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郑茜悦顾朝明小说 原来我们依然相爱小说阅读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5/22 11:01:08

郑茜悦顾朝明小说叫做《原来我们依然相爱》,作者:清筱,在这里提供郑茜悦顾朝明小说在线阅读。顾朝明就是想看郑茜悦痛苦,看着郑茜悦颤抖着缩着身子,却又被迫着承担顾朝明的侵犯,想到这个女人在程洋面前露出的温顺姿态,顾朝明的心里升起了一股凌虐的快感,这样的女人,也只配让他这样对待。

精选章节

顾朝明感受到郑茜悦的挣扎,心里的愤怒更甚,直接便把对方的双手制住,随后用冷冷地声音附在对方的耳边轻声地道:“这只是开始,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报应!”

说罢,便不顾郑茜悦的反抗,直接撕开了郑茜悦的衣服,只要一想到这女人离开了自己,转眼就投入了别人的怀抱,这个别人还是自己的姐夫,他就忍不住狠狠地欺负她,要让她恐惧,让她知错,让她知道什么叫疼痛!

“不要,啊!”郑茜悦仿佛从来都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一样,尖叫着想要躲开,却又无处可逃,只得无助地受他的摆弄。

可是身上之人好像对她的痛苦毫无所觉,不,并不是毫无所觉,顾朝明冷冷地看着郑茜悦绝望地挣扎,他就是想看她痛苦,看着郑茜悦颤抖着缩着身子,却又被迫着承担顾朝明的侵犯,想到这个女人在程洋面前露出的温顺姿态,顾朝明的心里升起了一股凌虐的快感,这样的女人,也只配让他这样对待!

“唔……”郑茜悦含着眼泪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儿难堪的呻|吟。

“怎么不叫了,你不是最喜欢浪叫了吗?”顾朝明看着对方隐忍而又委屈的表情,心里极快地划过一丝不适,随后冷笑一声道。

郑茜悦从顾朝明的眼睛中看到狼狈的倒影,还想要试图争取顾朝明的理解的心情顿时冷了下来,随后倔强地道:“你这是强|奸,我可以告你!”

“呵呵,”顾朝明闻言冷冷地道:“怎么,我们还没离婚呢,你已经迫不及待地甩了我了?嫌弃我满足不了你了?”

“你胡说什么?”郑茜悦气急败坏地苍白着一张脸道,她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这家伙非要给她加上这么多莫须有的罪名?

可是顾朝明却不打算再向她解释了,冷冷地在郑茜悦的耳边诅咒:“你休想,郑茜悦,你永远都摆脱不了我,你要为你自己做过的罪孽赎罪!”

“啊!”

“……”郑茜悦躺在冰凉的地上一语不发,也不想看顾朝明一眼,直接把身体转过去,背对着男人像是睡着了一样。

可是顾朝明却不打算放过她,径自走过去用脚尖踢了踢装死的郑茜悦,就好像在对待自己快要丢弃的宠物一般,直接便甩了一袋文件在她的脸上。

“我劝你还是把东西看完了再睡,我只等你十分钟,十分钟之后,这份文件里的内容会出现在哪里我就不知道了。”顾朝明淡淡地道。

郑茜悦闻言一怔,有些警惕地回头看了他一眼,想到这人使用的那些手段,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起身默不作声地拿起顾朝明甩在她脸上的文件……

“顾朝明,你这是什么意思?”郑茜悦立刻挣扎着起身质问道,文件中是她父亲暗中转移郑氏的各项证据,她父亲那么谨小慎微的人,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一定是顾朝明的阴谋!

“呵呵,”顾朝明轻笑一声,随后歪着头漠不关心地看着郑茜悦道:“我记得你以前没那么愚蠢的,你觉得我是什么意思?”

“……”郑茜悦将手里的文件捏到变形,沉默了半晌,终于低下头妥协地开口道:“你想怎么样?”

“做我的情人,供我差遣,否则,我不保证这份文件会不会成为你变成阶下囚的女儿的直接性证据。”顾朝明淡淡地道。

“……什,什么叫情人?”郑茜悦现在还是顾朝明的合法妻子,要成为顾朝明的情人,那就只有一个办法,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早就变凉的心还能变得更冷……

“你以为我会接受我姐姐的杀人凶手占据我顾氏夫人的,位置吗?”顾朝明抬眼讥讽道:“你只配做我的情人,像一个妓|女一样供我取乐。”

“……你要和我离婚?”郑茜悦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变成顾朝明情人之后会受到的鄙夷和刁难,而是,顾朝明是真的不要自己了。

顾朝明看着一脸惨白的郑茜悦,毫不留情地打破了对方最后的希冀,冷着脸道:“顾家已经不适合你了,既然你喜欢这里,那就暂时赏给你住吧,只是不要忘了,你的主人是谁?”

