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曾记风月思情薄茉莉周瑾城小说 曾记风月思情薄小说在线阅读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5/28 8:44:57

茉莉周瑾城小说叫做《曾记风月思情薄》又名《风月知你最薄情》《茉莉今日又重放》,作者:斜阳千丈,在这里提供茉莉周瑾城小说在线阅读。茉莉的生活平静而幸福,她时常会想起以前的事情。想起周瑾城对她的宠爱和无情。还有任副官,她以前没怎么在意过这个人。

精选章节

“砰!”

一道沉闷的枪声响起,林间鸟雀被惊的簌簌飞散。

周瑾城的车已经离开了凡城监狱,但他似然听到了那声处决犯人的枪响,如同一记闷雷,重重打在他的心口。

周瑾城的手慢慢握成拳头。

那毕竟是他的女人,他的孩子。

那一刻,他忽然有一丝后悔了——或许是他错了?

他不该对她如此绝情。

但他不能允许袁大帅得胜,绝不能。

所以他必须小心防范,不能纵容任何叛逆。

回到周公馆,周瑾城直接来到了茉莉的房间。

房间里依然温馨整洁,所有物品摆放的一丝不苟,她总是把这里收拾的无比干净,等他到来。

周瑾城忽然想起初遇的那一天,她从赵财主床下爬出来,水眸惴惴不安的望着他。

那一瞬间,他就从她身上看到了千般风情,也预料到她在床上的销魂种种。

后来的事实证明,果然如此。

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对自己究竟是真心爱恋,还是曲意逢迎。

但是她的诱惑却如同毒药,日复一日侵蚀着他的灵魂……周瑾城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脱掉衣服,在这张两人曾无数次翻云覆雨的床上躺了下来。

他已经习惯了睡在这里。

尽管,她已经不在了。

苏婉儿躲在房间里,听着周瑾城在茉莉的房间睡下,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

原本还担心,没有了茉莉,周瑾城会再次提出和她一起过夜。

幸好他没有。

因为,她不能让他看到她的酮体。

苏婉儿站在镜子前,一件一件脱光身上的衣物。

镜子里映出女人曼妙的身体,只是从腰臀直到大腿根部,密密麻麻,布满了一道道可怕的疤痕。

那是被马鞭抽的。

当初她跳河自尽,却被冲到了河滩上。

然后撞上了袁军,被送到了袁大帅的府邸。

早知道会有后来的事情,她宁愿被河水淹死。

苏婉儿抚摸着那些伤疤,回想起了袁府里地狱般的日子——在那里有一个男人,他是世上最狠毒,最变态的魔鬼,以虐待女人为乐。

多少次,他剥光了她的衣服,强迫她以最屈辱的姿势趴跪在床上,然后扬起马鞭,一下接着一下抽在她的身后,直到她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最后再将粗粝坚硬的鞭把捅进她身体里,欣赏她撕心裂肺的惨嚎……想起他,她就浑身发抖,恨不得立刻去死。

但是她不能。

因为那个魔鬼已经用最卑鄙的手段,将她的生命牢牢握在了手中。

她就像他的奴隶,只能对主人言听计从,予求予取。

他让她来周瑾城身边卧底,她就必须来。

平心而论,她并不想伤害周瑾城,毕竟两人曾有过一段旧情。

但是在那个男人的控制下,她自己的感情和意志早已瓦解。

她只能为他潜伏在周公馆里,执行他转达的一切指令。

而这次,她办砸了他的差事,非但没能毒死周瑾城,还险些暴露了身份,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责罚。

虽然及时拉了茉莉挡枪,周瑾城也下令枪毙了茉莉。

但是以周瑾城的聪明,恐怕已经对她生出疑心和防范,以后的事情,就更难做了……法场上,枪响之后,茉莉缓缓张开眼睛,惊愕的望着任副官。

她居然没有死。

任副官那一枪,是对天放的。

任副官快步走到茉莉身边,解开她身上的绳子,说:“我是基督教的信徒,就这样杀害孕妇,主不会原谅我的。你走吧,离开凡城,去一个没人能找到你的地方,好好活下去。”

他终究还是没能忍心,对一个孕妇开枪。

犹豫刹那,他又解下腕上的金表,塞到茉莉手里,说:“这块表能当不少钱,够你过一阵子了。凡城往南三百公里有个碧江古镇,交通闭塞,民风淳朴,战火短期内也不会波及,你若没地方去,可以去那里。”

茉莉担忧的说:“可是你违抗军令,要怎样跟周瑾城交代?”

