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洛依繁厉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洛依繁厉湛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10/12 17:40:03

洛依繁厉湛小说叫做《类似爱情》,作者:我叫呆懒皮,在这里提供洛依繁厉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明明是亲密无比的动作,洛依繁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厉湛贴着她耳朵说话时呼出的气息。只是这犹如诅咒般的恐怖低语,却让洛依繁感觉自己如身处阿鼻地狱般令人胆寒心凉。明白不管怎么样,这个恨她入骨的男人都不可能放过她了,这一刻,她甚至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

精选章节

“先生,您……”听见开门声出来的李姨,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厉湛陡然射过来的冷厉视线吓得停住话音。

厉湛转过身,示意李姨跟着自己离开。

直到走到离沙发很远的厨房门口,厉湛才不经意地开了口:“她怎么会睡在沙发上?”

李姨瞥了眼远处沙发上还沉沉睡着的洛依繁,有些迟疑。

厉湛的眸子冷了冷,看着李姨的眼神中满是不耐:“你要我问你第二遍?”

李姨被厉湛这一眼吓得背后一凛,哪里还敢隐瞒:“小姐之前醒来之后打了个电话,挂了电话后就坐在沙发上哭,一直哭到睡着……”

话刚说完,只见厉湛脸色一黑,犹如魔王降世般浑身流转着暗黑恐怖的气息。

李姨呼吸一窒,一动也不敢动地看着厉湛快步朝着沙发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厉湛来到沙发前,看着眼睛还明显有些红肿的洛依繁,只感觉内心的暴躁需要立马宣泄出来。

他一把掐住沉睡着的女人的脖子,指节分明的有力手指狠狠地扼住她的气管。

“咳咳!”洛依繁被强烈的窒息感惊醒,一睁开眼就对上厉湛那双装着狂风暴雨的冷厉眼眸。

感觉到自己的脖子正被眼前的男人死死掐住,洛依繁下意识就挣扎起来,双手用力扒着厉湛的大手。

无奈厉湛的力气实在太大,洛依繁拼尽全力也没办法撼动他的大手分毫。

“放、放、开……”如破旧风箱般的嘶鸣声从洛依繁被掐着的脖子里传了出来,她艰难地发出了几个音节,却根本改变不了眼前男人的意志。

厉湛见洛依繁竟然还有力气挣扎,手上的力气不由得加大了两分,仿佛恨不得把手中那属于洛依繁的纤细脆弱的脖子掐断一般。

直到洛依繁被掐得毫无反抗的力量,一双红肿的眼睛有些向上翻起,厉湛才猛地松开了手。

终于能够呼吸的洛依繁一边咳嗽一边大口喘着气,等到终于感觉胸腔里又装满了新鲜的氧气,她才恨恨地抬起头看向一脸阴鸷暴戾的男人。

刚刚的生死一线让她忘记了她对眼前男人的惧怕,责骂的话脱口而出:“你是发什么疯!”

厉湛纯黑的眸子变得幽深,其间仿佛装着深不见底的可怕漩涡,可是漩涡的表面却又风平浪静。

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的他有多想亲手杀了眼前的女人。

这一刻他心里只觉得,只有把她杀了,她才会真正地成为一个听话的女人!

发疯?他就让她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发疯!

厉湛一言不发地抓起洛依繁的手臂,蛮狠地把她从沙发上拖拽下来,不等洛依繁站起来,毫不停顿地抓着她往楼上走去。

洛依繁被厉湛拖拽着在地上滑行了好一会儿,好在别墅的地板上都垫了地毯,并不很痛。但是厉湛的行为让她感到十分的屈辱,他根本就没有把她当成一个人来对待。

洛依繁挣扎着站起身,和厉湛对抗起来。

感受到洛依繁的抗拒,厉湛头也不回,冰冷得似万年深潭底下的寒冰般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能让他出来,就随时能让他再进去!”

男人冰冷的威胁让洛依繁心中一凉,挣扎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犹如一具牵线木偶般被拉扯着上了楼。

来到之前洛依繁睡觉的房间,厉湛用力把洛依繁摔在柔软而充满弹性的大床上,紧接着那只如恶魔般的大手再一次紧紧扼住了洛依繁纤细脆弱的喉咙。

“给我哭!”冰冷的声音如同从地狱传来的恶鬼般,带着刺骨的寒意和压迫。

洛依繁有些呆愣地看着眼前如深渊恶魔般阴暗暴劣的男人,一时反应不过来。

身下的女人澄净的眼眸里带着几分茫然,犹如山间迷茫又无辜的小鹿,让厉湛紧紧扼住的手不自觉地松了松。

但是下一秒,他看见洛依繁依旧有些红肿的眼眶,心中再一次狂躁起来,手下的力量瞬间加大。

她不是喜欢哭吗?那么他就让她哭个够!哭到他满意为止!

低沉冰冷的声音带着狂怒的嘶吼:“给我哭!”

