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唐颖江辞云小说全集免费阅读 如果没有你唐颖小说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8/1 10:42:32

唐颖江辞云小说叫做《如果没有你》又名《幸得相遇离婚时》,作者:苏贞又。提供唐颖江辞云小说全集免费阅读。腰上突然一紧,我整个人都贴在了他胸口。我如同被戳中要害似的在他怀里轻轻一颤。男人的瞳仁缩了缩,不等我说什么,他竟低头攫住我的唇,大手也顺势扣住了我的后脑。

精选章节:

我简直觉得莫名其妙:“什么意思?直说!”

陆励的声音很沉:“婚后我良心一直过不去,它是你应得的,你想用它做什么就做什么。”

呵,笔挺的西装和体面的副总身份依然掩饰不了他的恶劣。

我直勾勾地看着他,尽量平静地问:“你在里面装了多少钱?”

“一百六十万。”陆励的呼吸灌着酒气。

一百六十万?

我从来不知道他是个这么大方的人,说来也好笑,离婚的那天他连一毛钱都吝啬花在我身上,现在却拿出一百六十万让我爱干嘛干嘛。

我厌恶地闭上眼睛后又睁开:“这么一大笔钱来买你的心安?果然有副总的气派。可陆励,良心这种东西你有吗?”

不知道是不是被江辞云那家伙影响,原本该嘶声力竭大吼大叫才能充分表现出来的愤怒,每一个字竟都变得轻描淡写,像碗没温度没味道的白水,淡到了极限。

陆励紧紧捏着卡,手僵在原处没收回,也没有强硬地塞到我手里。

僵持了一小会我沿着扶手从很小的缝隙里挤过去和他擦身而过。

突然庆幸自己下降的体重至少是陆励赐的,不然那个一百四十多的胖子断然过不去。

陆励没有追上来,杵着那。

我走到门口掏钥匙,一个男声突然穿耳而过:“我们还能重新来过吗?”

我一听,握着钥匙的手往孔眼里拼命戳了好几次,却怎么也找不到正确的轨迹。

“你走了之后,我突然没了家的感觉。”陆励的声音越来越沉。

喔,是这样。

原来他会过来不是良心过不去,或许发现缺了甘心为他做牛做马放弃事业的我生活有多不方便,毕竟以小黎那个娇媚的样子怎么可能为谁去沾阳春水,搞不好来大姨妈时的裤子都得反过来要他洗,又偏偏,陆励是个传统的老派男人,多么奇妙的组合。

“回吧,别和僵尸似的挺着,我想想。”钥匙终于戳了进去,我快速关上门,连浮动在楼梯间的男士香水气都拒绝带进家里。

过了半个多小时陆励才离开,我站在房间的窗口,没开灯,亲眼看着他蜿进弄堂被漆黑的夜给完全淹没。

这个世界上,陆励不会真去心疼谁。自私,卑劣,欲望,诱惑,每次变数都会变成篡改本性的一把手术刀。如同他用一张卡无声的羞辱了我,逼着原本不想专注于报复的人跃跃欲试。

——

五一长假间,我爸顺利做完手术进入恢复期,公司又突然通知我升了文员组组长,工资涨了一千块,一切都似乎在好起来。唯独江辞云像是人间蒸发似的再没出现,为此没少听见爸妈的抱怨和质问。

长假后的第一天,我才进公司就听见几个同事在议论说突然换了老板。

组里的倪乐乐隔着几米就喊过来:“唐颖,我们这座小庙被家大公司收购了,特别突然,今天早上群里才公布的爆炸性大事件啊,奇怪的是新负责人上任的第一件事竟然是给你加薪,这里头到底有什么内幕啊?”

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看了过来,我脑子有点转不过圈。

组里唯一的男文员扭着老腰一脸的八卦样,兰花指矫情地翘起来:“就是,阿颖啊,该不会你和新老板有一腿?”

“我加薪是新老板的意思?不会吧。”

倪乐乐手里端着咖啡杯走过来:“还装呢?全公司都传遍了。快和我们说说呗。”

我不以为然地笑笑:“我要是真和新老板有一腿,加薪才加一千也太便宜了。”

我带着惊异转身,同时愤怒于看见那张脸的刹那。

陆励隔着几米站在办公室门口,距离不远,偏生就像隔着千山万水。

他这一嗓子吼得很漂亮,漂亮到让所有人大概都暗自认定了一段不堪的裙带关系。这里没人知道他是我前夫,实在是羞于启齿前夫是个副总而我却只是社会熔炉不起眼的蚂蚁。

后来,我被陆励的秘书叫到了办公室。

他坐着,我站着。

陆励的手指敲击着烟灰缸边缘。

我拉开他对面位置的椅子坐下,淡淡地问:“搞金融的怎么看上了我们这家小传媒公司?”

陆励的手指停止敲击:“我费了很大的功夫说服领导收购这家公司,原因你知道。”

“的确,我是知道,你想吃回头草。”

陆励倒没介意我酸不拉几的语气:“我在等你答复。”

“我的选择很多。”

他看上去有点不高兴:“比如上次在医院的江先生?”

