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月夜正好温柔如你白可欣宇凌风小说 小扑街月夜正好温柔如你小说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5/22 11:18:16

白可欣宇凌风小说叫做《月夜正好,温柔如你》又名《心上的白月光》,作者:小扑街,在这里提供白可欣宇凌风小说在线阅读。白可欣不敢看宇凌风,爬到床的最里侧,挨着床沿躺下,浑身僵硬如铁。灯光熄灭的瞬间,她的世界,仿佛也只剩下一片灰暗。

精选章节

凌风,冯可可是你心上的白月光,那么我呢?我算是什么?

白可欣慢慢地蹲下去,发出一声类似动物濒死前的哀鸣:“呜——”

许久之后。

脚步声在背后响起。

“可欣!你不要命了?”顾世勋温柔的责备,宠溺的声音里含着急切。

他把她从地上抱起来,搂进自己心跳急速的胸膛。

“世勋……”

白可欣第一次这样不管不顾的投入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

远处的灯光暗影里,一双赤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相拥的两人。

宇凌风几乎是追着顾世勋的脚步出来的。

哄睡冯可可之后,他想出病房透口气,脚步却不由自主的拐向了白可欣的病房。

或许,吴叔说得对,在这一场报复里,白可欣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房间里没人。

这死女人,又跟顾世勋上哪儿鬼混去了?

宇凌风发现,他最近越来越容易动怒了。

出门,正好看到顾世勋在护理站打听白可欣的下落,然后急急忙忙冲出门。

宇凌风也奔出去,朝着跟顾世勋相反的街道寻找。

两人几乎是同时发现了蜷缩在路灯下的白可欣,但是,就在宇凌风迟疑的瞬间,顾世勋已经冲了过去,温柔的将白可欣抱进怀里。

我们,总是不容易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早了,错过,晚了,出局。

宇凌风睁着一双猩红的眼眸,握紧了拳头,突出的五指关节泛白,发出咔吱的声响。

但是,他却没有再冲上去找顾世勋拼命。

因为,女人的哭声从风里传来,那样撕心裂肺。

她失去了孩子。

那也是他的孩子!

宇凌风一动不动的站在灯光暗影里,像是一个灵魂阴暗的小丑,见不得光明。

最后,他拖着沉重的脚步,一个人回了别墅。

走廊上,佣人正在换地毯。

宇凌风的目光落在被丢弃的毯子上,干涸的血迹已经变成了暗红色,那么大一团,看上去依旧触目惊心。

真不知道那个女人小小的身体里面,哪来这么多的血可流!

佣人看宇凌风脸色不善,连忙道歉:“对不起,少爷,昨晚忙着可可小姐和少夫人的事情,没有及时的换掉!”

“放回去!”

宇凌风在佣人诧异惊愕的目光中,一脚踹上房门。

屋子里空空荡荡,干干净净。

宇凌风忽然就想起白可欣把早孕检查单递给自己的样子来,低头寻找,却是连一个碎片都不剩。

“人呢?”宇凌风怒吼。

佣人及时出现在门口,“少爷!”

“这屋子里的垃圾呢?”

“已……已经打扫丢掉了,我……我这就去找回来!”

几分钟后,佣人垂头丧气的回来,“少爷,对不起,垃圾车早走了。”

“滚!”

宇凌风靠在门上,忽然没来由的一阵气闷。

不就是张早孕结果单么?

她巴巴的捧到自己面前的时候都没有看,现在还找什么碎片?

宇凌风和衣躺下,抬头仰望着天花板。

没有白可欣可以凌虐的夜晚,第一次失眠。

空空荡荡的房间,空空荡荡的床,仿佛自己的心也跟着变得空空荡荡……

第二天一早,宇凌风便带着吴叔去接白可欣回家。

顾世勋拦在病房门口,眸色冷峻的盯着宇凌风,“可欣不能跟你回去!”

宇凌风眉间划过一丝狠厉,一拳头挡开顾世勋,轻蔑的:“你有什么资格?”

“可欣刚刚流产,需要住院调理!”

宇凌风嘲讽冷冽的目光落在顾世勋满是淤青的脸上,伸手戳戳他的胸膛,“滚!”

顾世勋无奈,“宇凌风,如果你执意这么做的话,作为医生,有件事情我必须提醒你,可欣小产,你们必须……你不能碰她!一个月!”

宇凌风唇角勾起一抹凉薄的笑意,“我的老婆,我想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房内的白可欣,尖利的指甲狠狠地掐进自己的掌心。

她走向宇凌风,抬眼望他,声音冰冷:“我不回去!”

在自己被那对狗男女害得失去孩子后,怎么还能在那噩梦一般的地方呆得下去?

“你的听话程度,直接关系到你父母在牢房里的幸福指数!”宇凌风声音凉薄,带着毫不掩饰的威胁意味。

白可欣浑身都颤抖起来,“原来白氏破产和爸妈坐牢真是你害的!为什么?”

宇凌风转身,丢给她一个冰冷的背影。

白可欣想要扑上去,被顾世勋抓住手腕,“可欣!伯父伯母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不,顾世勋,你走!十个白氏加顾氏都不是凌风集团的对手,我只是个不守婚约的女人,犯不着你用整个顾氏来陪葬!”

“我愿意!”

