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木晚晚晏如修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晏如修木晚晚小说甜心小娇妻高冷老公不好惹大结局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8/1 14:07:50

木晚晚晏如修小说《甜心小娇妻:高冷老公不好惹》,提供晏如修木晚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她一直觉得自己太傻,只要晏如修对他好一点点,她就忍不住高兴,这好像就是反射性动作了,因为他对她的好太少了,因而有一点点,也显得弥足珍贵。

推荐指数:★★★★★

>>在线全文阅读>>

精彩章节

“开门!”

这下她是真的怒了。

这家伙一看就是没安好心,她死都不要跟他呆一块儿。

男人半眯着眼,直接无视了她的话,靠在后背上闭目养神。

阳光温热的落在那张精致的脸上,能看的清楚他脸上细小的绒毛,皮肤光洁,几乎看不出任何毛孔。

好的让任何女人都嫉妒。

木晚晚看了他一会儿,淡淡的转开了视线。

不再心动,就不会心痛。

她想,她已经做到了对他死心了。

再也不会因为他的一点点示好,而欢呼雀跃,兴奋不已。

不一会儿,离开的门童就回来了,他手里提着衣服袋,里面是好几套精品女装。

晏如修伸手拿了过来,丢给坐在他旁边的木晚晚。

木晚晚有点愣住了。

他刚才……叫门童去给她买衣服?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破破烂烂脏兮兮的小礼服,抿了抿唇,心里突然就有点不是滋味。

这算是什么事呢,明明这么嫌弃她,又莫名其妙对她好……

她抱着那堆衣服,理智明明提醒她不要想太多,但是心却无法抑制的高兴起来。

她一直觉得自己太傻,只要晏如修对他好一点点,她就忍不住高兴,这好像就是反射性动作了,因为他对她的好太少了,因而有一点点,也显得弥足珍贵。

“你下车。”

她小声道。

男人皱了皱眉头,没动作。

“……有人在,我不好意思。”她轻咳一声,低声道。

“……”

晏如修依旧没动,只是双手抱着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那副样子简直好像再说——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不好意思。

木晚晚从他眼神里看出了这个意思,有点囧了,抱着一堆衣服,有点下不了手。

在别人面前换衣服,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她还没有奔放到那种地步。

两人正僵持着,不远处露天公园上那巨型显示屏,突然播放起了一则采访。

主持人是个美女,而嘉宾却比她更美,气质更加出众。

“请问木安安小姐,您这次回来,是为什么呢?在美国展会比在m市更好吧?”

木安安笑看镜头,那张雅致完美的小脸上,带着一点点意味深长:“我回来,是为了抢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主持人呵呵笑了几声,八卦的问道:“敢问一句,木安安小姐是要回来抢回什么东西呢?是物,还是……?”

木安安淡笑的摇了摇头,很快就转移了话题。

车内,木晚晚的脸色,渐渐白了起来。

她用力抓住怀里的衣服,刚刚还在活泼泼跳动的心脏,已经沉到了谷底。

偷来的幸福,是要还回去的。

她抬头看了一眼晏如修,对方此刻也正在看采访,那向来冷漠的脸上,有了淡淡温柔的暖意,仔细看去,她甚至能看出他在微笑。

那笑容清浅而温柔,像是被春日阳光照射的湖泊,绝美而动人心魄。

她觉得自己的心口,缓缓抽痛起来。

这已经是一个习惯了,嫁给他的九个月来,她只要想要未来,她就无法不心痛。

她抱紧那堆衣服,那心脏那无法抑制的疼痛过去,手指捏的白。

“换好就下车。”

男人清冷的声音在耳畔传来,已经恢复了往日冷漠的姿态。

她抬眼看去,晏如修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

这种差别待遇,实在是……

她抬脸,笑了起来:“老公,我说了,有人在我不好意思。”

晏如修看着她那甜美的笑脸,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笑容让他有点不舒服。

“……”

两人对视了几秒,晏如修皱了皱眉头,开门下了车。

“……”

木晚晚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收了起来,她伸手缓缓压住自己的心口,自言自语道,“木晚晚,不要难过,没什么好难过的……你不是早已经对他死心了吗?”

