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慕桑奂宫杞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慕桑奂宫杞墨小说妖夫当道娘子乖乖入怀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7/27 14:25:23

慕桑奂宫杞墨小说叫做《妖夫当道:娘子乖乖入怀》,这里提供慕桑奂宫杞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宫杞墨终于不满足于此了,他手下的力道一用劲,慕桑奂终于忍不住痛呼一声,他马上趁虚而入,顺利的侵入禁区,疯狂的攻城略地。灼热的气息喷洒,深夜的空气都滚烫了起来。两人鼻息相交,炽热又暧昧,初初接触这种事情,宫杞墨淡色的眸划过一丝情欲,盯着她的眼眸含着火。

推荐指数:★★★★★

>>在线全文阅读>>

精彩章节:

一舞毕,台下传来一片激烈的鼓掌声。

慕桑奂奇怪的偏头,看了一眼二楼,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她摇了摇头,转身下了台。

“哎哈哈,真是辛苦我们清怜姑娘了。”做男装打扮的赵紫苑笑嘻嘻的迎了上来。

态度十分的殷勤。

从台上走下来,慕桑奂瞪了她一眼,扯下面纱,“下次你再这么晚来扰我,我就在院子里养一条狗,专门咬你。”

赵紫苑这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家爹爹跟狗这两种生物。

“哎,别啊,我也是没办法,谁让清怜突然身体不舒服,我这也是为了我们这里的名声啊,不能失信于客人,只好让你来顶一下了。”

赵紫苑委屈的看着她,“有钱是老大嘛。”

慕桑奂瞥了她一眼,蓦地一笑“这个月的分成,我要七成。”

“你好狠!”

“不行?”

“……行吧。”赵紫苑忍痛道,捂心口。

果然还是被狠宰了,委屈,心痛,难受。

慕桑奂冷哼一声,将轻纱甩给她,“我要回去睡觉了。”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老鸨好好看着场子吧。”慕桑奂朝她挥了挥手。

赵紫苑:“……”

好想反驳哦,可是她好像就是老鸨的位置……

虽然她的姑娘们不卖身……

不理会赵紫苑的纠结,慕桑奂直接从暮华苑的后门离开。

她掩嘴打了个哈欠,睡到一半被赵紫苑拖起来,还跳了一场舞,白天又折腾去宫内,她又困又累,只想赶紧回去睡觉。

后门是在一个小巷中,一片漆黑,她出了门刚走几步,就感觉有一种被盯上了的感觉。

“谁?”她转身往巷子深处看,一片漆黑。

耳边感到一阵凛风拂过,一道黑影闪过,她一下子就察觉到了,来人的武功比她高,而且还是高出许多。

她反应迅速的急撤跃上屋顶,准备遁逃,劲风袭来,她连忙抬手一挡。

眼角瞄到一道亮光,紧接着身体蓦地一麻,她一惊,暗器?不对!没感觉疼痛怎么就全身麻了?

下一秒,她一只手就一股大力擒住,紧接着就被强压到一个屋檐上面,后背用力的撞在屋顶的瓦砖上,她忍不住嘶了一声,这下后背要青了。

一道身影覆了上来。

全身发麻动弹不得,她借着月光,映入眸中的,便是一双淡色清冷的眸,此刻眸中失了清冷,覆上一层怒。

“洛……王爷?”她惊讶的瞪着他。

宫杞墨抿唇,低头盯着她,月光下将她身上的红衣照的越发艳红,她脸上画了点胭脂,点了朱唇,此刻显得越发的诱人了。

就这么诱人的样子,她刚刚在一群男人面前展露了自己的美丽,想到这里,他神色顿沉,指尖抹上她的红唇,“清怜姑娘?”

慕桑奂顿时惊,他都看到了?

“本王现在,心情很不好。”他冷着声音,按在她耳边的手蓦地用力。

‘咔擦’破碎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就听他凉凉的,“本王倒不知道,慕桑奂你还有叫清怜,舞还跳得那么好。”

“洛王爷,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她说着,拿手推他,“放手。”

“不。”宫杞墨紧紧的抓住她,“放你去给别的男人看?”

他目光冷冽,“休想!”

什么意思?慕桑奂不太乐意的瞪着他,她就算做什么事,也跟他无关吧?

“王爷是不是管得太多了?”

她睡眠不足,现在还莫名其妙被压在屋顶上,后背磕着瓦砖,语气也开始不好起来。

“我做什么,如何做,就算是去卖,也跟王爷没有半分干系吧?所以能请您放……唔”

慕桑奂顿时瞪大了眼睛,这个男人,莫不是个疯子吧!

宫杞墨将她压在身下,顺势攫住她的唇。

他狠狠的咬住她的唇瓣,将她气人的话全部堵回去。

他现在烦躁极了,气她居然说出这么随便的话,更气自己这般轻易的就被她惹怒。

这个女人大半夜出门来,居然是来这种场所跳舞,还跳得那么美,让那么多男人观赏到了她的美丽。

实在可恶。

慕桑奂动弹不得,她身上还是麻的,宫杞墨只是毫无技巧的啃咬她的唇瓣,她只能闭紧牙关,怒瞪着他。

宫杞墨终于不满足于此了,他手下的力道一用劲,慕桑奂终于忍不住痛呼一声,他马上趁虚而入,顺利的侵入禁区,疯狂的攻城略地。

灼热的气息喷洒,深夜的空气都滚烫了起来。

两人鼻息相交,炽热又暧昧,初初接触这种事情,宫杞墨淡色的眸划过一丝情欲,盯着她的眼眸含着火。

他指尖绕上她的衣服上,将她身上的衣带扯开。

慕桑奂只能被动的接收他,她也是恼极了,可是身体动弹不了,她在这方面并没有什么经验,被他缠着吻住,不懂呼吸,差点把自己憋断气,抹了胭脂的脸上更加的铺满红霞。

感觉到手指渐渐的恢复了只觉,她眼中划过一抹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在宫杞墨唇瓣上狠狠的咬了回去,一下子就从口中尝到了血腥的锈味。

