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都市小说肖雅在线阅读 傻婿肖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肖雅小说傻婿大结局

摘自公众号:都市爽文发布时间:2017/8/31 17:01:51

肖雅小说叫做《傻婿》,作者是初六,这里提供肖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晚上,肖伟强从外地出差回来,肖雅也下班了,姜美娜正在厨房做饭,我坐在客厅的地板上,正一脸认真的看着喜羊羊与灰太狼,手上拿着一支冰淇淋,为了显示自己傻,我还特意把冰淇淋搞的满脸都是。

精选章节

我将药酒放回了姜美娜的卧室,姜美娜拉住了我,说,“傻子啊,以后每天中午你都要来我的房间,这个药酒对你和肖雅生孩子有好处。”

我心中暗骂,生不出孩子又不是我的原因,是你闺女不让我碰她,你老朝我身上研究个什么玩意。

脸上还是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我说道:“不,我不喝酒,酒辣,我要喝.奶。”

姜美娜听闻此话,立刻抄起了鸡毛掸子扬了起来,嘴上还威胁道:“傻子,不听我话,是不是想挨打。”

我立马装出害怕的样子,“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我喝酒,我怕疼。”

姜美娜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让我出去了。

晚上,肖伟强从外地出差回来,肖雅也下班了,姜美娜正在厨房做饭,我坐在客厅的地板上,正一脸认真的看着喜羊羊与灰太狼,手上拿着一支冰淇淋,为了显示自己傻,我还特意把冰淇淋搞的满脸都是。

看了一会,我有些尿急,起身去卧室上厕所,不过却发现肖雅正在里面洗澡呢。

不知道肖雅是不是忘记了,浴室门没有关上,干净洁白的地板上一双玉足柔美白嫩,脚趾盖上涂着红色的指甲油,在往上是白花花的大腿,浴室里面雾气沼沼,显得肖雅像是从仙境之中走出来的仙女一般。

不得不说,肖雅这娘们长的是真好看,精致的俏脸,身材性感高挑,曲线优美动人,皮肤白皙,真是越看越让人心痒。

我虽然人在外面,但是一颗心早就飘到浴室里面去了。

我清楚我不能再犯傻了,闯进去可就露馅了,所以我只能死死的盯着肖雅,脑海中脑补着将她压在身下,报复她,蹂躏她的场景。

我正看的忘乎所以,谁知就在这时,有人从后面拽住了我的耳朵,

我心中一个机灵,暗道这下完了,旧伤未愈,新伤又要来了。

“好小子,竟然敢偷看我女儿洗澡,好大的狗胆。”姜美娜拽着我的耳朵冷冷的说道,不过其中还夹杂着一丝喜色,她拍拍我的脸蛋,“还行,傻小子还没傻透,还有那方面的心思。”

“呜呜呜……”

我憨憨的装傻,哭了起来,心说千万不要看出来我不是傻子啊。

同一时间,听到外面的动静,肖雅身上围了个浴巾也出来了,看到我和她妈站在门口,就问发生了什么事。

姜美娜说没事,问肖雅洗完澡了没有,马上就开饭了。

肖雅摇头说:“你们先吃了,我在外面已经吃过了。”

姜美娜有些不高兴:“你还拿自己是肖家的人吗?一天三顿饭都在外面吃,心里是不是除了那个王维,连妈妈都没有了?”

“妈!”肖雅有些抱怨的说道:“我工作那么忙,每天都要应酬,哪里有时间在家吃饭啊,你不要胡说行不行。”

肖雅说完便转身回了屋里,坐在梳妆台前开始梳理自己的头发,看的出来,这次肖雅虽说没有因为王维跟她妈发火,但肖雅的态度完全就是敷衍。

丈母娘愣了一下,走到屋里,语重心长的说道:“小雅啊,我和你爸年纪都大了,什么心思都没有,只盼望着有朝一日抱上孙子,你连妈妈这点心愿都不能满足吗?”

肖雅脸色一变,将手中的梳子扔到了梳妆台上,厌恶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妈,他一个傻子,你就不怕他那股傻劲遗传给孩子吗?”

姜美娜解释说:“这个不用担心,其实我早就到傻子家里问过他二叔了,傻子不是天生的傻,是后来受了刺激才变傻的,这个和基因没有关系,不会遗传给孩子的。”

听到丈母娘这么说,我心中一震,她竟然去我老家问我二叔了,我还真怕我二叔一个不小心说露嘴,把我装疯卖傻的事说出来呢。

肖雅冷笑,脸上挂着一丝冷漠,转过身,面对面对姜美娜说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就算死,也不会和傻子生孩子的!”

“你!你这是要气死妈啊!”

姜美娜黑着脸往外走,正好我堵在门口挡住了她的去路,姜美娜一看是我,心情更加糟糕了,伸手打了一下我的脑袋,还骂道:“滚一边去,你个没用的傻东西!”

