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我有田园与星辰夏小麦刘星辰小说 作者渔眠我有田园与星辰小说阅读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5/16 9:27:19

夏小麦刘星辰小说叫做《我有田园与星辰》又名《小农妇的田园生活》,作者:渔眠,在这里提供夏小麦刘星辰小说在线阅读。而刘星辰脸上却有些不光彩了,按理来说,夏小麦是他的媳妇,他应该相信她的,刚才他居然以为夏小麦又要动粗了,还吼了她。

精选章节

刘星辰将水桶放在角落,转眼看了夏小麦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那边出了点儿事,我得过去瞧瞧。

夏小麦向来不喜欢他跟那边的人接触,这个时候他还是不要点名道姓比较好。

闻声,夏小麦心里就疑惑了。

那边?哪边?

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

出什么事了?

看他们这么着急的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小事,说不定她还能帮上什么忙呢?好歹她之前也是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高科技时代的人。

对于夏小麦的问话,刘星辰的心里还有些拿不定主意,还真不知道这个时候夏小麦心里是怎么想的。

外头的三柱焦急的等着刘星辰,半天也不见他出来,心里就慌了,也管不得什么,直接就往院子里冲了进去。

大哥,娘……

却没想,还不等三柱到刘星辰跟前,嘴边的话才说了不到一半,三柱一进院子就见到了夏小麦,顿时吓得赶紧止了步子。

大……大嫂……

尽管三柱见到夏小麦害怕得瑟缩了身子,但是嘴上还是礼貌的喊了一声。

夏小麦转眼看过去,努力在原主的记忆里找了找,确实有这个人,只不过没多少印象,听到三柱喊刘星辰大哥,想来跟他们关系应该不错。

想着,夏小麦便问道:

三柱,是不是家里出了啥事?

刚才见到三柱这么慌张,想来是三柱家里出了什么事,想找刘星辰过去帮忙呢。

听到夏小麦这么文,三柱倒是有些震惊,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但是心里担心母亲的安危,还是一边使劲的搅着手指,一边说道:

娘……娘生病了,今天上午还好好的,就是下午吃饭比平时吃得晚了些,正准备吃饭,娘突然就浑身抽搐得厉害,身上还冒冷汗,神志都有些不清楚了。

请大夫没?

刘星辰赶紧问了一句,他不懂医术,也不知道这病是啥病,但是听着三柱说的,倒是挺严重。

三柱有些难为情的看了刘星辰一眼,随即摇了摇头。

刘星辰立马就知道三柱的意思了,他们那一家子平日里的粮食都是他送过去的,现在就是想请大夫,哪里还有那个银子?

先去瞧瞧。

现在他也不知道情况,而且最近他那野味打得还真不多,也没卖几个钱,只能先去瞧瞧,到时候看情况请大夫,诊金和药钱到时候再想办法。

三柱是非常信任刘星辰的,赶紧重重的点了点头,就等着刘星辰过去想办法呢。

两人准备离开,此时一旁的夏小麦就喊了一声:

等等,我也去。

闻声,刘星辰转眼就说道:

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可不能胡闹!

刘星辰这话算是说道三柱的心坎儿里去了,方才他见到夏小麦的时候,还真怕夏小麦又要去他家里折腾点什么,他娘现在都那样了,可经不起夏小麦的折腾。

夏小麦哪里还记得那些事情?现在在她的眼里可只有想办法救人。

我没有胡闹,反正也没有请大夫,让我去瞧瞧又如何?说不定不用请大夫就能让娘的病好了呢?

她这么说,也不是没有根据的,好歹她在现代也是医生,方才听到三柱的描述,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已经猜到那人得的是什么病了。

想来在这十里八乡的,大抵都没几个银子,既然跟刘星辰的关系好,要是能帮上点忙她倒是不觉得麻烦。

显然,听到夏小麦说的话,刘星辰一脸的疑惑:你?

这可是治病救人的事情,她能行?

