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刘星辰夏小麦小说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小说在线阅读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5/16 18:31:17

夏小麦刘星辰小说叫做《小农妇的田园生活》又名《农门悍妇:带着包子去种田》,作者:渔眠,在这里提供夏小麦刘星辰小说在线阅读。 夏小麦心里虽然不理解,但是刘星辰好歹也是她的丈夫,几人他觉得不妥,罢了,那便换个地方好了。

精选章节

就是啊,最可怜的就是他们家狗子了,瞧那身子瘦得没二两肉了都。

再瞧瞧那刘婶子,真不知道她这个娘到底是怎么当的。

……

夏小麦还没走近呢,就听到那牛车旁边几个婆子就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起她来了,说的那些话自然是怎么难听怎么说了。

这听在夏小麦的耳朵里,还真是让她整张脸都黑了不少。

她真是不明白,这原主之前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家里有这么一个大帅哥不要,还要去做那些什么爬人床头的事情,这会儿还真是让她丢尽了脸面了。

要是原主现在在这儿,她可真想好好瞧瞧,她那脑袋里都是装的啥东西。

眼见着夏小麦跟刘星辰就走近了,刚才第一个说话的婶子就开口了:

老刘啊,去镇上呢?咋还带上你这赔钱媳妇了?

老林家的,这还用问吗?还不是担心刘婶子到时候又爬到别的男人的床上去了呗。

一听这话,这里的几个婶子都笑了起来。

这会儿夏小麦真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可是她现在已经在原主的身子里了,往后还要在这里生存下去,总不能一直躲着这些人吧?

这些人也不过就是一些长舌妇,平日里吃饱了没事干,就爱拿村里的人出来当谈资。

不过作为原主的丈夫,她的现任挂名丈夫,刘星辰听到这些话心里应该挺不是滋味儿吧?

想着,夏小麦就瞥了刘星辰一眼,顿时就让她心头愣了一下。

刘星辰的脸上居然一点波动都没有,仿佛刚才那些长舌妇说的人跟他没有关系,或者是他好像没有听到那些人说的话一般。

莫不是刘星辰对她已经绝望了?

不过想来也能理解,谁遇到一个她这样的妻子,不!是原主那样的妻子,还能心存希望的?

此时林氏见到刘星辰和夏小麦都不开口,便开始得寸进尺了:

老刘家的,你跟老刘是要去镇上吧?要不就跟大伙儿一起,一路上也能唠唠嗑,不过就是不知道这牛车你能不能坐的下去。

林氏说着就一脸头疼的样子看着夏小麦。

而其他的人,则被林氏说的话逗得捧腹大笑起来了。

谁都知道,在这个村里就夏小麦最胖了,而且还是胖得这么离谱。

听到这些话,夏小麦顿时心里就有了火气了,是,原主之前确实做过很多不对的事情,但是有必要现在当着她男人的面对她这么冷嘲热讽的?

想着,夏小麦立马紧了手心,上前就说道:

林婶子,上回你家二林生病的时候,正好我家当家的打了两只兔子来了,你借了一只给二林补了身子,回头那只兔子的银子可记得给我送回来。

王婶子,上回你家地被水冲了,在我这儿借去的锄头用完了记得给我送回来,我家后院那块地还等着我去翻呢。

李大娘,你家跟我家隔得最近,往后你那脏水就不要往我那菜地里倒了,瞧我那菜地现在都长不出菜来,往后我们一家子没菜吃了,可是要去你那儿讨点菜吃的。

夏小麦喊的这几个人,就是刚才大声讨论她的几个婆子了,至于其他几个,夏小麦就不一一点名了。

这也是因为这几个人太嚣张了,夏小麦就算日后想在这村子里好好过日子,想结识两个朋友,那也不可能是她们。

听到夏小麦这么说,三人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没想到夏小麦平时疯疯癫癫的,做出的事情也总没个让人放心的,可以说夏小麦就是她们村里经常用来当谈资的人了。

却没想这个时候,夏小麦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这些事情都说出来了。

拿林氏来说吧,那会儿她家二林生病了,她正好就见到刘星辰打了两只兔子回来了,就要了一只去。

当时确实说是借的,但是她可没打算要还,就看着刘星辰这人老实,从来也不计较什么的,吃了亏也从来不说,至于夏小麦她更不用当回事儿了,便打算过段时间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谁想这么久的事情了,这夏小麦居然还记得。

再说王氏吧,在农村里,能有一把像样的锄头都觉得很金贵的了,她屋里那块地,地势最低,每次只要雨水多点儿,她那块地准保要被淹。

上回确实借了夏小麦的锄头,可是干完活儿之后,她就见着夏小麦那锄头比她屋里那个可好用多了,本想着就放屋里,只要夏小麦不来要,她铁定不会主动送回去的,就夏小麦那样的,从来不顾家,时间一久了还不得忘了?

