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夏诉傅宁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傅宁阎夏诉小说女人无悔最新章节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8/2 14:23:43

夏诉傅宁阎小说《女人无悔》,提供傅宁阎夏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夏诉安静的坐在一旁,耳中是傅宁阎与江舒曼讨论的声音,如奏响了一曲交响曲,她静静的听着,眸光不时落在神色认真的傅宁阎身上,心中竟有些微的暖意。

精彩章节

两人埋头解决了面,等到夏诉终于满足的呼口气,用纸巾抹了抹嘴,才注意到傅宁阎碗里同样吃得什么都不剩。

“好吃?”夏诉问。

傅宁阎老实的点头,“好吃!”于是夏诉愉快的弯了唇笑起来。

出了面馆,天色已经有些黑,江舒曼给她打了电话:“诉诉,浪去哪了,一天不见人,我可就要睡在你家门口了。”

“曼曼啊!我就回去了。”夏诉看眼天色,糟糕!曼曼连电话都追过来了,想来已经等了有段时间。

“嗯!”江舒曼轻嗯一声挂了电话,然后夏诉就看着傅宁阎,说道:“我要回去了!”

“好,我送你。”电话里的声音他听得一清二楚,也知道夏诉必须要回去了。

车子一直开到夏诉家楼下,将那只龇牙的大兔子放到夏诉怀里,傅宁阎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将人拉近自己怀里,手掌蛊住她不停想向后退的腰肢,他埋头深深的吻她。

她的唇像抹了桂花蜜,甜得他不知餍足,一再的深入,舌尖轻叩门关,闯进去纠缠她香软的小舌,夏诉整个人晕乎乎的,像踩在云上,脸上不知何时爬上一抹绯色,红得像火烧,舌尖也被他吮得发麻。

“阿阎,你快放开……”所有的挣扎被他置若罔闻,呼吸仿佛都被抽空,就在夏诉以为自己要喘不过气来时,他终于放开她,原本白皙的面容上也染上一抹潮红,好看的凤眼眯着,带着种说不出的蛊惑。

夏诉就那样被他迷惑,再次迷失在他的深吻里,沉溺于他给予的温柔,“诉诉,明天我再过来,到时候叫上你朋友一起,这官司我虽接了,但是很多情况还需她说明。”

“哦!”夏诉的脑子依旧有些晕眩,傅宁阎最后揉了揉她的脑袋,道了声:“晚安!”终于上车离开。

夏诉一直到他走了才回过神来,倒是连晚安都忘了说,可是本来打算等他接了江舒曼的离婚官司,就彻底与他划清界限,如今两个人却是又纠缠在一起,而且她的心里居然很欢喜。

“夏诉,你真的没救了!”夏诉哀嚎一声,认命的掏出钥匙,准备开门,一会江舒曼见到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八卦,而且把她一个人丢在门外那么久。

夏诉头疼的扯着头发,她居然忘记曼曼会很早回来,而她没钥匙,一定会在家门口等她。

“夏诉诉,你还知道回来!”刚出电梯,就感到一道身影像自己扑来,夏诉连忙闪避,还是被江舒曼呵到痒处,被抓住了命脉,“老实交待,这一天去哪浪了!”

其实江舒曼能猜到她应该是和傅宁阎在一起,可就是这样她才更生气,之前都那么伤心欲绝了下了那么多决心离开,如今怎么才一天,就在外面玩得不记得回家了。

“曼曼,我先开门……”夏诉给了江舒曼一个求饶的眼神,江舒曼轻哼一声,终于移开了魔爪,夏诉开了门,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偷瞄一眼对面依然沉着脸的江舒曼。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江舒曼说着,狠狠瞪着夏诉。

夏诉心中哀嚎,感觉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我今天去找傅宁阎,让他帮你打离婚官司了!”

“然后和他在外面浪了一天?”江舒曼叉着腰问。

夏诉干笑着点头,“他要我陪他一天,才肯答应!”

“乘人之危!”江舒曼气得咬牙,“诉诉,你就真的一点都不考虑下弟弟?”她犹自不死心的问道。

夏诉头疼,道:“我和你弟弟根本就不熟啊!”

