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如何让男人分分钟把持不住?

摘自公众号:竹子小说发布时间:2017/9/14 8:35:01

“求求你,让我看一看,我的孩子……”

苏妤翻身跨坐到陆历承精壮的腰身上,使劲浑身解数取悦身下的男人,柔声哀求。

“就一眼……”

“还没有要够?”陆历承凤眼半眯着,唇边勾起一抹嘲讽,大手轻佻的在苏妤腰间重重的拧了一把,嫌弃道。“苏妤,你如果出去卖的话,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苏妤脸色倏然被抽掉了所有的血色,抿紧下唇看着陆历承-----已婚三年的丈夫!

羞辱她吗?

呵,没关系!为了孩子,她什么都承受得住!

就在苏妤无比屈辱的时候,陆历承已经把她打横抱起,粗暴地丢在了沙发上,毫无预警地从后,横冲直撞而入……

“啊……”忍住剧烈疼痛,刚要开口再次请求,耳畔却响起了他嫌恶的声音。

“因为你,够骚!够贱!够浪!”

贱吗?在嫩模和明星之间游走的陆历承都这么说,那恐怕就是真的贱了。

毕竟,连她都讨厌自己现在的样子!可那又怎么样呢?贱就贱吧。

为了从未见过孩子,她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此刻的她,身无寸缕,用最卑贱屈辱的方式在陆历承的身下承欢。而他,衣衫基本完整,只不过是衬衣上散落了几颗扣子而已。

就在苏妤快要坠入无尽黑暗的时候,陆历承终于释放了自己的火热。稍作喘气,苏妤便被破布娃娃般被丢弃,瘫软在了被汗水浸湿的沙发里。

陆历承淡淡的扫了一眼,自顾自的整理衣衫,刻薄的话也从他的嘴里溢出来。

“丰收集团那个王董,最喜欢你这样看似柔弱,骨子里却是透着骚气的女人。要不我帮你介绍介绍?”

王董?苏妤对这个人也有耳闻,七十多岁的老头子,最喜欢玩虐待的游戏,从他床上下来的女人,基本都是抬进医院的。

面对羞辱,苏妤的心好似被人活生生的撕裂了一道口子,鲜血四流。

她想哭,却不能哭。

眼泪,只会让爱你的人心疼,让不爱你的人笑话罢了!

苏妤撑起身子,顾不得自己一身的狼狈,用力挤出笑容,苦苦哀求道。

“让我看一眼孩子,就一眼,好不好?”

“陪我睡一觉而已,就有提条件的资格了?”陆历承轻蔑的看了一眼如同败絮的苏妤,好整以暇的踱步走过去,伸手攀上了她颈项,目光锐利如冰刃。

“呵……”苏妤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明知道陆历承残忍阴狠,竟然还对他还抱有一丝希望。“为什么?陆历承,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做错了什么?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陆历承幽深的黑眸,冷厉的好像要将苏妤凌迟。他浑身散发的戾气,快要将身边的人吞噬。

“我爱的人是苏兰,要娶的人也是她。若不是你用尽手段欺骗爷爷立下遗嘱,苏兰怎么会远走他乡?我又怎么会娶你?”

“陆历承,你为什么不肯信我一次?”苏妤挣扎着,苦笑了笑,眼里尽是凄楚。“我根本没有……”

陆历承掐住苏妤脖子的手,越来越用力,薄唇吐出的每个字都是灵魂最深处的恨,浓的化不开。

“没有什么?我只知道,没有你这个毒妇,兰儿不会被迫离开,更不会导致肾衰竭!”

离开是被迫的吗?现在就连肾衰竭的罪名,也要强加到自己身上?

苏妤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无声的砸在她的心底,再一次的将当初的真相淹没。

既然他不愿相信,她何必还要解释?

眼下,见到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苏妤脸色苍白,呼吸越来越困难,就在她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陆历承突然用力把她甩了出去,苏妤的额头重重地撞在茶几角上,鲜血直流。

即便如此,陆历承也没有丝毫的怜悯和不忍,而是揪住了苏妤的头发,逼她仰视自己。

“不肯离婚,也不肯捐肾?苏妤,别忘了,你生的孩子还在陆家!”