却没想今日当着林氏和王氏的面居然给说出来了,她这面子还真是没地放了。

而王大娘,在这几人里面,年纪是最大的了,心眼儿自然也是最多的,平时也不会在村里跟什么人明着吵闹。

不过就是喜欢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但凡是看谁不顺眼了,等着人家不注意的时候,就把自家洗了衣服,洗了野菜,甚至是晚上起夜了的那些东西,都往别人家地里或者院子里泼。

搞得别人家大清早一打开门,就一股骚臭味扑过去。

对于夏小麦,更是近水楼台了,王氏基本上每天都把家里的脏水还有起夜的脏东西都往夏小麦家泼。

以前原主也因为这事儿闹过几次,但是就原主那个臭脾气,哪里会好好说话?上门就直接要跟人打起来,在别人看见了,也只会是认为是原主在故意挑事儿。

自然王氏后头就越发得寸进尺,变本加厉了。

可是她们这么也没有想到,今日这夏小麦竟然直接就把这些事说出来了,而且还是这么和和气气的,一点都没有要冲上来打架的气势。

倒是让她们有些不知所措了。

就是一旁的刘星辰,看到夏小麦这模样,都有些惊讶了。

此时那李氏就笑了笑,说道:

刘婶子,瞧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就是前几日家里的活儿太多了,一时间忘记了,你等着,明儿个我就给你送过去。

是啊,那兔子……兔子的银子……老刘啊,那兔子是多少银子来着?我早就想给你来着,就是一时想不起来是多少银子一只了,我肯定会给你的。

接着林氏赶紧也说了一句,尴尬的笑了笑。

至于王大娘,她怎么会承认自己做的那些事儿?只能看夏小麦一眼,尴尬的笑一笑。

夏小麦可不会跟她们客气,直接就说道:

那兔子平日里是卖四十个铜板一只,你就给三十个铜板好了。

行了,那劳烦婶子们记得了,时候不早了,我跟我当家的就不陪大家聊了。

说着,夏小麦就拉着刘星辰快速离开了。

这几个人倒是被夏小麦今日的反应给愣住了,要是平时,夏小麦不得狠狠的吵上一架,不行就打上一架才肯离开?怎的今天就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直到看着夏小麦和刘星辰离开了,这几个人才反应过来。

特别是李氏,这会儿可气坏了,哪儿有人把兔子肉卖这么贵的?本来没打算要给银子的,现在居然还被这臭婆娘给坑了。

想着就来气,站在那里就冲着夏小麦离开的方向破口大骂起来。

夏小麦一直拉着刘星辰走了好远,一直到看不到那几个人了,这才慢下了脚步。

她就是从原主的记忆里知道,原主平日里可没少跟这几个人吵架的,每次见面不是吵架就是打架的。

不过也是因为原主实在胖,每次她们三个联合起来都不一定打的过原主,方才听她那么说的时候,应该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更何况今天她身边还有个刘星辰?

她可不得抓紧把该说的都说了,撒腿就跑?

虽然她也不是好欺负的,但是相对于原主来说,她还是要逊色不少的,而且她才来这个时代,可不想没几天就跟这些人打起来。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也不知道那兔子具体是卖多少银子的,她不过就是记得在现代的时候,这种兔子都是四五十一只,便随便说了一个数。

要是还待在那儿,指不定又要被骂成什么样子了。

兔子,只要二十个铜板。

……

到了镇上,正好赶上上集的时候,这会儿人还挺多的,夏小麦也不是第一次来镇上了,这会儿也不会太好奇,刘星辰一来就准备找个空地,把鹿肉摆着卖。

夏小麦赶紧说道:

这鹿肉不能这么卖。

这可是上等的鹿肉,来这里买东西,大多都是些贪便宜的人,指不定要把她这价格压得多低呢。

而且她可不准备二三十个铜板就卖了,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也得跟牛肉一个价吧?不说六七十个铜板一斤,四五十个铜板总要有吧?

四五十个铜板一斤的东西,那些贪便宜的,看到这价格还能买?

刘星辰也没做过生意,就是个粗人,哪里明白夏小麦的意思?

顿时拧了眉头:

不到这里卖去哪里?

难不成今天夏小麦还要来捣乱?

