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曲觅双周熠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曲觅双周熠谦小说结局免费看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8/2 15:40:31

曲觅双周熠谦小说叫做《囚爱成瘾:总裁大人别爱我》,这里提供曲觅双周熠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周熠谦心情很是愉悦,无视曲觅双怀疑的目光,自顾自地吃着。反正自己已经达到了想要的目的,曲觅双不会再接受别的男生的餐盒了。曲觅双嫌弃地白了周熠谦一眼,也不再搭理他。曲觅双为了躲避文墨轩,早上磨蹭到打铃才进的教室,随意挑了个靠门口的位置便坐下了,假装没有注意到文墨轩在后排朝她招手。

精彩章节:

曲觅双看着餐桌上吃得津津有味的男人,严重怀疑某人刚刚的腹痛是不存在的,哪里还有半点虚弱的模样。

周熠谦心情很是愉悦,无视曲觅双怀疑的目光,自顾自地吃着。反正自己已经达到了想要的目的,曲觅双不会再接受别的男生的餐盒了。

曲觅双嫌弃地白了周熠谦一眼,也不再搭理他。

曲觅双为了躲避文墨轩,早上磨蹭到打铃才进的教室,随意挑了个靠门口的位置便坐下了,假装没有注意到文墨轩在后排朝她招手。

接近下课的时候,曲觅双便开始将一些零碎的文具收拾起来,准备一下课走的快一些。文墨轩在后排注意到了曲觅双的动作,便也跟着加紧收拾起来,好跟上曲觅双的步伐,能够及时送上便当。

一下课,曲觅双将收拾好的文具和书本塞进书包里便走了出去。

“不好意思,同学,你能不能先让一下,让我先出去,我有急事。”文墨轩看见曲觅双出了前门便有些着急,出言让外座还在收拾的同学给自己让一让,然后快步从后门追了出去。

“挤什么挤 ,赶着投胎啊。”文墨轩看见曲觅双已经隔着人群走了好几十米远,不免有些着急,于是就试图从人群里挤出去,追上去。旁边被挤到的同学心生不满,骂骂咧咧。

文墨轩也不好意思再继续挤,眼看着曲觅双越走越远,垂着头看着手上的便当,有些失落。

“觅双,这里~”周灵曼坐在食堂靠窗一侧的餐桌上,看见曲觅双过来,朝她招了招手。

“听说最近周熠谦作为股东来学校考察,还和你一起上课了。好像还听说宋雨瑶也来了,宣称自己是周熠谦的女朋友,有这回事吗?”周灵曼说着,语气里有着不易察觉的嫉妒,单纯的曲觅双当然是没有发现。

“对呢,臭周熠谦,昨天把我整惨了,一群女生围着我探听周熠谦的消息,这阵仗差点把我给吃了,宋雨瑶刚好看见就站出来说自己是周熠谦女朋友,帮我们解了围。”曲觅双说完往嘴里塞了一口肉,露出后怕的表情。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那大家岂不是误会他们俩的关系了,周熠谦都不澄清吗?”周灵曼心里对于宋雨瑶的做法十分厌恶,可是看着曲觅双无所谓的样子,自己作为局外人也不好表露出什么,装作不在意的问道。

“周熠谦也不是很喜欢宋雨瑶的做法,但是也不好过分指责什么,也就没有否认。”曲觅双吃得十分认真,没有发觉周灵曼语气的异样。

听见曲觅双的回答,周灵曼心知周熠谦对宋雨瑶并没有什么男女情意,就放下心来,心情也好了许多。于是,周灵曼将自己面前的一碟肉推到曲觅双面前,

“喏,把我的这份也给你,对你好吧?”周灵曼假意讨好道。

“谢谢曼曼,爱死你啦~”曲觅双看见周灵曼慷慨的将肉让给自己,心里十分开心,对周灵曼这个好朋友更是信任了。

曲觅双吃完饭同周灵曼又在校园里逛了逛,讲了讲最近学业上的事情,以及一些生活琐事,便互相告别去上课了。

文墨轩因为上午没能追上曲觅双,给她送上便当,心中十分懊恼。中午又特意做了一份芒果布丁,想要送给曲觅双当点心,早早便在教室里等着曲觅双。

曲觅双以为文墨轩便当送不成,今天便就算了,再躲他几天,他就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也就不会想要给自己送便当了。曲觅双并没有意料到文墨轩会这样坚持不懈,下午又试图给自己送点心,所以也没有磨蹭到上课才进教室,也是早早地便来了教室。

