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楠木向北》(十二)

摘自公众号:飞魔幻杂志发布时间:2017/8/11 16:30:43

楠木向北》(十二)

秦靳北进了屋子之后,门铃声很快响起了,却是没响多久就停了。

他习惯性地挑了一下眉尾,等门铃声终于结束之后,才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回想起刚才他说完那句话之后,小姑娘的眼睛从一开始含着笑意,到后来微微发红,他忽然怔了一下。

不知道南慕这会儿回去,会不会哭鼻子。

挺漂亮热情的姑娘,估计第一次遇到他这么直截了当的拒绝。

只是她跟他,的确不合适。

南慕太年轻了,带着一股子肆无忌惮的勇气,单纯得像一张白纸似的,对于他、对于感情,在心里大概有无数的憧憬。

可她的那些个憧憬和期待,他都做不到。

对于感情的事情,秦靳北说是顺其自然,实际上就没怎么考虑过。

母亲在这方面很开明,倒是没催过他,不过偶尔也会提一嘴:“你总说忙过这一阵子,总有下一阵子,案子是查不完的,自己的事儿,自己也往心里放放。”

他之前也交过一个女朋友,那还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女孩的性格和南慕很像,开朗热情,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

也就是那会儿,他碰上了‘死亡天使’的案子,没日没夜地忙,分手的那天,女孩的反应却异常平静。

“秦靳北,你知不知道,我们从来没有看过一场完整的电影,没吃过一顿完整的饭,我闺蜜都羡慕我,因为我男朋友是警察,长得帅、家世好,什么都好,可是你知不知道,我多羡慕她们,约会的时候,可以肆无忌惮地化妆打扮,不用担心什么时候男朋友一个电话过来,约会就泡汤了。”

“我跟你在一起的时间,就像是抢来的,但是我永远都抢不过你的工作,我从来都没要求你时时刻刻把我放在第一位,但是至少,不要总是在我兴致勃勃打扮了一个多小时,你一个电话或者短信过来,我就再也找不到你了。”

“你说要去我家吃饭的那次,结果又有案子,我一个人回家的时候,我妈问我你人呢,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到底去了哪里……”

“秦靳北,你有没有想过,对我而言,你的做法有多自私?你有没有哪怕那么短短一刻,考虑过我的感受?”

女孩说到最后,眼圈发红,却没哭,甚至连语调也没有变过。

他考虑过。

所以,他告诉南慕,她跟他,不合适。

四月三号上午,南师大。

“今年元旦放假的时候,寝室里其他人家离得近,都回去了,只有我和茵茵没有回家。”说话的女孩,是法学院投湖自杀的女孩蒋茵茵的室友钟甜。

昨天梁秋和、孟炜来的时候,钟甜因为有事回家了,直到今天上午才赶回来。钟甜是寝室里和蒋茵茵关系最好的女孩,两个人平时走得近,对于蒋茵茵的情况,也最为了解。

所以今天,秦靳北、梁秋和再度来到南师大。

“茵茵平时很开朗的,但是元旦节有天我在寝室,看见她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对劲,身上的衣服又脏又乱,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是自己摔倒了。我要陪她去校医院的时候,她又坚持不去,我就觉得奇怪,但是看她情绪很不对劲,我也没敢多问什么。”

“后来我去打热水,回来的时候,茵茵已经不在寝室了,我从楼上看见茵茵出去了,就追了过去,结果发现茵茵最后去了校外的医院。我怕被茵茵发现,没敢跟得太近,但是好像听到茵茵跟护士说,要验伤,说话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在发抖,好像还在哭。我在医院里差点被茵茵发现,就赶紧出来了,很快茵茵也出来了,应该没有验伤。”