“那是你们没接触,我把弟弟约出来你们再了解下?”江舒曼眼睛发光。

夏诉将头摇的像鼓,于是江舒曼继续道:“诉诉,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出去和他待了一天,你发现你还喜欢他,而他也喜欢你……”

夏诉没有回答,但是歪头想想,好像也差不多了。

“那我弟弟怎么办?你真的不考虑下弟弟吗?”于是夏诉继续头疼。

被江舒曼缠了很久,最后还是夏诉瞄一眼时间,小声道:“曼曼,你电视剧要开始了……”

于是原本喋喋不休的姑娘终于停了下来,看一眼时间,立刻像炸毛的猫一样,窜到了电视机跟前,然后说道:“诉诉,我等会再说你,你先去深刻反省反省,才一天就要被人骗走了。”

于是夏诉默,抱着她的大兔子回房间认真反省了。

所以傅宁阎真的喜欢她吗?喜欢,不喜欢……她慢慢念叨着,慢慢的猜,兔子依然龇着牙,就睡在她身边,夏诉透过窗户看着外面漆黑的夜,浓重的困意袭来,终于忍不住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傅宁阎本来想打个电话给夏诉,后来才发现,她离开之后早已换了号码,而她如今的号码,他倒忘记要过来了,不过也没关系,他早早的驱车到夏诉楼下,用了守株待兔的笨法子。

“对了,曼曼,你今天和我一起,傅先生说这个官司他接了,但要找你了解情况。”夏诉一大早就和江舒曼说道。

“好!”想起上次再花店见到的这个男人,江舒曼心中也满是好奇,之前误会太深,她看到他就想拿水泼到,如今倒是应该了解一下,看看什么样的男人,可以让夏诉死心塌地爱了五年,直到如今也还是念念不忘。

两人简单洗漱装扮了一下,便一起出了门。

夏诉看到停在楼下的车就是一愣,随即心中一暖。傅宁阎绅士的下了车,为两人拉开车门,江舒曼仔细的盯了他一会,才弯身拉着夏诉一起坐在了后座。

傅宁阎也不在意,在驾驶位上坐好,问道:“去哪?”

“先去吃早餐?我记得上次那家的杏仁茶很棒!”江舒曼提议道,夏诉笑着附和,然后给傅宁阎指路。

车子一路开到了茶馆门口,不过这地方不大,人又多,倒是找不到停车的地方。“你们先下去点餐吧!我去找下停车位。”傅宁阎好脾气的说道。

江舒曼点了点头,不置可否,于是两人便都先下车进了茶馆。

“喏,看看今天想吃什么?”夏诉将菜单推到江舒曼面前,让她先点。

江舒曼要了盘干丝,然后几个包子,蒸饺之类,杏仁茶是必点的,最后给自己点了碗拌面。

夏诉瞄一眼菜单,给自己和傅宁阎要了碗小馄饨,这时傅宁阎也停好车来了,正迈着长腿,寻找夏诉两人。

夏诉便站起来向他招手,看到他,傅宁阎的眸子里一下子显出笑意,流光溢彩的模样,夏诉便看得一呆,回过神来时,傅宁阎已经走到她身边坐下。

“尝尝这边的杏仁茶,很不错。”江舒曼笑着说道,目光里难得露出几分友善,毕竟他之前和夏诉是误会太深,而自己的离婚官司还得麻烦他。

傅宁阎还记得这姑娘拿水泼他时的模样,此时见她如此,倒是客气的笑笑。

“不知道你早上想吃什么,我点了小馄饨,便帮你也要了一碗。”夏诉看到小馄饨端了上来,便顺便解释了已经。

傅宁阎倒是不在意,温和道:“和你一样便好!”

江舒曼凝眸看着两人的互动,怎么说呢!很舒服,甚至很般配,内心又给自己弟弟江舒墨鞠了把泪,看来诉诉最终还是逃不掉的。

一大碗热烫的杏仁茶下去,胃里暖暖的很舒服,然后夏诉就开始对付桌上的蒸饺,还有碗里的小馄饨,然后她终于发现,自己好像点的太多了些。

“吃不完干脆将包子什么的打包了吧!还能带些给小庄。”身为花店老板,夏诉觉得自己真的是太不负责任了,她去花店的时间,算起来还没有小庄多。

自然没有人反对,江舒曼在解决完一碗拌面就觉得肚子都圆了,倒是夏诉,还在跟碗里的馄饨奋斗。

傅宁阎看着旁边,还有小半碗馄饨的夏诉摇头,以前就不喜欢吃早饭,现在还是跟只猫儿一样,吃了几口便嚷嚷着饱了。

吃完了,沿着茶馆慢慢走,全当是饭后散步了,终于到了停车的地方,三人驱车去了花店。

“诉姐,曼姐!”小庄开心的向两人打招呼,然后在看到傅宁阎时愣了一下,她记得他,那天在路上拦住他的男人,他好像是诉姐的前夫。

小心的看了夏诉一眼,见她神情并没有丝毫不悦,她这才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睛,笑着道:“傅先生。”

傅宁阎向小庄点了点头,三人便在花店内坐下,此时的傅宁阎眸色认真,对江舒曼道:“可以将你和孟先生的事情详细和我说说吗?”