夏小麦肯定的看着刘星辰:对!等着。

说完,夏小麦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跟着刘星辰他们一块儿去了另一个家。

他们足足翻过了一个山头,又走了好一会儿才到了三柱家里。

这爬山的功夫可让夏小麦没少累着,不过心里想着自己现在都瘦了一些了,只要再坚持坚持,身材就能苗条起来了,夏小麦立马就充满了动力。

大哥,你……

才到三柱家门口,二柱赶紧就迎了上来,正准备说着什么,一转眼看到夏小麦也跟来了,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立马一脸疑惑的看了一眼三柱,三柱哪里能说什么?脸上只有无奈。

看到二柱的反应,刘星辰哪里能不明白他心里的想法?

你嫂子听说娘病了,心里担心,过来瞧瞧。

闻声,二柱只能小心翼翼的冲着夏小麦点了点头:

嫂子。

夏小麦立马露出一个自认为和善的笑容:

赶紧去瞧瞧娘咋样了。

二柱见到夏小麦居然笑了,可把他震惊到了,心里不但没有觉得轻松,反而更紧张起来了。

以往夏小麦过来的时候不是吵就是闹的,他们这一家子可真是要跪在地上给她磕头了,今天居然还笑了,难不成夏小麦又耍什么新花样?

见到二柱那震惊又有些胆怯的模样,夏小麦就知道一定是原主之前欺压他们了,想到这里,夏小麦就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了。

这原主还真是,不得罪人就觉得皮痒是吧?

去了屋里,就听到一阵阵虚弱的呻吟声,床上躺着的赵氏身上盖了好几层被子,严格来说,还不是被子,就是一些布料,还有衣服,好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要能用来盖的都堆在赵氏的身上了。

虽然现在是冬天,但是这么堆下去,不把人闷死也要把人压死了吧!

夏小麦上去就直接把上面好几层衣服都甩到了一边,随即撸起袖子,正准备往下面做,二柱三柱还有刘星辰顿时震惊了。

夏小麦!

刘星辰立马就喊了一声,心里火气立马就上来了。

他就知道,夏小麦来了就要胡闹,刚才真不该同意她过来。

干啥?

夏小麦下意识的回了一句,才转眼,就看到眼前的三个人的脸上一人一个色的。

二柱和三柱脸上满是焦急,想说什么,却又不太敢说,而刘星辰,自然是气得脸色铁青了。

不许胡闹!

刘星辰紧拧了眉头,冲着夏小麦就低吼了一句。

被刘星辰这么一吼,夏小麦心里还能好受?他们不明白她这做法也就算了,居然还吼他,罢了,夏小麦也不管刘星辰了,直接撸起袖子就坐到了床头给赵氏按摩头部。

见到夏小麦不仅没有趁机对付赵氏,也没有吵闹,居然还给赵氏揉按头部,这可看得三人顿时心里更惊讶了。

而刘星辰脸上却有些不光彩了,按理来说,夏小麦是他的媳妇,他应该相信她的,刚才他居然以为夏小麦又要动粗了,还吼了她……

想到这里,刘星辰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愧疚,不过这会儿心里倒是真的对夏小麦另眼相看了。

夏小麦是真的变了,而她现在的这种状态,倒是让刘星辰觉得和夏小麦生活在一起,也不错,而且现在看着,夏小麦似乎也没那么丑。

按了没一会儿的功夫,赵氏终于清醒了,夏小麦便让三柱去取些水还有吃的给赵氏。

赵氏这是体质太弱,今天又没有按时吃饭,低血糖就犯了。

等着三柱给赵氏喂了些水和中午剩下的一点糊糊,接着夏小麦又给赵氏按了按头部,赵氏这才恢复了不少。

见状,二柱三柱还有刘星辰心里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们心里对夏小麦治好了赵氏这件事却有了疑惑。

大哥,嫂子什么时候学了医术?

二柱凑到刘星辰面前,小声问道。

刘星辰看了夏小麦一眼,以前也没听说夏小麦会医术,今天倒是让他也有些意外了。

家里还有粮吗?