梁秋和抬眸,和秦靳北对视一眼。

2月28号,法学系大三女生蒋茵茵投湖自杀,尸体在第二天被人发现,也就是3月1号。

4月1号,法学系教授章喻华的尸体,在同一地点被人发现,案发现场还出现了塔罗牌。

两起命案,不可能只是巧合。

极有可能,元旦期间章喻华侵犯了蒋茵茵,蒋茵茵要去医院验伤时,受到了章喻华的威胁,最终放弃。

“前天茵茵自杀的地方,有人发现了章老师的尸体,是不是跟茵茵的死有关系?茵茵她不会被……”钟甜捂着嘴,没再说下去。

“章喻华平时在课下时间,跟女生接触多吗?”梁秋和问。

钟甜想了想,摇头:“不多。他平时上课还好,也不怎么点名什么的,就是到了期末的时候会算总账,平时成绩占百分之三十呢,经常有人期末考得不错,结果平时分被扣光了,到最后挂科了,大家都挺怕他的。”

“蒋茵茵元旦去的,是哪个医院?”秦靳北问。

钟甜愣了一下,想了一下,答道:“二七四医院。”

从南师大回去的路上,秦靳北让孟炜调了1月2号二七四医院的监控录像,以及除夕前一周第四人民医院的监控录像。

回到专案组之后,梁秋和就看见孟炜在揉眼睛,然后眨眨眼,继续盯着屏幕。

“秦队,2号的监控录像我看了,蒋茵茵当时在医院待了大概不到十分钟就走了,只跟一个小护士说过话,然后接了个电话就离开了,中途没有跟其他人说过话,至于过年前一周医院的录像,我还在看,”孟炜转头看着刚刚进来的两人,说话间又抬手揉了揉眼睛,“不过,为什么要看除夕前一周,第四人民医院的监控?”

蒋茵茵在1月2号很可能被章喻华侵犯过,所以去医院验伤;而无论是蒋茵茵又或者章喻华,在网上都没有相关的新闻,就连南师大校内,也没有关于这两个人的任何传闻。

很显然这一次,凶手不可能是从网络上知道这件事的,那么很有可能是,凶手在2号当天,在蒋茵茵准备去医院验伤时,撞见了蒋茵茵,从而知道了章喻华的兽行。

所以秦靳北让孟炜去查2号当天医院的监控,他能理解;但他不理解的是,为什么秦靳北还要让他去查除夕前一周另外一个医院的监控。

孟炜说话间,梁秋和蓦地想起离开南师大之前,钟甜的那番话。

“我跟茵茵都是本市人,一般寒假不像她们外地的,因为车票紧张要提前回去,我们两个一般是寝室里最后走的。在寝室待着总比回家好点,回家总觉得不如在学校自由,但是今年很奇怪,茵茵回去得比往年都要早。”

“我比茵茵晚了几天回家,我们两家住在同一个小区,过年前几天,我记得在我家附近的医院门口见过茵茵,对了,是第四医院……”

“要是我早点发现茵茵不对劲,把事情告诉她爸妈,也许就不会搞成这样了……”

女孩悲伤的脸逐渐在梁秋和脑海里变得模糊,他转头去看秦靳北,和孟炜一样,等着秦靳北的回答。

“凶手很可能不是2号在二七四医院遇见蒋茵茵。”秦靳北开了口。

监控录像上一无所获,也证实了这个推测。

“从1月2号到除夕许继明遇害,有近一个月时间,凶手如果2号就遇见蒋茵茵,知道了她的遭遇,那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应该是章喻华,而不是许继明。”秦靳北看了看似懂非懂的孟炜,继续说,“一个月的时间用来调查章喻华,再到设计杀死他,对于凶手而言,绰绰有余。”

这样一来,基本可以排除凶手是2号在二七四医院,遇见打算验伤的蒋茵茵。

“许继明遇害之后,腹部被凶手刻上类似南师大校徽的图案,暗示他的下一个目标在南师大,所以凶手遇见蒋茵茵的时间,应该在杀死许继明之前。”

“根据蒋茵茵的室友所说,除夕前几天曾经在第四医院附近见过蒋茵茵,由此推断,凶手很可能是在这段时间遇见蒋茵茵,并且知道了她的遭遇。”梁秋和反应很快,接着说了下去。

孟炜也明白过来,心里却还存着一个疑问:“但是这次南师大的案子,很多地方跟之前都不一样,也可能只是模仿作案。凶手说不定是蒋茵茵的同学,甚至是喜欢她的男生,杀死章喻华,为蒋茵茵报仇。要是这样的话,凶手接触蒋茵茵的地方,也有可能不是医院。”