“这件事情我自有办法,你快走吧。”

茉莉没有拒绝,她接过了这块金表攥在手里。

眼下要活下去,她的确需要一笔钱。

同时她注意到,任副官的手臂上,果然纹了一个精巧十字架。

茉莉心中五味陈杂,一个毫不相干的人,都能怜惜她的性命,还为她指了一条生路。

而周瑾城身为她腹中孩儿的父亲,却一心想让他们死……“大恩不言谢。”

茉莉望着任副官,感激的说。

任副官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微笑说:“好了,快走吧!”

茉莉按照任副官的建议,去了碧江古镇。

她把金表当了五百大洋,在古镇里买了一个小小的宅院,剩下的钱,足够等孩子出生之后,再做点买卖了。

这里的居民果然善良淳朴,没有人欺负她这个外来的怀孕女子。

茉莉只说自己是在战火中没了丈夫,街坊邻居非但不怀疑,还对她十分怜悯照顾。

邻居大婶甚至好心劝她打掉孩子,说她一个年轻女人,总不能一辈子守寡,带着个孩子,以后便不好再嫁人了。

茉莉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生逢乱世,她先是被母亲出卖,然后又被男人抛弃,早已是孤家寡人。

九死一生后,除了腹中的孩子,她已经一无所有。

只有这个孩子,是完全属于她的。

而且她现在有存款,可以独立将孩子抚养长大。

三个月后,茉莉的肚子明显大了起来,她已经能感觉到孩子在动。

一个新生命在腹中缓缓成形的感觉,妙不可言。

茉莉的生活平静而幸福,她时常会想起以前的事情。

想起周瑾城对她的宠爱和无情。

还有任副官,她以前没怎么在意过这个人。

只记得他十分年轻,容貌清秀文质彬彬,不像军人,倒更像个书生。

想不到他居然会在关键时刻救下自己,还给了自己这么大帮助。

其实茉莉对他有很大疑惑,如果他只是因为宗教信仰才不愿杀她,那他只要放了她就可以,又何必要赠送金表呢,还提示她到碧江这个安全的地方来。

她和任副官并无交情,但是他对她,太好了。

这些事情茉莉想不明白,时间一久,也就不去深究了。

一转眼,孩子已经七个月了。

这天夜里,茉莉躺下之后,窗外忽然传来一种很奇怪的味道,好像是某种迷香,她只吸了一口,就昏了过去。

茉莉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梦里她被扔在一辆军车上,一路颠簸,被送往非常遥远的地方,她想挣扎逃跑,却浑身无力,动弹不得……再醒来的时候,茉莉只觉得腹中无比饥饿,似乎自己已经昏睡了很久。

知觉慢慢恢复,她发觉自己正躺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四周漆黑。

有一只冰冷而颤抖的大手,正在她的肚子上慢慢抚摸着,仿佛是在抚摸她腹中的胎儿。

“啊——”

茉莉惊叫一声,悚然坐了起来,“你是谁?”

房间里伸手不见五指,她根本看不请那个人的长相。

那个人慢慢收回了手,低沉而沙哑的嗓音,缓缓感叹道:“虎毒不食子,周瑾城连自己没出生的孩子都能下令枪毙,呵呵呵……他的心,真是,比虎还毒!”

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声音,听上去应该是一个中年男人。

可是那语气却无比低哑阴森,宛如蛰伏在黑暗中的猛兽。

茉莉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护住小腹,颤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里是什么地方?”

很明显,这个人知道她的身份来历,也知道她怀了周瑾城的骨肉。

“我是和你一样,被周瑾城伤透了心的人。”

那个人一字一句的说道。

然后他的语调忽然变得亢奋,咬牙切齿:“周瑾城那个畜生,害得我好惨……不过看到他对亲骨肉都下的了手,我心里就平衡多了。

他如此无情无义,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你在说什么……你、你到底是谁?”

黑暗中,茉莉拼命瞪大眼睛,却完全看不到眼前的人。

那人叹息一声,幽幽讲述道:“十年前,周瑾城在我手下当兵,智勇双全,屡立奇功。我十分欣赏他,也很信任他,将他一步步提拔到我身边。谁知他的权利越来越大,野心也越来越大,居然发动兵变,企图篡权夺位,我差点就死在了他的阴谋下。最后,他虽然没完全成功,却带走了我一半的兵马,从此自立为王,成了我最大的敌人,与我划江而治。”

听到这里,茉莉悚然一惊:“你是……袁大帅!”

