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叶凡江莱小说叫什么 叶凡江莱小说在线阅读 卿本佳人小说叶凡江莱免费阅读

摘自公众号:都市爽文发布时间:2017/8/2 11:38:43

叶凡江莱小说叫做《卿本佳人》,作者是火舞,这里提供叶凡江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不知道为什么,当我从自己屋里换了睡衣出来的时候,萧媚居然要回去了,说是公司出了什么岔子,需要连夜处理一下,江莱心里很高兴,居然破天荒的一口一个嫂子把她送到大门口。

全文免费阅读请点击卿本佳人

精选章节

我吓得立即捂住自己的嘴,一声不敢发。

萧媚倒是从容淡定的回道:“莱莱,嫂子在洗澡呢?有事吗?”我一听,这女人说谎也是不脸红,明明是我在洗澡好不好?

江莱听完在外面嘟囔了一句:“没事嫂子,你继续洗吧,不知道叶凡这厮滚哪去了……”

……

好不容易过了这关,萧媚当着我的面把残留着我那种液体的丝袜脱下来扔在洗手盆里,一脸诱惑的说:“叶凡,如果你知道有关莱莱的什么事就偷偷告诉我,嫂子会奖励你的……”

说完还跟我交换了微信号,我当时都傻眼了,果然跟我料想的不错,这个萧媚果然是天生媚骨,诱惑死人,看着洗手盆里带着某种液体的原味丝袜,我下面胀得厉害,连忙敞开门弯着腰狼狈跑回自己的屋里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从自己屋里换了睡衣出来的时候,萧媚居然要回去了,说是公司出了什么岔子,需要连夜处理一下,江莱心里很高兴,居然破天荒的一口一个嫂子把她送到大门口。

我一看,这个萧媚走了也好,今晚上浴室发生的一切太惊心动魄了,如果萧媚再留下来“指导圆房”啥的,我还不知道遭什么罪呢?

果然,走了以后,江莱就不让我上二楼了,我只能会自己的房间睡觉。

哎,好矛盾啊,我感叹一声。

第二天晚上,我因为偷听了柳嫣然的电话,知道今晚上王洪涛要针对江莱搞事情,偷偷买了墨镜和防狼喷雾便打了车早早的在水天一洗浴大世界等待。

水天一洗浴大世界是这条街上最顶级的几家娱乐场所之一,总共有四层,第一层面向普通大众白领,有酒吧、舞厅和游戏室,当然主打还是洗浴。而二、三层,则是会员制度,没有会员证,有钱也上不去,至于第四层,压根没对外开放。

江莱之所以选择这里来玩,还有一层重要原因是泫丝媚就是这里的顶级按摩师,听说是只卖艺不卖身的那种,价格高的离谱,那“丝足松体”听说是第三层的招牌项目。

不过,王洪涛居然选择辞职来这里做一名小保安,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难道特意针对泫丝媚,进而钳制江莱?

这种场所我以前哪里有钱来,自从跟江莱假结婚所得的二十万都给我爸做手术了,我现在手里压根也没几千块钱,这次暗中保护江莱两女还要自己掏腰包花钱。

想到花钱我一阵肉痛,看来这次如果真的有幸救了两女,一定要趁机占占便宜,要点赏钱才是。

我坐在对面的一个烧烤摊,要了十串猪肉串,结果等了足足两个小时,也不见江莱的车来,烧烤摊老板像看穷鬼似得看着我,我实在有些坐不住了,正当算到隔壁的臭豆腐摊继续等江莱的时候,那辆熟悉的保时捷卡宴终于出现了。

我连忙戴上我的墨镜,跟了上去,现在晚上八点多,水天一洗浴大世界里面已经挤满了红男绿女,一进门左转就是一个酒吧,劲爆的电子舞曲播放着,年轻的身体随着节奏肆意扭动,气氛嗨得不行。

今晚,江莱打扮得很特别,涂着粉色的唇彩,穿着黑色的皮质紧身裤,上半身穿着白色的透视装,还露出半边香肩,格外引人注目,她跟那个小妖女泫丝媚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还时不时的碰两杯,贴着耳朵说着悄悄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是闺蜜呢。

