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洛依繁厉湛小说类似爱情免费阅读全文 类似爱情厉湛洛依繁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10/12 17:40:19

洛依繁厉湛小说叫做《类似爱情》,作者:我叫呆懒皮,在这里提供洛依繁厉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厉湛的话语像是寒冬数九里泼下来的一盆冰水,让洛依繁从头到尾凉了个彻底,就连精神和意识都仿佛被冰冻了起来,再也感受不到外界的所有。厉湛挂了电话,原本就烦躁的心情因为洛依繁的电话更加暴躁。

精选章节

陈斯尔走后,洛依繁拿起电话,拨号的手指剧烈颤抖着,十分艰难地拨通了陈斯尔走之前留给她的厉湛的号码。

电话响了几声后被接了起来,厉湛低沉冰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什么事?”

男人声音中的冰冷让洛依繁有些无措,脱口而出的质问就这样停在了嘴边,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厉湛以为是李姨打电话给他汇报洛依繁的事情,见李姨半天不说话,就有些不耐烦:“她今天怎么了?”

洛依繁被这么一句话问得莫名其妙,却也没有理会,终于鼓起了勇气开了口。

“厉湛,你结婚了是吗?”

厉湛没想到打电话给他的人会是洛依繁,听着电话里传来带着些许颤抖的声音,他语气里带着些许兴味地开了口。

“谁告诉你的?陈斯尔去找过你了?”

听着厉湛近乎肯定的话,洛依繁只觉得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走了一般,几乎拿不住手里的电话。

厉湛真的,和陈斯尔结婚了。

她深藏在心底,甚至连思念都只能偷偷摸摸的男人,和她曾经最要好的闺蜜结婚了?

这个消息比她听说林辛出事、她被迫和厉湛签下屈辱的“卖身协议”、甚至被厉湛几番羞辱嘲讽都更加让她难以接受。

或许是她犯贱吧,明明知道厉湛对她恨之入骨,明明知道厉湛逼她签下那个屈辱的协议只是为了折磨她。

可是在重遇上他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内心深处压抑了好几年的思念和感情。否则,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地签下那一份“卖身协议”呢?

即便被他当成用来报复发泄的玩具,即便失去她的自由和梦想,以最卑微屈辱的姿态留在他的身边。却还抱着一丝丝希望,觉得只要能够见到他就好了。

爱他是她一个人的秘密,即便得不到他的感情,至少他还愿意要她不是吗?

她多么想下一秒就听见厉湛用讥讽嘲笑的声音告诉她,他只是和陈斯尔联合起来作弄她,他并没有跟陈斯尔结婚。

“那你为什么还要带我回来?要把我留在你的身边?”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洛依繁才支撑着自己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电话里传出厉湛的一声嗤笑,男人残酷无情的话语仿佛尖刀般一下一下地戳着洛依繁已经千疮百孔的心脏。

“难道你以为我是忘不了你才把你放在我身边?洛依繁,别太把你自己当回事。你只是我花钱买回来的一只野鸡,一个我想扔就扔的玩具。”

“那你就把我扔了行吗?厉湛我求你,不要让我做破坏你和斯尔的小三好吗?”洛依繁的声音里满满都是无力的乞求。

“破坏我和陈斯尔?洛依繁,你当你自己是什么东西?连把你的名字跟她放在一起都让我觉得恶心。小三这两个字,你不配!认清楚你自己的位子,不要再挑战我的耐心。”

厉湛的话语像是寒冬数九里泼下来的一盆冰水,让洛依繁从头到尾凉了个彻底,就连精神和意识都仿佛被冰冻了起来,再也感受不到外界的所有。

她不是个东西……

就连和陈斯尔的名字放在一起都会让他觉得恶心……

她在他的面前脸小三这个充满贬义的名词都配不上……

厉湛挂了电话,原本就烦躁的心情因为洛依繁的电话更加暴躁。

他暂停了正在进行的重要会议,驱车回了老宅。

陈斯尔正在家里陪着儿子阿宝画画,看见厉湛突然回来,眼中满是欣喜。

“厉湛,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厉湛没有理会陈斯尔,而是瞥了正在专心画画的阿宝一眼,转身出了房间:“跟我出来。”

到了书房,厉湛语气冰冷而不耐:“你今天去了别墅?”

陈斯尔从洛依繁那里回来就知道会有这么一遭,但是她没有想到厉湛回来的这么快,并且语气里甚至还带着责问。

“我和依繁以前那么要好,听说你找到她了,我只是想要见见她而已……”陈斯尔的眼中有着些许的委屈。

陈斯尔的理由似乎说服了厉湛,男人冷硬的表情缓和了少许:“以后你没什么事就别去别墅了。”

厉湛的话让陈斯尔脸色一变,出口的语气近乎责问:“厉湛,我是你的妻子,你要我眼睁睁看着你把洛依繁养在外面而坐视不理吗?”

“名义上的妻子。”厉湛面无表情:“别人的儿子我都养了,多一个女人又能如何?”