曲觅双刚刚踏入教室,文墨双便迎了上去。

“曲同学,我本来今天想给你送便当的,可是你走的太快,我没有追上,所以我中午又做了一份芒果布丁给你,你尝尝看。”文墨轩一脸期待地将布丁递到曲觅双面前。

曲觅双有点无奈,她不想接受文墨轩的东西,她知道接收了这一次肯定还会有下一次,她觉得麻烦,而且并不想跟文墨轩这么频繁的往来,所以她下定决心想要拒绝文墨轩的好意。

“文墨轩,你的心意我领了,很感谢你,但是东西我就不收了,你以后就不要给我送这些了,好吗?”曲觅双在心里措了措辞,尽量十分友好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想伤害到文墨轩的自尊心。

文墨轩听到曲觅双的拒绝,顿时脸涨得通红,说不出话来。

“我不是嫌弃你送的便当不好。如果你想感谢我,你的谢意我已经收到了,并且我觉得也已经足够了,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只是我不喜欢无缘无故接受别人的东西,所以你以后也不要给我送了。”曲觅双看他这般模样,不由地在心里叹了口气,接着解释道。

曲觅双话说到这个份上,文墨轩也不好再多说什么,默默地将布丁收了回去,脸上掩饰不住的落寞。

“走吧,快上课了。”曲觅双拍了拍文墨轩的肩膀,朝他友好的笑了笑。

这段送便当的风波,也就这样告下了一个段落。

感受到口袋里的震动,曲觅双掏出手机,是周灵曼发来的信息。

“觅双,你最近跟白宁霄联系上了吗?”

开学这两天,发生了这么几出事情,曲觅双早就将白宁霄的事情抛之脑后了,被周灵曼这么一提醒,不由地想了起来,这么多天,白宁霄都没有给过自己回复,不由地心情郁闷,怨恨起周熠谦来,心中责怪周熠谦阻拦自己去英国。

周灵曼见曲觅双迟迟不回复自己信息,便知道曲觅双被自己问到痛处了,嘴角不由地扬起一抹狠厉的微笑。曲觅双,你以为我会就这样看着你和周熠谦好好的吗?

曲觅双怀着郁闷的心情回到家中,往沙发上一坐,抱着抱枕,蜷起膝盖,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前方。

管家见曲觅双心情不佳,便想上前问一下缘由,曲觅双也不搭理。

周熠谦回到家里就看见曲觅双一脸郁闷的模样,也是一头雾水,今天出门还好好的,难道是在学校遇到什么事了?

周熠谦坐到曲觅双的对面,拿出手在曲觅双面前晃了晃,曲觅双置之不理。周熠谦皱了皱眉头,想挪到曲觅双身旁,刚要坐定,谁知曲觅双反应极大,一把推向他,周熠谦毫无防备,被推倒在地。

周熠谦被曲觅双这么一推,也心生不悦。

“曲觅双,你干什么?”周熠谦皱着眉头问道。

“都怪你,都是你不让我去英国读书。”曲觅双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最后发展成为嚎啕大哭。

周熠谦看着曲觅双,眉头越皱越紧。

“管家,打个电话给薄辛,让他从明天开始不必再接送小姐,让小姐自己坐公交。”周熠谦心中不悦,冷冷地扔下这么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管家看了看还在嚎啕大哭的曲觅双,看了看转身离去的周熠谦,又看了看一大桌的菜,犹豫了一下,选择沉默是金。

