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新书《花颜策》潇湘书院首发,与大家一起闹元宵!

摘自公众号:西子情发布时间:2018/3/2 14:31:24

花颜策

楔子一 太子选妃

云迟第一次见到花颜的时候,是在太后给他选妃的花名册上。

他随手翻了一页,只见上面一个女子,懒卧在美人靠上,一卷书遮面,看不到脸。下面一行小字注释:花颜,花家最小的女儿。

他将花名册推给太后说,“就她吧!”

太后探头一瞅,顿时皱眉,“花颜?这么多人,你怎么偏偏选中了她?不行!”

云迟挑眉,“皇祖母,这些不都是您选出来的人?为何她不行?”

太后看着他,眉心跳了跳,“是我选出来的人没错,但是当初不知道另有内情,如今这些人,你选谁都行,唯独她不行。我也是才知道,她和安阳王府公子有私情,淑而不德,不能为妃。”

“哦?”云迟看着太后失笑,“私情?”

太后颔首,气道,“正是,我本要将她从制好的花名册中除去,奈何御画师为防人破坏选妃,名册是统一装裱的,撕去一个,整个花名册便都毁了,是以,我才留下了她,以为这么多人,她的那页在大半本之后了,你哪能选中她?没想到还真被你给选中了。总之,不能选她。”

云迟瞅着太后,“安阳王府哪位公子?安书离?”

太后点头,“正是他。”

云迟一笑,“若是别人,也就罢了,但是他嘛……”他顿了顿,如玉的手指叩击桌面,发出轻咚的响声,“他是安阳王府公子,自小拜名师教导,不是那等没有礼数教化之人,不会行私情不端之事。这等传言,怕是别有用心者对安阳王府泼的脏水吧,皇祖母可别中了有心人的计。”

太后闻言一愣,皱眉寻思片刻,点头,“这……你说得也有道理。”话落,还是摇头,“即便如此,她也娶不得,据说当日御画师前往临安花都,她听闻是去选妃,便拿书遮面,不想入花名册,显然是不愿意。”

云迟闻言又是一笑,眼眸清凉,玉容微冷,疏寡淡漠,“天家择人,择到谁便是谁,由得她不乐意吗?”

太后一怔,“这也是,可是连脸都不让见,可见是不将天家不将你放在眼里,实非良……”

云迟抚了抚云纹水袖,站起身,打断太后的话,凉薄地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皇祖母,派人去临安花都传旨吧!”

楔子二 懿旨赐婚

太后懿旨:林安花府花颜,温婉端庄,贤良淑德,谦恭敛让,仪容无双,与太子实为良配,特下懿旨,赐婚太子,缔结良缘!

花颜正在树上逗知了,闻言身子一滑,栽下了树干。

秋月一声惊呼。

花颜落地,颠了一下脚,堪堪站稳,随手将知了往地上一摔,气怒地嗤笑,“脸都没看到,就胡说八道,我算哪门子的贤良淑德?”

秋月呆呆地看着花颜,一时哑口无言。

楔子三 云迟花颜

云迟前往林安花都,在花府秋千架旁的躺椅上找到了花颜。

彼时,花颜脸上盖着一卷书,静静地躺在那里,清风拂来,她穿着的烟罗华纱轻轻飘起衣摆,柔软地轻扬。

云迟看着她,脑中现出他打开的那页花名册,画卷上的女子在他眼前渐渐鲜活起来。

他驻足看了片刻,上前,伸手拿掉了她脸上的书卷,露出一张脸。

小太监顿时骇然地尖声大叫:“鬼啊!”

花颜顶着一张吊死鬼的脸,呲牙一笑。

小太监顿时晕死了过去。

云迟眯了眯眼睛,将书卷扔回花颜身上,声音低沉,“去洗脸!”

第一章 折枝而送

临安花都是个好地方,久负花之都的盛名。

有一句俗话说得好,好景出京都,好花出临安。

又是一年春,临安花都的花开满整个临安,各处都能闻到馥郁花香。

花颜百无聊赖地坐在院中的藤椅上,一边晒太阳,一边与秋月抱怨,“这日子真是无聊啊,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秋月小声说,“还有半个月,太子殿下就派人来接您了,您再忍忍,很快就解禁了。”

花颜撇嘴,“他就算派人来接我入东宫,也只不过是从花府挪到太子府,一个笼子进了另一个笼子,一样不得自由,算什么解禁?”