“这个案子和之前几个案子的确有出入,但是细节高度一致,模仿作案的可能性很低。”秦靳北顿了顿,“有出入,是好事。”

“凶手的作案手法跟之前越是有出入,越是能暴露更多的信息。”这回,梁秋和比孟炜更快跟上了秦靳北的思路,“凶手这次没有选择网上引发过轰动的案子,说明很可能在生活中接触过蒋茵茵;而且之前韩远说过,凶手摘除章喻华心脏的手法,就像是在做手术,还有中心别墅区双尸案宁驰被开膛,凶手的手法也是干净利落,凶手很可能是医生,至少有医学知识。”

“蒋茵茵在除夕之前去过医院,而凶手的职业很可能是医生,所以,凶手在医院撞见蒋茵茵的概率很大。”韩远忽地插了一句。

顺着这条线索摸下去,一定能有所进展。

秦靳北站在那里,看着顿时恍然大悟、有些兴奋的孟炜,侧脸线条没有一丝松懈。

蒋茵茵的确有可能在除夕前再度去医院,因此撞见了凶手。

但问题在于,凶手心思缜密,即使真的是在医院撞见了蒋茵茵,监控上也未必看得到。

可是,这是目前仅有的线索,不得不查。

整整一下午的时间,孟炜都在看医院的监控,看得眼皮子直打架,他正向后伸了个拦腰,余光瞥见梁秋和从外面领进来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短发,圆脸,个子不高,跟梁秋和站在一起的时候,才到梁秋和肩头。

孟炜难得在专案组看见行走的异性生物,一下子来了精神,正想凑过去,秦靳北却已把小姑娘领走了。

“老梁,谁啊这是?”

“蒋茵茵的室友,叫钟甜,小姑娘提供了一个新信息,她说突然想起来,蒋茵茵自杀前,提过保研什么的。蒋茵茵平时成绩中上水平,大四快毕业了,身边的人找工作的找工作,准备考研的考研,据钟甜说,蒋茵茵以前从来没有过考研的打算。蒋茵茵家里条件不是很好,打算毕业了直接找工作,但是二月份的时候,蒋茵茵突然提过一两次保研。”梁秋和说道。

孟炜挠了挠头皮,看了看四周,压着声音说:“我之前听过一个说法,有的大学,女学生如果在学校出了什么事,学校不想让事情闹大,就会让女生保研。”

他看着梁秋和微微愣住的表情,有些急:“就是那档子事,有人说这是一条保研路,你说有没有可能,章喻华侵犯了蒋茵茵之后,一方面握着把柄威胁她,一方面又安抚她,说要给她保研?”

梁秋和愣了足足有半分钟没说话,再度开口的时候,面沉如水:“如果真是这样,蒋茵茵可能不是唯一的受害者。钟甜告诉我,她上一届的学姐,最近因为保研名单的事情闹起来了,据说原本保研名单上是另一个女学生,结果后来被人替换了。”

专案组的人,从钟甜提供的新线索入手,最后锁定了四名女生。

“乔悠,南师大法学院研一在读生;李落然,法学院研一在读生;翁悦,法学院大四学生;蒋茵茵,法学院大三学生。”孟炜指着四张照片一一介绍道。

梁秋和抬头看着照片上的女生,异常安静。

韩远是法医,探讨案情的时候,听比说的时候多;至于周轶,平时话就不多,只是想到关键的东西才会开口。

屋子里,就只剩下孟炜的声音。

那种像是压在人心口的沉闷和寂静,在空旷的屋子里蔓延开来。

“秦队?”孟炜说了半天,发现所有人都沉默着。

尤其是秦靳北,从头到尾,他一直盯着那四张照片,几乎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乔悠和李落然的外形很相似,两个人都是短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一些。”秦靳北说到一半,孟炜忍不住插了句嘴。

“对啊,这种长相,典型的萝莉啊。”

“但翁悦和蒋茵茵不是,”秦靳北指了指另外两张照片上的女孩,“这两个女孩都是长发,外形看起来更成熟。”

“还真是,”孟炜揉了揉后颈,扭头看着照片,“乔悠和李落然是典型的萝莉,翁悦和蒋茵茵看起来更像是御姐。”