第二天,两个人各自冷着脸吃完了早饭,曲觅双背起包便出了门,往公交车站走去。

“哼,想让我低头,门都没有!坐公交就坐公交,多大点事,姑奶奶坐给你看看。”曲觅双边走嘴里边哼唧哼唧。

曲觅双走了半天也没找到公交车站,不由地心中郁结,又转悠了半天,还是没看见公交车站的站牌。曲觅双认命地打开手机地图,跟着地图走。眼看公交站牌就在不远处了,曲觅双激动地老泪纵横。

曲觅双气喘吁吁地靠着站牌等了五分钟,公交车终于驶来了。正值上班的时间点,公交车上满满当当都是人。曲觅双深呼吸一口气,便朝车上挤去,找了个扶手抓住。

在缺氧中度过了二十分钟,曲觅双终于再次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头晕脑胀地向教室走去。

曲觅双缓了好一会,才缓过来,觉得坐个公交车跟简直堪比上了一节体育课,心中将周熠谦咒骂了无数遍。

“曲觅双,你要坚持住,一定不能向周熠谦那个坏蛋妥协,否则以后再遇到什么事情,周熠谦一定会用相同的手段做要挟。”曲觅双在心里给自己加油鼓气了一把,然后便全身心投入到了课堂中。

下午下了课,曲觅双便又坐着公交车回了家。经过这一天,曲觅双已经摸清楚了了公交车的行车路线,以及行车时间。

往后的一周,曲觅双都准时准点的起床坐公交车上学,下了课,坐公交车开开心心回家。管家不由地暗自佩服自家小姐的毅力,就连周熠谦也坐不住了,心生疑惑,难道是自己太过于养尊处优了?坐公交真的不累人?于是周熠谦决定明天跟在曲觅双后面一探究竟。

第二天,周熠谦按照往常的时间点下楼,慢悠悠地吃着早饭,心里盘算着跟踪计划。

周熠谦眼看早餐就要吃完了,曲觅双却迟迟没有下楼。

“管家,你上去看一下小姐,怎么还不下楼吃饭。”周熠谦蹙了蹙眉头,猜想是曲觅双睡过了头,再这么睡下去非得赶不上公交,到时候曲觅双一定不会向自己服软要求自己送她上学,而自己也低不下头开口送她,思来想去,周熠谦觉得还是让管家去催一下比较好,何况今天自己还想跟上去看一下。

管家收到吩咐便上楼去敲曲觅双的房门。

“啊… …”楼上传来了曲觅双懊恼的叫声,紧接着就是一阵乒铃乓啷的声音。

大概十分钟有余,曲觅双背着个书包冲了下来,接过管家提前打包好的三明治便冲出了家门。

周熠谦看着曲觅双匆匆忙忙的身影,不由地皱了皱眉眉,然后拿起外套,穿上鞋便跟了出去。周熠谦开着车,跟在曲觅双的不远处,曲觅双大概是过于着急,也并没有注意到后头有车一直跟着自己,只以为是寻常的车子。

周熠谦看着曲觅双一路快走,偶尔跑两步,跑累了就再停下来走,眉头不由地紧蹙在一起,明明这么受罪,可是曲觅双却不愿意向自己开口服软,她就真的这么喜欢那个白宁霄吗?想到这里,周熠谦心中一阵烦乱。

“嘟~嘟~”耳边想起了一阵鸣笛声,周熠谦回头一看是公交车,便将车先停在一边让公交车先行,曲觅双明显也听到了鸣笛声,惊讶地回过头,便向前跑去,这架势简直像是在跟公交车赛跑,眼看就要到公交车站牌了,曲觅双却一下子跌倒在地,双手紧紧地捂着右腿,一直没有起来。

周熠谦看到这一幕,不由地慌了神,连忙将车开了过去,下车将曲觅双抱了上车,曲觅双疼地说不出话,也不知是跑热了,还是疼痛导致,额头上拼命地冒汗,看得周熠谦心痛极了。周熠谦赶忙掉头去医院,一路上不停地责备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曲觅双,自己就不能让一让吗,忍一忍不就过去了吗,现在倒好了,曲觅双万一出了什么事,他可怎么办。