“好!”江舒曼抬手理了理额前的碎发,整理了一下思绪,道:“江家和孟家都算是豪门大家了,两个家族是世交,而我与孟宇淳的结合只能算是在利益基础上的家族联姻,所以我们之间并没有多深的感情。”

夏诉听她如此说,还是心中一疼,她拍了拍江舒曼的手背以示安慰。

江舒曼勉强对她笑了笑,继续说道:“本来就是家族联姻,我也没奢望过得多幸福,平时他只在外面玩玩,我也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和他约定过互不干涉。”

这些豪门贵勋家的女儿,从小享受着家族给予的一切,却也必须在需要时为家族做出牺牲,比如她们的婚姻,这种例子傅宁阎见过很多,以往也并不是没有处理过类似的官司,因而很是理解的点点头,示意江舒曼继续说下去。

“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却变本加厉,越发的出格,先是对家中的女佣动手动脚,被我看到辞了那女佣,又开始将女人往家里带。”

“我说过眼不见为净,但是他都将人带到家里了,我不可能当做没看到。我说过他如果只是在外面玩玩,别太过分,不让人闹到我面前,我可以当做不知道,但是他既然要将人往家里带,那那个家我也不待了!”江舒曼说着,手掌无意识的握拳,手上青筋隐隐。

“曼曼,你慢慢说,别激动!”夏诉让小庄给她倒了杯水过来。

“谢谢!”江舒曼接过水杯,喝了一口继续说道:“我心烦就去诉诉家待了几天,刚好那时候想撮合她和弟弟两人。”

说到这里见傅宁阎瞪她,她也觉得有几分尴尬,却还是继续说道:“那次傅先生你替弟弟去相亲,回来后诉诉很生气,我就想让弟弟来给诉诉道个歉,没想到弟弟听了孟宇淳的话,将他也一并带过来了,说是要给我道歉。”

“我心里想着让诉诉和弟弟两个人待会,也好互相了解一下,便也就和孟宇淳走了……”感觉到傅宁阎看向她的神色里已有几分凶狠了,江舒曼摸摸鼻子,当着他的面,说自己撮合弟弟和诉诉,还真的是尴尬得不行。

她抿了口水继续说道:“开始倒是好声好气的劝我回家,我心烦拒绝了,他就开始恶语相向,最后更是直接动了手,我那次嘴角都青了,诉诉有看到过,我真的没有办法再和他生活在一起,打女人是我最不能容忍的事情,所以我和他必须离婚!”

最后离婚两个字她咬得又重又狠,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在里面。

既然会找上他,傅宁阎不用想也知道,“那孟先生是不肯离喽?”

“对!不止是他,就连我爸妈也反对,但我这次是铁了心要离,谁都拦不住。”江舒曼坚定的说道。

“嗯,曼曼你先别激动!”夏诉安抚着江舒曼,疑问的眼神看向傅宁阎。

傅宁阎低头,沉吟了半晌说道:“你要离婚,只有两个途径,一是协议离婚,二是诉讼离婚。”

他缓缓开口,声音低沉如大提琴在弹唱。“协议离婚,是需要夫妻双方达成离婚协议,而如今孟宇淳不同意,那么这条路便被堵上,只剩下一个途径,那就是诉讼离婚,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打官司,去法院起诉,由人民法院进行判决。”

“那就打官司吧!既然委托傅先生当我的律师,那我自然是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江舒曼勉强笑着说道。

“既然江小姐信任,定不辱命!”傅宁阎薄唇微弯,露出个清淡的笑意来,又与江舒曼仔细了解了些情况。

夏诉安静的坐在一旁,耳中是傅宁阎与江舒曼讨论的声音,如奏响了一曲交响曲,她静静的听着,眸光不时落在神色认真的傅宁阎身上,心中竟有些微的暖意。

如果时光可以停留,这一刻我爱的人和我最好的朋友都在我身边,有淡淡的幸福在心头发酵,哪怕真的只是错觉,夏诉还是感受到心头涌起的甜蜜。

小庄正低头卖弄手中的花草,有客人来买花,是个年轻又时尚的男孩,一身休闲的运动装,胸前坠着根银色的十字架,显得非常潮流,“一束红玫瑰!”

这个男孩也是花店的熟客了,小庄麻利的包好一束玫瑰花递给男孩子,同时有些腼腆的说道:“祝你幸福!”

男孩稍微愣了一下,也是弯唇一笑。“谢谢!”他付了钱,带着花走远了,而小庄继续盯着店里的花发呆,她喜欢这里,各式花草环绕,每一束花卖出去,或许就是一个美好的故事,就像刚刚那个男孩,已是连着几日来买红玫瑰,大概是在追他喜欢的女孩吧!

又过了些时候,傅宁阎与江舒曼的谈话终于告一段落,“那我到时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再与江小姐联系?”

“好,真是麻烦你了!”江舒曼真诚的笑道,接触并不久,她对傅宁阎的印象却是大大改观,稳重,沉敛,真诚……这些美好的词语在他身上出现。

夏诉见江舒曼笑了也是松了口气,“我还有事情,便先走了!”傅宁阎起身说道,目光却落在夏诉身上。

夏诉被他看得有些囧,还是在江舒曼调笑的眼神里起身,故作平淡的说道:“我送你!”