能淡定的看着他跟别的女人做。爱,却在他对着屏幕里的木安安笑而感到嫉妒,木晚晚,你实在太逊了。

利落的换好了衣服,她开了车门下了车,背对着晏如修摆了摆手:“拜拜,老公,晚上见!”

然后潇洒的走人了。

晏如修盯着她的背影,眉心微微皱了皱。

她的背影,竟然让他产生了想要追上去的冲动……他这是,怎么了?

他莫名的晃了晃神,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如修?”电话那头,优雅清丽的女音缓缓响起,,“我在xx酒店,我……想见你。”

木晚晚下班回了家,晏夫人坐在沙上正在逗狗,看到她回来了,迎了上来,笑着问道:“安安回来了,你知道吗?”

“知道了。”她把手上的包拿给佣人,挽着晏夫人坐回沙上,“妈,饿了吗?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晏夫人握着她的手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哪用得着你做。安安那孩子,回来了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都一年没见了,怪想她,唉……”

虽然是抱怨,但是语气里却充满欣喜和骄傲。

木晚晚脸上笑容依旧:“安安工作忙,疏忽了也没办法。”

她又陪着晏夫人在沙上闲聊了几句,找了个借口回了卧室。

她叹了口气坐在床上,只觉得身心疲倦。

这种疲倦从灵魂深处而来,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木安安回来了……

她的好日子,也结束了。

不管她从小学习如何八面玲珑,为人处世如何圆滑,但是所有人最喜欢的人,却永远是木安安。

一起进入易府,而从小被那些孩子欺负的,只有她一个。

被丢石头,被骂土包子,被打,被欺负。

然后学会迎合,学会跟那些孩子相处,学会如何笑,才会让人喜欢。

她过得这么辛苦,晏如修却觉得她虚伪。

而木安安却什么都不需要做,她只要淡淡站在那里,那群眼高于顶的孩子们就自愿跑过去跟她做朋友。

连自己最爱的人,也是喜欢她的。

让她如何不嫉妒。

明明是双胞胎姐妹,长相却完全不一样,走出去,根本就不会有人认为她们是姐妹。

在晏如修眼里,木安安就是一朵白莲花,出淤泥而不染,而木晚晚,就是那个为了讨好别人而忍气吞声的土包子,一点骨气都没有,两者比较起来,真真正正的天壤之别。

又虚伪又无能。

木晚晚在床上自我厌弃了一番,心情越低落到谷底。

就连她自己也觉得,自己根本就是身无长处,没有一点值得别人喜欢了。

晚饭时候,晏如修没有回来。

晏夫人忧心忡忡,叫木晚晚打个电话给他。

自从晏如修的父亲心脏病作,出车祸去世了,她对自己唯一的孩子的安危,那是牵肠挂肚,一点放松不得。

“晚晚,如修还没回来,是不是出事了?他有没有打电话跟你说今晚不回来吃饭?”

她微微颦蹙着眉头,频频看着门外,一副担忧之极的模样。

木晚晚知道晏夫人的心病,道:“没有。”晏如修做什么事情,哪里可能会给她打电话,她站起来,对着晏夫人道,“妈,你先吃着,我去给他打个电话,可能他工作忙,没想起给家里通知一声。”

说着,拿着手机走到角落里。

晏如修的手机号码她自然烂熟于心,但是却从来没有打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紧张,拿着手机按号码,好几次都按错了。

“滴滴滴”几声,那边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

音质优美的女音从手机里传来,让木晚晚的心脏,一瞬间冻结了。

是……她?