过了一会儿,江莱居然还跟泫丝媚下到舞池里,两人跳贴面舞。看她那娴熟自如的舞技,我感觉,她肯定常来这种地方。

我郁闷到不行,这个江莱不会真的不喜欢男人了吧?那我岂不是要守一辈子活寡,越想越郁闷,索性要了半扎啤酒,在附近闷头喝起来,时不时关注一下两女。

这个时候,有个风骚小美女拿着一杯红酒,挨着我坐了下来。我好奇的看了看她,穿着黑色的丝质短裙,超薄肉色黑丝,夜店风的高跟水晶凉鞋,领口开叉很深,V领边缘镶着不少水钻,凶器尺寸惊人,还颤颤巍巍的,完全不输给江莱。

“小帅哥,认识一下?我叫优美,喝闷酒有什么意思,咱们来走一个?”优美冲我举杯。

难道终于有美女被哥帅气的外表所吸引,算了,不能总守着江莱这颗歪脖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跟她碰杯,喝了起来,随便扯了几句,互相交换了微信号,现在大城市的人都用微信约炮啥的,你们懂得。

几杯酒下肚,优美直喊热,我也是醉了,不由盯着她衣服里面看,超薄的半透明粉红色胸罩,把娇嫩的双峰包裹住,那玲珑的曲线看的我血脉喷张,昨天晚上被萧媚逗弄的不行,现在喝了酒,不免下面又起了反应。

优美用肩膀碰了碰我,说,“小帅哥,想不想去三楼玩玩,我给你按摩放松一下吧。”

我一听,顿时明白了,好嘛,敢情这个优美是按摩女啊?以前我只是听说过饭托、酒托、咖啡托,没想到洗浴中心还有按摩托?

但是,我只是个穷屌丝啊,哪里有钱玩这种高档按摩?三楼,还是算了吧,我连张会员卡也没有啊!我顿时摇头说,“算了吧,哥哥在等人呢。”

谁知道优美还不打算放过我这个穷屌丝,她妖媚的坏笑一声,我没注意她要干什么,只是发现不远处的江莱两女貌似要走,我刚想如何摆脱了这个优美追她们,就感觉我的宝贝那里多了一股触感。

不知道何时,优美居然脱掉了自己的水晶高跟,柔弱无骨的黑色丝足直接伸到我的两腿之间……

我的神器立马对优美的丝足小脚打起了敬礼。

更要命的是,优美故意把自己的胸衣往下拉了拉,小酥手的食指还放在自己的樱桃小嘴里摸着红唇,简直是不诱惑死人不要命的节奏啊。

我估计如果我的处男的话,现在可能就要缴枪投降了吧。

看见江莱她们已经起身离桌,貌似要去上面玩,我索性将计就计,吃一顿霸王餐,不对,是来一顿霸王按摩,当然主要原因还是我没有会员卡,单独根本上不了三楼,有优美这个按摩女带上去就完全不需要了。

果然,一路畅通无阻的进了三楼之后,我像提线木偶一样按照优美的指导换衣服,而优美也换了一套粉红色的女仆服,全部都是半透明的蕾丝花边,简直是诱惑死人的节奏啊。

不过,我心里有自己的想法,我并不知道江莱她们去了哪个房间,既然这个泫丝媚很出名,那么问一下优美一定有信息,到时候我就可以趁机英雄救美,让江莱爱上我啥的……

我像一块铁板鱿鱼,一会儿趴在上面,一会又朝天上,但是因为支起帐篷,优美一边按还暗中偷偷瞄向我的裆部。

她的手光滑细腻,按在身上非常舒服,我这方面其实倒是真让江莱说中了,的确挺厉害,这不反应越来越大,帐篷硬挺挺支着,还微微抖动,简直像是在变魔术。

优美咳嗽了一下,在我耳朵边嘟着嘴说着:“呵呵,小帅哥反应这么强烈,不会是处男吧?”

我一想女人貌似都喜欢调戏处男,我于是嬉皮笑脸回答她:“哎呀,你这样说的我好尴尬呀。”

优美忽然睁大了双眼,仿佛看见了珍稀保护动物,随后一副捡到宝的模样,作势就要蹲在我的脚上,不断向我的大腿根上按摩……

不行,我一看这个节奏,万一在这里丢了精力等会哪里还有力气救江莱她们?