“路上小心!”她笑着说道,眼睛眯起如弯月,可是澄澈的蓝天下,他心爱的女人,就这样明媚的站在他面前,笑容明丽,唇色诱人,他如果真的什么都不做,那也太失败了。

“诉诉!”傅宁阎缓缓低下头来,攫住她水润的唇。他的眸色很深,脸上因为情欲而染了些潮红,神色间皆是蛊惑。

夏诉便仿佛被定身,随着他的靠近,越来越难以拒绝,或者她本就沉溺在这样的温柔,如此温柔的傅宁阎,对于夏诉来说,本就是无从拒绝的。

红唇被他含住轻轻吮吸,然后渐渐不满足的撬开她的口腔,去追逐她柔嫩的丁香,这个吻比起之前,却又似乎温柔得多,他耐心的诱惑着她,追逐着她,让她渐渐沉溺在他温柔的罗网里,忍不住随着他的脚步,唇舌与他共舞。

“阿阎,你真的爱我吗?”夏诉还是忍不住问,她早已决定与他划清界限,如今却又控制不住自己,沉溺在他的温柔里,她有太多疑问,不确定。

“当然,诉诉!你逃不掉的。”傅宁阎揽进夏诉的腰,加深这个吻,似乎是急于证明,也是想要确定,这个吻慢慢带了点凶狠的意味,似乎是想要将她吞没,夏诉的身子软在他怀里,心里又涩又甜,还有几分想哭的感觉。

“我还有事,我得走了!”傅宁阎颇有些不舍的说道,夏诉缓缓从他怀里退出来,脸色红的像她店里的红玫瑰。

夏诉点头,送走了傅宁阎,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好烫,肯定红得跟什么一样,这下江舒曼又该嘲笑她了。

故意磨蹭着回到花店,将脸色的热气被冷风吹散了些。“送了这么久,干坏事了吧!”果然刚进花店,江舒曼调笑的声音就跟着传来。

夏诉故意凶着脸瞪她,江舒曼还是不客气的大笑起来,“你这丫头,迟早被骗走。”

夏诉低头做扶额状,哪里还用骗,那个人是傅宁阎啊!她深深爱了五年,如今终于听他说他也爱她,就算明知该逃开,却也还是会忍不住一头栽进去。

却说傅宁阎从花店离开,却是因为他约了傅宁晗,想着夏诉大概也并不想见她,故而还是决定自己先走了。

按响门铃,傅宁晗一身居家打扮,甚至还围着围裙,想来是在厨房里忙午饭,“阎来啦!随便坐吧。”傅宁晗神色温婉,笑容温和。

傅宁阎笑了一下,在沙发上坐下,傅宁晗给两人倒了杯水,然后在傅宁阎旁边坐下,厨房里正熬着鸡汤,有浓香透过锅盖传出来,十分诱人。

“姐的手艺还是那么好!”傅宁阎笑着说道,神色间放松了很多。

傅宁晗也松了口气,她还以为傅宁阎因为上次与夏诉不欢而散的事心存芥蒂,如此看来许是她想多了,面上的神情越发柔和,“那阎中午可要多喝些!”

“晗姐,上次和您说过,我找到我想找的人了!”傅宁阎依旧是平静的说道,却语含深意。

傅宁晗忽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她尴尬的理了理身上的围裙,道:“你是说小诉?”

“是!”傅宁阎肯定的点头,他深深的看着傅宁晗的眼睛,语气难得的认真,“她是我找了好久才终于找到的女人,这次我不会再放她走了!”

“阎,姐也希望你们能幸福呀!你啊!工作起来就什么都忘了,身边有个你喜欢的,知冷知热的女人,姐自然会为你高兴。”傅宁晗讪讪的笑着说道。

“晗姐该明白我想说什么。”傅宁阎依旧是平淡而有礼的,对面是他敬爱的姐姐,他自然不会说什么重话,却也不希望她再刺激到夏诉。

傅宁晗的脸色有些僵,就听傅宁阎继续说道:“姐和夏先生的事情,我不会干涉,我能看出夏先生是个不错的人,而我也希望晗姐能幸福,但是小诉可能暂时还不能接受她的父亲和您在一起的事实,我希望姐姐尽可能的避免刺激到她。”

“阎,你这是为了你喜欢的女人就来责怪姐姐吗?”傅宁晗的脸色越发不好看,她知道傅宁阎一直尊重她,敬爱她,而她也一直全心全意的疼爱着这个弟弟,可是现在,他是在责怪自己了吗?淡淡的不悦从心头升起,傅宁晗眉头微皱。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女人无悔,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女人无悔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