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孙菲菲刘亦东李晓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刘亦东李晓寒孙菲菲小说权欲道全集免费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8/1 10:37:06

孙菲菲刘亦东小说《权欲道》,提供刘亦东孙菲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刘亦东匆忙地站起来,走到李明宇的身边说,我给您写下来吧。然后又提高声音说,孩子小不懂事,我用我的前途跟组织保证,她绝对不会再给组织添麻烦了。李明宇笑了一下说,这可能是误会,我现在去查查。然后拿着电话出了房间。

推荐指数:★★★★★

>>在线全文阅读>>

精彩章节

楚湘云又端起了杯,然后对桌上所有的人说道,今天可能是我跟大家吃得最后一顿饭了,以后大家再到北京,也许就见不到我老楚了。这句话让桌上鸦雀无声,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楚湘云指了指自己的腹部说,肝癌,刚刚诊断的,已经向市里递交了病退,我真的是想再干几年啊,但是身体不允许。

桌上哗然一片,最震惊的还是刘亦东。这个病是真的还是假的?是早知道还是刚刚发现?这些刘亦东都无法确定,但是他可以确定的是,自己对于楚湘云没有威胁性了。当初拿到证据,对楚湘云最大的威胁也不过就是对于他位置的威胁,如果走法律程序,没有经济犯罪的话,最多只能算一个嫖娼而已。现在楚湘云病退了,位置没了,更何况得了癌症,如果现在有人对他动手,难免有种打落水狗的感觉。这种感觉对于其他官员来说是很不好的,会让人产生兔死狐悲的情绪,所以现在刘亦东手中的证据已经没有任何的效力,即便有他也不能再用了。

那么唐诗韵怎么办?

刘亦东感到了一阵眩晕,他没有想到楚湘云做的这么绝。他无法分析癌症是真是假,但是既然在这种场合说了,病退一定是真的了。楚湘云特意给刘亦东倒了一杯酒,然后说,老弟啊,如果不是有你,哥哥也没想到走这么一步。这句话说的就有点莫名其妙了,桌上的人都看着刘亦东,仿佛想要寻求答案。刘亦东又站了起来,说,楚主任您是我的良师益友,怎么这么说?楚湘云答道,我以前老想做一些奉献,后来看到了你,才发现自己老了,发现年轻人都这么优秀,我这才放轻松。一放松就感到身体不舒服了,再一检查,果然……所以说我还得感谢你啊,没有你,我下不了这个决心。

饭桌上的人纷纷起来给楚湘云敬酒,不过此时都不让楚湘云再喝酒了,而是倒了一杯热茶,每个人都过来说几句客套话,其实所有人心里都有另外一个算盘,一个正处级的位置空出来了,谁会到这里?最关键的是,能否是自己人?要知道如果有一个自己人在北京,对于将来的升迁有着无以伦比的好处,这个位置是非常重要的,是联系市里与中央的纽带,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提早知道这个消息是一个优势,可以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结交这个新的驻京办主任。于是就有人借着敬酒问道,您这一走,哪里有人能代替得了您啊,毕竟你在北京德高望重。这个后备人选是谁?能镇住么?楚湘云摇了摇头说,我也管不了了,也没有能力管了,一切听组织安排吧。

其他人有一些失望,不过刘亦东管不了这些了,他现在心乱如麻,脑海中只有一件事,唐诗韵怎么办。

离开的时候,刘亦东刻意走得很慢,慢慢的只剩下他与楚湘云了,刘亦东看了看楚湘云,却从口中说出了一句对不起。楚湘云愣住了,抬头看了看刘亦东,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这笑容带着三分无奈,他说,没有必要说对不起,官场就是战场,不是敌人就是朋友。现在我们对立了,我失败了,只不过是一个应得的下场而已。刘亦东口中泛苦,他说,我真的不想这样,但是我太迫切的想要救她了。楚湘云笑了笑说,其实你做的很好,就应该这样。或许你第一次心里会不安,但是你慢慢就会知道,你不这样对付别人,别人也会这样对付你。今天你能说一句对不起,我们以前的事情就都过去了,哥哥送你一句话,这里就是战场,团结一切你能团结的,攻陷一切你能攻陷的,但是有最后一点你要记住,永远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刘亦东不清楚这句话是不是意有所指,但是他知道这可能如同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一般,恐怕是楚湘云为官这么多年来最真诚的话了,他点了点头说,你放心,我会记得这些的。但是老弟今天也真的求你一件事,我这次不是威胁你,而是求你,你给我指引一条明路,让我能救唐诗韵。楚湘云叹口气,吸了根烟,足足沉默了十多分钟,他说,行啊,当我做的最后一件好事了。我对李明宇没有影响,但是山南市至少有两个人他是不敢惹的,你知道是谁。而且他在这件事情上急于撇开关系,这也是他最大的弱点。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考虑吧。

刘亦东此刻心乱如麻,也因为酒精的关系晕晕乎乎,他理解不了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深夜惊醒的时候他猛然醒悟了,他知道自己该如何将唐诗韵从牢狱之中解救出来了,虽然这件事情可能会影响他的官途,但是他已经没有办法了,就算拼了命他也想把唐诗韵从牢狱之中救出,就算拼了没有这个位置、没有这身官服,他也不希望唐诗韵再在那里面待上一天。

