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南城以南相思归否俞相思白祁风小说 大舅舅南城以南相思归否小说章节目录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8/3/13 16:35:32

俞相思白祁风小说叫做《南城以南,相思归否》,作者:大舅舅,在这里提供俞相思白祁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眼见白祁风突然将枪抵在俞相思的额间,苏奕辰急忙拉着还在啜泣的云舒雅跑了出去,还识时务的关上了门。眼见白祁风突然将枪抵在俞相思的额间,苏奕辰急忙拉着还在啜泣的云舒雅跑了出去,还识时务的关上了门。

精选章节

归宁日。

白祁风准备了一大堆礼物,随云舒雅回到宛城,拜谒亲属,出于各种目的,俞相思也跟着回去,在云舒雅的邀请下,随白祁风的车。

白祁风笑若春风,护着云舒雅的头,先让她上了后座,自己刚准备上车时,看见了立在前门的俞相思,张口,“小——”

俞相思拉开车门,低下头,坐进了副驾驶,没有磕到头。

刚才,自己到底是想说什么!

白祁风看向车前的后视镜,像是那里有他要找的答案,视线于俞相思有一刹那的碰撞,看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熟悉和疏离。那日,她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没有任何言语,就那样沉默的接过了他递给她的烫伤药,沉默的……逃走了!

“走!”白祁风的话中带着一丝显怒的情绪,因为俞相思沉默的态度,沉默的居然让他生出难得的心疼。

司机没有见过这样的少帅,迟疑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发动了车子。

闻言的云舒雅面上平淡,心底却反感着,反感白祁风是这样暴躁的脾气,一会晴空,一会打雷的。哪里比得上温柔待她的苏奕辰,想起他,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轿车后面居然还跟着一辆轿车,熟悉的车牌号……那是苏奕辰的车。

……

回到宛城云家,云舒雅借口有些晕车,靠在俞相思的身上,两人先回了房,白祁风在亲戚之间周旋着,笑容亲和,在这一点上,他是个好丈夫。

可是云舒雅不爱他,凭什么爱他,他可是打乱了她规划好的路。

而且她也不懂,南城明明是江南水乡,盛产美人,更有宋家和杜家这样的名门世家,白祁风为何偏要选择远在宛城的她。这样的生活,她厌烦了,她想苏奕辰,她想苏奕辰带她走,为世人留下这段可歌可泣的爱情,即便到时候败了,把俞相思推出去,不就得了。

“你确定?”

云舒雅坚定地点点头,“恩!”

俞相思接过那封信,藏在怀里,趁着丫鬟,管家都在好奇南城白少帅的时候,向着后院走去,整个云家的人都围在了一起,白祁风目光落在院中,一眼就看到俞相思的身影消失在院落中,眉头微微一蹙。

俞相思一路小跑着来到苏府,拜托门口的家丁把信送给苏奕辰,人刚准备走,苏奕辰突然从门内冲了出来,手上拿着未拆封的信,乐道:“哟,相思,你又给我写信了。”

相思淡淡道:“信是小姐让我给你的。”

“不信!”苏奕辰相信这都是相思欲拒还迎的手段,当着她的面将信拆开,看了信的内容后,手不自觉握成了拳,“你希望我这么做……”在俞相思默然的注视下,苏奕辰恼道:“你希望我带着云舒雅私——”

俞相思忙伸出手,紧紧捂着苏奕辰的嘴,两人的距离不过咫尺,苏奕辰也看清了她水润的唇,和被秀发遮住的,若隐若现的青紫痕迹,一股无名火窜了出来,将俞相思抵在了墙上。

“多少钱买你一晚上?”

俞相思沉默。

“我想起来了,三年前买你一晚上是五百大洋,现在翻十倍,五千大洋,俞相思,你昨晚的客人,可没我这么大方吧。”

俞相思还是沉默,甚至连眼神都飘向了远处。

苏奕辰从未这么挫败过,就像当年一样,他揪着俞相思的衣襟,想要做点什么,余光瞥见白祁风倚在门口的石狮旁,抽着烟,似笑非笑的神情,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舒雅找你。”

白祁风撒谎的样子,还是跟从前一样,装作无事的,低着头。

俞相思将地上的信捡起来,放到苏奕辰的口袋里,转身准备走,苏奕辰伸手想要抓她,白祁风抢先一步握紧了她的手,清冷的眸望向苏奕辰。

“苏少,白家的丫鬟不是随意让你欺负的,想娶,也要先过了白家这关。”语毕,拉着俞相思,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白少帅也太能污蔑人了,少爷你可是宛城首富,手上还握着一支军队,一大把的姑娘倒贴过来,会娶一个丫鬟,还是个名声不好的,傻子才会想娶俞相思,是不是!这可真好笑!”家丁抱怨道。

“很好笑?”

