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爱你是件幸福的事盛夏冷肆小说 爱你是件幸福的小说阅读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5/28 11:09:42

盛夏冷肆小说叫做《岁月留下爱的轨迹》又名《爱你是件幸福的事》《总裁老公好温柔》,作者:苏无双,在这里提供盛夏冷肆小说在线阅读。盛夏被冷肆呵斥得脖子一缩,顿时蔫了,别别扭扭地由他抱着,不自在极了。 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摆放。

精选章节

“如果事先让阿肆知道了,你现在就喊不了我爸爸了。”冷老爷子一脸老谋深算,就像一只老狐狸,“那臭小子,软硬不吃,对付他,就得先斩后奏。”

“……”

你这是典型的坑儿子吧!

盛夏对他无语了。

冷老爷子却一点也不以为耻,反而有胜利的沾沾自喜,“对了,小夏,你是学设计的吧?”

盛夏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但还是老实地点头,“对,服装设计。”

“那现在的工作,也是关于服装设计的?”

“嗯嗯,是的。”

“这样啊……”冷老爷子手指一下一下地敲着桌面,“孩子,爸爸给你介绍一份工作怎么样?”

见识过他面不改色坑儿子的招数后,盛夏第一个反应就是戒备,干干一笑,“爸,我现在的工作挺好的,比较稳定,而且薪资也还可以。”

冷老爷子挑了挑眉,“你先别急着拒绝。我要给你介绍的这家公司,可是一家国际大公司,尤其设计方面在全国是佼佼者,甚至在国际也都是有一足之地的。而里面的每一位设计师,都有机会站到国际的舞台上,得到整个时尚界的认可与推崇哦。孩子,你真的一点都不心动吗?”

怎么可能不心动?

任何一个设计师,都渴望得到认可!哪怕她只是刚刚入行的小菜鸟!

只是,那种大公司,会要她这种不到半年工作经验的小菜鸟?

盛夏怀疑地看着冷老爷子,“爸,我能问一下,是哪家公司吗?”

“凌跃集团。”

“……”

这老爷子是不是以为她两耳不闻窗外事,所掌握的信息都严重滞后?

盛夏雪白的皓齿咬紧下唇:“……爸,这好像是冷先生的公司吧?”

“对啊!”冷老爷子笑眯眯道:“你现在虽然跟阿肆是夫妻了,但俩人还是生分得很对吧?这样一起工作,近水楼台,正好培养培养感情嘛!而且你是凌跃集团的总裁夫人了,到凌跃上班,多熟悉熟悉一下公司,以后也才能帮到阿肆。”

“可是……”盛夏想到那个冷漠凌厉的男人,“冷先生他知道这事吗?”

感觉冷肆不是会同意她到他公司上班的人啊……

“不用他知道,我来安排就行了!”冷老爷子拍胸脯。

“……”

您这是又准备来一招先斩后奏?

盛夏嘴角抽了抽,“爸,这样不好吧,感觉冷先生知道后,会很生气的……”

“生气就生气,怕什么,他又不会吃了你。放心吧,那小子就是外冷内热,不会拿你怎么样的!”冷老爷子安抚道,继而眯了眯眼睛,“小夏你这么乖,应该不会让爸爸失望的,对吧?”

“……”

盛夏嗅到了一股威胁的味道。

果然就算是看上去再亲切和蔼的老人,也还是有自己的脾气的……

但谁让她签了卖身契,身不由己,根本就没有拒绝的权力呢?

看来,这凌跃集团,她是非去不可了。

希望冷肆在公司看到她时,不会直接让人把她丢出去……

盛夏无精打采地跟着赵管家往外走,快到庄园大门时,她回头对赵管家道:“赵叔,就送到这儿吧,您回去吧。”

赵管家笑看着她,“三少奶奶,真的不用给您派一辆车?这附近挺偏僻的。”

盛夏摆手,正要拒绝,突然瞥见旁边的小楼下坐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小男孩正低头专注地玩着手里的魔方。


小家伙大约三岁左右,穿着一件雪白的羽绒服,粉雕玉琢的白嫩小脸蛋,一双乌溜溜的滚圆大眼睛尤为漂亮。

整个人蜷坐在那里,就好像一只雪绒的小白貂,可爱极了!

盛夏还是第一次见到过这么漂亮的小家伙,简直被萌得不要不要的,顿时移不开眼睛了。

一阵寒风刮过,小楼阳台上摆放着的一个花盆摇摇欲坠,突然往下面掉落下来。

而下面,正是坐着的小家伙。

“小心!”

盛夏惊呼一声,几乎是下意识地冲上去,将那小家伙抱进怀里。

花盆擦着前额,“砰”地砸在地上。

盛夏回过神来,忙松开怀里软绵绵的小家伙,紧张地问:“宝贝,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觉得哪里疼的?”

小家伙不说话,只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直直望着她。

盛夏以为他受到了惊吓,心脏莫名的一痛,伸手摸他的小脸,“别怕,没事了啊,乖,别怕别怕。”

“小少爷!”

赵管家总算从刚刚的突变中回过神,焦急地跑过来。

只是当他看到盛夏抱着小家伙,手掌还贴着那软嫩的小脸蛋时,忍不住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

小少爷竟然会允许三少爷以外的人这么抱着,还让人这么触摸?

他不是一向最讨厌跟人接触了吗?

小少爷?

盛夏瞪大眼睛,看着怀里的小家伙,难道他就是……

“啊!”