随着姜美娜的这一打,疼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她用的力气虽不小,但也不至于让我疼成这样,主要就是她打在我伤口上面了。

我疼的龇牙咧嘴,眼泪都出来了,这倒不是装的,是真的好痛。

姜美娜看了一眼手上,竟然还有一丝鲜血,立刻让我俯下身子,看了下我的脑袋,然后问我怎么回事,谁打的?

丈母娘当然不会认为,肖雅会有这么大的力气把我打成这样。

我心中想着,不能让肖雅舒坦了,她可是我的老婆,当着我的面给我扣绿帽子,这口气我说啥都咽不下,眼下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所以,我一边傻笑一边鬼哭狼嚎,学着肖雅的语气说道:“维哥,轻点,疼……”

姜美娜一听便变了脸色,他知道傻子不会说谎,在一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肖雅呆住了,她没想到我会当着她妈的面,说出这种话,闪躲着她妈的眼神,肖雅扭头把目光放到窗外,低声呵斥道:“傻子,你胡说什么!”

丈母娘的脸色很难看,或许是知道家丑不外扬的道理,她走到卧室里面并随手关上了门。

我赶紧过去偷听,就听见她妈说:“我问你,我和你爸不在家的时候,王维那小子是不是来过?”

沉默了几秒过后,肖雅突然叫了起来:“是,维哥是来过,我就是爱他,我和他根本不可能分手,如果不是为了赌气,我怎么会跟一个傻子结婚?”

说到后来,已经是满腹的委屈。

“你这样有什么用?现在你和傻子都已经结婚了,难道你还要跟王维偷偷摸摸的一辈子?告诉你,就算你和傻子离婚了,我和你爸也不会同意你和王维的事情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姜美娜气呼呼的离开了,肖雅跟她妈吵了一架,心情也不是很好,穿好衣服推门出来,正看见站在卧室门口的我。

我傻乎乎的敬了个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故作傻态:“吃糖,吃糖,老婆我要吃大白兔奶糖!”

“啪!”我话音刚落,一个大嘴巴就打在我的脸上,顿时火辣辣的疼痛。

同时,肖雅怒吼着:“你给我滚!”

随即,我傻态百出的躺在地上,嘴上还说着:“老婆不要生气,我滚了,我滚了。”

没滚了几下,我的身子滚到了楼梯口的边缘,现在可是二楼,如果再滚的话,我可就掉下了,我只好又滚了回来,抱着肖雅的大腿说道:“老婆,我不滚了,我要吃糖,我要吃糖。”

“你饿了?”肖雅冷笑一声,笑里藏刀。

我点点头,心中却在打鼓,不知道肖雅又要想什么花样整我。

随后肖雅薅着我的头发,把我带进了卧室里面,指了指马桶:“喏,饿了就吃屎吧,你在我家连可乐都不如,吃屎都算便宜你了。”

她竟然这样,真的太毒了!

肖雅一脚踩住我的后背,我一个不注意,整张脸都扣进了马桶里面,虽说肖雅爱干净,但那可是马桶啊,是大便小便的地方!

里面还有些许清水,看上去很干净,但是一股异味,让我的胃里一阵翻腾,一个劲的想吐,但是因为脑袋上面的伤口实在是太痛了,挣扎不起来。

她带着哭腔:“该死的傻子,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你知道我和维哥有多相爱吗?你吃啊,你吃啊!”

妈蛋的,你痛苦,你和王维相爱,和劳资有毛关系?

“我不吃了,我不饿了,老婆,我好难受啊!~”我挣扎着说道。

“不吃也要给我吃,我们肖家没有多余的饭菜,你吃屎就不错了!”

我喊着泪,忍着脑袋上面的剧痛,肖雅哈哈大笑着,像哭一样。

随后她走了,是哭着走的,临走之前,还和她妈又吵了一架。

我躲在卫生间里面,终于忍不住哇一下吐了出来。

晚饭的时候,姜美娜也没有喊我吃饭,其实我是一点胃口也没有。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我才感觉肚子有些饿了,就下楼找吃的,却发现饭桌上面的饭菜一点都没动,姜美娜不在,只有肖伟强独自坐在沙发上抽烟,烟雾缭绕中,我发现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我转念一想,这个肖伟强也不是个好惹的货色,摸摸咕咕发叫的肚皮,我还是再忍忍吧,他本来脾气就不好,看我一个傻子女婿也不顺眼,别把气都撒在我的身上。

我正打算返回卧室,这时肖雅却回来了,肖伟强当即站了起来,质问道:“你死哪里去了?还当这里是你的家吗?”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也管不着,和谁在一起是我的权利!”肖雅身上带着酒气,对她爸直接选择了无视,然后跑回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肖伟强并不打算放弃,他拿起桌上的烟灰缸扔在地上,随后听到他愤怒的咆哮着:“混账,你从小到大,哪样东西不是我给你的,我会没有权利管你?告诉王维那小子,以后再敢纠缠你,我非打断他的狗腿!”

