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夏妤夜桀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夏妤夜桀澈小说结局免费看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8/2 10:41:43

夏妤夜桀澈小说叫做《误入妻途:霸道总裁强制爱》,这里提供夏妤夜桀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先前那次晚上,她唯有记得男人疯狂的眼和身上浓重的酒味,可小剂量的酒他根本喝不醉。而且他唇角掀起,眉眼柔和的样子,真的让她毫无任何抵抗力,像是知毒的罂粟花,有种能让人沉沦的诱huò。“在看什么?”肩胛突然被人拍了下,耳边响起男人冷冽的嗓音,将她思绪完全打断,身体下意识轻微震颤。

精彩章节:

夏妤和夏母一同走出厨房时,脸上表情都有些凝重。夏母对她毫无办法,这是自己身上割下来的一块肉,打骂都舍不得。

唯一能做的便是相信她。

夏妤抽着鼻子有些压抑的难受,她不是看不见夏母眼底隐忍的光,只是知道了太多,真的没有任何好处。

“这是怎么了?”夏心洁从沙发上起身,笑得风情,烫成大卷的长发随风飘荡。

她一直不知道夏妤这些天到底是拿着户口本在干吗,不管怎么找她都不见,简直就像是销声匿迹了。

“这么多天没见到妈,太想念了。”夏妤打着马虎眼,头却虚靠在了妇人的肩上,笑得真实。

夏心洁不好多问,这样的假象她们都喜欢看,但是夏妤,她到底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恐怕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薛辙晓却突然不识时务地开口,眼里还带着隐隐的挑衅,“夏妤不会是在外面藏着一个男人吧?”

他倒是要看看,现在她是个什么态度。

夏妤表情微僵,抬头看向他时,那双秋水瞳眸里没了任何情愫,她笑着道:“不知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和姐姐定下婚事?”

这话题转移得很生硬,却也将全家人的好奇心全部提起。

夏妤轻笑着不再看她,低头吃着夏母切好的哈密瓜,心里却是开始一阵阵的冒起酸水。

越是听到这男人的声音,她就越发想起那天他说的话,一句一字的像是在撕扯着她的心脏。

怒火也慢慢升起,他凭什么管教她,好像他和自己姐姐之间,现在也不过是男女朋友关系。

他哪里来的资格这样对待她,真是搞笑。

气氛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撩拨得很是奇妙,夏心洁本羞涩的表情在男人迟迟不开口后,也黑了下来。

这小贱人的问题,就是为了让她难堪一回!

夏心洁给打着圆场,笑得有些尴尬,“结婚的事还不急的,我们等着先好好巩固感情。”

伸手推了把身边的男人,一双美目间还夹杂着些怨气,却是没有胡搅蛮缠。

薛辙晓安抚性地揽住她的腰身,点着头应下她的说辞,笑得无懈可击,但是那突然的迟疑还是在夏父夏母心中留下不好的映象。

他和她姐姐在一起,不过就是得知艳照门后,突然失去理智酿造的后果,现在成了唯一能膈应到她的途径。

但是结婚这事,他需要慎重考虑一番。

夏妤余光里能看见他的动作,弯着唇角笑得有些讽刺,当初和她玩暧昧的时候,也来这一套。

只是她该如何告诉自己正陷入爱河的姐姐,这个男人喜欢逃避责任?

一顿饭吃得人心神不宁,夏妤待了许久后,再次以工作繁忙为理由离开,夏父亲自送她到门口。

“要是在外面遇上解决不了的事,记得这里还有你的家,是停歇的港湾。”

夏父很难说这样感性的话,一时间突然说出口,引得人几乎快要哭出声。

“爸,真正的成长是独当一面,谢谢你们的信任。”夏妤走过去,抬手轻轻地抱了抱他,嗓音微微沙哑。

她不能让家也被那个男人给打压控制,所有的一切都只能自己承担。

……

由于明天才正式开始工作,夏妤决定先回自己的租屋收拾一下,几天未回来,是该做个大扫除。

可拿着钥匙开门,却看见几个不属于自己的行李箱,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房间里出来个女孩,看着她手上的钥匙。

喷出一口水来问道:“你这是大白天入室抢劫?”