一路上周熠谦一边开车,一边问着曲觅双的情况,曲觅双就是不答话。周熠谦打了一通电话,让薄辛先行到医院挂号,自己这就赶过去。

到了医院的时候,薄辛已经焦急的等在了门口,周熠谦小心翼翼地将曲觅双抱了进去,整张俊脸皱成了一团。

“医生,她怎么样了。”周熠谦在一旁紧张的看着一系列的检查,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急得满头大汗。

“这位姑娘腿之前就受过伤,今天剧烈运动导致了腿伤复发,所以才会这么疼痛。本来受了伤就应该好好静养,刚刚恢复一些怎么能做剧烈运动,你们这些做家属的也不知道好好叮嘱。”医生对着周熠谦有些指责。

周熠谦脸上的懊恼更深了,心里不知道多自责。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和治疗,曲觅双的疼痛已经止住了,只是近期受伤的腿不能用力,否则会再度引发旧伤。

回到家中修养一日,曲觅双坚持要去上学,周熠谦虽然心中不愿,希望她能在家好好静养,最终耐不过曲觅双的坚持,还是应允了。

第二天,周熠谦亲自开车送曲觅双去上学,曲觅双本想拒绝,可是周熠谦态度强硬,坚持要随曲觅双一起去一次,曲觅双没有办法,便不再反抗。

周熠谦搀扶着曲觅双一瘸一拐地走到教室,期间周熠谦几次三番想要背曲觅双,曲觅双不愿意被人看见,坚决抵制。

周熠谦将曲觅双扶到教室,引发了一群女生的大呼小叫。

“周熠谦诶,还以为上次之后再也见不到男神了。”

“是啊,是啊,曲觅双怎么了,怎么可以这么使唤我男神,真是讨厌。”

“就是啊,不就是腿受了点伤吗,怎么这样,有什么不好自己走的,故意差事我男神。”

“… …”

一群女生开始切切私语,多是指责和嫉妒。

曲觅双听着别人的窃窃私语,早就在意料之中,也懒得多说什么,坐下之后便让周熠谦离开,周熠谦看着曲觅双疏远的样子,欲言又止,转身离开。

周灵曼听闻曲觅双受伤,便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一进门正好遇见刚要离去周熠谦。

“周总好,我听说觅双受伤了,过来看看。”周灵曼朝周熠谦得体一笑,仿佛之前根本就没有过不愉快一样。

周熠谦经过上次的一事,对周灵曼毫无好感,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便离开了。

“曼曼,你怎么来了?”曲觅双看着周灵曼问道。

“我听说了你腿伤复发,担心你自己一个人行动不便,过来看看你,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周灵曼一脸关切地说道。

曲觅双看见周灵曼关切的模样,心中大为感动,想到这几日周熠谦刻意的为难,不由地眼角泛酸。

“我没事,曼曼,你先回去上课吧,有事的话我联系你。”曲觅双朝周灵曼笑笑,宽慰道。

“那我走了,你自己当心。”周灵曼眼里有着浓浓的担忧,转身离开又扭头回来看了一眼,最后看了看时间,不放心地离开了。

出了教室,周灵曼眼里的担忧全都变成了嘲弄的笑意,她这一趟就是认准了周熠谦会亲自护送,想来碰碰运气,表现出自己对曲觅双的关切,好扭转自己之前在周熠谦心里留下的不好印象。

周灵曼走后,曲觅双一个人坐在座位上看之前上课的笔记。

“同学让一下,我们要进去。”三两个女生站在走廊内,放着其他的位置不坐,想要坐到曲觅双里侧的座位。

曲觅双抬头看了看这几个女生的架势,心知别人故意找麻烦,便也懒得开口说什么,扶着桌子站起来,单脚跳离座位,让几个女生进去,隐约间好像听见了几处细微的笑声。

“你们几个怎么这样,教室里这么多座位,为什么一定要坐在曲觅双里侧,你们不知道别人腿伤不方便吗?”曲觅双一言不发,可是文墨轩却不能忍受几个女生对曲觅双的刻意为难。

“座位是大家的,我觉得这里视角好,有什么问题吗?因为曲同学小小的腿伤就要牺牲我们这几个同学的听课效率吗?我倒还想问问你怎么好意思出言指责我们。”坐在里侧的一位女生听见文墨轩的话,不由地反唇相讥,言辞犀利。文墨轩这么一个书呆子哪里说得过对方,瞬间急的面红耳赤。