她呼吸有点不稳,也不敢说话,只是愣愣的拿着手机,听着电话里的女人道:“如修在洗澡,如果您有什么事情的话,等下我让他再打过来,好吗?”

“……”木晚晚看着通话断了,屏幕暗了下去,她想起来,电话那头,确实传来隐隐约约的水声……

做了什么事情,才会要洗澡?

她又觉得心脏开始痛了,难受的蹲在地上,她捂着嘴,想要哭,却连眼泪也流不出来。

那一边,一个是她的丈夫,一个是她的妹妹,她却连指责他们的勇气都没有。

一个是土鸡,一个是凤凰,晏如修眼睛瞎了才会选她,她有自知之明,却还是觉得伤心。

“晚晚小姐?”林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旁边,声音有点差异,看着她苍白的脸,焦急问道,“您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叫医生过来?”

木晚晚低着头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抬起头来,脸上笑容已经恢复平常:“没事,我只是……最近工作有点累,胃有点不舒服。跟妈说一声,如修今晚没时间回来了,我先回房。”

她的脚步有点虚软,扶着墙壁慢慢走了。

林伯看着她的背影,沉沉叹了口气。

从小看着她长大,看她现在这样,说不心疼也是假的……

但是,他又能说什么呢?那是他主子的事情。

木安安挂了电话,看着通话记录上,被晏如修标注为“木安安”的名字。她轻轻抿了抿唇,手指按下删除键,直接删除了通话记录。

“刚才谁打电话来?”

晏如修从浴室出来,看到面前的女人把道。

他只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头湿漉漉的淌着水,那张完美精致的脸,在灯光下优雅高贵如同神祗。

木安安看着他,眼底带着显而易见的爱慕和骄傲,这个完美无缺的男人,是她的……

就算有那么一段时间,他离开了她,但是,只要她回来,一个电话,就能让他奋不顾身的回到她身边。

“有个叫外卖的,可能打错电话了。”

她只穿着一件白衬衫,露出两条修长的腿,黑色长安静的垂在肩后,整个人的气质又慵懒,又妩媚,还带着与生俱来的纯洁和优雅。

“我泡了咖啡,要不要喝?”

端着咖啡壶给男人倒了一杯,赤着脚她走过去,从后面环住男人精瘦的腰杆,凑过头笑着问道。

晏如修淡淡看了她一眼,那双向来清冷的眼底,浮现出淡淡的温柔,他接过咖啡杯,喝了一口,眉头微微一皱。

“怎么了?”

看他表情有点不对,她走到他前面看他,“不好喝?”

“没什么。”男人把咖啡杯放下,“只是味道有点跟以前不一样。”

一年未见,连泡出来的咖啡的味道都变了……

“……”木安安脸色一瞬间变得有点僵了。

以前的……味道?

以前,咖啡都是木晚晚泡好叫她拿过去的……

“是吗?可能这咖啡放的太久,味道变了。”她僵笑着道,看晏如修开始换衣服,一愣,“如修,今晚不住在这里吗?”

“嗯。”

“为什么?我才刚回来,我们也才刚刚见面,你难道就不想多看看我?”

“我妈会担心。”

这句话从晏如修嘴里说出来,多少有点不可思议的味道。

或许别人说,可能是借口,但是木安安知道,晏如修从不说谎。

“嗯……”她有些委屈的咬住唇,她知道自己什么表情最让人觉得怜惜,“那以后,你要多陪陪我,知道吗?我好累,工作好辛苦,如修,你养我好不好?”

晏如修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颊,垂眸轻声道:“好。”

这样一个清冷的男人,用这样温柔宠溺的声音,说出这种话,木安安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不管经历过多少男人,只有晏如修,才是最让她感到安心的。

所以,不管是谁,她都不会把他让给她!

“如修,你……什么时候跟她离婚?”犹豫再三,她终于咬着唇问出。

晏如修的眸色一暗,放在她脸上的手拿了下来,“怎么了?”