夏妤被她这坦荡的反问闹得有些窘迫,明明她才是这里的房客,姑娘你这样是不是太光明正大了?

两人最后在包租婆的协商下才得知,夏妤的行李在上午就已经被人搬走,而且那人还出示了她的结婚证要求退房。

结婚证,那个自大无人的混蛋!

交完钥匙后,夏妤朝那姑娘郑重道歉,然后下楼站在车站,不知道该去哪里。

是真的不想见到那个男人,也不想靠近他待的地方,却又无法避免,真是心头愁绪一抹添一抹。

在公交车到站时,她口袋里的手机涌入一条短信,在司机师傅的鸣笛声中,她往后倒退几步,打开。

“晚上回家看不到你,后果自负。”发件人署名大魔王。

夏妤咬着后槽牙,气得差点把手机给扔出去,可最后却还是在路边拦下一辆车前往别墅。

真是臭屁的住处,居然公交车不能驶入,花销了她一大把血汗钱,肉疼得紧。

回到那座别墅时,已经到了傍晚,她叹了口长气走至厨房,想要给自己来下碗素面。

今天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早上面对夜桀澈没有胃口,中午面对薛辙晓没胃口,一天都在被膈应着。

现在想吃东西的心,已经让她战胜了自己值得深思的手艺。

刚打开冰箱门,便有人急急忙忙跑过来,杨婶看着她有些惊恐,“少奶奶,你想吃什么?”

她可还记得那次惨不忍睹的厨房,虽然没有受到夜桀澈的处罚,却也已经将夏妤当成厨房灾难。

夏妤光顾着想吃的,并没有感受到她此刻突然转换了的称呼。

挠着头有些不太好意思道:“能管饱就好。”

杨婶抽了抽嘴角,她这也太过随意了点。

“没问题,您可以先去休息一会。”杨婶隐晦地赶人,拿起一旁的围裙熟练地给自己绑上。

“麻烦杨婶了。”夏妤也不再待在里面给她添乱,直接上楼,回到那间客房,便看见自己的行李被摆放得有条不紊。

夏妤怒目,强盗无耻!

根本不顾她的意愿,直接将东西全部搬了过来,或许是不想多费口舌来威胁她?

嗤笑一声,租房已经被退掉,她以后再去找房子,说不准也会遇上这事,还不如顺其自然。

夏妤收拾好行李后,躺在床上眯眼,手轻轻的抚摸着小腹,语调轻柔带着蛊惑,“宝宝,你以后性子可得随妈妈,不能做个小人渣。”

意味深长的暗暗嘲讽某个男人。

夏妤只是在床上小息了一会,等迷迷糊糊转醒时,终于察觉到不对劲,她嗅到了淡淡的薄荷香。

那是夜桀澈身上常有的味道,被这想法吓到,她突然蹿身而起,动作幅度大得让身旁男人直皱眉。

绝对幽冷的嗓音平静的响起,“你平时就是这么对待我夜家下代的?”

突然间觉得将她接回这里来照顾果然是正确的选择,这样粗心大意的女人怀孕,难保不会出现什么差错。

夏妤无言,这也是她夏家的子孙好不好?眸子四周转动扫视一遍,已经不是她刚刚待的卧室。

她扭头看向那靠着床头柜办公的男人,不解地开口问道:“我怎么在这里?”