我蹲在角落里,心说父女俩为啥不打起来啊,拿着酒瓶菜刀往脑袋上招呼啊,最好能出血,那样也能解我心头之恨了。

同时我的心里也在犯嘀咕,王维虽说是个人渣,长相也是一脸猥琐,但怎么着,也比我一个傻子强啊,肖雅的父母,为何会如此讨厌他呢?

既然不同意肖雅和王维在一起,为什么不告诉肖雅为什么?

真相到底是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肖雅三天两头的都不在家,也不知道是不是和王维在一起鬼混呢,但不管怎么说,但家里少了一个人打我骂我,总归还是好的。

这天我一个人在家瞎玩,姜美娜带着几个老娘们来家里打麻将,这几个老娘们打着打着就聊起了自己的孙子孙女。

一个下巴上长了一颗黑痣的老娘们,打了一个八万,对肖美娜说道:“听说你家取了个傻子女婿,是不是真的啊,小雅那孩子我也见过,长的那么漂亮,怎么会同意这门亲事啊?”

跟着,另外一个老娘们火上浇油的说道:“他俩结婚好长一段时间了,小雅怀孕了没有?孩子可千万别是傻子啊!”

我躲在一旁偷偷听着,心说这几个娘们真是嘴欠,哪壶不开提哪壶。

果然,接下来便听到姜美娜气呼呼的说了一句,“你们胡说什么,我家姑爷好着呢。”

“不是吧,我可听说你家姑爷是从乡下来的,听说结婚的时候你家小雅还倒贴了十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另外一个老娘们火上浇油的说道。

“你听谁说的,没有的事。”

姜美娜说了一声,摸牌,随后打出一张二条,不过却给下家点了炮,赢钱的老娘们随即变的喜笑颜开来:“哈哈,我又赢了,给钱吧!”

姜美娜冷哼一声,从旁边的手包里面摸出二百块钱甩了过去,有些生气,推倒面前的麻将:“不玩了,你们走吧。”

“我们才打了三圈而已,不是说要玩到晚上吗?”

“就是,刚刚来了兴致,再玩一会呗!”旁边烫着黄发的妇女,也随声附和道。

“老娘心情不好,你们给我滚!”

姜美娜彻底怒了,指着门外揭斯底里怒吼一声,几个老娘们面面相惧,心说这是什么人啊,无缘无故的发脾气。

几个老娘们走了,姜美娜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过了好一会时间,她才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不过这个电话没有人接听,姜美娜又重新打了一次,还是无人接听,姜美娜气的把手机往地上一扔,转身回卧室去了。

我心中暗道太可惜了,这有钱人家的太太就是不一样,五六千的苹果手机说摔就摔。

这他么给我也行啊!

还有一点让我纳闷,姜美娜发火摔手机,好像不是因为那些老娘们话,而是因为后来她打的那个电话没有人接听,会是打给谁的呢?

姜美娜进了卧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来,我脑筋一转,悄悄的下口,到了客厅,捡起来那部苹果手机……

不过这手机上锁了,我又想到了那天,姜美娜旅游回来,是一个被她称为“死鬼”的男人送回来的,刚才那个电话,是不是也是打给那个“死鬼”的呢?

既然发现不了什么,我正准备把手机放回原地回卧室,这时却听到卧室门打开的声音。

不好,姜美娜要出来了,被她发现我偷看她手机,不知道她会不会怀疑我。

还好我反应快,当即装疯卖傻的把手机贴到耳边,不过却是屏幕朝外,傻里傻气的喊道:“喂,有人吗?喂喂喂?”

身后传来姜美娜的脚步声,或许是知道我脑袋上面有伤,没有打我的脑袋,伸手拧住了我后背上面的肉,怒道:“傻子,你瞎叫什么?”

我转过头,嘿嘿一笑:“打电话,给老婆打电话。”

姜美娜看了一眼,见我连手机都拿反了,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随后,姜美娜让我去她的卧室里面,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也不敢多问,跟着她进了卧室。

床边放着一个不大的小方桌,桌上摆了一瓶张裕解百纳,还有两个透明的高脚杯,一杯已经盛满了酒水,一杯却是空空的。

姜美娜坐回到了床上,然后拍了拍旁边:“傻子,坐下吧,今天我心情不好,你陪我喝两杯。”

“我不喝酒,酒辣。”我傻傻道。

“你说什么?不听我话了是吧?”姜美娜一听我这么说,随即抄起了鸡毛掸子举过头顶:“你喝不喝,不喝我就打你了!”