“你要做什么?”苏妤的心好似被无形的大手抓住,痛得无法呼吸。恐惧如同毒蛇一般爬上了她的四肢百骸,痛彻心扉。“陆历承,那也是你的孩子,你的亲生骨肉!”

“那又如何?一个孩子而已,我从来都不稀罕!”陆历承的目光如同淬过冰,直冻人心。

“虎毒不食子!”苏妤激动地嘶吼起来,双手慌乱的在空中乱抓,仍是什么都抓不住,“你想要怎么折磨我都可以?但是……求你不要伤害孩子,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子?你生的也配叫儿子吗?”陆历承眸底闪过一抹寒芒,松开了苏妤,缓身站起来,字字铿锵。“这个世界上,只有兰儿才有资格,生下我陆历承的孩子!”

“陆历承,无论如何,他已经出生了,已经是条鲜活的生命了。”苏妤忍住全身的痛,抱住了陆历承的腿,泪流满面。“他的身上流着你的血,流着你的血……”

“那又如何?”陆历承用力一脚踹开了苏妤,嫌恶的看着趴在地上的苏妤,薄唇勾起一抹寒意。“他错就错在—是你所生!”

撂下这句残酷至极的话,陆历承决绝的摔门而去。

在他的身后,响彻了苏妤凄厉又绝望地声音。

“不……”

——————

苏妤很清楚,自己所遭遇的一切,都是拜苏兰所赐。

在决定之前,她去了医院见苏兰,却无意间听到了令人胆战心惊的真相。

“妈,这枚钻戒漂亮吧?足足九克拉呐,昨天历承求婚的时候送我的……”

戒指?求婚?这些字眼钻进了苏妤的耳朵,她心痛的一颤。

自己还没有答应离婚,他就急不可耐的求婚了?还送上了九克拉的钻戒?

苏妤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无名指,那里,空空如也。

因为陆历承不允,因为她没有这个资格!

“当年若不是我用计让你爸和那个贱人滚到一起,也不会生下苏妤这个野种,也不会有我们苏家现在的风光……”

听到这里,苏妤震惊的灵魂都在颤.抖。原来在母亲并不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而是……

苏妤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而病房里的母女,显然是以为胜利在望,才会无所顾忌的提起当年的事情。

“这个小贱人做梦也想不到,当年明明是她救下陆历承的,为何身边的人却成兰儿你……”

“妈,要不是你拦着,当年我就把苏妤这个小贱人弄死了。也不至于让她和历承结婚,还生下一个小孽种!”

果然,那一切都不是幻觉,救下陆历承的人真的是自己。

可怕的窒息感快要将苏妤整个儿吞噬,愤怒的推开门,看着正得意洋洋的苏兰和卢秀秀,颤声问道。

“我妈不是第三者对不对?救他的人是我对不对?”

苏妤的突然出现,苏兰母女都非常诧异。卢秀秀率先反应过来,气势汹汹的朝着苏妤的脸上扇去,骂道。

“你.妈就是个勾.引别人老公的小三,你就是个野种!野种生的就是小野种!一个野种竟然还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

苏妤的脸颊立刻浮现出了清晰的五指印,嘴角也有血迹渗出。她顾不得自己,伸手抓住了卢秀秀的肩膀,怒吼道。

“不准你羞辱我的母亲和孩子!否则……”

“否则怎样?你能把我怎样?”卢秀秀根本没把苏妤放在眼里,嚣张的吼道。“我就骂了,贱人!贱人!野种!野种!”

那抹着猩红色口红的嘴,不断地张合着,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着。苏妤浑身都绷紧了,作为女儿和母亲,绝不能让任何人去侮辱最亲最爱的人!

“你闭嘴!”苏妤拼尽全力冲了过去,举起的手还来不及落下,就听到苏兰慵懒又嚣张的声音。

“苏妤,就算知道真相又如何?说出去谁会相信?更重要的是,只要我开口,历承肯定会把你的小孽种交给我来抚养。到时候……”

苏妤如遭棒喝,整个人直接瘫软了下去。曾经的侥幸,被无情的现实击的粉碎。

陆历承根本不在乎孩子的死活,苏兰的确有大把的机会杀了孩子,她的孩子!