二柱抿了抿嘴唇,有些难为情的摇了摇头。

刘星辰抬手在二柱的肩膀上拍了拍:照顾好娘。

临走前,夏小麦本来想嘱托二柱和三柱,赵氏现在身子虚,光吃糊糊可不行,可是看了看这屋里的环境,比她那屋子还破旧。

想来也是没有银子,便没开口。不然他们刚才不会那么慌张的去找刘星辰帮忙,而不去找大夫。

夏小麦和刘星辰往回走的时候,已经不早了,两人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不少,晚上家里没有灯,狗子一个人在家夏小麦心里也不放心。

眼看着快到家了,刘星辰冲着夏小麦看了一眼:

你会医术?

闻声,夏小麦心头一愣,脚下的步子顿了顿,这才反应过来,原主之前除了吃喝拉撒睡,啥也不会干,今天她救人心切,竟然把这事儿给忘了。

夏小麦心里立马有些慌了,手指使劲的搅了搅衣角,冲着刘星辰尴尬的笑了笑,脑袋里正在飞速的旋转。

没一会儿,夏小麦顿时眼前一亮,转眼就说道:

当,当然了,以前我在当丫头的时候,遇到过一个郎中,就跟着他学了点皮毛,后来那个郎中走了,我也没太放在心上,就没跟你说。

说完夏小麦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还好原主在成亲之前,并没有见过刘星辰,至于原主之前的经历,想来刘星辰也不会太感兴趣,毕竟原主这模样,想让人产生兴趣还是很难的。

回了院子,刘星辰直接就去了厨房,把夏小麦撇出来的两只兔子拎着,随即就出了屋子,拿上打猎的家伙,就往外头走去。

这天马上就要黑了,说不定等会儿他送完东西回来,还能碰上点什么野味呢?

夏小麦去厨房看了一下整理好的熏肉,就准备去厨房做晚饭了,一出来就见到刘星辰手里拎着两只兔子就要出去。

挨,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刘星辰手里虽然拿着打猎的家伙,要说去打猎,那也不至于还带着两只兔子去吧?难不成打猎还需要诱饵?

刘星辰转身看了夏小麦一眼:

给别人家送点东西。

说着,刘星辰就没再理会夏小麦了,转身就离开了院子。

夏小麦看着刘星辰离开的背影,眉头拧了拧。

送给别人家?是谁还能让她的丈夫给送粮食?

夏小麦想了想,从原主的记忆里也没说刘星辰还有爹娘或者亲戚要供养的,那就奇怪了,家里本来就很缺粮的,到底是什么人,还能让刘星辰把两只兔子都拎过去了?

难不成……

他在外头还有外室?

想着,忽而夏小麦这才意识到刘星辰还没有吃晚饭呢,好歹他也是自己的丈夫,而且还长得那么养眼,怎么着就算她有一口粮食,也不能让刘星辰收了委屈不是?

赶紧追上去,扯了嗓子就喊了一声:

当家的,天色不早了,你要不吃了饭再去?

刘星辰的脚步微微一顿,心里倒是有些意外,夏小麦这是在关心他?

不了,你跟狗子先吃,我去去就回。

说着,刘星辰就转身离开了。

夏小麦也只好回去了,晚上就她和狗子两个人吃饭,天气又冷的,夏小麦也没怎么折腾,就剥了后院的一个大南瓜,放在锅里煮软了之后,再捞出来捣成泥。

随后加在玉米面里面,就做了几个玉米南瓜饼子,最后拿上回在镇上买来的鸡蛋,打了一个鸡蛋皮片汤,伴着饼子吃就不会觉得干了。

其实即使没有汤,夏小麦做的这玉米饼子也不会觉得干。

本来如果做纯的玉米饼子,肯定会觉得干,而且还会有些割喉咙,但是夏小麦在里面加了南瓜。

南瓜这东西本身就柔软得很,加载玉米面里,不仅让玉米饼子吃起来柔软了不少,而且还更加香甜。

狗子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玉米饼子,整个眼睛都冒星星了。

娘亲,这个饼子好好吃,娘亲多吃一点。

说着,狗子就往夏小麦的碗里放了两个饼子。

夏小麦看着狗子这萌的模样,忍不住就伸手过去在他的脸上掐了一下,小孩子的皮肤就是好,嫩滑嫩滑的,就像白面似的。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脸,瞬间都有些倒胃口了。

她自己看了这张脸都觉得倒胃口了,也不知道这些年刘星辰和原主在一起,到底是怎么忍受过来的。

看来她还得加快速度,抽个时间去找找看看有没有能敷脸的草药什么的,她这脸她实在看不下去了,得治治了!