“墨轩,算了吧,这位同学说的有道理,你回座位上去吧。”曲觅双对着文墨轩劝道,她不想让文墨轩趟这一趟浑水,别人或许不敢对自己怎么样,但是文墨轩没有家世没有背景,这样强出头一定会被人事后打压,所以她才出言劝说。

文墨轩听见曲觅双的话,不由地心中一喜,惊喜于曲觅双对自己的称呼,墨轩,是不是至少说明曲觅双在心里真的已经把自己当朋友了。于是,文墨轩便听曲觅双的话乖乖回到了座位上。

下课铃打响,曲觅双没有等里侧女生催促便自觉地撑着桌子又跳出来让她们先走,文墨轩见状赶忙过来搀扶。几个女生见曲觅双在单脚着地在走廊里等着她们先出去,便又故意放慢了动作,磨磨蹭蹭不愿意出去。文墨轩见状又想出言打抱不平,曲觅双按了按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鲁莽,文墨轩心中有气,却又不想违背曲觅双的意思,只能恨恨地瞪了一眼几人,便扶着曲觅双去一旁的座位等着,自己跑过去帮曲觅双收拾书包。几个女生见状,觉得没意思了,便起身离开,走的时候还装作不在意踩了文墨轩好几脚。

曲觅双歉疚地看着文墨轩,说了声“抱歉,连累到你了。”

文墨轩见状忙说“没有,没有,你以前帮过我,应该的。”然后便不好意思地朝着曲觅双咧嘴一笑。曲觅双心情也好了起来,经过这一事,打心底将文墨轩当做了朋友,也朝他抱以一笑。

“曲小姐,我来接你回家。”薄辛走进来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周熠谦中午有事务要忙,不能脱身,便通知薄辛过来接曲觅双。曲觅双跟文墨轩告了辞,便被薄辛搀扶着离开了。

下午,文墨轩早早地来教室等曲觅双,生怕曲觅双再受刁难,自己好帮上一些忙。曲觅双腿伤自是不能像以前一样早早地来到教室。教室里跟往常一样已经来了不少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说着话。

“你们说那个曲觅双何德何能能够受到我们男神这样的照顾。”

“就是啊,一个姓曲,一个姓周,你说他们真是叔侄吗?”

“我也好奇,从来没听说过周熠谦有这样一个侄女。”

“你们说他们会不会是见不得光的关系啊,谎称是叔侄。”

“谁知道啊,那也一定是曲觅双勾搭的我们家男神。”

一群人围在角落里窃窃私语,正好被坐在附近的文墨轩听见了,文墨轩见她们越说越难听,不由地心生不悦,朝她们走了过去。

“你们几个这么喜欢在别人背后说闲话,不怕舌头长疮吗?”一向唯唯诺诺的文墨轩这次也来了脾气,好像只要是涉及到曲觅双的事情他就难以淡定,容不得别人说一句不好。

角落里的几位女生说的正起劲,听见文墨轩愤怒的声音,诧异的回过头。不由地有些吃惊, 没有料想到文墨轩有胆量站出来这么大声地指责她们。

“哦哟,我当时谁呢。”

“就是,我们说话用得着你打断吗啊?我们爱怎么说怎么说,言论自由怎么了?”

“你跟曲觅双什么关系啊,你就站出来为她说话?”