“我不愿意!”

白可欣跟着吴叔回了别墅,挑了一间最偏远的客房住下。

晚上,白可欣没有丝毫的睡意,她睁眼看着模糊的天花板,一双眼睛在暗夜里尤其明亮。

那些过往,像放电影一样在她脑海里晃过。

明明跟顾世勋有婚约,她却对突然闯入A市商海的宇凌风一见钟情,各种追求无果后,按约跟顾世勋结婚。

婚礼上,宇凌风持枪闯入,黑洞洞的枪口抵着白可欣的脑门,“要我,还是要他?”

“当然是你了!”

白可欣话音刚落,宇凌风修长干净的食指一转,手枪在他的指尖转出一圈华丽的弧线。

“啪!”

枪口燃起一簇小火苗,点燃宇凌风唇角的香烟。

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潇洒之极。

原来不过是个仿真枪的打火机!

那一刻,白可欣再次彻底沦陷。

顾世勋以一个男人的胸襟和对白可欣海一般深沉的爱,选择了成全。

白可欣还是新娘,新郎却换成了宇凌风。

然而,婚后一个月,白家便出事了,公司倒闭,父母入狱。

白可欣还没有缓过来,冯可可又进门了。

看到冯可可的第一眼,白可欣呆了。

那是一张跟自己高度相似的脸。

听说冯可可以前被烧毁了脸,整容过,所以,她笑起来的样子,总有几分僵硬而狰狞。

冯可可站在白可欣面前,娇滴滴的问:“我怀了凌风的孩子,你能把他还给我吗?”

没有哪个女人受得了这种挑衅!

白可欣扬手,毫不犹豫的甩了冯可可一巴掌。

“啊——”

冯可可尖叫着向后倒去,一直滚下高高的台阶,嫣红的鲜血浸湿了白色的长裙。

“白可欣!”

宇凌风怒吼着冲过来。

从那一刻起,他把白可欣恨上了。

冯可可摔下去后,双腿截瘫,孩子流产,永久性不孕。

从此,宇凌风开启对冯可可的无限宠爱和对白可欣的夜夜欺凌模式……

白可欣在暗夜里瞪大眼睛,却已经流不出泪水来。所有咸涩的泪,都反流进心里,像是一杯浓硫酸,将她的一颗心腐蚀得千疮百孔。

原来,他不爱我。

一点儿也不爱!

他在婚礼上把自己抢过来,只是做戏而已!

公司倒闭,爸妈入狱……

凌风,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笃笃……”

吴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少夫人,少爷让您过去!”

白可欣瞬间抓紧了身子底下的床单。

都这种时候了,他还不肯放过自己吗?

“告诉他,我不舒服!”

房门被打开,两个佣人将白可欣硬从被窝里拽出来,“少夫人,得罪了!”

白可欣冷冷的眼风横过去,“放开,我自己走!”

白可欣被送回宇凌风的房间。

房门关上的瞬间,吴叔叫住宇凌风,期期艾艾的,“少爷,少夫人毕竟才刚刚……”

“磅!”

巨大的关门声,像是狠狠撞击在白可欣的心上,令她突地一跳。

“睡觉!”宇凌风简短的命令。

白可欣不敢看宇凌风,爬到床的最里侧,挨着床沿躺下,浑身僵硬如铁。

灯光熄灭的瞬间,她的世界,仿佛也只剩下一片灰暗。

身后的床垫陷下去,宇凌风的大手伸过来,揽在她不盈一握的细腰上。白可欣的身子瞬间绷紧,像是每根汗毛都竖起来了。

自己刚刚才流产过,宇凌风,你怎么可以!

寂静的暗夜里,白可欣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咚咚的心跳声。

一分钟,两分钟……

宇凌风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听着身后清浅的呼吸声,白可欣顿时松了口气。

只是,搁在腰上的那只手,却让她浑身都不自在。

她以为自己可以忍,但是不行!

失去孩子,再得知公司出事,父母坐牢都跟这个如狼似虎的男人有关以后,她怎么还能够坦然的跟他同床共枕?

白可欣轻轻挪开了一点点,半边身子都掉到了床沿外边。

宇凌风的手臂又伸过来,霸道的将她拉回去,直接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凌风,我们离婚吧!”

白可欣忽然对着黑暗的空气轻轻说道。

离婚二字出口的瞬间,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谁用利刃划了一道。

“啪!”

床头灯忽然被拧亮。

宇凌风嗜血阴狠的俊脸出现在头顶上方。

白可欣静静的看着他,“公司的事情我不懂,我也不知道爸妈什么地方惹了你,如果你是要报复,现在也已经报复过了,求你看在我曾经那么爱你的份上,放过我的爸妈,至于我,不可能再跟一个杀了我孩子的男人睡在一张床上!”

曾经那么爱!

“想离了去跟顾世勋?做梦!”宇凌风冰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醋意的阴狠。

“我主动给你心爱的女人腾地方,不好么?”

白可欣自嘲的一笑,笑容里藏着一丝哀伤。

“知道为什么那天我在医院跟顾世勋笑得那么开心吗?因为我怀了你的孩子!我以为,至少你会看在孩子的份上,我们的这段婚姻还会有转机,但是你却亲手杀了他……”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月夜正好,温柔如你,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月夜正好,温柔如你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