“不……”苏妤痛苦的抱住了头,根本不敢再想下去。“苏兰,你想要怎么样?”

“我想要怎么样?”苏兰把.玩着手指上的戒指,漫不经心的说道。“跪下来,磕几个头,兴许我就想起来了……”

跪下?磕头?在迟疑的时候,卢秀秀一脚踹在苏妤腿上,痛的她直接跪趴下去。

就在这时,卢秀秀眼尖的发现门口的黑影,脸色突变倏地朝着苏妤跪下去,揉乱了头发后嚎哭起来。

“苏妤,兰儿已经病成这样了,也没几天好活了,求求你不要再来骚扰她了。就当妈求求你好不好?妈跪下求你,行不行?”

苏妤后知后觉的看向门口,果然,陆历承一脸愤怒的站在门口。他怀里捧着一捧玫瑰花,鲜艳欲滴,比她流过的鲜血还要艳丽三分!

他看向苏妤的眼神迸射着冷箭,恨不能将她粉身碎骨。苏妤明知他会相信自己,仍心怀侥幸,苦笑着问道。

“你会相信我吗?”

“咳咳……”苏兰没有给陆历承回答的机会,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历承,我们分手吧,别再来了。毕竟你们已经有了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陆历承面色阴沉的大步走向苏兰,大手一伸直接将她搂在怀里,声音低沉道,“不要说傻话。”

“可……可是你们有孩子啊……”苏兰依旧在装模做样。

陆历承目光不含一丝感情的看向苏妤,“她生的,不配做我陆历承儿子。”

不配?每每从陆历承的嘴里听到这个词语,苏妤就心痛的好像要被撕裂了般。

纵然他厌恶自己,这个孩子总归是他的亲骨肉,他怎么就可以做到如此狠心?如此绝情?

“历承,那毕竟是你的孩子,怎么能不要呢?”卢秀秀心里窃喜,却故作大度,“不管苏妤对我们怎么样,我都是她的养母,是孩子的外婆。要不然孩子就交给我来抚养好了……”

“休想!”看着苏家母女的惺惺作态,苏妤激动的吼了起来,悲愤地问道,“陆历承,是不是只要给出我的肾,你就会把孩子还给我?”

“那是在你欺辱兰儿之前!”冷漠到绝情的几个字,彻底打破了苏妤最后的希望,“现在,我想要的是……”

“陆历承!”苏妤打断了陆历承的话,撕心裂肺的哭喊出声,没有忍住的眼泪簌簌的掉落下来,无助到绝望,“他才三个月大,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亲手杀了自己的亲骨肉吗?”

陆历承目光闪了闪,冷漠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动容,每个字都带着嘲讽和不屑,“那又如何?不过是一个继承遗产的工具而已!”

“历承,咳……算了,别说气话了,姐姐没有欺辱我,我心里并不觉得委屈,”苏兰偎在陆历承的怀里,嘴边噙着得意地笑,眼神如同蛇信子般恶毒阴狠。她无声的告诉苏妤,自己才是孩子命运的主宰者。想要孩子平安,必须要讨好她!

苏妤心里很清楚苏兰想要什么——下跪磕头,将自己最后的尊严踩在脚底下,肆意践踏!

而此刻的陆历承,正疼惜的亲吻着苏兰的发梢,温柔而宠溺。眼神的余光扫到苏妤身上,如同锥心利刃。

那一刻,苏妤想到了委屈的母亲和无辜的儿子,愤怒和不甘从她的胸口迸射。她挣扎着冲过去,大骂道。

“苏兰,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陆历承下意识的护住了苏兰,大手一个用力,苏妤整个人直接摔在了地上,头重重的撞到了要地上。

陆历承目光微动,身体下意识向苏妤走去,但是苏兰却恰好拉住了他。

“啊,姐姐你怎么样?”