秋月劝道,“东宫的规矩虽多,但您是准太子妃,除了太子,在东宫就是您最大了。据说近来皇上的身体又不大好了,朝务都推给了太子,太子朝务繁忙,您去了东宫的话,估计太子也没空管您。总比在花府被老太爷、老太太、老爷、夫人、各位叔伯们盯着强些。”

花颜想了想,道,“权衡利弊的话,这么说来入东宫竟然还比在花府好了?”

秋月咳嗽一声,“目前看来是的。”

花颜伸手揪了一朵花扔进嘴里,嚼了两下,有了些滋味,忽然问,“太子是叫云迟吧?”

秋月嘴角抽了抽,“回小姐,太子的名讳是这个。”

花颜又问,“东宫有侧妃、良娣、良媛、小妾、通房什么的吗?”

秋月愣了愣,说,“或许吧……”

花颜看着秋月,“或许是什么意思?”

秋月又咳嗽了一声,揣测道,“毕竟是太子,贵裔府邸里的公子哥们,都很早就备有通房的,太子身份尊贵,应该不会没有……”

花颜眨眨眼睛,望天,半晌道,“女人多的地方,应该很好玩吧?”

秋月顿时警醒,连忙说,“小姐,那可是东宫,就算有很多女人,也是太子的女人,不是您能玩的。您可千万不要生出这个心思。”

花颜“嘁”了一声,不屑地道,“太子的女人有什么了不起?还不一样是女人?我最喜欢看女人娇滴滴,哭啼啼,花枝招展,可娇可媚的模样了。”

秋月无语,想提醒花颜,别忘了您也是女人呢,如今也算是太子定下的女人。

花颜又望着天道,“还有半个月呢,太漫长了,不行,我受不了了,咱们这就启程去东宫吧?再在府中待下去,我就要闷死了。”

“啊?”秋月一呆。

花颜干脆地站起身,拍拍身上落下的花絮,干脆利落地说,“临安这花香味儿闻久了,着实腻歪人。咱们去京城闻闻美人香好了。”

秋月嘴角抽搐,“小姐,您不等太子派人来接了?就这么……去京城?不太好吧?”

花颜满不在乎地说,“有什么不好?他派人来接,兴师动众的,麻烦死了,不如我们自己去,轻装简行,多简单。”

“这……老太爷、老太太、老爷、夫人、叔伯们会同意吗?”秋月踌躇。

花颜眼皮一翻,“我主动去东宫,他们嘴巴估计都能乐开花,我又不是逃跑,他们估计举双手双脚赞同。”

秋月看着花颜,“可是教养嬷嬷还没教全您礼数,就这样冒冒失失地去东宫,届时怕是……”

花颜随手摘了一朵花,塞进了秋月的嘴里,“真啰嗦,走不走?痛快点儿,你不走,我走了。”

秋月吐掉花,脸皱成一团,“好苦……”

花颜回屋,三两下便收拾好了行囊,走出门,见秋月正蹲在地上吐嘴里的苦水,她心情很好地说,“据说,东宫太子府,种有一株凤凰木,曾有人评语,东宫一株凤凰木,胜过临安万千花。我倒要去看看,那凤凰花有多美。”

秋月直起身,苦着脸对花颜无奈地说,“小姐,您理解错了,这句话的深意不是说凤凰花美,而是寓意在说太子美。别说临安,普天之下,也无人能及太子仪容。”

花颜撇嘴,“他是挺好看的,一个大男人,长那么好看做什么?将来六宫粉黛,岂不是都被他给比下去了?”

秋月嘴角又狠狠地抽了抽。

“走了。”花颜拎着包裹,向西墙走去。

秋月立即说,“小姐,您又要翻墙走?不跟老爷夫人说一声了?不是刚刚还说这次不偷跑了吗?”