“我跟曲觅双是朋友,你们说她坏话我有权利站出来。”文墨轩也不甘示弱地跟面前的几人较上劲。

“朋友?我看你是喜欢人家吧,看你给人家送些破破烂烂的便当,人家都不稀罕要。我看人家是怕你痴心妄想才推说跟你做朋友的吧。”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人家曲觅双可是天天跟周熠谦这种级别的人物走在一起的,人家会看上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知天高地厚。”

文墨轩被几位女生羞辱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接不上话。

曲觅双在薄辛的搀扶下来到教室,一进来看见的就文墨轩被几个女生说得面红耳赤的场景,见状便知道不是什么好事,赶忙上前想要替文墨轩解围。

“干什么呢?”曲觅双不悦地冲众人问道。

“哟,正主来了。”

“觅双,她们在角落里说你坏话,我看不过去就上去指责她们,然后… …她们就说我对你有非分之想,是在痴心妄想。”文墨轩见曲觅双脸色不悦,便支支吾吾地朝她解释道。

其他几个人女生看着文墨轩,眼神轻蔑,也不说话。

曲觅双大致了解了情况,便扫了一眼这群女生,冷冷地说道。

“文墨轩是我的朋友,不需要你们来质疑,我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势利,只跟有钱、有家境的人当朋友。希望你们以后说话能为自己积点德。”

曲觅双说完便朝文墨轩示意了一下,让他先回去坐下,不要再多说话。

文墨轩听话地坐到座位上,心里抑制不住地喜悦,对于曲觅双的维护,他感到受宠若惊,对于曲觅双说的“自己不势利,不会只和有钱人打交道。”这句话,他觉得欣喜若狂,心里对曲觅双的好感度又上升了许多。之前文墨轩心里不是没有顾虑,自己没有家境,过于寒酸,会不会被看不起,听见曲觅双一番话,他心里轻松了很多。

“墨轩,我既然答应和你做朋友,就肯定不会说嫌弃你的条件,但是以后再遇上这种情况你就不要强出头了,毕竟别人会拿这个说事,都会欺软怕硬,我知道你有心,想替我打抱不平,但是我也不想拉你下水,而且我自己有能力处理这些小事。”曲觅双坐定之后,对着文墨轩叮嘱了一番,脸色十分真诚。

文墨轩见状,并没有想象中那种家境普通被摆上台面的尴尬和不堪,反而有一种喜悦,被人关心的喜悦,一颗心都跟着加速了。

“恩恩。”文墨轩欢喜地点了点头。

下午下了课,文墨轩默默地在一旁等着曲觅双先离去。

“墨轩,你先走吧,我在这坐一会,我的好朋友会来接我,我跟她有约了。”曲觅双见文墨轩还没有走,出言解释道。

文墨轩在听见曲觅双说好朋友的时候,眼底一暗。自己是她的朋友,并不是她的好朋友,看来自己跟曲觅双的关系还差点,不过没关系,毕竟刚刚认识还没多久,他会努力促进他们的关系。

“好的,那我先走了,明天见。”文墨轩跟曲觅双告了别,转身便离去了,眼神里有些懊恼,几次三番想要开口问曲觅双要手机号,试图取得联系方式,都没能开得了口,本来想趁机说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好要到联系方式,几次张口都把话吞了回去,怕对方觉得自己太轻浮。

周灵曼过来找曲觅双,正好与文墨轩擦肩而过,两个人互看了一眼,便各自走了过去。

“觅双。”教室里此刻只剩下曲觅双一个人了,周灵曼喊了一下她。

“曼曼,你来了,我定了餐厅,待会咱们去吃好吃的。他们家的牛排听说特别赞。”曲觅双看见周灵曼便得意洋洋地暴露了吃货本性,宣布了一下行程。

“你可以吗?你的腿能走路了吗?”周灵曼一如既往的关切道。

“好了一些,不能多走,但也不至于需要人搀扶了,只是周熠谦小题大做,非得让薄辛把我扶到教室,害得大家都以为我多么娇贵,大小姐脾气一样。”曲觅双朝周灵曼抱怨心中不满,周灵曼伸出来扶曲觅双的手一顿,眼中划过一丝狠厉。

“薄辛是谁啊,之前怎么没人听你提起过。”周灵曼装作不在意的问道。

“对哦,你还没有机会见到过,薄辛是周熠谦前不久新招的秘书,跟我们差不多大,人也挺好的,只不过是周熠谦一路的。他现在就在校门口等咱们,每天负责送我上下学,待会我介绍你们认识。”曲觅双愉快地朝周灵曼一笑。