苏妤趴在地上,她缓缓爬起来,一时间她突然很想笑。额头的痛,身上的痛,心里的痛,她已经感受不到了。

眼前这个她爱入骨髓的男人,渐渐模糊起来……

十年痴缠,终究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她看向陆历承,目光充满了痛苦与委屈,“陆历承,你说的,我都会答应你,只要你把孩子还给我。”

额头上的血缓缓下向滑,混合着眼泪,使得苏妤原来姣好的面容,此时不清晰起来。

只要是为了孩子,她什么屈辱和痛苦都可以承受。

这是,作为母亲的本能!

“哎呀,苏妤,你怎么样?有没有事情啊,都怪妈,都怪妈啊。”卢秀秀根本不给陆历承说话的时间,她直接一脸焦急的冲了过去,扶去苏妤,“苏妤原谅妈妈啊,我带你去找医生。”

苏妤苦笑,她要如何才能斗得过这满是心机的母女?

陆历承眉头微蹙,看着苏妤缓缓离开的背影,一时间心中充满了烦躁。

——————

夜里十点,大雨席卷了整个滨城。

“如果将绣花针插进婴儿的体里,多久才会被发现?苏妤,你来猜猜看。”电话里的苏兰阴狠至极,每个字都令人心惊胆战。

“你做了什么?”

“我能做什么?只是好奇的在你儿子身上试了几下而已!”

试?试着如何把针插进孩子的身体内了吗?

苏妤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而苏兰并不肯放过她。

“我手里的针去哪了?是在小孽种的肺,肾,还是腿……”

苏妤最后的理智,也荡然无存。她的脑海里一遍遍闪过孩子痛苦哭泣的样子。

“苏兰,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哎,这也不能完全怪我,是历承非要把孩子抱来给我解闷的……对了,他刚把那个小孽种带走,好像是去清水湾……”

清水湾?孩子在清水湾?

她必须要立刻见到孩子,抱着他去医院!

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必须马上见到孩子!

清水湾别墅,陆历承和嫩模、明星幽会的地方。

苏妤站在门口,奋力的拍着门。

“陆历承,把孩子还给我!”

“姓陆的,你出来,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在苏妤的手麻木到没有丝毫知觉时,门开了,衣衫不整的陆历承站在门口,一脸的欲求不满,怒喝道。

“你想要找死吗?”

“孩子……孩子……”失魂落魄的苏妤推开陆历承就冲了进去,四处寻找,哽咽的喊着。“妈妈找你来了,宝贝……你在哪里?求求你哭一声给妈妈听,好不好?”

陆历承关门进来,蹙眉看着淋成落汤鸡似的苏妤,大步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腕,嫌恶道。

“在我发怒之前,马上滚!”

苏妤抬眸就看见他脖子上的吻痕,她胸口一窒,低头咬住了陆历承的手。趁他吃痛,撒腿就往楼上跑。

此刻的苏妤格外的清醒,这个男人她要不起,也不想要了。

而孩子,她至死,也不会放弃!

“宝贝……你在哪里?宝贝儿……妈妈来了……来接你回家了……”

“宝贝,哭一声,就当给妈妈一点提示好不好?……”

推开其中一间卧室,床上不着寸缕的女人尖叫了一声,随即用被子裹住了雪白的身子。

这时,陆历承也追了上来,愤怒的抓起苏妤的肩膀,将她向破布娃娃一般甩了出去,嘴里骂道。

“苏妤,你特么又犯贱了!是不是?”

苏妤重重的跌撞在地上,浑身的骨架子都快被拆散了,她倔强的想要爬起来。却听到陆历承对房间里说道。

“你先走,钱会打到你的卡上。”

红色的高跟鞋走过,也不知是否故意,恰好踩在苏妤的手背上,青紫一片。

苏妤痛得咬破了下唇,陆历承恍若未闻。

“陆历承……”苏妤顾不得自己,焦灼的乞求道。“我离婚,我捐肾,求你把孩子还给我好不好?以前都是我不识时务,从今以后,我改,我全都改,好不好?”