吃完饭,夏小麦就把买来的棉布拿出去,这棉布有四丈,这个时代的一丈就相当于现代的两米八到三米了。

夏小麦看了看,这炕也就两米五的长度,刚好剪裁一丈下来就可以了。

但是这毕竟是棉布,不想现代那些棉被厚实,垫在下面只垫一层也没什么效果,夏小麦直接就用了两丈布,垫在下面,这样晚上睡觉的时候又不会冷,而且还不会觉得硌得慌了。

剩下的两丈,夏小麦就用针线把两块布缝在一起,就当做盖的被子了。

至于以前用的那些布,夏小麦现在也舍不得丢,这布虽然旧了些,但是洗洗,明年夏天的时候说不定还能用上。

夏小麦烧了水,给狗子洗了脚,就把狗子抱到炕上去了,现在有了新被子,底下还软绵绵的,狗子一到床上就睡着了。

这会儿天已经黑了,夏小麦朝着外头看了一眼,还没有刘星辰的影子。

也不知道刘星辰啥时候回来,他还没吃晚饭呢,等会儿回来一定要饿了。

想着,夏小麦就去厨房,再做了点玉米饼子,这东西能放,等会儿晚点刘星辰回来了,就可以直接放在锅里炕热就行了。

可是,夏小麦这边都把玉米饼子做好了,又等了好一会儿,还是不见刘星辰回来。

心里顿时就慌了,这荒山野岭的,大晚上的,刘星辰咋还没回来?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她可是听说,这冬天的雪狼可厉害得紧,闻到点儿肉味儿可要使劲儿去咬的,莫不是刘星辰在山上遇到雪狼了?

想着,心头更慌了,赶紧套了一件衣服,拿了锄头就准备往山上去。

可是才走出院子,夏小麦顿了脚步。

不行,要是山上真的有雪狼,即使她找到刘星辰了,大抵也是受伤了,刘星辰是专业的猎户,都对付不了雪狼,她就更不用说了。

要是这样去山上,估计就是去给雪狼当粮食了。

想着,夏小麦就四处看了看,周围也有几户人家,依稀还能听到人家说话的声音,想了想,夏小麦就决定去找人一起去山上了。

想来都是邻居,要是她去请大伙儿帮忙找找人,他们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想着,夏小麦就准备往旁边那户人家走去,没想,这才走了没两步,树林那边就传来了声响。

夏小麦当即就停住了脚步,屏息凝神的看着树林那边。

是谁?

只听到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而且那步子可是沉重得很,听声音倒像个两百多斤的生物。

刘星辰虽然身上有力气,看着也挺壮实,但却不胖,顶多也就是身上的肌肉压了体重,顶了天也就一百六十斤吧。

所以听这声音,夏小麦的第一反应就觉得不是刘星辰,倒是更像野猪之类的……

夏小麦想到这里,下一秒整个人都尴尬了。

只见刘星辰正扛着一头野味从树林里走出来,距离太远,夏小麦还不能确定他身上抗的是什么。

但是刘星辰这个人,她算是看真切了。

要是被刘星辰知道刚才自己把他当成野猪了,估计刘星辰的脸都要黑了。

夏小麦赶紧走过去。

这么晚了,打着什么东西了?

鹿。

刘星辰扛着那头鹿,还有些吃力,看着样子,这头鹿还有些大呢。

夏小麦赶紧跑了过去,帮着刘星辰一块儿把鹿抗到了院子里。

这鹿却是有些大,都能赶上两头幼野猪的体积了,就是看起来不是特别肥。

你这么晚回来,就是为了打这头鹿?