“乔悠和李落然都是章喻华的研究生?”秦靳北忽然问道。

孟炜点了点头:“对,她们两个都是。”

秦靳北的问题,已经让梁秋和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脑子里的那个答案仿佛就要呼之欲出……

“还有另一个施暴者。”

秦靳北的声音响起的瞬间,梁秋和似乎听见脑海中的答案终于破土而出。

一直凝神听着的周轶,视线突然从照片上移开,转而看向秦靳北:“你是说,侵害乔悠、李落然,和侵害蒋茵茵、翁悦的,不是同一个人?”

周轶是专案组年纪最大的成员,和爱耍嘴皮子的孟炜不同,他更善于倾听和思考。

“这四个女生,从外形来看,很明显属于两种不同的类型。”周轶的目光再度落到照片上,在他说话时,秦靳北已经起身,走向白板。

他抬起左手,在白板上写下了四个女生的名字。

他的字迹很工整,一笔一画,遒劲有力,倒是和他平时给人的印象截然相反。

“通常一个人,会有自己固定的喜欢的类型,就算有变化,也不会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型。”秦靳北写下四个名字之后,将名字两两组成一组,然后画了个交叉。

他在翁悦和蒋茵茵的名字下面,写下了章喻华。

最后一笔落下,秦靳北在乔悠和李落然的名字下面,打了个问号。

“假设章喻华侵犯了蒋茵茵和翁悦,并且提供了保研的条件,威逼利诱她们不能把真相说出去,但是,章喻华的研究生是另外两个女生,而且外形条件和他喜好的类型不同,为什么?”

秦靳北站在白板前,一双深邃的眼睛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他的眼里,仿佛还闪着暗沉沉的光。

那道光,是四年后的南慕,再也没有看到的。

“交换。”

他的左手再度抬起,利落地在白板正中央写下两个字——交换。

“我明白了,南师大法学院,还有另外一个人渣,侵犯了乔悠和李落然,用同样的方法威逼利诱这两个女生,但是等到保研的时候,和章喻华交换研究生,这样就不会引起怀疑!”孟炜一拍大腿,说道。

“蒋茵茵已经投湖自杀,现在只剩下翁悦,从翁悦入手,知道翁悦的研究生导师,就能找到另外一个施暴者。”梁秋和接着说。

“可是不对啊,”孟炜忽然皱眉,有些疑惑地说道,“凶手既然知道蒋茵茵的遭遇,应该也查到了还有另外一个施暴者,上一次中心别墅区双尸案,凶手一次杀了两个人,为什么这一次,凶手不杀另外那个人?”

“因为乔悠和李落然还活着,”梁秋和尽管不愿意去承认,却还是不得不说,“凶手有自己的惩罚规则。”

凶手制定自己的惩罚准则,并且会严格遵守。

从某种意义上,凶手遵循的惩罚准则,就像是法院的量刑标准,凶手杀死的人,都直接害死过人。

林佳佳之所以没有死,不是因为她是幸存者,而是因为她没有直接害死过人。

所以,凶手没有杀她。

“他在等我们把另外一个施暴者找出来。”

再度开口时,秦靳北的神色有些耐人寻味,又难以形容。

而秦靳北口中的那个“他”,显然是在指凶手。

凶手之所以没有杀死第二名施暴者,一来,是因为第二名施暴者没有直接害死过人;二来,凶手想要借警方的手,把第二名施暴者找出来。

这样一来,无论是章喻华,还是第二名施暴者的恶行,都会被公之于众。

凶手的做法,不仅仅是在炫技,或者也是在嘲笑专案组。

也许,这更是一种心理层面的压制。

一方面,专案组想要抓捕他,因为他是连环杀手,秦靳北或是专案组,和他是完全对立的立场;可是另一方面,正是因为他的所作所为,专案组才能找到另一个施暴者,解救更多的潜在受害人,让正义得以“伸张”。