花颜头也不回地说,“你负责给他们留书一封好了,当面说太麻烦,估计一听我主动进京,没准怕我中途改主意跑了,即便同意,也会派大箩筐的人跟着,想想就受不了。”

秋月点头,“那好吧,我去留书。”

花颜挥手,催促她,“你动作要快点儿,我就等你一盏茶。”

秋月看着她一身轻松的模样,包裹里估计没两件衣服,揣的都是银票,提醒道,“老爷在将您禁足时,便将西墙命人加高了三尺……”

花颜不担心地说,“郑二虎估计早就在西墙外守了八天了,等着接我出去呢。担心什么?他有梯子,摔不死。”

秋月彻底无语,想着郑二虎胆子可真大,没坐够牢房吗?还敢来。

花颜攀着一株下半身被打光了枝杈光溜溜上面却枝繁叶茂花团紧簇的极高的老杏树干,费力地爬上了西墙的高墙,抹了抹汗,骑着墙头折了一枝杏花,果然见郑二虎蹲在西墙跟,困歪歪地等着,听到动静,见她出现,虎头虎脑顿时齐齐精神,口中连声道,“姑奶奶,您总算是出来了,等的我花都快谢了。”

花颜“扑哧”一笑,用杏花枝敲了敲墙头,无数性花瓣落在他的虎头上,“这花开的正盛,哪里谢了?”

郑二虎立即说,“我心里的花快谢了。”

花颜嗤笑,“没看出来。”

郑二虎连忙道,“姑奶奶,我去搬梯子,您可别骑着墙头跟小的唠嗑了。快点儿吧,您家老爷子盯得紧,派人赶了我好几次了,威胁我再不走,就再叫衙门的人来抓我进去吃牢饭。上一次因为帮您逃跑,小的坐了大半年的牢,这一次小的可不想再进去吃牢饭了。”

花颜瞧着他,“上一次你因我坐了半年牢,我给你还清了万福赌坊的一万两银子。可没亏着你。我看你是不怕坐牢的,这次又欠了多少?巴巴地来求着我快逃?”

郑二虎挠挠头,笑得不好意思地说,“不多,三万两。”

花颜哼道,“你一条命都值不了这么多,吃十年牢饭也不够。”

郑二虎连忙说,“这一次不一样,帮您有大风险,毕竟是从太子手里偷人,这……三万两差不多……”

花颜失笑,“你倒是会算计。”

郑二虎做求饶状,“姑奶奶,救命啊,我有个好赌的老子,我也没办法。”

花颜道,“你在牢里吃半年牢饭,他也没因赌被人砍死,你还管他做什么?”

郑二虎道,“他总归是我老子,给了我命的人,我娘死的早,我在这世上就他一个亲人了,他只是好赌而已,这么点儿小爱好,我当儿子的,理当尽孝心。”

花颜啧啧,“我从出生到这世上,也算见识了无数人,唯你这个孝心,真是日月可鉴。行吧,我答应你,帮你还了这三万两赌债,不过你得跟我走,从今以后,听我安排。”

郑二虎匆忙地从远处胡同里搬来梯子,一边扶着让她下墙头,一便爽快地答应,“好嘞,您去哪里,小的便跟到哪里,以后小的就是您的人了,供您差遣,比吃十年牢饭划算。”

花颜笑着将杏花枝递给他,“喏,你先走一步,将这个送去东宫。”

郑二虎一怔,看着花颜,目瞪口呆,“这个……杏花枝?送去东宫?”

花颜颔首,“没错,送给太子,顺便告诉他,不用他派人来接了,我自己去。”

第二章 红杏出墙

临安距离京城千里,一半是山路,骑快马也要三日夜的行程,慢慢驱车或者徒步行走的话,天数就无法计算了。

秋月代替花颜留书一封后,也攀着那高高的长了百年下半身被修剪的光溜溜的老杏树干爬上西墙高墙,踩着郑二虎给的梯子,没惊动任何人地出了花府。

郑二虎从花颜手里拿了三万五千两银子,三两万跑去给他老子还了赌债,五千两作为先一步去京城送信的花销。

郑二虎乐滋滋美颠颠的先一步揣着杏花枝上路了,连想都没想那新鲜娇嫩正盛开的杏花枝就算在他顺利到达京城再顺利地去东宫见到太子交到他手上时,数天过去了,会是个什么模样。在他看来,花颜主动去东宫,这是好事儿,比他帮着她逃跑获罪来说,零星的瑕疵简直是可以忽略不计。