刘亦东很不喜欢自己逼退楚湘云的感觉,感到自己很卑鄙,跳开了恩怨来看,楚湘云不过是一个老者,他在这个位置上再干也干不了多久,能有一个安安分分的退休,将来说不上还能在人大享几天清福,要是赶上组织照顾,在退休年来一个闪电提拔,以正厅或者副厅的位置退下去,对于一个为了组织奉献一生的人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可是现在楚湘云没有了这个机会,他病退了,病退也就意味着失去了一切的“可能”,他沦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楚湘云变成了老楚,永远失去了成为楚老的机会。

虽然刘亦东是没有办法而为之,但是在他的心里真的是有一些愧疚,总觉得这种方法太过于阴暗。直到许久以后,刘亦东才明白此时自己的心境为何会如此,这是一种阴谋与阳谋的较量,对于每一个初入官场者,这都是一场考试。这场考试会决定这个为官者今后会更喜欢以阳谋做事,还是更喜欢以阴谋做事。很多人误以为,阳谋不过是粉饰过后的阴谋,是阴谋给自己起的美丽艺名。但是阴谋与阳谋是有本质区别的,阴谋会让事情变得简单,把不可控的事情通过自己可控的人最后变成可控的,但是手法就没有那么高端,就如同当时楚湘云给刘亦东下套让他们背负了一个军令状,或者让人跟踪偷拍刘亦东,这说明楚湘云在官场上是一个阴谋论者。但是阴谋也是有弱点的,毕竟很多事情放不到台面上说,阴谋到了最后很可能因为当事人的反抗变得毫无用途。阳谋就不一样了,它讲究的是一种对抗,是一种面对面的肉搏,所有资源都放在明面上,硬碰硬,动员一切能动员的,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分析对手的优势与劣势,在允许的范围内适当地让步甚至妥协,很多时候阳谋的目的并不是唯我独尊,而是双赢。

刘亦东虽然吃到了阴谋的甜头,这个甜头让他化解了自己的危机也逼退了楚湘云,但是他不喜欢这种感觉,这对他以后的生涯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这使得他变成了一个阳谋论者,更多的时候他喜欢那种短兵相接的感觉。而接下来刘亦东为唐诗韵所做的这一切,可以说是他的第一次阳谋,虽然很稚嫩,但是却给了另一个阳谋论者一个极其好的印象,这也直接影响了刘亦东以后的命运。

回到山南市,庆功宴就等在那里,孙开志带领市委班子都在,当然李明宇也在。酒席上等级森严,但是却很热闹,所有人都很高兴这次龙湖核电站的审批通过,虽然还有最后一个审核环节,但是三选一的希望要远远大于十选一,更何况还有刘亦东背后的那棵大树,而刘亦东成为了山南市最大的一匹黑马。因为他背后的清风老人,刘亦东得到了无以伦比的关注,他不光跟常委们一张桌子,而且还坐在主宾的位置,就在孙开志的下手。刘亦东成了桌子上的主角,可以说这个桌子上所有人官都比他大上许多,但是很多人都主动过来跟他喝一杯酒,刘亦东已经有些醉了,这个时候孙开志说话了:“今天我们就在这里来个现场办公,小刘同志啊,你很有功劳,你有什么需要跟组织提的要求,尽管提。我们这么多常委在这里,今天就讨论一下。”

这句话并不出乎刘亦东的意料之外,他也很清楚孙开志指的是什么,是刘亦东的级别问题。一个副处对于所有在市里混的公务员来说,是登天的起步,今天孙开志在这种场合这么说,带有很明显的倾向性,就是要解决刘亦东的级别问题。此时此刻只要刘亦东提出来了,说您看我这还是个正科,能不能请组织考虑一下。那么一定会全场通过的,毕竟刘亦东的功劳在这里,而且背后的人也在这里,更何况你要是不同意,那么你有什么更好的理由么?你仅仅因为一个有功劳有能力的同志提拔的时间短就要否定他天大的功劳么?就要公开不给孙开志面子么?当然干部任用有流程,但是只要在这个场合说过了,其他的都是形式而已。

刘亦东明白这一点,确切的说他对于今天的酒宴已经完全在脑海中模拟过了,这就是一个阳谋论者的优点,他或许不屑于去用卑劣手法控制某一个人,但是他需要考虑所有的可能性,利用天时与地利去控制所有的人。

现在刘亦东有了这么一个机会,一个让他一步登天的机会,他却说了另一番话,一番让所有人都惊讶的话。刘亦东端起一杯酒,对所有人说,感谢各位领导对我的照顾,亦东我今天没有什么要求,也不敢有什么要求,但是我还是要自罚三杯,表示一下对各位领导的愧疚,亦东给大家添麻烦了。说完喝了一杯酒,第二杯的时候孙开志按住了刘亦东的胳膊,问,怎么这么说?今天这么好的日子,怎么听你说话忧心忡忡的。