“岳母饶命,岳母饶命!”我吓的连忙跪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正当我以为鸡毛掸子马上要砸下来的时候,姜美娜应该是看到了我脑袋上的伤口,随即担忧的说:“傻子,你脑袋上面的伤口好像感染了,你别动,我要给你处理一下。”

说完,姜美娜走出了卧室。

我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就连丈母娘都比肖雅对我好,最起码,她还给我做饭,还能给我包扎伤口,反观肖雅呢,恐怕我死了,她都不会眨一下眼睛吧。

没多久,姜美娜回来了,手上多了一个药箱,我就跪在那里,姜美娜坐回床上,让我不要跪着了,往前靠一点。

我听从了她的意思,蹲在她的面前,让她为我处理伤口。

姜美娜从药箱里面拿出了云南白药,纱布,双氧水,开始给我处理伤口,疼倒是不算疼,只是让我比较尴尬的是,我俩现在的这个姿势,我的脑袋,正对着姜美娜的胸脯。

我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脑袋往后挪了挪,姜美娜却轻轻拍打了一下我的肩膀,娇嗔道:“死傻子,你乱动什么。”

这一声可把我的骨头都叫碎了,这话不像是在训斥我,这语气,完全就是小两口打情骂俏才会说出的嘛!

这还不算,我总感觉她还总是有意无意的,挺着胸.脯往我脸上靠,我低着脑袋尽量躲避她,这时候她就会双手扶正我的脑袋,说不要我乱动,她眼神不好,弄痛了伤口就不怨她了。

我C尼玛啊,你眼神不好?平常的时候也没见过你戴眼镜啊?这会眼神不好了。

我心中一阵好笑,这他么丈母娘不会是没有找到那个死鬼,开始找我了吧,一想到这,我就感觉心中亿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这都什么事啊!

我只好默默忍耐着,不过还别说,丈母娘的触感还是非常不错的,柔软润滑,她的身上还有一股女人特有的体香,吸到鼻子里面,让人感觉一阵心旷神怡。

我还真的有些迷恋这些味道了,忍不住往下瞄了一眼,黑色皮裙下面是两条裹着肉色丝袜的大白腿,虽说没有肖雅的修长,但也算是性感,她的小腹上一点赘肉也没有,整个人隐隐约约有一点都市熟女的味道。

这让身为一个纯情小处男的我,深深陷入了其中,裤.裆很快就有了反应。

我知道丈母娘的心思,老丈人经常去外地出差,风韵犹存的丈母娘一个人独守闺房,成了闺中怨妇,自然也有寂寞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每当到了深夜,她会不会寂寞难耐,穿着性感的睡衣孤芳自赏一番呢。

好在没多久,她给我处理完了伤口,便让我站了起来,我心中长长嘘了一口气,刚才真的是太惊险了,别说丈母娘不会先对我作出什么,就是那种诱惑,我都怕自己把控不住。

我暗道一声,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在地上能吸土,看来这句话说的一点不错,以后我得防着她点。

我刚要转身离开,丈母娘却一边收拾着药箱,一边叫住了我,说着急走干什么,让我陪她喝一会儿酒。

说罢,她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让我坐在那里。

我无奈之后走了过去,坐到了她的旁边。

姜美娜收拾好了药箱,往地上随意一放,拿起空着的高脚杯放到我的跟前,又拿起酒瓶给我倒了半杯,最后,她端起高脚杯,和我碰了一下,半杯张裕解百纳一饮而尽。

张裕解百纳干红,虽然属于葡萄酒,但是这酒后劲大,我来卧室之前,姜美娜就已经喝了不少了。

现在,她的脸色竟然变的红润起来。

我就喝了一点,为了显示我的傻,我还假装被呛到,逗得姜美娜哈哈大笑,脸上却似乎笼罩着一丝忧愁,酒也继续一杯杯灌进她的胃里。

姜美娜虽然四十多岁的人了,但保养的好,皮肤倒也显得不是太松弛,虽然没有肖雅那样紧致,但是比起那几个跟他一起打麻将的老娘们强多了,看上起也就三十五六的样子。

现在我和她靠的那么近,从她给我处理伤口开始,裤.裆就没下去过。

尤其是那豹纹吊带裙,恰好将姜美娜的腰身完美的勾勒出来,她站起来倒酒的时候,后面露出一大片触目惊心的雪白。

姜美娜虽然心里有事,但很快就察觉到了这一点,对我不但没有产生厌恶,反而盯着我支起的裤.裆笑了笑,说道:“看来那药还真的管用,也不枉老娘花了这么多钱了。”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傻婿,免费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请点击傻婿

免责申明
都市爽文微信公众平台
都市爽文微信号:dushishuangwen
每天为你推荐全网最热,最火,最新的都市爽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