周灵曼心中嫉妒更盛了,可她却要故作愉悦地扶着曲觅双向校门口走去。

“觅双,你只是发信息跟我说腿受伤了,你到现在都没有跟我提起过原因呢,是为什么啊?”周灵曼忽然提起心中的疑惑。

“就是你之前给我发短信的那天啊,我回去心情郁闷,就朝周熠谦发脾气了,然后周熠谦那个小人就让我自己坐公交上下学,其实前一阵子我都是自己坐公交的,我不想跟他服软,然后那天我睡迟了,追着公交跑,扯到之前的伤口了。曼曼,你说周熠谦是不是很过分。”曲觅双朝着周灵曼委屈的控诉。

周灵曼扬起笑容看了看曲觅双,这一次周灵曼脸上的笑容是真心的,因为自己计谋得逞了,成功的离间了曲觅双和周熠谦。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咱们这不是要去吃好吃的了吗?”眼看就要到校门口了,周灵曼终止了话题。

“曼曼,这个就是薄辛。薄辛,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周灵曼。”曲觅双开心的给双方做了介绍。

“周小姐好。”薄辛十分有礼貌的打了个招呼,然后做出请的动作邀请两位女生上车。

“谢谢。”周灵曼一脸娇羞的感谢道,然后款步上了车。

周灵曼打探着车内的环境,发现时隔不久周熠谦又给曲觅双换了车,周灵曼看着曲觅双车接车送的待遇,想到周熠谦对曲觅双的呵护,而自己的父母却只有空闲时间才会来接自己,平常多是自己打的或者公交,心中的嫉妒燃烧的更旺了,心里开始盘算着做点什么以扑灭自己心中的火焰。

“小姐,餐厅到了,你到时候吃完饭发信息通知我,我过来接你。”到达目的地,薄辛尽职的交代道。

“恩恩,曼曼,我们走吧。”曲觅双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飞快的下了车,不顾腿伤向餐厅跳去。

“曼曼,你尝尝,好吃呢。”曲觅双一边往嘴里塞肉,一边催促周灵曼也赶快动手吃。

周灵曼的心思根本就不再吃饭上,自然心不在焉,她心里盘算着下一步对曲觅双做些什么。

周灵曼漫不经心地加了一块牛排,然后便思索着如何开口。

“觅双,我那天离开的时候,听见你们班女生在那窃窃私语,说着你的坏话,我也忙着上课,没怎么听得仔细,也没看清是谁,就这么擦肩而过了,你后来在班上没有被为难吧?”周灵曼故作随意地挑起话题,想要从曲觅双口中套取有用的信息。

“别提了,还不是因为周熠谦吗,跟他一起,准没好事,非要送我上学。如果嚼舌根能说死人,班里他的那些脑残粉能把我瞬间秒成渣。”曲觅双越说越是无语,觉得自己真是倒霉。

“我觉得周熠谦就是故意整我的,说了不让他送,非得送。我也不想跟他抱怨,省的他觉得整到我,得意的不行。”曲觅双接着说道,手上用力地切着牛排,仿佛要把盘子给切穿一样。

“都是哪些人啊。”周灵曼接着问道,“以后我见到她们可得留心点。”周灵曼想要打探多一些的消息,又生怕曲觅双起疑心,便又补充了一句。

曲觅双听了,认为周灵曼作为自己的好友想要为自己打报不平,又知道,周灵曼不会傻到去跟别人正面冲突,便毫无保留的将这两天被两波女生为难的事情告诉了周灵曼。

周灵曼听了,装作不满,跟曲觅双抱怨了一会,便不再说话,看着像是在认真的吃牛排,其实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起了阴谋,嘴角扬起了一股微笑,微笑里透露着浓浓的阴谋味道。

一顿饭便在曲觅双的大块朵颜和周灵曼的满腹算计中度过了,周灵曼目送曲觅双坐着车离去,心里暗道,“曲觅双,好戏在后头等着你。”,便也得意的打车回家了。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囚爱成瘾:总裁大人别爱我,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囚爱成瘾:总裁大人别爱我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