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颜溪纪辰小说余生皆是你 余生皆是你小说在线阅读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5/22 9:05:33

颜溪纪辰小说叫做《余生皆是你》,作者:夏小苏,在这里提供颜溪纪辰小说在线阅读。 她故作担忧地问着,可纪辰好像并没有听见她的声音。他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打着颜溪的电话、覃浩的电话,可是没有一个能接通。

精选章节

在身体坠落的那个瞬间,她只觉得好恨,恨把她变成这样的人,恨自己没机会为弟弟报仇………

她的身子没有完全落在地上,而是被绳子悬空吊着,那群恶犬兴奋地扑过来。

这是覃志豪那个变.态的新玩法,他说喜欢看着“猎物”被争抢时在空中划出的血色的弧度………

******

轰隆,原本晴好的天气,忽然下起雨来,在室外的宾客匆匆的跑进室内。

纪辰站在落地窗前烦躁地吸着烟,不知不觉,烟盒已经空了。

“辰~”莫琬提着婚纱过。“接个电话,怎么这么久………”她歪着脑袋,一脸的天真与羞涩。

电话?

哦,对!他是因为里边太吵出来接电话的。他听见颜溪骂他畜生、骂他不得好死,还说做鬼都不会放过他!

胸口突然憋得厉害,这个小女人………还真是狠得下心。

“辰?”见他不出声,莫琬又叫了一声。

“嗯”纪辰这才回神。“怎么了?”他看着眼前的莫琬。

自从绑架的事情发生之后,莫琬就一刻都不愿意离开他身边,要每时每刻看见他才安心。一从覃家手救出她来,就忙着要举行婚礼。

她说不想再失去他了,她说好爱、好爱他。对于她的提议,纪辰没有拒绝,毕竟是因为纪家的关系,才让她遭此横祸。

“没什么!”莫琬看出他的心不在焉,却也没揭穿,只是紧紧地搂住他。“就是有些不敢相信。辰,我们是真的要结婚了,对吧!”

莫名的,胸口突然扯了一下。

“嗯。”他点点头,想要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心里莫名的有些苦涩,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发泄。

“我好怕………”莫琬低喃:“好怕再有意外发生!”

“不会的。”他轻抚她的头发。“我会保护好你!我,会让你幸福的。”

他的声音有些他机械,却不知道是在安慰莫琬,还是在告诉自己………

对,他会幸福的!

因为突然的大雨,婚礼不得不延时,纪辰甩开宾客上楼,可是在经过二楼的时候却停住脚步。

走廊的尽头就是颜溪之前的房间,以往雷雨天气的时候,她总是喜欢窝在客厅里等他回来,或者坐在缓台的飘窗上听雨。

现在没有了她,这里瞬间空荡起来。

力气好像突然被抽空了,他靠着墙壁慢慢坐下,脑海里却开始疯狂的浮现那天的画面。

临别前,她剪了她漂亮的长发、刮花了她锁骨下的皮肤。他知道她是想毁了那个纹身、毁了和他的一切交集………

她看着他再也没有了熟悉的笑容,眼里也没有了昔日光亮。

她说:纪辰,这次………我真的死心了!

心头,倏地一扯,他本能地捂住胸口,那里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狠命地揉捏着。

闷?痛?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只觉得憋闷得快要窒息………

颜溪,她真的是说到做到的女人。

他曾以为她至少会有一丝不舍,可她离开这的时候却只说了一句:纪辰,我弟弟是无辜的,看在我为你挡过一枪的份上,放过我弟弟………

嘭——

他的身子陡然一晃,好像真的被子弹击中了一样………

那次袭击发生在三年前,颜溪不顾一切的挡在他前面。那一枪差点要了她的命,当他把她抱在怀里,怎么都止不住她的血的时候,他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害怕!

可她却笑着安慰他:我没事,别怕。

那天,也下着这样的大雨,她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说:纪辰能再遇见你我真的很幸运。

她说:有句话我一直都想跟你说。

她说………纪辰,我真的好爱你!

轰隆——

雷声乍然响,纪辰的身子重重一颤,接着便是无法忍受的心痛。

那时他想,只要她没事,他愿意付任何和代价,只要她没事,他一定给她想要的幸福,可后来呢?