“当然好笑。”

“那你就站门口——笑个够!”

“诶,少爷……”

家丁不懂自己哪里惹恼了苏奕辰,因为谁也不会想到,宛城的首富,会对一个低贱的丫鬟上心,大概,因为不曾得到。

可是有一点,苏奕辰想不明白。

他曾经当着白祁风的面骚扰过红玫瑰,白玫瑰,夜兰香等头牌,还有羞涩的餐厅服务员,都不曾被对方阻拦,为何那个一向清冷的少帅,会一二再再而三地阻止他用“独特”的方式向俞相思示爱?

有毛病吧。

“白、祁、风。”苏奕辰咬牙切齿,踹向门口的石狮子,幻想那是白祁风,随后,看见落在石狮子旁的,数不尽的烟头,想起俞相思看向远方的眼神,那样透彻,是他不曾见过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俞相思是嘛,他要查清楚!一个字一个字的查清楚!

许多年后,苏奕辰还是会想起自己看到那份厚厚资料的时候的样子。

看到那份有关“相思”的资料。

想起一个傻子居然被七年的岁月摧残成这幅样子,而另一个傻子居然没有认出来,瞬间,仰在椅子上,笑得不能自已。

“俞相思……相思……哈哈……这TM就是爱……”

他笑着笑着就哭了!哭得扎心,可也哭得畅快。

……

云舒雅等了很久,一直没有等到俞相思回来,有些着急,走出房间想要询问一番,却被云老爷和云夫人,叫了过去。

“舒雅,有件事想要同你商量。”

云舒雅有些狐疑,“爹、娘什么事?”

“舒雅,你现在远在南城,我们宛城云家也需要人继承……”云舒雅心底咯噔一下,两老继续道:“我们想要认俞相思做干女儿。”

“不行!”

这一声,云舒雅几乎是吼出来的。

云老爷和云夫人吓了一跳。

这件事,他们以为云舒雅会愿意的,毕竟当年,为了救相思,她连性命都不顾,还因为俞相思,至今手背上都有一块难消的痕迹。而两老选定俞相思,也是因为,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俞相思他们比较放心。

可结果……

云舒雅反应过来,忙道:“爹,娘,我……我不是不愿意,而是舍不得,你看,相思一直陪在我身上,想到以后她在宛城,我在南城,就有些伤心,所以……”

边说边抽泣了起来。

“我就说嘛,舒雅原来是舍不得啊。”两老舒了一口气,安慰着舒雅。

低着头的云舒雅,眸底尽是狠毒。

那个被她操控在手上的俞相思,让她手上留下疤痕的俞相思,如何能有这样的好福气。

……

白祁风是后半夜回来的,被俞相思背回来的。

俞相思一进云宅,就开始解释:“少帅很喜欢宛城的酒,贪杯了,就有些醉了。”那样的急于解释,让云舒雅生出一丝怀疑,也更加厌恶相思。

我将终生大事交在你手上,你居然跟白祁风喝了一夜的酒,贱!

云舒雅笑容不变,走向俞相思,从她肩上接过白祁风,差了另外一名丫鬟红叶,将白祁风送到了卧室,他醉的太厉害,一直嘀咕着,“舒雅,我爱你……舒雅,我终于娶了你……舒雅……谢谢你当年救了我。”像是怕别人不知道他爱舒雅一样。

而云舒雅却在这些话中,捕捉到了一个字。

“救?”

她有些狐疑,看向丫鬟,正好撞见红叶眼底的慌乱。

刚才,红叶看到相思背着白祁风的时候,似乎也有些紧张。

她带着红叶来到无人的角落,“说,你知道什么?”