“我知道你不喜欢她……但是,看到她在你身边,我还是会嫉妒啊。”她声音带着委屈。

晏如修已经穿好了衣服,他垂眸看着她泫然欲泣的脸,声音清冷而淡漠:“一年前,我让你跟我结婚,你却去美国了。现在,你叫我离婚?”

木安安没想到他会说这件事,吓了一跳,小心翼翼道:“如修,你还在怪我吗?你知道的,如果我放弃那个机会,我……”她抱住晏如修,小声问道,“不管我做什么事情,你都会原谅我的,对不对?如修?”

他看着抱住自己的女人,眸色并无动容:“我走了。”

木安安有些愕然的看着晏如修的背影,她无法置信,晏如修,竟然真的扔她一个人在这里?

一年时间,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吗?为什么他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她竟然,完全看不明白?

是已经移情别恋,还是因为……木晚晚?

不甘心的咬紧唇,木安安的脸色有点青。

晏如修,从来没有扔下她一个人过。

从来没有。

是什么,让他改变如此之大?

晏如修回到易府的时候,木晚晚已经睡着了。

但是他的开门声,还是让她醒了过来。

似乎是没想到他会回来,醒过来的木晚晚,表情有点傻傻的。

晏如修把外套放到衣架上,上了床。

木晚晚微微皱了皱眉头。

她在他身上闻到了neto。5香水的味道,很淡,却让她睡意全消。

那是木安安的味道。

她实在有点受不了了,穿着睡衣从床上起来,下了床,晏如修感受到了动静,睁开眼,看着她的背影,突然道:“去哪里?”

木晚晚转过身,房间很暗,只开着一盏壁灯,她的脸在阴影里,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她神色有点冷。

“睡不着。”她淡淡道。

“……”晏如修没再说话。

他一回来,她就睡不着了?

这算什么意思?

木晚晚看他没再问,转身开了门,直接走了出去。

走廊里空荡荡的,佣人们都睡了,她终于从那无孔不入的香气里逃离出来,靠在墙壁上缓缓呼出一口气。

她以为,嫁给他是幸福的开始,可是现在才明白,原来是噩梦的开端。

才一年,就已经受尽委屈。

把手放在心口上,她望着头顶淡淡的灯光,表情有点模糊……

晏如修,你到底要如何伤够我的心,才善罢甘休?

“大嫂?”

不远处,晏宁夏拿着一瓶酒站在转角处,看到她,似乎也是一愣。

木晚晚也是没想到这么晚还有人出现,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怎么在这里?”

晏宁夏慢慢走过来,那张邪气俊美的脸,在黑暗中缓缓露出原貌,他也没问木晚晚为什么会一个人站在门外,只是冲着她晃了晃酒瓶:“要喝一杯吗?”

木晚晚松了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好啊。”

如果他问她怎么会在这里,她还真不好回答。

木晚晚是一杯就倒型,两人坐在客厅,木晚晚小脸红彤彤的,喝醉了,不哭也不闹,只是傻笑。

晏宁夏坐在她旁边,看她摇头晃脑傻乎乎的模样,忍不住想笑:“你喝醉的样子好傻。”

木晚晚抱着酒瓶子,醉眼朦胧的看着他,傻呵呵的笑:“宁夏,你真好……”

她的声音软软的,像是在撒娇。

“……”晏宁夏没说话了,只是深深的看着她。

“……不像他,总是欺负我。”她看着他,眼睛湿漉漉的,说出这句话,明明没有眼泪,他却感觉她在哭。

她的脸歪在沙上,似乎醉倒了。

半晌,一直静默不动的男人缓缓伸出手,撩开她脸上的碎,凝视着她的脸。

“你这么好,怎么会有人舍得欺负你。”

“那个欺负你的人,迟早有一天,会后悔的。”

“晚晚。”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甜心小娇妻:高冷老公不好惹,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甜心小娇妻:高冷老公不好惹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