嗯。

刘星辰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

转身就回去屋子里,拿了一把斧头出来,又去提了两桶水过来,正准备收拾这头鹿,手里的斧头顿了顿,转眼看了夏小麦一眼。

夏小麦还没怎么明白刘星辰的意思,一双大又清亮的眼睛望着刘星辰,在月光的照射下,倒还有些看头。

见到夏小麦还没有反应,刘星辰便开口了:

我要剁鹿肉了。

刘星辰这会儿会这么说,完全是因为以前他每次打了野味回来,要是当着她的面剁肉什么的,夏小麦肯定就要跳起来指着他的鼻子骂的。

总说他身上沾了不干净的血,把这些晦气东西都带到家里来了,要么就不喜欢闻那些死了的动物的味道。

要是平时他也不会放在这里剁肉了,只是现在这么晚了,加上这鹿实在太大,这家里也就这院子里能放得下。

夏小麦眨巴了一下眼睛。

你剁就是了。

她在现代的时候,可是外科医生,什么残忍的画面她没有见过?何况现在才是一只动物罢了。

闻声,倒是让刘星辰有些惊讶了,顿时拧了眉头,不过转眼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今天夏小麦已经做了很多让他很意外的事情了,这会儿也不在乎再多一件。

而且说不定之前夏小麦都是装的,要是等会儿让她见到了那些血,指不定就原形毕露了。

想着,刘星辰抬起手就一斧头狠狠的,往鹿脖子上砍了过去。

只见到一道血光猛地射了出来,顿时喷得夏小麦和刘星辰一身的鹿血。

啊~亲娘啊!

夏小麦的惊呼声顿时响了起来,不过倒是没有吓到刘星辰,这结果他早就预料到了。

只见到夏小麦惊呼了一声之后站起身就赶紧往屋子里去了。

刘星辰眼角扫了她一眼,脸上却没有太多的表情,随后又是一斧头砍了下去。

正当他准备砍第三斧头的时候,夏小麦赶紧冲了出来就喊了一声:

等等!

闻声,刘星辰的手顿了顿,眉头一拧,转眼就看了过去,只见到夏小麦换了一身衣裳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块布冲他跑了过来。

来,把这个穿上再砍。

刘星辰看着她手里的布还有些不明白:穿这个做什么?

这鹿剁起来本来就要溅一身血,难不成她还要让他把所有的衣服上都沾上血?

夏小麦也不管刘星辰了,直接就把自己做的简易围裙往他身上一套,一边给他绑着后面的绳子,一边说道:

这是围裙,你先穿上就是了,等会儿剁鹿肉的时候,那血就不会沾到你身上了。

说话间,夏小麦就已经把刘星辰把围裙系好了。

这简易围裙还是她用之前他们当被子盖的那几块布做成的,虽然他们身上穿的也不是什么好布料做的衣服,但是不管怎么样,每天身上穿着干干净净的衣服总也舒服些。

刘星辰顿时心头一惊,他刚才还以为夏小麦是受不了这鹿血,担心晦气了自己才跑进去的呢,就是见到她刚才出来的时候,换了一身衣裳,还以为她又要指着他的鼻子骂了。

这会儿才看清,原来她身上只是绑了一块布,就像她说的围裙,这倒是能挡挡脏的东西。

所以,她现在都不介意鹿血喷到她身上,不怕沾上了晦气?

见到刘星辰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夏小麦眨了眨眼:

咋了?是不是绑太紧了?

夏小麦正准备转身再给刘星辰绑得宽松些,却见刘星辰往旁边挪了一步:

不紧。

说完又拿起了地上的斧头,就开始砍鹿肉了。

这把斧头并不是特别锋利,所以这砍了大半个晚上的,才彻底的把肉剁成了一块儿一块儿的。

这次的鹿肉,夏小麦就不准备把它做成熏肉了,鹿肉可算得上是高级野味了,就相当于是人们常吃的肉类食物中的牛肉一般。

虽然夏小麦在现代的时候,并没有亲自尝过鹿肉是什么味道,但是她在书中见过呀。

在《本草纲目》中,就有记载:

鹿肉味甘,性温,无毒。

在其医学性状上,又有补虚羸,益气力,强五脏,还有养生美容的功效。

鹿肉最开始,就是在《名医别录》里面出现的,华佗就写了这么一句话:

中风口偏者,以生鹿肉同生椒捣贴,正即除之。

这鹿肉对于中风口偏的人,还是有很显著的效果的。

至于做法,当时在书中就看到李时珍就有说过,鹿肉从头到脚,人吃了都是有益处的,一般用做蒸,或者煮,或者跟酒一块儿使用,都是可以的。

当然这鹿肉也肯有药用价值,做成药膳用来调养身体也非常好的。

这么好的东西,要是就做成了熏肉岂不是可惜得很?