秦靳北说完,专案组的气氛,再度变得压抑。

专案组顺着翁悦这条线查下去,然而进展并不顺利。

梁秋和、孟炜当天下午去找翁悦的时候,翁悦并不在学校里,翁悦的室友说,翁悦参加一个派对去了,说是要到第二天才会回来。

“翁悦一开始不是我们寝室的,我们寝室一开始少个人,她是后来搬进来的,刚来的时候,看起来挺高冷漂亮的,但是感觉不好相处,不过处下来觉得她人还不错,不像看起来那么难相处。但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翁悦就好像变了个人,经常晚上不回来,第二天回来的时候,画着浓妆,穿的衣服也有点那个……”室友说起翁悦,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开始我们还觉得,是不是失恋了,或者家里出了什么事,可是问她她又不说,还有一次差点吵起来。翁悦还让我们别管闲事,我们也就不再自讨没趣了,大概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吧。”

离开南师大,孟炜、梁秋和直接赶去了翁悦所去的派对现场,是在校外的一个KTV里,离南师大并不远。

两人赶到KTV的时候,看见大厅里一个穿着略有些暴露的女生正被一个年轻男人搂着腰,女生脚下不稳,似乎有些醉意,双手却还下意识隔在两人之间,显然在推拒男人的亲热。

梁秋和看清女生的样貌时,直接上去隔开了两人,年轻男人正要耍横,梁秋和亮了亮警官证,男人瞪了他一眼,悻悻地离开了。

“这年头,警察的颜值也这么高了啊?”翁悦脚步有些踉跄,说话间一个不稳,向后倒去,幸好梁秋和眼疾手快拉住了她。

那个瞬间,那句话,让梁秋和愣了一下。

恍惚间,他记得曾经有人对他说过这句话。

趁着梁秋和愣神的片刻,翁悦从包里拿出一支细管的口红,在手里晃了晃:“警察叔叔,看在你长得帅的份上,来给你留个电话吧。”

翁悦说着,伸手就要去抓梁秋和的胳膊。

“翁悦,关于章喻华的案子……”梁秋和话还没说完,只是刚刚提到“章喻华”三个字的时候,翁悦脸上的笑容霎时间就僵住了。

“他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翁悦敛了笑意,妆容浓艳的脸上,瞬间变得毫无表情。

只是那双眼睛,仔细看去,能看见刻骨的恨意。

“警察叔叔,听说他的尸体是四月一号被发现的,那两天我都有不在场证据,你们可以去查。”翁悦原本兴致勃勃要给梁秋和留电话,如今却面色冷淡地把手上的口红丢回包里,说道,“还有什么其他要问的吗?”

“翁悦,你的研究生导师,是谁?”

关于四年前的事情,邢厉说到这里,忽然停下了。

门外,南慕的回忆,也随之戛然而止。

“然后呢?”对于邢厉说到最精彩处停下的举动,王旋熠很抓狂,追问道,“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专案组查出来,当年南师大法学院的副院长邹师杰就是另一个施暴者,但是当时的两个女孩都不愿意指证邹师杰。”

当年,被邹师杰侵犯的乔悠和李落然都拒绝指证邹师杰,其实两个女孩的行为无可厚非,不过是二十岁出头的女孩,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是她们拼了命想要忘记的。

没有人愿意再次去面对,尤其这一次,她们要面对的,不只是当年被侵害的记忆,还有那些让人难以忍受的眼光。

邢厉的声音,将南慕的思绪,再度带回四年前。

“乔悠和李落然都不愿意指证邹师杰,翁悦倒是很配合,但是章喻华已经死了。”梁秋和说这话时,脸色并不好看。

孟炜突然在众人面前晃了晃手机:“网上一个小时前已经有人发帖了,说南师大法学院副院长和教授侵犯女学生,女学生被逼得投湖自杀,现在已经被好几个论坛、微博什么的,顶上热门了。”

紧跟帖子、微博之后,网友们的评论义愤填膺。

“这种人渣就该死!”

“应该阉了他!畜生不如的东西!”

“一个叫兽死的案子查了这么久,那个女孩的案子为什么没人查?查到现在什么都没查出来,JC是吃干饭的吗?”