她睡得到底是有多熟,才能被人抱着走了一段路也没醒,真是没有一点危险意识。

“以后你就在这里住下吧,洗漱用品等下让杨婶给你送新的过来。”夜桀澈双手在笔电上飞快移动,只能闻及到近密的键盘敲击声。

开什么玩笑?住这?他其实可以痛快的来砍死她。

夏妤被这话震惊得只能装傻,“那你睡书房?这不太好吧,我还是回自己住的客房吧。”

夜桀澈大掌拍向她的天灵盖,像是一锤定音,“夏妤,闭嘴。”

突然间发现男人好像很喜欢连名带姓的叫她,尤其是不耐烦的时候。

她闭嘴后,躺在床上觉得有些不自在,身旁男人却是没有丝毫感觉,那脸冷得像被冻结住。

好好的一张俊脸,他却要这样糟蹋。

“无聊了?”夜桀澈突然关掉一个网页界面,转头好脾气的问道。

夏妤可不觉得他会是那种担忧她无聊,还会陪她做游戏的人,只得睁大眼不解的看他。。

画风突然一转,男人冷着脸道:“无聊就给我去看几本妇孕保健知识的书。”

咳……他真是越来越会开玩笑了。

“我饿了。”夏妤抚摸着小腹,皱着眉头精神饱满,看起来也不像有多饿。

闻言夜桀澈的脸色又黑上许多,蛮不讲理道:“我少你吃少你喝了?”

啧啧啧,根本交谈不下去了。

夏妤咋舌着摇头,快速起身掀开被子,略微活动一下身体后,准备独自下楼。

哪知身旁的男人却忽然关上了笔电,揉着眉头也起了身,那姿态是说不出的休闲肆意。

趁着他要开口呛人前,夏妤微抬双手道:“我准备吃独食我有罪。”

眉眼微低,眸子四转,虚心认错的样子没有一点说服力,夜桀澈施舍她几眼目光,也不说话,直接离开。

也许连他自己都未察觉到,唇角边已是微扬起一抹笑意。

……

饭桌上的菜色丰顺,几乎有一大半都是夏妤爱吃的,还有一瓶未开的红酒,摆放在男人位置。

要是再来点上个白蜡烛,都可以去假扮烛光晚餐。

男人坐下便决定开吃,比她这个说饿的人,还要迫不及待,只是姿势优雅了一点,粉饰下了其中的粗鲁。

两人相对无言,夏妤碗中牛肉是全熟的,硬得让她怀疑自己的牙口,索性放下刀叉转战其他菜。

对面男人却是无比娴熟的切着牛排,酒还未开,吃得还很快,墨色的眸子在琉璃灯下折射出妖冶的气质。

面对一个只能油腻腻大补的孕妇,他吃得真不要太开心。

夏妤喝了口桌上的汤,眼睛都眯起来,很是享受,却好像从来都没有尝过这味道,“这汤是外面买的吗?”

杨婶虽厨艺也不错,可到底不是一个真正的厨师,她还管理着别墅其他繁琐的事情,而这汤的味道,却是尤其的鲜美。

夜桀澈抬头看她,皱着眉也盛了口汤,“是我妈把夜宅厨娘给请过来了,跟着你还真是有福气。”

夜家主宅的厨娘是他母亲带过来的人,手艺好得没话说,都说众口难调,她却在夜宅混得风声水起。

现在这个时间段他母亲忍痛割爱,怕是也已经知道了夏妤肚里的孩子。

夏妤笑了笑不好怎么接话,继续盛汤喝,嘴里刚睡醒的涩意都被冲淡了许多,勾起味蕾犯罪。

“砰……”轻微的开瓶声,浓淳的红酒香铺面而来,夜桀澈拿过高脚杯,缓缓给自己倒上一小杯。

然后动作无比自然的将木塞再次塞了回去,对上夏妤的眼时,俊眉微皱着解释道:“孩子不能有事。”

喝酒对孩子发育不好,他管得还蛮多的。

她颇为善解人意的挥手,嘴上却是笨拙得厉害,“没事,你喝吧,我看着就行。”

夜桀澈轻笑一声,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看那殷红的液体缓缓流动,墨色的眸子因长久注视着也染上一丝红。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毕竟是第一次拿结婚证。”话说完,他便抬头一口饮尽杯中酒,眯着眼睛掩饰掉眼中冷意。

虽然他们好像都不怎么开心,但这的确是个值得被纪念的日子。

夏妤眼皮忽然又跳了起来,这个男人想说的是,有了第一次离第二次也不远了吧?