至于花颜送杏花枝给太子的寓意,他就更不会去想了,总之觉得这是比坐十年牢要好的美差。

秋月见郑二虎揣着一根杏花枝上路,嘴角抽了又抽,见花颜哼着江南小调,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打算真就这样悠哉悠哉地进京。她憋了许久,才开口,“小姐,您要送太子花,也该送桃花才是,怎么就折了杏花呢!”

花颜嘴里衔着一根草,边赏路边的风景边说,“一枝红杏出墙来嘛,我是告诉他,我是偷跑出来的。”

秋月嘴角又抽了抽,一时无语,偷跑得理直气壮,还用这个法子送个消息,也是没谁了。

她瞧着花颜,忽然好奇起来,“您说,太子看到您让郑二虎送去的杏花枝,会是什么表情啊?”

花颜懒得去猜,“管他呢,信送到就行了。”

秋月又是无言了,想着小姐真是不怕在太子面前摔她那破罐子,天下有多少人想嫁入东宫,别说做太子妃,就是个婢妾,也怕是要挤个头破血流的。偏偏她家小姐,当初听闻赐婚,就气的差点儿去拆了东宫的宫墙,后来更是想了无数法子要毁了这桩婚事儿,若非太子和花家长辈们齐力压了下来,如今,天下早就传的沸沸扬扬了。

女子该有的温婉端庄,贤良淑德,闺秀气质,她是半分没有。

从小到大,小姐是不在乎名声的人,干出的一桩桩一件件事儿不少。只是这些年都被花家的长辈们压下了,才没传出去,若是早传出去,太后估计都不让御画师来花家。

如今懿旨赐婚一年了,婚事儿提上了日程,小姐也没能让太子取消婚约。反而如今,要去东宫提前熟悉环境规矩了。

她有时候也不明白,太子殿下怎么就选中她家小姐了,若说以前不知道她什么模样,依照花名册选出来的,不知道小姐那些荒唐事儿,倒也罢了,可是这一年来,小姐闹腾出的那些事儿,连花家的长辈们都压不住了,偏偏太子帮着出手压下了。这显然是打定主意,这婚事儿不容破坏。

论家世,花家在天下各大世家云集里虽说不至于排不上号,但也只是中流世家。论小姐品行,她跟在她身边多年都不想说了。

哎,总之一句话,甚是难解啊!

“怎么不说话了?”花颜问秋月。

秋月看着她,担忧地说,“东宫虽不打紧,但皇宫里太后那边,怕是会对付您的。御画师来临安花都为您作画入花名册时,您不愿入册,以书遮面,太后便十分不满。后来又出现与安阳王府安公子有私情之事,太后知道险些毁了花名册,后来太子虽然三言两语化解了此事,太后拗不过太子定下了您,但之后便病倒了。这一年多以来,虽然花家和太子合力对您做的那些事儿瞒得严实,但想必也难瞒过太后,此次太子接您进宫熟悉东宫和皇家的规矩。待您入京后,太后势必要刁难您一番。”

花颜不以为意,“刁难好,就怕她不刁难。”

秋月看着花颜,“那总要提前想好应对之策,否则,您是会吃亏的。”

“吃亏?”花颜呵呵一笑,伸手敲秋月的头,“你想多了。”

秋月无奈地揉揉额头,“小姐,皇后早薨,太子是由太后抚养长大,据说十分敬重太后,您若是不想吃亏,势必要得罪太后。这一年来您虽然没让太子厌烦取消婚约,但事关太后的话,太子怕是不会再向着您,那岂不是就完了?”

花颜望天,“完了不正是我所求吗?”