后来,证实她是覃志豪的义女,是覃家培养的杀手,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的设计………

呵呵………

爱他?

一次次的出卖他、一次次的联合覃家想置他于死地,就是她所谓的爱吗?

手慢慢的攥紧,最后他压抑都低吼了一声,回身狠狠一拳打身后的墙壁上。他的身子颤抖着,骨节处的血迹在墙壁上,留下深深地痕迹。

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心里面越发的憋闷、无法呼吸、连眼睛都变得酸涩………

颜溪,你不该骗我的,是你先骗我的!

手指因为紧握而发出吱吱的声响,可最后却又无力地放开,肩膀也无力地塌下去。

小溪,为什么,你要骗我………

******

大雨迟迟不停,婚礼也移到室内,来参加婚礼的都是纪家的手下,倒也不显得拥挤。

因为刚刚的电话,纪辰整个人都有放空,看着对面一身白纱的女人,恍惚间突然变成了另一张脸………

小溪………

汪、汪~

原本浪漫的音乐突然被一阵凶狠的狗叫声打断,那恶狠狠地嘶吼声在这样的雨天里令人脊背发凉。

“怎么回事!”

“诶,你们看前边………”

正在人们议论的时候,颜溪出现在屏幕上。

纪辰看着,心突然一慌,那是………他的婚礼被她“看见”的慌,可下一秒他便察觉了异常。

她好像被吊在烈日下晒了许久了,可现在外面在下雨………,所以这是一个录制好的视频。

“这是怎么回事?那不是颜溪吗?”

“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覃家的家法吧!”

家法?纪辰听着,脑子嗡一声突然有些腿软。

“活该!她出卖我们,害死我们那么多兄弟,这是她应有的下场!”

纪辰整个人都有些懵。手机就在这时候响起,他有些慌乱地接起,强力克制着自己的颤抖:“喂?”

“看样子,东西收到了?”

电话那端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他听出这是覃志豪的声音。

“你什么意思?!”纪辰不可抑制地颤抖,连声音都在发颤。

“没什么,就是想………送你份大礼,祝贺你新婚!”

纪辰的脑子嗡嗡地叫着,看着有人走向颜溪,扯过她一下割开她的手腕。

“住手!”他几乎是本能地惊呼出声。

哈哈………

似乎是很满意于他的反应,覃志豪笑出声来。

“纪辰啊,这东西你留着慢慢欣赏,后边儿有惊喜呢………”

“小溪在哪儿,你把她怎么样了?!”纪辰有些失控,可电话已经被挂断。

此时,他整个人都慌了,随即将电话会拨过去,可是却未被接起。

“辰,发生什么事了!”莫琬提着婚纱跑过来。“小溪怎么了?”

她故作担忧地问着,可纪辰好像并没有听见她的声音。他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打着颜溪的电话、覃浩的电话,可是没有一个能接通………

视频里,血从颜溪的手腕上流下来顺势淌到她的胸前。看着她虚弱的模样,他只觉得心都被撕裂了,更担心她此时的处境。

她现在在哪里,她怎么样了?她看起来虚弱得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身体却不受控制地抖着………

他看得出她在怕,她一直很怕狗………

“Boss,这………”

“赵南,马上跟那边的人联系,我要知道颜溪的情况,马上!”他吼着,眼眶一片红色。

怎么会这样呢!

她在他身边四年,弄了那么多消息给覃志豪,怎么会被这样对待?

她,不是覃志豪的义女吗?

覃家绑架莫琬,不就是为了把她平安的换回去吗?

身体抖得几乎站不住,耳朵嗡嗡地叫着,他听不清视频里的覃志豪说了什么,却看见颜溪白色的裤子上慢慢散开的血迹,然后大片蔓延………

此时,他好像被那红色刺得睁不开眼睛。

“如果我怀孕了,你还会用我去交换吗!”颜溪的话在耳边回响,他的腿一软摔在地上。

她怀孕了?

她怀孕了!

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他有些失控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对!她说过的,可是他说了什么呢?