既然不能喝酒,那她就端汤向人示意,也学着他一口干下,撑得肚子有些发涨,“希望你以后找到的都是好女人。”

夜桀澈收下她的好意,再次往杯中倒酒,说的话却远不如那张脸讨喜,“也祝愿你以后所嫁非人。”

女人无奈磨着后槽牙,这男人简直糟糕透顶,她这阶梯放得够下了,可人家不踩,还想往她身上骑。

偏偏她还只能陪笑着不能反驳,这男人翻脸功夫她已经见识过了。

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看着对面人如同酗酒般一杯接着一杯,夏妤突然没了喝汤的兴致,他这是准备要禽shòu不如,喝酒调情?

“我话先说在前头,你要喝酒耍疯,我是不会搭理你的,生理需要就去外面自个解决,毕竟孩子好像对你来说很重要?”

脑海中突然划过一抹灵光,为什么夜桀澈这样的男人会执着于她的孩子?这根本没有任何理由。

除非他是厌恶女人,而家里人又迫切想让他传宗接代,于是他便索性破罐子破摔,想要养着她肚里孩子。

越想越觉得心惊,好像还真能和夜桀澈对她的态度给挂上钩,厌恶女人么?

夏妤抬头看那眸色不明朗的男人,握着筷子的手有些微微颤抖,果然知道得太多对人承受力是个挑战。

她极为冷静的开口道:“你放心,不管你找什么性别的人宣泄,我都不会泄露出去。”

压低着声音,仿佛怕被别人看见,那眉眼里还很是正经。

夜桀澈嘴里一口酒,差点被她这话逼得喷出来,他好像是被人一本正经的调戏了,这女人真是什么混蛋话都能不经大脑说出来。

看来是欠调教惯了。

“你要是再敢说一句话,后果自负。”夜桀澈拿起桌上的餐巾纸擦了擦嘴,语气生冷僵直。

仿佛和他对话的,是刨了自己祖坟的仇人。

夏妤吐了吐舌头消停下来,真是一点八卦精神都没有的男人,他这样应该算是恼羞成怒了。

坐在她对面人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停住去倒酒的动作,利落的接通电话,来电人是夜绝,只能是工作上的事情。

“头,那边王氏已经答应按照我们给的要求,签订合同了,就等着你去走个过场了。”

夜桀澈毫不吝啬的赞赏一句,“做得不错,想要点什么奖励?”

那边人假意推辞道:“头,和我还这么见外干吗,为了公司我可以奉献所有。”

“哦,公司最近有个大案子,本想着让你休息的,现在看来还是你去很进吧。”夜桀澈直接挂上电话,一脸的成全无奈模样。

这通电话让他的心情变得有些好起来,现在就等着李茜那边的好消息了,没有也不会造成很大损失。

夏妤看着他这唇角微扬明目清醒的模样,觉得有些惊叹,这个男人已经喝了两瓶红酒加伏特加,却没有一点醉意。

先前那次晚上,她唯有记得男人疯狂的眼和身上浓重的酒味,可小剂量的酒他根本喝不醉。

而且他唇角掀起,眉眼柔和的样子,真的让她毫无任何抵抗力,像是知毒的罂粟花,有种能让人沉沦的诱huò。

“在看什么?”