秋月彻底没了话。

二人一路游山玩水,慢悠悠行路,走了大半个月,还没到京城。

而郑二虎谨记着花颜的交待,买了一匹好马,快马加鞭,跑了三日夜,在第四日时到了京城。

到京城容易,找去东宫容易,但想见太子,当面将杏花枝交给他就难了。

太子若是那么容易好见,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寻常百姓削尖了脑袋想一睹太子的仪容了。

郑二虎在东宫门外晃悠了三天,东宫太大了,占地多少多少亩,不知道太子每日进出走哪个门,眼见杏花枝干巴得只剩下零星几个干花,他这时才后知后觉花颜给他的这个东西不好保存,是有保质期的,眼看就要剩下一根干巴叉,他是真急了,于是,跑去了皇宫的必经之路荣华街蹲守。

守了整整一日,终于在太阳落山时,守到了挂着东宫车牌的马车。

他再也顾不得了,顿时拦车大叫,“太子妃命小人给太子殿下送信物来了!太子殿下停车,停车!”

他这破锣嗓子一喊,顿时整条街的人都听到了。

东宫的护卫队齐齐一震,府卫们顷刻间上前,用刀剑架住了郑二虎的脖子,齐齐怒喝,“什么人?”

郑二虎一吓,身子颤了几颤,感觉脖梗子冰凉的剑刃,眨眼就能让他身首异处,他大着胆子,打着颤音豁出去地嚷,“太子……小人……是给太子妃送信物的。”

东宫府卫早先已经听清了,如今看着他虎头虎脑的傻大个模样,露出怀疑之色。

这时,马车内伸出一只修长白皙如玉的手挑开帘幕,缓缓地露出一张清华温润的仪容来,眉如墨画,眸如泉水,唇色淡淡,声音清越,带着丝丝温凉,看着郑二虎,问,“你是太子妃派来的人?临安花颜?”

郑二虎看着探身出来的人,虽然只露出半截身子,穿着淡青色软袍,看不清全貌,但他却一时看呆了。想着这便是传言中的太子殿下吗?

有着翩翩浊世里洗涤的清雅,又如天边那一抹落入尘世浮华的云。

这是太子!

太子!

他面上呆呆的,心里却激动得翻了天,他终于见到太子了。

两旁府卫见他不答话,顿时怒喝,“大胆刁民,见到太子,还不下跪回话!”

郑二虎被喝醒,连忙跪在地上,高举杏花枝,颤巍巍地激动得几乎要抹一把辛酸泪地说,“太子殿下,草民总算见到您了,草民在东宫外守了三日,又在这里守了一日……这是太子妃托小人送进京给您的杏花枝。”

云迟看着郑二虎,目光落在他高举的已经干巴了的花枝上,听他絮絮叨叨地说完,眉目动了动,凉声问,“杏花枝?”

郑二虎忙不迭地点头,“对对,正是杏花枝。”

云迟扬眉,“花颜给我的?”

郑二虎连连点头。

云迟看着干巴了的杏花枝默了片刻,说,“拿过来。”

郑二虎连忙起身要将杏花枝递过去。

这时一名府卫用刀压着他的脖子,木声喝道,“你不准动,将杏花枝给我。”

郑二虎只能乖乖地又跪回地上,将杏花枝给了那府卫。

那府卫接过干巴的杏花枝,上前递给了云迟。

云迟拿过杏花枝,看了一会儿,对郑二虎问,“她除了让你送一株杏花枝来,可还让你传了什么话?”

郑二虎连忙点头,“她说让我将杏花枝给您,顺便告诉您,不用您派人去接了,她自己来。”

云迟把玩着干巴的树枝,看着零星几朵也快要掉落的蔫吧杏花,忽然一笑,“她倒是善解人意。”

郑二虎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看着云迟。

云迟挥手落下了帘幕,温凉的声音吩咐道,“启程吧,将他带回东宫。”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花颜策,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花颜策小说

免责申明
西子情微信公众平台
西子情微信号:xiziqing527
西子情,女,潇湘书院金牌作家,和阅读十二星座名家之一,天津作家协会会员. 代表作品《妾本惊华》、《纨绔世子妃》、《京门风月》、《青春制暖》,作品连载期间均横扫内外站榜单,高居在线、无线订阅榜,是为言情...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