按摩妹可以以后慢慢约,先办正事,于是问:“优美啊,你知道泫丝媚在哪个房间吗?”

“哦,你说首席丝足啊,她在天字号第五号房……”优美如实回答道。

我一听好嘛,这个天水一果然不简单,居然还按天地排号,于是接下来泫丝媚又给我科普了一下:

按摩是天水一的招牌,里面最好的有八位首席技师,擅长丝足松体、前列腺保养、港式按摩、贵族油压、韩式松骨、日式指压、皇家骑士、双人油压……什么的,只要有钱,都能得到满足。

我一听,顿时感叹,有钱人真会玩。

到了服务中期,我一看自己被诱惑的快不行了,赶紧借口出来打电话,想趁机溜到泫丝媚的房间看看王洪涛有没有下手?

然而刚到楼梯口,就看见王洪涛牛逼哄哄的带着几个小弟冲我走了过来,我当时就吓尿了,这真是冤家路窄啊!

我扭头就跑,但还是被他们追上,把我拖到监控室里,我顿时心中一凉,知道今天算是彻底栽到王洪涛手里了。

“你这穷屌丝怎么会在这种场所?对了,一定是跟着江莱来的吧?正好,今天就让你小子心服口服……”说完,王洪涛扭头就给了我一个耳光,同时嘴里大骂。

“给我打!”他对自己身边的两名小青年下达了命令。

砰砰砰……

两人一只手架着我的胳膊,另一只手开始往我肚子上打,几拳下去,我就被打得惨叫了起来,不过随后自己的倔脾气也上来了,惨叫几声过后,愣是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妈的,你们两个没吃饱饭吗?给我使劲打。”王洪涛看到我咬着牙不吭声,马上对他的两名小弟呵斥道。

“是,队长!”看来这小子已经在水天一成了保安队长,怪不得敢在这里横行霸道。

砰砰砰……

下一秒,我明显感觉对方的拳头重了很多,自己的腹部如同刀绞般的疼痛,于是“啊”了一声之后,便开始破口大骂:“王洪涛,你他妈的有本事今天弄死老子,不然老子跟你没完。”我把惨叫变成了咒骂,这样可以缓解自己腹部的疼痛。

王洪涛一听顿时乐了,大笑一声:“哈哈,你叶凡算什么东西?实话告诉你,今天老子就要强上了江莱,破了她的处女之身,然后再拍下视频要挟江昊天那个病鬼,他不仅要把江莱嫁给我,还要给我昊天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我一听,果然是这样,这个王洪涛恐怕一开始就瞄准了昊天集团的股份,万一真让王洪涛这个衣冠禽兽得逞了,后果不堪设想。

“哼,我王洪涛看中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王洪涛又臭骂了两句,然后让三个小弟看着我,自己带着两个人走了,看来是去泫丝媚的房间。

并且这个王洪涛仿佛吃定了我的样子,居然还让打开了一个房间的摄像头,看样子是想强上江莱的时候直播给我看,这种恶毒的事情他这种疯子能干的出来。

江莱是我打了证的老婆,现在居然要直播被别人强上,而且这个人不是别人,还是曾经抢了我三年女友天杀的王洪涛!

我顿时暴怒,破口大骂起来,被两个人按住,我也只有这点本事了,但迎接我的又是一顿毒打。

大约过了十分钟,就听见一个留着黄毛的小青年接了一个电话,然后拿起遥控器,调出了屏幕上的菜单,切换到了监控模式。

屏幕正中,江莱和泫丝媚正在按摩房里喝酒,不一会儿就看两女的脸色通红,看来已经被下药了。

没过几分钟,江莱已经有点撑不住,脸色越发的苍白,用手撑着脑袋,眼睛都快闭上了。

王洪涛这才带着两个小弟出现,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把江莱和泫丝媚带出了天字五号按摩房,往包厢这边过来了。

监控不断的切换,显示,这两人把江莱带到了隔壁包厢里。然后,画面就黑了。

黄毛得意的笑了,问我,“怎么样,小子,精彩吗?待会还有更精彩的,王队长吩咐了,他先让药性发作一下,然而两女都受不了的时候,他才出现,那时候女人根本分不清是谁,根本不用前戏,直接开干……”

另外一个尖嘴猴腮的矮个子也附和道:“没错,这种进口药真是厉害,王队长今天要双飞爽歪歪了,听说那个江莱还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处女一枚,今晚上队长带了那种器具,就要把她的各种美妙的部位一起开发了,让她终身难忘……”

轰!