……

秦靳北的视线在屏幕上停留了两秒就移开了,他只是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我们辛辛苦苦查案,到头来什么好都没落着,这些网友简直就是脑残,难道是我们不想抓邹师杰吗?!”孟炜年纪轻、性子浮,看了网友言辞激烈的评论,一股火气“噌”地一下窜了上来。

梁秋和看了看愤愤不平的孟炜,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杀死章喻华,引我们查出真相和另一个施暴者的,是凶手;被害者不愿意出面指证邹师杰,最终让邹师杰的恶行公之于众的,也是凶手。”说话的人,是周轶。

和孟炜的冲动易怒不同,周轶年长,性子也相当沉稳,他能够更加冷静地分析情况。

对于义愤填膺的网友来说,凶手,的确是惩治施暴者的英雄。

可是正如当初恼怒而又口无遮拦的孟炜一样,网友只记得凶手是“惩奸除恶”的英雄,却忘了,他更是凶手。

南师大的案子至此,终于告一段落。

这一天,秦靳北在专案组待到很晚才回家。

开门的时候,他下意识顿了一下,脑子里一闪而过南慕趁着酒醉跟他告白之后第二天早上的情形。

秦靳北第二天起得很早,出门的时候,对面的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拉开。

少女还穿着昨天晚上的斗篷,她微微低着头,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等南慕看见他时,锁门的手忽然僵了一下。

下一秒,她回过神来,锁好门,然后抬起头看着他。

“秦靳北,你说你跟我不合适,那我昨晚亲你的时候,你耳朵红什么?”

说完,小姑娘转身就走了,留了个高冷傲娇的背影给他。

只是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她的呼吸微微有些乱。

秦靳北站在原地,看着南慕的背影,习惯性挑了挑眉尾。

这是第一次,面对一个小姑娘时,秦靳北居然觉得无力招架。

从那之后,秦靳北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见过南慕,他平时回来一般很晚了,而南慕大学住校,回来的时候并不多。

基本上,一两周时间他们可能才会见一面。

今天晚上,带上门之前,秦靳北的动作停顿了片刻,恍惚间,似乎觉得对面的门随时会打开。

之后的一个月,专案组工作终于有了进展,秦靳北给出了凶手的侧写,梁秋和、孟炜等人在蒋茵茵曾经去过的医院,按照秦靳北的侧写进行排查。

专案组离凶手和答案,越来越近了。

近到,似乎只隔着一层纱帘,撩开它,就能看到答案。

可是,隔着的那层纱帘,却让人无从下手,始终模糊着专案组想要的答案。

一周之后,秦靳北联系了孟炜曾经做过记者的朋友,放饵。

邢厉说到这里,再一次停顿下来。

这一次,他的眼神都冷了下来。

王旋熠看着突然停下来的邢厉,张了张嘴准备催他,却生生停住了。

门外,南慕的视线落在前方的一点,像是在凝视着什么,又好像只是透过那些在看别的什么。

在那之后发生的事情,不需要邢厉的提醒,她记得很清楚。

7月23号,南慕一直记得那一天。

专案组抓捕行动中,梁秋和、周轶牺牲了。

而秦靳北,杳无音讯。

她在星光天地,一直等到了24号的凌晨。

在那个美得华丽而璀璨的喷泉广场上,她从喧闹繁华等到寂静冷清,却始终没有等到秦靳北。

广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最终散去,华灯落幕,她站在空旷安静的台阶上眺望远方。

手机上的时间跳转到零点时,屏幕闪了闪,因为电量过低而关机了。

南慕盯着屏幕,微微怔住,耳边忽然响起两天前的晚上秦靳北说过的话:“南慕,真喜欢我?”

“等这个案子结束。”

“等我。”

那个晚上,他看着她,眼里闪着暗沉沉的光。

他就那样看着她,那一秒,她好像连呼吸都忘了。

可是她没有想到,最后等来的不是秦靳北,而是一切的结束。

从那天起,警界仍有传奇,却再无秦靳北。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楠木向北,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楠木向北小说

上一章:楠木向北(十一)

免责申明
飞魔幻杂志微信公众平台
飞魔幻杂志微信号:feimohuan
了解飞客栈的最新八卦和飞魔幻杂志最新讯息,还有最喜爱的作者和你们互动,飞魔幻杂志是个萌系软妹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