小家伙冷不防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指,好奇地戳了戳她的额头,盛夏禁不住痛叫出声。

她抬手摸了摸,再看看自己的手掌,一片湿濡的艳红。

血?

盛夏这才后知后觉,额头一阵火辣辣的痛!

“三少奶奶,您额头受伤了!”

赵管家这才发现盛夏额头挂彩了,估计是被刚刚掉下来的花盆擦伤了的,“您先在这儿稍等,我这就去找人!”

说完拔腿就往里面跑。

看不出来,看上去挺有一定年纪的人,跑起来还挺快的。

盛夏勾了勾唇,低头看怀里的小雪貂,柔声问:“宝宝,你是叫诺诺吗?”

小家伙已经低下头去,继续把玩手里的魔方,对她的话置若罔闻。

“诺诺?小诺诺?”

“诺诺,你想不想知道我是谁啊?嗯?”

“……”小家伙已经沉浸在自己一个人的小世界里,压根就不搭理她。

盛夏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不愧是冷肆的儿子,高冷这方面真是深得他的遗传。

盛夏眼睛骨碌骨碌一转,突然捂住自己的额头,“啊呀,好疼好疼,额头好疼啊!一定是被花盆砸的,不会被砸成脑震荡吧?我不会变成大傻子吧,5555不要啊……”

闻声,小家伙抬起头来,乌溜溜的大眼睛先是好奇地看了看她,可能是见她表情太痛苦了,突然扔了手里的魔方,从她怀里跳起来,拔开小短腿就哗啦啦地跑了。

“哎,诺诺……”小家伙一系列动作太快了,盛夏没来得及反应,他就已经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以内。

不过小家伙没让她等多久。

很快,盛夏就看到小家伙扯着一个高大的男子,往这边跑来。

盛夏一看来人,几乎是下意识地从地上爬起来,局促地拨了拨头发,“冷、冷先生……”

小诺诺怎么把这尊佛给带过来了?

冷肆面无表情,冷冽的眸光掠过她的额头时,眼睛眯了眯。

冷肆突然用手掌捂住诺诺的耳朵,带着嘲讽的话语随之而出,“没想到你还挺有手段的,先是哄着老头子先斩后奏把证办了,现在又使苦肉计,企图从诺诺这里着手,一环接一环,看来还是我低估你了。”

盛夏冷不防被他讥讽了,不由一愣,等回过神来脸色也有点难看,“冷先生,我想你误会了,在何律师找上我之前,我从没跟冷老先生接触过。还有刚刚,我救诺诺是出于好心,不明白你口中的苦肉计是什么意思!”

冷肆嗤笑,“你敢说,你不知道诺诺是我的儿子?”

“我知道,但那是在……”

盛夏戛然而止,因为她看到小家伙被捂着耳朵不耐烦了,胖乎乎的小手用力把冷肆的手掌扒拉下来了。

她不想让孩子听见他们的争吵。

冷肆没想到她竟然会因为顾及诺诺,而放弃了辩解,不过那也与他无关。

他薄凉地睨了她一眼,牵起小家伙的手,“我们走吧。”

然而,小家伙却不肯走,还硬扯着冷肆不让他走。

“怎么了?”

小家伙抬手,指着盛夏还献血淋漓的额角。

冷肆瞥了她一眼,浑不在意地道:“赵叔去找人了,马上就过来。”

但小家伙依旧不肯动,胖胖的小手指一直指着盛夏,粉嫩的小脸蛋有种焦躁的情绪在浮动。

冷肆语气冷淡,“想要什么,自己说出来。”

小家伙用力摇头,眼里的情绪越来越烦躁。

盛夏怔怔地看着,突然想起来林阿姨提过,诺诺的情况有些特殊,这就是他的特殊情况吗?

小家伙见冷肆仍然不为所动,突然愤怒地甩开他的手,正要走,就被男人抓了回来。

“下不为例。”

终于妥协了,冷肆冷声警告了一下小家伙。

小家伙眼睛一亮,点头点头。

盛夏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男人阔步走到她跟前,微微弯腰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盛夏一惊,担心摔下去,下意识抓住他脖颈的衣领。

第一次在清醒的情况下,跟男人这么贴近接触,盛夏的脸涨得通红,“冷、冷先生……我只是额头擦伤了,脚没事,可以自己走的……你把我放下来吧……”

“闭嘴!”

男人不耐烦地喝止她,给了她一个“你以为我想抱你啊”的眼神,就迈开大步,朝前面走去。

盛夏被他呵斥得脖子一缩,顿时蔫了,别别扭扭地由他抱着,不自在极了。

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摆放。

男人怀里抱着女人,脚步矫健而平稳,后面还跟着一个欢快的小萝卜丁。

这种画面,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和谐美好。

赵管家带着家庭医生赶来,看到这一幕,不由一怔。

慢慢的,唇角勾起一抹欣慰的笑意。

……

冷肆毫不怜惜地将盛夏扔在沙发上,吩咐跟进来的家庭医生:“给她处理一下伤口。”

“好的。”

家庭医生忙上前,打开药箱。

盛夏爬坐起来,乖乖地等待处理伤口。

冷肆终于甩掉了她这个包袱,牵起小家伙的手,“这下,可以回家了吧?”

小家伙却摇头再摇头,小手指一抬,又指向了盛夏。

“你想我帮她处理伤口?”

小家伙点头再点头。

盛夏对上冷肆黑眸瞥过来的冷芒,摸了摸鼻子,瞪她干嘛?她也是无辜的好吗?

“不要得寸进尺。”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岁月留下爱的轨迹,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岁月留下爱的轨迹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