夏下麦四周看了看,最后还是把目光定在了镇上排名第一的酒楼上。

是的,就是天香居了。

走,去天香居。

说着,就一手拉着刘星辰往天香居去了。

这会儿天香居才开门做生意,夏小麦到了门口,也就看到一个睡眼惺忪的伙计在前堂,瞧那步子都轻飘飘的,要是现在有人撞了他一下,准保要把他撞倒了。

夏小麦看了看,正准备进去,才抬起一只脚,身后的刘星辰立马就拉住了她,夏小麦疑惑的转眼看过去,只见到刘星辰说道:

换个地方吧。

为啥?

这里可是镇上最有钱的酒楼了,他们这鹿肉要想卖个好价钱,这儿肯定是最佳选择的。

刘星辰顿时眉头一拧,眸子里透出一股凌厉之色,语气冰冷了不少:

没有为什么,走吧。

说着,刘星辰也不等夏小麦再说什么,直接拉着她就往外走了。

夏小麦心里虽然不理解,但是刘星辰好歹也是她的丈夫,几人他觉得不妥,罢了,那便换个地方好了。

再走了一会儿,又到了一个酒楼门口,这酒楼虽然在镇上排不上名号,铺子也不是很大,但是在原主的记忆里,好像是这家的酒楼的声誉挺不错的。

抬眼看了一下酒楼的牌匾,酒楼的名字就叫迎客居,倒是比天香居听起来亲切不少。

夏小麦正准备进去瞧瞧,忽然想到刚才的事情,立马顿了脚步,转眼看向刘星辰:

要不要去这家瞧瞧?

刘星辰看了一眼。

嗯。

跟天香居不一样,夏小麦和刘星辰才踏进迎客居,里头一个精神的伙计立马就笑脸迎了过来:

哟,二位这么早呢,这会儿我们酒楼才开门,二位要不先坐下歇会儿?

那伙计本来是笑脸迎过来的,可是当他见到夏小麦这模样的时候,脸色有那么一瞬间猛地煞白了一下。

不过考虑到是客人,立马又强行挤出了一个笑容。

夏小麦自然知道这伙计为何会这样,毕竟她这张脸连她自己都看不过去,跟更别说别人了。

伙计,你们老板可在?我家当家的打了些好野味,来瞧瞧你们这要不要。

伙计闻言,探头就往刘星辰背后的背篓瞧了瞧:

是什么野味?当真好的话,倒是可以考虑。

刘星辰将背篓从背上取下来,往桌子上一放,这背篓还有些大,里面就装了满满一背篓的鹿肉呢。

你瞧瞧,这些都是新鲜的鹿肉,今儿一大早打来的。

伙计一听是鹿肉,顿时眼睛都放光了,赶紧就往那背篓里看了看。

这当真是鹿肉?

那还能有假?你要是不信,回头我把那鹿头给你抗过来。

夏小麦虽然嘴上这么说,肯定是不会真的把鹿头抗过来的,且不说晦不晦气了,那看着也觉得吓人啊。

伙计欢喜的笑了笑:

那倒不必,这鹿肉可是好东西,你等着,我去把我们掌柜的喊过来。

说着,那伙计就飞快的往后堂跑去了。

看着这伙计倒是精气神十足的,再想想刚才见到的天香居的伙计,走路都打飘的,不是说天香居是镇上最好的酒楼吗?

怎么伙计那么没精神?

鹿肉在哪儿呢?

夏小麦正想着,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转眼看过去,就见到一个穿着玄色袍子,不是很高,头上还戴着一顶帽子的中年男人往这边匆匆走了过来。

伙计赶忙将背篓上的盖子打开,给掌柜的瞧了瞧,顿时掌柜的眼前一亮,赞叹了一声:

好!真好!

这鹿肉是你们打来的?

那掌柜的抬眼就看向了刘星辰,眼里又是激动,又是期待的。

刘星辰的脸上倒是波澜不惊,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嗯。

停顿了一下,又问了一声:

您瞧瞧要多少?

闻声,掌柜的脸上立马露出了惊喜之色,赶忙说道:

要!全都要了!

此时旁边的伙计赶紧扯了扯掌柜的衣服,在旁边小声道:

掌柜的,您还没问价钱呢!

他这掌柜的可真是让他操碎了心了,这鹿肉虽然好,但是物以稀为贵,肯定不便宜呀,而且看着两人,应该也不是什么有钱的人,要是一听这掌柜的这么说,等会儿指不定就要狮子大开口了。

那他们这酒楼还开不开了?还赚不赚钱了?

这会儿掌柜的才反应过来,立马收了笑容,转眼就问道:

不知道你们打算按照什么价格卖给我?

刘星辰想了想,便开口道:

三……

稍等,稍等。

不等刘星辰说完,夏小麦赶紧打断了他,冲着掌柜的笑了笑,随即把刘星辰往旁边拉了拉,小声说道:

星辰,你可知道这镇上牛肉的价钱?