说罢,便直接转身打算离开这个地方,然后就感觉自己的手臂被狠狠地扯住了。

“不,我不同意!”郑茜悦惨白着一张脸,喃喃地道,这一刻,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不同意做顾朝明的情人,还是不同意离婚……

可是顾朝明只以为郑茜悦想要迫不及待地摆脱自己,立时冷下了脸道:“你没得选择。”

说罢顾朝明便毫不客气地把郑茜悦的手甩开了,因为力气太大甚至把人甩在了地上,可是顾朝明却没有丝毫的停顿或者犹豫,等郑茜悦转过身的时候,对方已经离开了。

偌大的屋子里最终只剩下郑茜悦一个人,她紧紧地把自己缩进膝盖里,力图用这样的方式保护自己,短短几天之内,她好像被全世界遗弃了一般,为什么?她做错了什么?

郑茜悦狼狈不堪地跪倒在冰冷的地面上,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身上传来令人难受的粘腻感,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以前的顾朝明,总是会在事后给自己细心地清理干净,可是现在她才知道,原来连这些细枝末节的体贴,也不过是顾朝明为了让她伤心的更加彻底的手段罢了,多悲哀啊。

郑茜悦的身体从小就不好,这几天又是淋雨又是被顾朝明无情地对待,身体早就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可是她还是不甘心,总想着顾朝明不会这么对自己。可是现在,她终于死心了,身体便彻底垮了下去。

第二天,郑茜悦浑身滚烫,自暴自弃地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自欺欺人地躲在小小的空间里想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只可惜,事实总是不会如她所愿。只是没想到,第一个关心她的消息的人,竟然是最近只见过一次的程洋。自从那一天在顾朝阳的墓地前和程洋再次遇到之后,两人便留下了电话,只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快联系自己。

程洋可能听出了郑茜悦电话里的声音不对,当下就要了家里的地址赶了过来,一直到郑茜悦听到铃声开门,看到站在门前的熟悉的身影,她还有些不在状态。

“程老师,您怎么过来了?”郑茜悦下意识地摸了摸脸,担心被对方看出自己脸上未干的痕迹,她向来骄傲,即使是现在落到了这一步田地,也不想让外人可怜自己,更何况那个人是程洋。

好在程洋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郑茜悦憔悴的模样,笑着提起了手中的白色袋子道:“手机里听到你的声音不对,感冒了吧,我带了一点儿药过来。”

郑茜悦闻言抿了抿唇,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道:“谢谢,请进来吧。”

看来她的消息果然是已经传的人尽皆知了,否则程老师也不会大老远的跑过来给自己送药,想必是知道自己已经被赶出了顾家,众叛亲离了。

屋子里还有昨天顾朝明离开时打碎的玻璃器皿,还有他们在沙发上留下的痕迹,一时没有想到的郑茜悦等到把人迎进来才陷入了难得的尴尬。

倒是程洋一点儿都不觉得别扭,反而轻笑一声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总是丢三落四的。”

郑茜悦顿时红透了一张脸赶紧把沙发上草草清理了一下,不过也因为程洋的态度,让她的心里轻松了很多,清了清嗓子道:“咳咳,身体有点儿不舒服,就忘记收拾了,让老师见笑了。”

“没事,我就是来看看你,虽然很久不联系了,但是你还是没有什么改变,和以前一样可爱。”程洋嘴角噙着一抹温暖的笑意看着自己的学生道。

郑茜悦闻言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老师不像外面的那些人一样,他是相信自己的,他没有听信流言。这么想着,郑茜悦的嘴角又出现了一点儿苦涩,就连一个多年没见的老师都这么了解自己,可是她的家人,她的丈夫,却直接草率地判了自己死刑,这才是最悲哀的事情。

“怎么了?”程洋看到郑茜悦脸上的难过,下意识地问道,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道:“网上的那些消息你也不用太过在意,现在的人没事就喜欢八卦,不过是三分钟热度,等过了这一段时间,就没人记得你了。”

郑茜悦的头晕晕乎乎的,这会儿也听不清程洋说了些什么,只是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随后就眼前一花,正要栽倒,好在程洋眼疾手快地上前扶住了。

程洋面露担心,看着明显不再状态的郑茜悦道:“我看你病的不轻,这样下去不行,这样吧,我送你去医院吧。”

郑茜悦一听要出门,立马排斥道:“不,我不要去医院,吃点儿感冒药就好了。”

程洋闻言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不赞同的表情,随后下意识地用手探了探郑茜悦的额头,猛然惊道:“怎么这么烫,不行,你的体温太高了,不去医院会烧坏身子的。”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原来我们依然相爱,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原来我们依然相爱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