肩胛突然被人拍了下,耳边响起男人冷冽的嗓音,将她思绪完全打断,身体下意识轻微震颤。

夏妤低头扒饭,略微有些逃避,脸上蔓延起绯红,直至耳朵尖上也染着一抹红,欲盖弥彰道:“没…没什么。”

“你要是想看就光明正大看。”男人倾身靠近她,弯着唇角笑得邪气,淡薄荷香气体喷洒在她的脸上。

“别对我动手动脚。”夏妤扭头不看他,口不择言道。

话刚来得及落下,那男人便再次笑出了声,指节分明的手,直接在她脑袋上不轻不重的,敲下一个爆栗。

夜桀澈收拾好起身,斜睨着她,“你还挺会顺杆子往上爬,而且对自己越来越有自信。”

夏妤按住心脏,觉得自己快要被人给讽刺出重伤了。

而且对于这个男人,她还打不得骂不过,真是让她心力憔悴。

晚饭就这样落下帷幕,一人上楼,一人留在原地帮忙收拾餐桌,夏妤在客厅看电视时,终于见到那个夜宅厨娘。

已然年过半百,一头鬓发也染上了黑色,提着一袋东西赶回厨房,再次出来时,手上端着一碗清汤。

“少奶奶好,我是新来的厨子,夫人一般叫我吴妈。”极为简单的自我介绍,面对夏妤时直接顺口叫上少奶奶。

夏妤微呆楞,一时间无法反驳,只能讪讪地笑着道:“你……你好。”

“以后少爷和您的每日三餐都由我负责,先前别墅里的杨婶照旧管顾你们的生活起居。”

在人看管下,夏妤喝完那味道不错的清汤,关上电视便直接上楼。

目光略过长廊最边上的卧室,没有迟疑,还是回了那存放着自己衣物的客房,说不清楚的逃避。

要真让她去夜桀澈卧室睡觉,打死她也不会愿意,不止是尴尬的原因,还有其他说不明白的因素。

她是怕那个男人的,已经植入到骨子里的害怕,可能再也剔除不去了。

从浴室中出来,她的床上坐着一个男人,手里把玩着她的手机,看见她出来也不慌不忙地放下,挑着眉问道:“纪念日还想去哪里看看?”

看来他的心情格外的好。

夏妤皱眉擦拭头发,不明白他这突如其来的兴致,“你是不是真的生病了?”

质疑的语气加上不满的表情,让男人突然心情也不好起来,站起身翻脸,“给你的机会没有了。”

再说什么话,他也不会再答应了。

真是翻脸如翻书,连作为女人的她都觉得自愧不如,夏妤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头发擦拭得微干。

害她刚刚还以为这男人是抓她回房的,看来只是虚惊一场了。

夏妤穿着件棉质睡衣淡定自若的在他面前走来走去,顺便将床上手机直接收起来,那动作带着些泄愤。

“没事了,就和我回房睡觉。”

她腰间突然揽上一只手,透过薄睡衣能感受到男人手上的温度,一点一点穿透进肌肤。

侧目能看见男人墨色的短发,还有高挺的鼻梁,那双点缀着星海的眸子里泛着妖冶的光。

夏妤艰难的做着吞咽动作,扬着唇角笑得很无奈,黑白分明的眸子滴溜溜的转动,“我们这样不利于孩子的胎教。”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偏偏她还做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身子被人用着巧劲回转,男人坐在床边抬头看她,手一直搭在人腰间未收回,配合着脸上的笑容,让人很难琢磨他的想法。

“胎教,你知道怎样算是正确胎教吗?”他说的极为正经,手却直接将人推倒在床,身子相贴,他笑时轻微的震颤能让她完全感受到。

夏妤脸霎时白了起来,闭上眼嘴唇微微颤抖,想要再说些什么,却已经无法再好好开口。

恐惧在这一刻悄悄聚拢,像是阴谋最后的揭秘,待人细微察觉。

男人低头,唇角碰上她灼热的耳垂,声音被刻意放低,“怎么,怕我真刀实枪的上?”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误入妻途:霸道总裁强制爱,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