刘星辰想了想:旺季五十,淡季四十五。

他经常在镇上卖猎物,对于镇上的行情他还是比较了解的。

夏小麦会意,点了点头,随即说道:

成,我明白了。

说完,夏小麦和刘星辰便到了掌柜的面前,掌柜的笑了笑,问道:

二位可考虑好了?

夏小麦点了点头:考虑清楚了。

那这价钱是多少?

五十个铜板一斤。

说着,夏小麦就伸出自己那胖乎乎的五根手指,就担心这掌柜的没有听清楚。

闻声,掌柜的脸上明显露出了惊讶之色,不过比掌柜的更惊讶的是他身后的伙计。

啥?五十个铜板一斤?你们这是打劫吧?

他就知道这两人一定会趁机捞一笔,刚才就是看到掌柜的很中意他们的鹿肉,现在就在狮子大开口了。

早知道这样,刚才就直接把他们轰出去就好了。

夏小麦从背篓里捞出一块鹿肉,说道:

掌柜的,你可瞧仔细了,我这鹿肉可是非常新鲜的,这肉要是做好了,比牛肉的味道还鲜美得多,特别是现在是冬天,鹿肉更是能温补身子,你这儿的客人要是吃了鹿肉,出去好一阵子身子都是暖和的,还担心你这酒楼生意好不起来?

说着,就将手里的鹿肉放在掌柜的面前。

那伙计就不服气了,他可每吃过鹿肉,只听说鹿肉却是是不错的东西,味道也不错,只是他可是吃过牛肉的。

牛肉可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肉,就算这鹿肉很稀奇,很美味,还能比牛肉好吃?

这婶子想把这鹿肉卖出去,也不能这么睁眼说瞎话吧?

你可别瞎说了,这鹿肉怎么会有牛肉好吃?

瞎说?

夏小麦看了一眼伙计:我有没有瞎说,问你们老板就知道了。

说着,夏小麦又把目光转向了掌柜的。

这伙计能说这样的话,那肯定是没有吃过鹿肉的,自然不知道鹿肉的行情,至于这掌柜的,既然能开的起酒楼,而且刚才他见到鹿肉那激动的模样,想来要么就是早就尝过鹿肉,要么就是一直想要鹿肉。

反正不管怎么说,她今天这个价格绝对没喊错的。

果然,掌柜的拧眉点了点头,看着那块鹿肉眼睛都舍不得离开的。

这鹿肉却是不错!

不过这五十一斤,却是有些贵了。

掌柜的最终还是为难的抬眼看向了夏小麦。

夏小麦可不觉得这鹿肉她喊贵了,她要是就因为这掌柜的这么一两句话就把价格降低了,那她这鹿肉的价值不就贬低了?

成!

星辰,方才咱们在天香居的时候,那老板给咱们好像是五十五一斤吧?看来今天也就天香居的老板识货了,咱们还是去那儿吧。

说着,夏小麦就直接把桌子上那块肉拎起来往背篓里一扔,转身就准备离开了。

刘星辰哪里能不明白夏小麦想做什么?刚才他们哪儿有进天香居?

可是夏小麦这一准备走,可把掌柜的急坏了,赶紧上前拦住了夏小麦。

婶子,先别着急走,有话好说,咱们再谈谈。

夏小麦就知道掌柜的肯定不舍得,心里虽然高兴坏了,但是脸上还是一脸不开心的模样:

掌柜的,既然您觉得贵了,那今天咱们这生意不做就好了,买卖不成仁义在,下次我那儿有好东西,天香居那边不要的话,我再给你送过来。

瞧夏小麦这话说得,这不是在扎掌柜的的心吗?

明明知道这镇上酒楼的竞争一直都很大,天香居那边又是长居第一的酒楼,要是夏小麦还一直往天香居送好东西,那还让他这酒楼怎么活得下去?

误会!婶子误会了,有话咱们好好说,生意咱们都可以谈的,你看这样行不行,我……

陈掌柜!陈掌柜不好了!

不等陈掌柜说完,一个年轻的男子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那裤腿上还粘在泥巴水呢,一脸惊慌的看着陈掌柜,看样子是很着急的跑了很远了。

陈掌柜一看来人,疑问道:

老五,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匆忙就跑过来了?

他说的匆忙,不就是看到这男子的裤腿上海沾着好些泥巴水,显然是刚从地里做活上来的。

那男子连大气不敢多缓一口,急忙拉着陈掌柜就准备往外跑,嘴边急忙说道:

陈掌柜,快走!嫂子难产了,请了产婆过去,都一个晚上了,都没生出来,再这样下去,嫂子恐怕就有性命之忧了!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小农妇的田园生活,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小农妇的田园生活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