洛依繁被猛烈的窒息感惊回了神,因为痛苦而拼命挣扎起来。

只是她挣扎得越厉害,厉湛的手就越收越紧,直到她再一次因为缺氧而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有一瞬间,洛依繁缺氧的大脑出现了一片空白,那种感觉就像是意识完全消失已经死去了一般。

而等到洛依繁的脑子重新恢复运作,她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死去。或许是因为在她断气前的一秒,扼住她生命的恶魔放开了那只罪恶的手。

一次次的濒死终于让洛依繁精神崩溃,她原本灵动干净的杏眸里此时尽是毫无生气的空洞,明明在看着眼前的男人,却又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

“厉湛,你是想我死吧?是不是我死了,你就开心了?”

因为喉咙受到伤害,洛依繁轻灵的声音变得嘶哑难听,犹如困鸟临死前的悲鸣。

有一瞬间,厉湛感觉此刻躺在床上的女人虽然还有呼吸和心跳,但是却已经像是失去了生命的物体一般,仿佛她的灵魂已经脱离了这付躯壳。

这样的感知让他的心中生出了些微的慌乱,但是下一刻,却被他胸膛中狂躁的怒意所替代。

他猛地倾身而上,薄削的淡唇贴上洛依繁的耳朵。

“死?洛依繁,你以为我会让你这么轻易的去死?你现在只不过是我用钱买回来的一只野鸡,我要你生就生,要你死就死,不过我真正想要的,是让你体验到什么叫生不如死的绝望!”

明明是亲密无比的动作,洛依繁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厉湛贴着她耳朵说话时呼出的气息。

只是这犹如诅咒般的恐怖低语,却让洛依繁感觉自己如身处阿鼻地狱般令人胆寒心凉。

明白不管怎么样,这个恨她入骨的男人都不可能放过她了,这一刻,她甚至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

辛哥哥已经没事了,她的梦想也因为眼前的男人而彻底破碎了,她又还有什么好挣扎留恋的呢?

如果厉湛觉得折磨她能让他的心里好受些,那么她就受着吧。

自从她被带回别墅的那一夜之后,洛依繁已经在这栋如囚笼般的别墅里待了半个月,而厉湛也再也没出现在她的面前。

就在洛依繁以为自己已经被厉湛所遗忘的时候,别墅来了一个故人。

看着眼前妆容精致穿着考究的女人,洛依繁如死水般的眼中终于激起了几分波澜:“斯尔,是你!”

陈斯尔看着面容苍白,明显过的不是太好的洛依繁,脸上的表情也满是惊喜。

“依繁!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斯尔是洛依繁高中时期的闺蜜,只不过后来因为洛依繁转学失去了联系,她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见到陈斯尔。

惊喜过后,陈斯尔皱了皱眉:“你怎么弄成了这样?是厉湛对你做了什么吗?”

洛依繁心中的委屈和悲伤因为陈斯尔关心的话语而重新涌了出来,这些日子的孤寂和无助让她感觉看见曾经的闺蜜就如见到亲人一般。

但是她并不想让陈斯尔为她担心,便没有把和厉湛签订的卖身协议说出来。

陈斯尔却认定厉湛一定对她做了什么,扬言要去为她讨个公道。

洛依繁连忙制止住她:“斯尔,现在的厉湛已经不是曾经的厉湛了,现在的他很可怕……”

洛依繁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心痛和失落,但是却让陈斯尔这个曾经跟她亲密无比的闺蜜捕捉到了。

陈斯尔正要开口,却被端茶上来的李姨所打断:“夫人,请喝茶。”

陈斯尔点头接过茶杯,脸上的表情像是对着一切早已习惯了一般。

等到李姨离开,洛依繁才一脸疑惑地问道:“斯尔,李姨怎么会叫你夫人?”

陈斯尔的脸上顿时浮上两片红晕,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其实,我跟阿湛已经结婚好几年了。”

“什么?你跟厉湛已经结婚了?”骤然听到这个消息,洛依繁犹如被当头棒喝般被砸了个头昏眼花。

既然厉湛已经结婚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

想到半个月前厉湛还在这个别墅里的大床上折磨了她一个晚上,洛依繁就感觉自己仿佛离了水的鱼一般,根本无法呼吸。

厉湛让她签下卖身协议,竟然是要她做他的婚外情人吗?

要不是陈斯尔今天找上门来,她是不是就要一直被蒙在鼓里,被他关在这间别墅里做见不得人的小三?

陈斯尔刚点了头,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屏幕上闪耀着一张大概三四岁的男孩的脸。

“宝贝,妈妈现在在忙呢,待会儿就去陪你好吗?”

安抚好电话那头的儿子,陈斯尔才带着一脸幸福的笑容挂了电话。

“你跟厉湛,连孩子都有了?”洛依繁失神地问出了声,但声音却低的犹如喃喃自语一般。

“我就是听说阿湛之前带回来一个女人放在这里,所以才过来看看,没想法到竟然是你……”陈斯尔笑的有些勉强。

“依繁,你们以前的事情我也算是一个旁观者,最后闹到那个地步我也很为你可惜。再次见到你其实我的心里也是开心的,但是现在厉湛已经是我的丈夫,我希望……”

陈斯尔话没有说完,但是洛依繁已经清楚明白了她的意思。

就算陈斯尔不说,她洛依繁也不会去做一个有妇之夫的地下情人。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类似爱情,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类似爱情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