烛火突然亮起,茉莉下意识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只见自己正身处一间十分豪华的卧房里。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穿着非常考究的黑色唐装,正坐在床边,他的脸在烛光中晦暗的微笑着,说:“不错,这里是霄城,我就是袁熙载。”

袁大帅袁熙载,盘踞江北的军阀统帅,也是周瑾城最大的敌人。

传说他凶残暴虐,荒淫无道,茉莉一直以为他是个粗鄙丑陋的人,想不到他实际形象与此大相径庭。

他身材适中,仪态雍容,头发梳的一丝不苟,配上那身裁剪十分得体的复古衣着,有种政客的儒雅深沉。

可是他的一双眼睛,却幽如黑洞。

“你,你为什么要抓我?”

茉莉瞪着他,警觉的向后挪动着,后背已经紧紧靠在了床头上。

“你很怕我?”

袁熙载忽然笑了。

那是一种很怪异的笑,皮笑肉不笑。

袁熙载靠近茉莉,笑着说:“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我听说了你的故事,觉得你和我一样,都被周瑾城害的很苦。

所以我才想,应该把你接到我身边,这样我们就可以同命相怜,互相安慰,互相舔伤口,你说对不对?”

他的语气温雅平淡,说出来的话却像个疯子。

尤其是“舔伤口”

三个字,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暧昧感。

茉莉的脊背发冷,这个袁熙载根本不像正常人,她不知道该如何回话,只好勉强讪笑。

袁熙载笑了笑,他垂下眼眸,目光落在茉莉高高隆起的小腹上,叹息道:“周瑾城忘恩负义、冷血无情,这样的一个禽兽,你却怀了他的孩子……你不觉得羞耻吗?”

茉莉心头一惊,他从袁熙载的眼神里看到了某种杀意。

难道他想把对周瑾城的恨,报复到孩子身上?

茉莉慌忙摇头,说:“不,这个孩子已经和周瑾城没关系了。

你也知道,周瑾城本想杀了我,我是侥幸逃出来的。

等这个孩子长大了,就算知道了生父是谁,对他也只会有仇恨。”

“说得好。”

袁熙载拍了拍手,“这样说的话,我倒期待这个孩子赶紧出生了,好让他们父子相残……哦对了,你也恨周瑾城,恨不得他死,是吗?”

茉莉心中一痛,说不恨他,是假的。

他那样善恶不分,冷酷残忍,差点要了她和孩子的命。

可她从没想过要报复。

经历了这么多,她只希望此生不再和他相遇,能与孩子相依为命,好好活下去。

但是面对袁熙载的质问,茉莉犹豫刹那,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是,我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周瑾城!”

只有这样说,袁大帅才不会伤害她。

果然,袁熙载满意的点了点头,说:“来人,给茉莉小姐拿点吃的。”

仆人们端来了饭菜,茉莉已经饥肠辘辘,再加上恐惧,更觉得胃颤心慌,看到美食也顾不上矜持,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无论如何,不能饿到腹中的孩子。

“别急,慢慢吃,”

袁熙载温柔的注视着她,微笑道:“吃完,我送你一样大礼。”

“大礼?”

茉莉的心里咯噔一下,停下筷子道:“什么大礼?”

“等下你就知道了,我敢保证,你会十分惊喜。”

袁熙载怪笑着说。

茉莉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但她不敢多问,如今落入袁大帅手里,保住性命才最要紧。

好在看袁熙载的态度,并没有打算杀她,眼下也只能顺着他来,走一步算一步。

她重新拿起筷子吃饭,袁熙载则一直在旁边喋喋不休的讲述周瑾城,他似乎有无数怨恨需要讲述宣泄,现在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人。

“周瑾城生平最恨欺骗和背叛,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自己就有这种缺点,所以才憎恨别人犯同样的毛病。他的一切都是我给的,他却想反噬我,呵呵,如此狼子野心,老天也不会容他。他一定想不到,他捧在心尖上苏婉儿,其实是我的人……”

茉莉心中一动,果然,苏婉儿是袁大帅的卧底。

她忍不住问道:“那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周瑾城身边有奸细,自然是屡战屡败。”袁熙载轻描淡写的说。

“那如玉呢?她也是你们的人?”

“她倒不是,只不过当时我的手下用了一点小手段,逼迫她做伪证,坐实了你奸细的罪名。这你也不用怪我,要怪就怪周瑾城瞎了眼,识人不明。”

茉莉沉默了,原来如此。

苏婉儿下毒败露之后,袁军为了拿她当替罪羊,才找到了如玉,然后就将一切水到渠成的推到了她身上……吃完了这顿饭,袁熙载说:“走吧,带你去看那样大礼。”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风月知你最薄情,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风月知你最薄情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