“王洪涛这个禽兽,居然敢对江莱做这种事,他难道不怕江家的报复吗?”我感觉憋屈得快爆炸了,牙齿在嘴里都咬出了血,手指攥拳指甲深深的嵌入到肉里,一遍一遍冲刷着我的神经,我感觉脑海里一个恶魔在觉醒……

“哈哈,臭小子,你这个弱鸡还不知道吧,王队长已经是咱们振江市四个势力之一龇牙金刚老大的左膀右臂了,被收为义子,听说老大还要把他干女儿嫁给他呢?”

“把老子放了,否则后果自负。”不过我现在心里面只有江莱,我寒声道。

黄毛不屑的笑了,“他妈的你小子就是一怂包,除了能骂两句还能干什么?来,老鼠把摄像头打开,现在队长可能已经在干江莱了吧?”

摄像头被重新打开,果然看见江莱成人字形倒在床上,王洪涛正在脱她的高跟凉鞋,另一条腿上的丝袜也被撕了一个大洞……

轰!

我都气炸了,胸中感觉有一股浊气不吐不快,脑子嗡嗡乱响,但我还是什么也做不了,我他妈就是一个窝囊废,手无缚鸡之力的怂包,彻头彻尾的废物……

噗!

我猛然吐出一口心血,整个人失去了意识……冥冥中只感觉体内觉醒了一头洪荒猛兽,搅乱天下的混世魔王……

我明明已经失去了意识,却宛如做了一个梦:

梦中我力大无比,一下就挣开了两人的拘束,直接一脚就把那黄毛干翻在地,另外两个人刚想冲上来却被我两拳击倒在地,只用了三招就看见三人倒在地上,嘴里鼻子里都是血,而我面无表情的狂奔向江莱的包厢……

轰!

梦境戛然而止,我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清醒过来,发现此时的自己已经满脸是血,腮帮子肿了,两只眼睛乌青,门牙也差点被打掉了。

我现在全身没有一点力气,仿佛被掏空了一样,手脚都疼痛的厉害,我趴在地上喘息了一会,然后艰难的爬了起来,朝着周围看了看顿时傻眼了:

我居然出现在了江莱的包厢里,江莱和泫丝媚都在床上呻吟,好像药效还没过,王洪涛直接趴在地上,一条手臂直接被拧断背在身后,另外两个小弟也被打晕,看他们的眼神都是惊恐万分,似乎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人来过……

奇怪,这是谁干的?难道江昊天在江莱身边还配了高手?

先不管了,救人要紧,我看见床上的江莱上身的小背心被撕开了,露出了里边的黑色胸罩,下身裙子被脱掉一半,露出丝袜包裹的丁字裤,这是脱掉了两只高跟鞋,撕破了一只丝袜,应该没有失身,我连忙抱起她,一路居然畅通无阻的冲到她的车上。

不知道王洪涛什么时候醒来,我便准备发动车子马上离开,可是此时江莱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你带上丝媚吧?”

“为什么?”我扭头朝着躺在保时捷卡宴后排的江莱看去,也不知道为什么经历了这么多我仿佛忽然成熟了许多,十分爷们的盯着江莱问道。

嗡!

我们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仿佛无形中闪出了火花,江莱捂着头伸出三个手指头:“救上丝媚,我给你三十万!”

噗。

果然,我刚刚凝聚出的“王霸之气”一听到三十万直接破了功,没办法,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拼了,老子今天拼了,为了我的女人……也为了三十万!

呼呼,我再次打开车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了包厢门口,朝里边看了一眼,还是老样子,也不知道三个人是不是被神秘高手打死了,于是下一秒,我马上冲进包厢,抱着床上的泫丝媚扭头就跑。

好在一路上也没有人追我,我再一次冲出酒吧,将泫丝媚也扔在后排,然后马上发动车子,离开了这里。

一直到了江莱的别墅,我才长吁了一口气:“今晚上差点栽在王洪涛手里,没想到王洪涛居然投靠了龇牙金刚,这下麻烦大了,不过我们这边有江昊天的昊天集团做靠山,量他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我们怎么样!”