他说,就算她怀孕也改变不了那个结果。他说,就算她怀孕,也不能和莫琬相提并论。

眼睛,酸的厉害,他紧紧地抓着胸口,却依旧透不过气来。

“辰,你怎么了?”看着他的样子,莫琬蹲下去想要扶起他,却被他挥开,莫琬一下子做在地上。

莫琬没在起身,也盯着画面里的颜溪,她怎么会怀孕,她明明命令医生………,该死!竟然然违抗她的命令。

纪辰的耳朵嗡嗡地叫着,却好像听见她叫他的名字,听见她问‘纪辰在哪’。

小溪,我在这,别怕!别怕!他紧紧地看着视频里的那张小脸儿,可是渐渐地他发现,她的声音、她的眼神都充满了毁天灭地的恨意。

她剧烈地挣扎时那愤怒的样子,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

“纪辰,我弟弟在哪儿?”

“你说话,说话啊!”

“你明明答应过不会伤害他,你答应答应过的!”

她的话重新在响起,他这一刻突然明白她为什么那么激动,为什么说做鬼都不会放过他。

可是………颜漾怎么了?

就在他脑子里乱成一团的时候,他看见崩溃的颜溪被推下去。

“小溪!”他高声叫着,几乎是本能的扑过去想要抓住他,可却扑了个空,只能眼睁睁地看这着她摔下看台………

………

这一刻,好像空气都凝结了,他只觉得血液逆流,若不是那此起彼伏的,恶犬兴奋的嘶叫,仿佛时间都停止了一般。

眼里坠落的泪滴狠狠地砸进地毯里,悄无声息………

画面一转,便是一群恶犬围着一个人撕扯、或者互相撕咬的画面。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凄厉惨叫只是数秒便消失了,他们甚至可以看见被撕扯出来的内脏在烈日下被暴晒………

饶是在场的都是刀尖儿上舔血的人,也都因为这一幕而感到不适,严重一点的当即便吐了出来。

纪辰整个人都懵了,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久久都无法思考。

不,这绝对不可能!

不可能!

他爬起来,跌跌撞撞的便往外冲。

颜溪不会有事的,她不会有事的。

“你们快拦住他!”莫琬终于回过神来,急忙吼道。

一群人听着,都围上来试图拦住纪辰,可此时他俨然已经疯了一般,不顾一切的往外冲。

他得去救她,小溪说过她不想回去。

是他逼她的,他还………说了好多伤害她的话!

小溪,别怕!我马上就来救你!

就在他不管不顾的往外面冲的时候,不知道是谁从后面狠狠敲了他一下,当即便失去了意识………

一度混乱的场面终于安静下来,婚礼还没举行便被打断,莫琬满腹怒火。

“莫小姐,接下来怎么办?”

“能怎么办!当然是好好看着他!”莫琬吼。“这个时候让他出去,送死吗?”

莫琬的话没错,可是平日里温婉的莫小姐此时的样子,却有些惊到众人,但眼前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人多想。他们迅速组织好下边的人,随时等待安排………

今天的事情一出,恐怕纪家和覃家又免不了一场恶战了………

******

窗外,雨越下越大。

莫琬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昏睡的纪辰唇边带着容又若无的笑意。因为偷偷给他吃了镇定剂,所以他睡得正沉!

睡吧!等你醒来,就什么都晚了。

她知道,颜溪回到覃家绝无活着的可能,只是没想到覃志豪会把视频发给纪辰,更没想纪辰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她曾以为他是绝对不会爱上覃家派来的奸细的,可四年时间,终究是太长,他到底是动了真心………

不过可惜,就算他动心,就算明白自己的心意,也晚了。颜溪,明明生活在泥潭里,却又恶心的端着自己的清高,她绝对不会原谅一个伤她至深的人,何况她已经死了。

而纪辰,在仇恨里长大,就算再爱,他也迈不过自己心里的那道坎。

十年前,他的双亲都死在覃志豪手里。十六岁的他独自执掌纪家,出生入死到今天,早就注定了要和覃家血战到底,他绝对不会接受和覃家相关的一切!

给自己到了一杯红酒,她轻笑着和玻璃中的倒影碰了碰杯。他心里的人是谁都没关系,最重要的是你赢了!

莫琬,你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的………

雨,越下越大,好像要将这座城市都淹没了,可是却无法冲散空气里的血腥味………

覃家后院,围观的人早已经散去,犬舍的场地上,血液还没有被大雨冲散,几条狗横七竖八的躺在那,而在它们不远处,还有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余生皆是你,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余生皆是你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