同时抬手拔下发上的金簪,朝他胸口刺了过去。

攻击的力道夹扎着内力,宫杞墨微微挑眉,还是松了手,自己往后疾退,闪过她手中的簪子。

得到解放,慕桑奂赶紧站起来,脚下一软,她差点又跪了下去,妈的,被亲到腿软真是丢人。

宫杞墨站在她不远处,抬手抹去唇上被她咬破的殷红。

“你是疯了吧!”她恼火的抹了抹嘴角。

莫名其妙就被按住亲,换做谁都得发火,她刚刚那一下是真的下了死手。

下一刻,另一道倩影急追而来,是可依,她手中握着长剑,朝宫杞墨攻过去。

随即另一道暗影从暗处闪出来,拦住了可依的剑势。

刀剑相撞,两人实力相当,她暗暗心惊,撤了身形疾退到慕桑奂身前,警惕的盯着对方。

“你方才,是想杀本王?”他淡眸盯着她,唇瓣上还染着殷红,显得他整张脸特别的妖冶。

“是呢,可惜能力低微,失败了。”她凉凉的看着他。

刚才确实是恼极了,现在却冷静了许多,若是她真的杀了宫杞墨,那么就会面临整个西洛的围剿了。

宫杞墨眸色沉了沉,“你生气了?为什么生气?”

慕桑奂闻言,蓦地笑了,“王爷您真的是说笑了。”

她声音渐冷,“要不我也给王爷找个男人强吻您一下,看看您心情会不会好。”

“……”

“你们走罢。”他语调波澜不惊,平静的诉说,“下次,再让本王看到你这般,本王还是会惩罚你。”

“……莫名其妙!”

她气恼的瞪了他一眼,带着可依转身就走。

宫杞墨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抿了抿薄唇,“青卫,两个人都拦不住,回去自己去领罚。”

“是。”

“欸,王爷,您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洛王府的管家越幸,发福的脸把眼睛挤成眯眯眼,看起来格外福气。

此刻看到自家王爷披着黑夜回来,便忙迎了上去。

他冷冽的送了一眼过去后,越幸讪讪的后退了几步,暗自猜想又是谁惹了王爷不高兴了。

宫杞墨越过他,径直往府中走。

旁的人见了他,纷纷退避。

“越幸。”

“小的在,王爷有何吩咐。”越幸忙快步跟上。

宫杞墨停下脚步,看向他,“去查一下慕桑奂,她的所有事情本王都要知道。”

“是,王爷。”

“记住,不要让她察觉到你们的踪影。”

宫杞墨说完,抬脚便走。

越幸叹了口气,忙走到后院,拿出一只精巧的骨笛,轻轻地吹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几道声影不知从何处掠来,快速的跃入院中。

“王爷吩咐,去查一个叫慕桑奂的人,所有的事情。”越幸看着他们道。

“是谁?”

“不知道。”

“那知道是哪家的人?”

“不知道。”

暗卫,“……”

越幸,“就是都不知道才让你们去查啊!”他绝不会承认是自己不敢问王爷话!

……

另一边,慕桑奂从后门的外墙翻越进去丞相府,回了房间。

可依默默地跟在她身后,她将身上的红色舞衣脱下扔在地上,脸色还是绷着的,深刻的觉得自己最近出门不利。

“二阁主,都是属下的疏忽。”可依一进屋,便往地上一跪。

“不关你的事。”慕桑奂将身上的衣服退下,只着里衣,“就算你在,也不是他的对手。”

“……”

慕桑奂拆下发上的金簪,“你去跟阁楼的人说一声,最近不要来我这里走动,你也是,若是有什么异动,都不要去回查,知道不。”

“是。”

“下去吧,我刚看到你虎口裂开了,去擦点药。”

“是,让阁主费心了。”可依低头应道,这才起身退下。

慕桑奂轻叹,转头看着镜子里面的女人,红唇微肿,还染着残余的血迹,一副被欺负过的样子,她又恼起,那个洛王爷,到底是闹个什么毛病。

拿了湿布擦了脸,擦了唇,她还是觉得不舒服,那种触感,仿佛被印在脑子了一般……

‘咯吱’

窗台传来细微的声音,她精神格外紧绷,偏头看过去的瞬间,手中的金簪也随之扔了过去。

直到一道白色的毛绒身影现身,她顿惊,随手抓起梳妆台上的木梳,使了劲力扔了过去。

‘叮’金簪跟木梳相撞,摔落地上。

她松了口气,起身走去将窗台挣扎的毛团抓住,抱起来,“胖墩,小家伙怎么乱跑道这里来的?”

皇上都不管御宠的吗?怎么老是让它到处乱跑?这么小只。

她将小兽抱在怀里,趁机蹂躏它毛茸茸的脑袋,“坏家伙,就因为你我才会遇到那个混蛋。”

想到某人,她就来气,不管不顾将人按住就强吻,仗着颜好就随便乱来了!

“嗷呜”小兽不满的朝她低吼。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妖夫当道:娘子乖乖入怀,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