不过,我这下是真的感觉自己很弱,很显然那位神秘高手在我昏迷之后瞬间出现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秒杀了王洪涛他们六人,然后再把我扔在了现场,这中间的时间应该很短,要不然可能我们就会被水天一的工作人员发现了。

不过,那位神秘高手是谁呢?

算了,行不通索性不想了,看来以后自己也要抱个功夫大腿,练练功夫,如果今天自己也能跟神秘高手一样,恐怕江莱早就死心塌地爱上我了。

可怜我个弱鸡,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人家江莱就当自己是一条花钱买来的狗,自己却为了她奋不顾身,可笑,我在心里自嘲着。

我将车停好之后,发现后排的江莱和泫丝媚两人都睡着了,确切的说,应该是被药给迷晕了。

我一想,这不是到了收点利息的时候了?嘿嘿,我先抱着江莱朝楼上走去,她的身子很软,胸前的背心被王洪涛撕破了,抱着她的时候,我一低头就能看到她胸前黑色的胸罩,还有小半个雪白的球体,黑白的对比,让我的身体再次有了反应。

闻着江莱的体香,看着江莱超薄肉丝小腿和绝美丝足一晃一晃,太刺激了,更美妙的是我下面还抱着她屁股的右手不由自主的捏了几下,她翘起的小屁股弹性十足,于是抱她上楼的这段时间,我不知道自己捏了多少下。

至于泫丝媚更是绝妙的按摩技师,听说她最擅长的就是“丝足松体”:一般都是由青春惹火的女按摩师脚穿超薄丝袜通过按、推、捻、拨、点、踩、滑、颤等脚法,通过刺激经络穴位,放松全身肌肉,脚法刚揉结合,灵活多样,有很高的技术难度,具有传统保健达不到的舒服和健体效果。最终使人感觉轻松愉悦、睡意绵绵,具有疏筋活血、解祛疲劳、理气通络、燃烧脂肪的功效。

我现在近距离观察,发现这个泫丝媚果然腿型极美,光这条大长腿就能让我玩一年,哎,看着两个美女躺在床上,我心里有一种邪恶的想法,要不要趁机将她们两人给上了。

然而,下一刻我瞬间想到了王洪涛那只被硬生生扭断的手臂,貌似他就是用那只手给江莱脱鞋的……

老天,我可什么也没干,神秘高手你可别来找我……

站在床前看着两名玉/体横陈的大美女,我一下子吓得恢复了理智,急速的转身离开,先去洗手间冲了一个凉水澡,把自己的雄性荷尔蒙降下来,同时身体的疼痛也让我难受起来。

第二天,江莱不但没有感激我,反而质问我她的丝袜是怎么破掉的,我连忙跟她解释昨晚水天一发生的事,她居然什么都不记得了,对我的话半信半疑,我连忙说让她哥调查一下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

我心里顿时一阵憋屈,本来自己一片好心救了她们两个,反而被质疑?这算什么事啊,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江莱果然去找她哥江昊天了,半小时之后,她火急火燎的回来,直接递给我一张卡,说道:

“看来你说的没错,这卡里有五十万,你之前还提醒过我,可惜我没在意,这个王洪涛真是条疯狗,居然敢对我做这种事,可惜他现在已经是龇牙金刚的义子,我哥也不好动他,真是可恶!”

我本来还一肚子气,一看见五十万,顿时心情好多了,没办法,人穷就容易志短,有时候我都忍不住鄙视我自己。

泫丝媚也过来感谢我救了她,看她含情脉脉的样子,我还要她喜欢上我了呢?最后还说有机会给我按摩一下,算是报答我的恩情,我一听,顿时想起了优美,心里居然有点小期待,那里不知不觉又有了反应。

这时江莱可能是良心发现,居然破天荒的对我了一句话,让我瞬间荷尔蒙不要钱的分泌起来……

微信搜索:都市爽文,关注:都市爽文,回复:卿本佳人,免费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请点击卿本佳人

免责申明
都市爽文微信公众平台
都市爽文微信号:dushishuangwen
每天为你推荐全网最热,最火,最新的都市爽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