“厉湛,你!”被厉湛戳中痛处,陈斯尔心中一痛,却又找不出反驳的话来。

即便她跟厉湛结了婚,在别人眼里是高高在上的“厉夫人”,但是孩子的存在却是她跟厉湛之间最大的隔阂,让她总是无法再离这个男人近一些。

但是陈斯尔一直以来都不曾着急过,因为她觉得只要占着厉夫人这个位子,总有一天会让厉湛看到她对他的感情。

可是却没有想到,已经消失了五年的洛依繁会再一次出现在厉湛的面前,破坏属于她和厉湛的生活。

陈斯尔对洛依繁突然的出现恨极,但她知道厉湛这人向来吃软不吃硬。因此很快换了一张委屈的表情,大大的眼睛里依稀泛着水光。

“阿湛,我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年,你难道还能不知道我的心意吗?当年依繁狠心抛下你离开,谁知道她现在出现又是为了什么?她虽然是我的闺蜜,可是你是我的丈夫,我只是不想你再因为她受伤害罢了啊……”

果然,因为陈斯尔柔弱委屈的态度,厉湛原本冰冷的态度也软化了少许:“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有分寸,你管好自己跟孩子就行了。”

陈斯尔知道不能太操之过急,因此不敢再追问什么,转了话题:“阿宝的幼儿园明天有亲子活动,你会去参加吗?”

虽然明知道厉湛不会同意,但是陈斯尔还是抱着一丝希望问出了口。

果不其然,厉湛以公司很忙而拒绝了。

“那我可以叫上依繁一起吗?幼儿园的老师说最好有两个家长带着孩子的,而且依繁还没见过阿宝呢。”陈斯尔脸上的表情不似作伪,仿佛真的只是想让自己最好的闺蜜见见自己的孩子一般。

厉湛盯了陈斯尔片刻,目光深邃幽深,让陈斯尔无法看清他眼中的情绪。

直到陈斯尔被盯得受不住,正打算放弃这个提议,厉湛却突然开口同意了。

第二天一大早,厉湛亲自开车带着陈斯尔和阿宝来到别墅外接洛依繁。

洛依繁没想到在别墅里坐牢一般过了半个月,只不过是陈斯尔的一句话,就让她得到了出门的机会。

她原本以为只有她和陈斯尔带着孩子一起去,上了车才发现,开车的人竟然是厉湛。

洛依繁感觉自己坐在车里就像是一样多余的东西一样,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不自在起来。

现在这样算什么?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参加亲子活动,却叫上她这个小三都算不上的一个“床伴”?

厉湛一定知道陈斯尔叫上了她,为什么不阻止呢?难道是想要让她看看他们一家三口有多幸福,换一种方式折磨羞辱她?

如果是这样的话,厉湛已经成功了。

看着自己最爱的人已经结婚生子,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不过的事情了。

陈斯尔却好像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抱着怀里的阿宝让他叫人:“阿宝,她是妈妈最好的朋友,快叫干妈。”

陈斯尔的话让洛依繁差点就湿了眼眶,她们高中的时候确实一起承诺过,如果谁生了孩子就一定要叫另一个人做干妈。

没想到陈斯尔还记得……

阿宝长得白白净净,乖巧听话地叫了一声干妈。

洛依繁十分勉强地笑了笑:“阿宝真乖。”

看着阿宝天真乖巧的脸。洛依繁想要笑的更亲切灿烂一些,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此刻的她,甚至觉得周围的空气都难受得让她窒息。

她突然想起了一句歌词: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到了幼儿园,厉湛先去停车,而陈斯尔却趁厉湛不在把洛依繁拉到了一边。

“依繁,我知道阿湛把你留在身边也是想要报复你。林辛已经知道你在阿湛身边的事情,他求我让我帮他,他现在就在这附近,你要不要去见他?”

洛依繁大惊失色:“什么?辛哥哥已经知道了?”

她明明就跟林辛说过她这些天都在公司准备决赛,半个月来林辛也没有再打过电话来问,怎么会突然知道了她在厉湛的身边?

陈斯尔点了点头:“我都不知道他怎么找到我的,要不是他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是为了他才被阿湛关起来的。”

厉湛回来的时候,等着的人已经只剩下陈斯尔和阿宝。

目光扫了一圈没有看见洛依繁,厉湛的眸光犹如利剑般朝着陈斯尔直直射了过去:“她人呢?”

陈斯尔见厉湛这么在乎洛依繁,心中哪有不恨的道理,她掩下眼中的情绪,装作随意地牵起了阿宝的手。

“她去洗手间了,我们先过去签到吧。”

厉湛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仿佛能够洞悉一切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陈斯尔。

厉湛明显怀疑的态度让陈斯尔有些愤怒:“怎么?你还怕我把她藏起来不成?要是不信,你自己去女厕所找一找,看她是不是在里面!”

“我再问一遍,人在哪儿!”厉湛并不理会陈斯尔装腔作势的发脾气,冰冷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带着强大的威慑。

夫妻这么多年,陈斯尔哪能不知道厉湛这个样子是已经动了气。

她脸上表现出了为难和害怕,但是心中却窃喜不已。

等到厉湛找过去看见洛依繁和林辛两人亲亲热热的私会,一定会更加厌弃洛依繁!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类似爱情,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类似爱情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