我有点出乎意料的微怔了下眼,在KTV,在医院,两次他和江辞云照面我都没喊过江辞云的名字。而陆励居然这么客气的称呼‘江先生’

说实话我开始警觉,用一种狐疑的眼神暗暗审视面前这个男人。

“对,是他。”我小心试探着,不禁在想如果他知道我已经和别人结婚又会是什么反应。

陆励突然暴怒,脖子上的青筋也爆了起来,他揪住我的胳膊,就在那天揪过的地方狠狠的掐下去:“唐颖,我警告你离他远点。”

“你抓疼我了,先松手。”

他并没松。

我实在是被捏得太疼,随手抓起他面前茶杯泼了出去。

陆励狼狈极了,茶叶黏糊糊的沾在他脸上,水滴顺着他下巴往下淌,衬衫很快就沾上难看的水渍。

他焦躁的扯几张纸巾擦掉,竟没有抡臂扇我,卯足耐性说:“唐颖,你这次如果回头我的卡可以交给你管,每天按时回家。孩子的事我也很后悔,但我们可以再要,这些都不是问题。”

多么轻松的一句话。

他想要我滚我就得滚,想要我回来我就得回来,却从没想过作为男人给女人带来的应该是什么。

短暂的沉默横在我们之间,我忽然噗嗤一声笑出来:“这次我竟能得到这么好的待遇?那你先离婚,等你离婚了我再考虑要不要和你复合,怎么样?”

陆励盯着我:“我和小黎是办了婚礼没错,但一直没登记。唐颖,别和姓江的搅和在一起,他不是什么好角色。”

正在我惊诧于没登记这件事上时,办公室半敞的门‘笃笃’两声。

我一下回头,暗自掐了把大腿,传来真真切切的疼痛。

“我也从没说过自己是什么好人。”江辞云不动声色地靠在墙边,慵懒的站姿让他整个人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可当他抬头,英眉俊目间又毫无病态。

他大步流星的走来,我的手腕很快就被捉住,他的力道恰到好处,甚至是可以说是温柔的。

“陆励,永远不要欺压个柔弱的人,因为你不能预估她的后台有多硬。”比起握住我手腕的力道,江辞云对陆励说话的语气就不那么柔善了。

我的心突突跳了起来,扭头去看陆励的表情。陆励竟又惊又怕,和上次对峙江辞云的感觉完全不同。

“唐颖今天请假。”这句是江辞云对陆励说的。

我没动,只是单纯觉得他好看就多看几眼。也不知道江辞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我,不然怎么总在我需要拯救的时候出现?我甚至觉得花光了这辈子的好运气才遇见了他。

“她要,搬你家?”陆励的眉头打着死结,声音更是透出一丝丝从未有过的嫉妒。

江辞云没说话,唇边勾出的笑意过于意味深长,投给我一个眼神,意思分明在要我表态。

这似乎打乱了原来的计划,但心下只想着一点,不能让江辞云这会丢人。

于是……

我看向陆励缓慢地说:“我今天搬家。搬到……江辞云那。”

说出去的话有时就如泼出去的水。我拖着行李箱真就乖乖搬到了江辞云的住处。还是上次的海景房,不是什么大套,但足够六七个人同时生活。

门口停着辆崭新的轿跑,牌子我在杂志上看过,是陆欧,一辆市价五百多万的车。

江辞云似笑非笑,抢先一步说:“车是严靳的,你老公我特别穷。”

老公这个词令我一愣。

江辞云更像是个可以交心的朋友,偏生他又顶着我合法丈夫的头衔,感觉其实蛮奇怪的。但我还是轻松自然地笑了出来:“不失望,我要是真找到你这样的都不错了。对了,这礼拜都去哪了?我妈问了你几百遍,害我都不知道怎么蒙混过关。”

“还能去哪?”江辞云将嘴唇抿着一条线,随后低低地说:“被家人关禁闭,刚出来就找了你。”

他说的轻描淡写的,可我心里却是一荡。

进屋后,江辞云拿着渔具说要出去钓鱼,没两个小时回不来。我趁着这个空档决定洗个澡,洗到一半才发现忘记把要换洗的衣服拿进来。

想着江辞云不在家就一丝不挂地开了洗手间的门大摇大摆走出去。

可……

一双漆黑的眼睛却望了过来,男人眼神下移,十分坦然的欣赏我的胸。

江辞云正坐在床边,手里抱着笔记本电脑,房间的窗户敞着,刷刷的大雨声穿耳而过。

这也太雷了吧。

眼前的局面简直是一个大写的尴尬,可我好歹曾经也是个已婚妇女,早不是什么小女孩儿了,要是慌不择路地往回跑显得多那个什么。

憋着一张红脸,我定在原地强装镇定地问了句废话:“你怎么回来了?”

江辞云看向窗外的雷雨:“嗯,回来了。”

“我在洗澡。”我咽口唾沫。

他将目光重新移回我脸上,眼神似乎在笑:“看出来了。”

“那我继续洗。”说完,我立即转身,囧的真想找地洞钻。

低润缓慢的声音在身后扬起:“身材……还过得去。”

我抓狂地闭了下眼睛,加快脚步进了洗手间,砰的把门关上。

旧衣服在脱下的时候就已经扔进了装水的桶里,可我要换的衣服还没拿,究竟要怎么才能出去。

我眼睛一瞄,看见条浴巾。应该是江辞云的,可浴巾也太短了些,才勉强遮住我的屁股。

管不了那么多,我裹着浴巾出去。

江辞云还坐在那,眼神再度飞了过来。

他放下笔记本电脑几步就站在了面前。

腰上突然一紧,我整个人都贴在了他胸口。

我如同被戳中要害似的在他怀里轻轻一颤。男人的瞳仁缩了缩,不等我说什么,他竟低头攫住我的唇,大手也顺势扣住了我的后脑。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如果没有你,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如果没有你小说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