刘亦东就等着有人问呢,他本来以为自己会坐在下手,应该是某个常委问一下,但是现在是孙开志亲自在问,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超乎意料的好机会。刘亦东说,我有一个表妹,不懂事,小小年纪学人家上访,结果现在被抓起来了,很好,我很早就说过她。在这里我给各位领导道歉了,也希望李书记能给她一个教训,替我好好劳教她几年。

这气氛就很不一样了,所有在座的人都是身经百战,看人懂三分,听音知九分,这么一说谁不明白刘亦东是在为自己被劳教的“表妹”申冤啊。既然听出来了,就不能装糊涂了。孙开志看着李明宇问道,怎么回事儿?自己同志的妹妹,年龄小不懂事,教育一下就得了,怎么还要劳教?李明宇笑道,我不知道啊,我现在打电话查查。刘主任,你妹妹的名字叫?

刘亦东早就料到了李明宇的反应,因为他太急于撇开自己的关系了,所以一定不会承认自己认识唐诗韵,而且也不会公开反对,更不会在领导开口下一意孤行地关押唐诗韵,道理很简单,不能有任何关系,更不能让人起疑。这就是李明宇在这件事情上的最大弱点。

刘亦东匆忙地站起来,走到李明宇的身边说,我给您写下来吧。然后又提高声音说,孩子小不懂事,我用我的前途跟组织保证,她绝对不会再给组织添麻烦了。李明宇笑了一下说,这可能是误会,我现在去查查。然后拿着电话出了房间。

刘亦东坐了回去,给孙开志倒了一杯酒说,领导,您看我还是给组织添麻烦了。孙开志会心一笑,声音不大地说,值得么?刘亦东当然明白他指的是什么,在孙开志的印象里,唐诗韵的事情可能会有很多种解决方法,没有必要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提出,毕竟副处这个机会是人人都想要的。但是孙开志并不清楚其中的复杂关系,他只是按常理分析觉得这件事情刘亦东私下里应该有解决的能力,他却不知道如果刘亦东不在这里给李明宇一点压力,那么他真的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刘亦东也低声回答道,唉,这件事情弄得我没办法才敢在这里给组织添麻烦,让领导您见笑了。这时李明宇已经回来了,坐在椅子上对孙开志说,是误会,这几天就会放人。但是以后还是要注意点言行,毕竟对我们市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刘亦东急忙说,一定一定。然后又刻意地放低姿态,走到李明宇的身边敬酒赔不是,说给组织添麻烦了,一定好好教育之类的。

事情是分两面的,有得就有失,刘亦东因为唐诗韵的事情而暂时失去了提拔副处的机会,在别人来看是可惜,在他来看却是很值得的。刘亦东其实明白李明宇的心思,如果把自己换在李明宇的位置,是自己的女儿小美撞死了人,是自己的女儿出了这么多事情,自己一定也会不顾一切,来保护小美的安全。楚湘云那句话说得很对,对于李明宇来说唐诗韵什么都不是,而他的儿子的命却恐怕比什么都珍贵。

人也是要分两方面来看的,不能单纯地因为李明宇的所作所为就把他归在十恶不赦的范围内,他或许不是一个合格的警察,一个合格的官员,但是他至少是一个为了儿子可以不顾一切的父亲,至少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当然现在的刘亦东对李明宇的心里只有恨,他还不懂也不想从另一个角度看待这件事,从另一个角度看待李明宇。唐诗韵的事情上李明宇做得太绝了,基本上算是把人家灭门了,对于这样的一个人,刘亦东很难跳出来,从旁观者的角度客观地去看待这件事。

当然,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圣贤,每个人的客观看法里都参杂着自己的主观思想,都参考着自己的人生阅历与世界观。刘亦东如此看待李明宇,李明宇自然也会如此看待刘亦东,在李明宇的思想里,刘亦东就是那个想要“迫害”自己儿子的人,即便刘亦东再三保证绝对不会有意外发生,但是李明宇很不喜欢这种不可以控制的情况,他习惯于所有的证据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下,所有的事情都在自己的可控范围内。现在刘亦东在这种场合给他制造了一个难题,让他的计划出现了漏洞,也给他的儿子留下了一个后患。但是他无法更改今天的决定,他并不想让别人把这件事情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来,所以他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等待着下一个机会,连刘亦东一起收拾掉的机会。#_#24696016

宴会结束后,刘亦东回到了家里,李晓寒等在屋内,看到刘亦东回来二话不说就扑了上来,紧紧地搂着刘亦东说,亲爱的,我想死你了。刘亦东一阵厌烦,想要推开她,却看到从屋子里跑出来一个娇小的身躯,一面跑一面喊爸爸。刘亦东心头一热,女儿回来了,所有的不快都融化在女儿的呼唤中。刘亦东一把抱起了女儿小美,问道,想爸爸了么?你怎么回来了?姥姥呢?一旁李晓寒答道,妈跟小雪去买菜了,打算在家里再给你举办一个庆功宴。刘亦东看着女儿兴奋的小脸,忽然想忘记在李晓寒身上发生的所有不快,给女儿一个幸福美满的家。

为了女儿,自己不可以做一些牺牲么?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权欲道,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权欲道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