“苏妤,你又要演哪出?”陆历承冷眼看着眼前的女人,眼神如鹰隼般锐利。“苦肉计?还是准备像上一次一样,脱光了,勾引我?”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苏妤的脸上布满了泪痕,她朝着陆历承走了出去,直直的跪了下去,五体投体的匍匐在他的脚下。

“陆历承,是我犯贱,是我有罪。求求你饶了我的孩子吧,求求你……只要你能大发慈悲饶恕他,能让他平安,就算是送进孤儿院,我都会感激你的……”

“孤儿院?”陆历承浑身的戾气更甚,矮身蹲下来,讽刺道。“苏妤,你醒悟得是不是太晚了?”

“求求你好不好?你不是想要我的肾嘛,我都给你,两个都给你。”苏妤伸手抓住了陆历承的裤腿,颤巍巍的哀求着。“只要你能饶恕孩子,我们母子不要陆家的一分一毫,只求能让孩子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既然想通了,那就拿出诚意来。”陆历承站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裤就往楼下走。苏妤不敢放弃,连滚带爬的追了上去,小心翼翼地问道。

“诚意?你说,只要我办得到的,我一定去做!”

陆历承站在客厅中央,唇边勾起一抹邪肆,一字一句道。

“裸奔!你敢吗?”

说完,陆历承大步出去,取车离开。

而苏妤如遭棒喝,双腿一软,整个人瘫坐下去。

屈辱,无尽的屈辱!

但是,现在的她,即将粉身碎骨。

尊严、屈辱,在孩子的安危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褪下裙子,脱下贴身的衣裤。

苏妤的身体没有任何的遮掩,大步的走了出去,走进了雨里。

当陆历承的劳斯莱斯幻影开过来的时候,苏妤如同扑火的飞蛾,毫不迟疑的义无返顾的撞了过去……

她清楚,只有死,死在陆历承的手里,她的孩子才有生的希望。

只有死,才能消弭陆历承的恨意。

既然如此,那就死了吧……

陆历承从车上下来,就看到苏妤像破布娃娃一样跌落在种满玫瑰的花圃里。她身无寸缕,雪白的身子不断的有血迹冒出来,很快又被大雨洗涮干净。

血再冒出来,大雨再一次冲唰……

他胸口一窒,最终还是走了过去。

尚有意识的苏妤朝他伸出了手,眼里尽是哀求。

“陆历承……你要的我都给你……求……求你……饶了……我们的孩子!”

三天后,医院里

“历承,兰儿已经快坚持不住了。你是她最爱的人,也不忍心她受苦对不对?”趁着苏兰做透析的时候,卢秀秀找到了陆历承哭诉。

“你想说什么?”陆历承紧蹙着剑眉,语气不善。

“苏妤醒着的时候,向我们提过好几次要捐肾的。她是兰儿的亲姐姐,就算心肠再恶毒,也不能看着自己的亲妹妹去死吧?”

陆历承抱着身无寸缕的苏妤来医院的事情,让母女两人非常的不安。所以,才会几次三番的试探。

“那就等到苏妤醒了再说。”陆历承深看了卢秀秀一眼,目光里带着审视。“你真的有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

什么意思?卢秀秀一惊,后背已经浸出了密密的冷汗。

————

陷入无尽黑暗中的苏妤,好像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会是自己的孩子吗?

为什么会哭的这么伤心?

饿了还是病了?还是有人在欺负他?

苏妤猛地一惊,睁开眼,果真看到了一个孩子,在她的床边,哭声震耳。

只需一眼,苏妤就能确定,这是自己的孩子——她和陆历承的孩子。

“孩子……我的孩子……”

“苏妤,别激动。你才刚醒过来,千万别激动。”吴婆抱着孩子,连忙安抚苏妤的情绪。“小少爷就在这里,暂时不会走,你有时间好好看看他……”

说着,年近七十的吴婆也哽咽了。而苏妤,早已经是泪湿发鬓,她颤巍巍的伸出手想要抱抱孩子,吴婆连忙阻止。

“苏妤,你身上都是伤,千万别动……”吴婆抱着孩子小心翼翼地贴近了苏妤,哄道。“小少爷,快看……这就是你的妈妈……亲生妈妈……”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免责申明
竹子小说微信公众平台
竹子小说微信号:zhuzixiaoshuo
四十年来画竹枝,日间挥笔夜间思.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