把我的角膜挖下来给她?”

许朗一张脸都在不停地颤动,他死死咬着牙,沉默。

苏胭容一直盯了他足足半分钟之久,都没等到自已奢望听到的答案。

她再次笑起来,一直笑出眼泪,心痛如铰地低哑道:“好,我明白了,一直以来都是我蠢,是我有眼无珠,我留着这双眼睛确实没什么用,我现在就把这双眼睛给你,从此以后,我和你,一刀两断!”

苏胭容突然拿过手术台上的尖刀,对着自己的眼睛就横着一刀划了下去……

——

刚才苏胭容被医生们拖进去,手术室的门合上那一刻,顾寒川整个人都似垮了。

他拿出烟想点燃,手指却怎么也打不着火机。

挖掉角膜,那个女人就瞎了。

从此以后她的人生都会永无天日。

他算是彻底报了仇,可是,为什么心脏里那种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呼吸被堵住仿佛要爆炸了一样。

他猛地扔了烟和火机,大步到门口,用力撞开手术室的门,双眼猩红地冲进去。

“……从此以后,我和你,一刀两断!”

顾寒川听到那道熟悉的娇哑嗓音,看到被医生和护士团团围住的窗口,苏胭容手起刀落,两只眼睛都被她用刀划破,血流如注。

围观的那群人里有许朗,还有,医生分明对他说过,已经瞎了且晕厥不醒的安雅!

苏胭容满脸是血,凄厉又绝望地吼完那句一刀两断,转身握紧窗沿翻身便跳了出去。

那样的决绝,那样的干脆。

顾寒川面容狠狠抽搐了下。

一刀两断,她想和谁一刀两断?

和他吗?

谁准她的一刀两断?她还欠他一个孩子,没生下他的孩子前,谁给她的权利一刀两断?

“不准!”顾寒川心跳停止,脖子上青筋直爆,他厉声大吼,“苏胭容,不准跳!不准——”

然而,窗口早已没了那抹纤细得让人心疼的身影。

他大步过去,凶狠地拉扯开窗口围着的人。

只见窗子下面的护城河里,巨大的黯红色漩涡翻涌。

很快,苏胭容娇小的身躯,被鲜血染红的汹涌河水彻底吞噬。

顾寒川喉间哽住,他飞快转身,疯了似地奔出手术室,又向楼下跑去。

过来找顾寒川的心腹助理在电梯口撞到他,急促地说:“顾总,您太太生产时被破坏的监控录相,刚刚修复好了,录相里显示,真正造成手术失误的不是苏医生,而是许副院长,是许副院长害死了您太太和您的孩子,苏医生自愿给未婚夫许副院长顶罪,她根本什么罪都没有,您这段时间报复的对象,错了。”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我用生命爱惨你,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我用生命爱惨你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