自从白祁风娶了云舒雅后,红叶就一直忧虑着,云舒雅一质问,便什么都招了,云舒雅耐心地听完,冷哼一声,“相思,你可真厉害啊。”

“俞相思明知道自己救的人就是少帅,为什么不说呢?”

“呵,谁知道。”

是啊,到底为什么吗?

红叶揉搓着双手,似乎还有话想要说,但是难以启齿。

云舒雅催促道:“有话就赶紧说。”

红叶支支吾吾道:“三年前,俞相思救白少帅的五百大洋,是苏少给的。”

云舒雅执意带自己回南城,就是担心白祁风的需求。

俞相思一直等着云舒雅。

然而云舒雅没有任何指示,俞相思不懂,是苏奕辰的不闻不问,让她死了那颗初恋的心,还是云宅不方便行事,还是……被发现了什么?

让高高在上的云舒雅,不再对自己施舍。

事实上,俞相思感觉自己想多了。

在宛城的第三天,云舒雅来找俞相思,彼时,相思因为一天都在厨房忙活,有些累,准备睡,云舒雅走了进来,温柔道:“相思,你过去白祁风那边。”

俞相思像往常一样,偷偷去白祁风的房间,率先躺在床上,眼睛望着漆黑的天花板。

说来,每一次同白祁风上床的时候,她都是紧张的,害怕他会突然开灯,而每次她在这紧张的氛围下攀上巅峰,直到白祁风沉沉睡去。

灯都没有开过。

白祁风还是像往日一样,一上来,就咬她的唇,从前,俞相思都是任他主导,从不回应,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脑子烧的厉害,想要回应。

想要被他狠狠地折腾。

无法忘却的那种。

更是在白祁风的背上,抓出了数道痕迹,就在俞相思即将攀上巅峰时。

“吱呀”一声,门开了。

随后,刺目的灯光照射过来,她伸手挡住,透过指缝,看见无数的人站在灯光下,露出各种各样的神情,有惊讶的,有厌恶的,有得意……当然,也有难过的。

她的目光最后落在了的苏奕辰的身上,看见他眼底的绝望,内心笑道:“一箭三雕还是四雕?呵呵,苏奕辰啊,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傻啊!”

云老爷一声叱呵,“俞相思,我云家待你不薄,你居然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云舒雅跟着哭哭啼啼道,“爹、娘,我看到的一定不是真的,相思不会这么对我的,不会的。”

红叶抱不平的口气,“小姐,你还看不出来啊,就是俞相思干的好事,你闻闻这房间的味,都是催情的熏香啊,真不要脸。”

被云家邀请来搓麻将的苏夫人,冷笑道:“啧啧,云老,我就说嘛,你们家舒雅实在太善良了,对这丫头太好了,当年啊,就不应该救她。”

“相……”苏奕辰也想说点什么。

白祁风突然从床头柜中掏出漆黑的枪,对着门口的众人,森然道:“——都给我滚!谁再废话一句,我崩谁!”

他的目光太过渗人。

围观的人都散了,室内只剩下还在床上的俞相思、白祁风,还有床边的苏奕辰、云舒雅。

“你们两,也滚!”

“白祁风,你——好,好我出去,我出去!”

眼见白祁风突然将枪抵在俞相思的额间,苏奕辰急忙拉着还在啜泣的云舒雅跑了出去,还识时务的关上了门。

房内。

两人还保持着刚才疯狂时的姿势。

“有什么想说的?”

临终遗言吗?

当年,临终的愿望早就实现了,哪里还有什么遗言。

俞相思以自己惯用的方式,沉默着。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谋划的?”

“……”

“不为自己辩解一句?”

“……”

这样的俞相思,让白祁风更加狂怒,手上用力,她的额头已是红了一大块,“俞、相、思!信不信我一枪毙了你!”

她还是没说话,伸出手,“卡锵”,好心帮忙,给枪上了膛,动作那样行云流水。说来,他的刘海很长,从这个角度看,还是不能将额头看清楚。

这时,白祁风突然咬牙吼出一句,“俞相思这个名字,你真不配!”手上的枪握得更用力了。

最后,白祁风还真开了枪,不过不是手上的那把,而是下面的……那把。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南城以南,相思归否,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南城以南,相思归否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