不过夏小麦也不是全部都拿去卖了,他们这一家子还是要留下一点,自个儿也尝尝的,这么温补的东西,就他们现在的家境,肯定没银子去买的。

这会儿自个儿有了,还不得留点儿下来自己补补?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夏小麦和刘星辰就蹑手蹑脚的,摸着黑出了屋子。

现在时候还早,狗子还在睡觉,他们得早点去早点回,最好等会儿回来的时候还能给狗子带点吃的回来。

刘星辰背着那些鹿肉,夏小麦就跟在刘星辰后头,两人摸着黑就往村子口那边走去。

一路上刘星辰跟夏小麦都没有说话,都是各自怀着心思呢。

对于刘星辰来说,自然是对夏小麦充满了疑惑,以前夏小麦不把家里的粮食往娘家拿也就很不错了,更不谈主动提出卖点什么赚点银子的事情了。

昨天晚上到了后半夜才睡,那么晚睡,现在这么早,夏小麦居然还能自觉起来,这么起早贪黑的想着去赚点银子,还真是让刘星辰有些刮目相看了。

当然,见到夏小麦有了改变,刘星辰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想想以前,再看看现在,这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而夏小麦,可不知道刘星辰心里是怎么想的,她想的便是该怎么赚钱,怎么让这一家子的日子好过,怎么让那小包子的身体越来越好,怎么让自己脸上的脓疮快点好起来,怎么减肥。

但是此刻,夏小麦想的倒没有那么多,现在她对这个时代的金钱价值观还不是很了解,等会儿要是去卖鹿肉,要是啥都不知道,指不定要给人坑了。

想着,夏小麦就看了一眼刘星辰,想了想,还是问道:

你觉得咱们这鹿肉应当卖多少银子?

刘星辰想了想,他这也是第一回卖鹿肉,在镇上也很少见到有人卖的,这行情还真不好说。

想着,刘星辰便说了一句:

三四十文。

三四十?

刘星辰这么说也不是没有依据,主要是依附他平常去卖的兔子肉,狼肉,或者一些别的野味,折合下来,差不多应该是这个价格了。

闻声,夏小麦就惊讶的喊了一声。

刘星辰当即就拧了眉头:怎么?

难不成他猜的没错,夏小麦花这么大的心思弄这些东西,当真是别有目的?

看到刘星辰这在夜色中一脸严肃的模样,身上散发出来的威慑力,让夏小麦还真有些惧怕了。

夏小麦赶紧咧嘴笑了笑,后退了两步摆了摆手:

没,我清楚,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见到刘星辰也没说什么就往前走了,夏小麦这下心里才算松了下来。

刘星辰可是猎户,这人高马大的,连几百斤的鹿都能抗得起,到时候她要是真把他惹怒了,遭殃的还不是自己?

虽然她现在是刘星辰的妻子,但是想想原主以往做的那些过分得不能再过分的事情,哪怕是一个正常人,要是再这样下去,迟早也能给她逼疯了。

至于刘星辰,难道还没那种可能?

虽然刘星辰却是长得很帅,不!是超级帅,但是在自己的性命面前,夏小麦还是选择理智。

在彻底了解刘星辰的为人之前,她做事啥的还是得小心点才行。

没一会儿功夫,刘星辰和夏小麦就走到了村子口了,这会儿这里还等着几个人,旁边停着一辆牛车,大抵是想等着人再多一点的时候,一趟拉出去。

哟,这不是妄想上于地主家的床,被人家给赶出来的刘婶子吗?

还真是挨,那旁边是谁?老刘?

可不是吗?你们说那刘婶子都做了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了,老刘居然还把她留在身边,不用看都知道老刘心里有多憋屈了。

还不是为了那个小的,还没个地里的萝卜大,要这会儿失了娘,往后日子还咋过?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小农妇的田园生活,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小农妇的田园生活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