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冷司夜慕解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冷司夜慕解忧小说枕上欢总裁的贴身爱人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7/20 14:37:41

冷司夜慕解忧小说叫做《枕上欢:总裁的贴身爱人》,这里提供冷司夜慕解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冷司夜在外面听到了,本想转身走开。说真的,从林解心的语气里,他能感受到她对自己的感情。如果利用林解心,也许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只是,这不是他的作风,他也一直不愿意这么做。

推荐指数:★★★★★

>>在线全文阅读>>

精彩章节:

你喜欢我吗?

这一句才是她真正想问的,但是还没有问出口,她整个人再一次陷入黑暗之中。

“少爷,这怎么办啊?”莲妈不确定的问。

“让老李把车开过来,送她去医院!”

尽管冷司夜真的不想管这个麻烦的女人,却也不能不管。司机老李把车子开了过来,他将她抱上了车,送她去医院。并且,在去医院的路上的时候,他打电话通知了林远航。

林远航和慕挽心立刻赶来了。

此时此刻,挽心也顾不得解忧的事了。

“心心怎么样了?”林远航迎上来就问。

“淋了雨,发了烧,正在打点滴,还昏迷不醒。”冷司夜平静的说。

“你居然让她淋雨?你为什么让她淋雨?她好歹也是一个女孩子,就算你不喜欢她,也至少让着她点吧?”慕挽心忍不住也说了他两句。

他没有为自己辩解,随便他们怎么去说吧,把林解心送到医院来,也不过是不想在自己家里闹出人命来而已。

林远航和慕挽心立刻进了病房,正巧,林解心也在这个时候醒来,看到了他们两个人,却没有看到自己最想见的人,她顿时忘记了自己这是在病房里,忘记了自己的手臂上还打着点滴,慌忙的起身,问:“司夜呢?他去了哪里?他走了吗?”

“心心,你不要激动,你身体还很虚弱……”

“我要见他,我现在就要见他,你们不要管我。”林解心打断了挽心的劝导。

林远航看到她这个样子就来气,“你看看你都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子了?都进了医院了,他要是真的关心你,会让你进到医院来吗?”

“这是我自己闹的,是我的问题,不关他的事,你们别怪他!”她着急的为他辩解。

冷司夜在外面听到了,本想转身走开。说真的,从林解心的语气里,他能感受到她对自己的感情。如果利用林解心,也许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只是,这不是他的作风,他也一直不愿意这么做。

现在,他开始犹豫了,因为林远航,比想象之中更难对付。

林远航听到女儿这句话,更生气了:“林解心,你不要再给我闹了,打完这瓶点滴,我们就回家,别再给我提什么你的爱情你做主。在我们这种家庭里,你的婚姻不能由你做主,你必须听我们的。”

“远航!”慕挽心扯扯他的袖子,“孩子还很虚弱,别在这个时候说这话。”

“够了,你们不要再说了!”林解心打断了他们,反正已经这样了,她也豁出去了,“不管你们怎么说,你们都不能控制我的感情,我的婚姻。”说着,她转向了林远航,气愤的盯着他,“爸,你和***婚姻就是一个悲剧,我不会再重复你们的悲剧,我要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如果你们不同意,我宁可去死。”

“心心,你不要乱来!”慕挽心真担心她真的会这么做。

“我不会乱来,但是我说的是真的。”林解心一把拔下了自己手背上的吊针,以尖锐的一头对着自己,“如果你们不同意我和他在一起,我就真的死在你们面前。”

她不是在威胁他们,对于她林解心来说,如果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那简直生不如死。而且,爸爸是说什么也不会同意她喜欢司夜的,反正今天已经把自己弄到医院里来了,她干脆把话跟大家说清楚。

慕挽心觉得,自己十分能理解她的心情,解心真的会这么做。但是自己的身份很尴尬,再加上解忧的问题,她此时也不敢说话,怕会弄巧成拙。

林远航虽然也生气,但毕竟自己的身边只有这一个女儿,也不想弄个悲剧出来。

然后,就在这时,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走进病房里来了。

是冷司夜!

他盯着林解心手里的吊针,一字一句冷静清晰的说:“死能解决什么问题吗?如果你因为一点小问题就要死要活的,那我一定不会喜欢你!”

“冷司夜,你就不会说句好听点的话安慰安慰她吗?她毕竟是……”

慕挽心听不下去这样绝情的话,担心林解心会乱来,然而,她话没有说完,就听到啪嗒一声——

是林解心手里的那根针,掉在了地上。

看来冷司夜说一句话,比他们做长辈的说十句话都顶用。他们悬着的一颗心也总算放下了,她便拉了拉林远航的衣袖,小声的说:“远航,孩子已经这样了,我们别再逼她了,我们先出去吧!”

林远航也没办法,只好跟她出去了。

林解心的事让他心烦,他也不想再说什么,想到他们之间未完的话题,他又问:“对了,你今天下午想跟我说什么?”

“没什么,以后再说吧!”

发生了这样的事,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再给他平添烦恼。却忘记了,自己的那个女儿,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敏感的许多……

解忧知道慕挽心临走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虽然她早已习惯了没有妈***生活,却还是忍不住抱有期待。

所以接下来的一连三天,她都在等待着,心里也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说,或许妈妈这次是认真的,或许这次为了挽回自己的女儿,她真的会……

可是,会怎样呢?

如果她真的有心,真的舍不得这个女儿,当初就不会忍心丢下她,去了林远航的身边。

三天,整整三天都过去了,慕挽心始终没有出现。

如果这个决定让她这么为难,不如自己自己来替她做决定吧!

环视一眼这个小小的房子,在这里也住了两年了,是该走了!

至于走去哪里?

不管去哪里都好,只要慕挽心找不到她……

她正想着,忽然,听到一阵敲门声。

打开门一看,是房东。

房东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身材有些臃肿,但是看起来慈眉善目。

“阿姨,有事吗?”解忧问。

“是有点事——”

“那您进来说吧!”

解忧把她请进了屋,招呼她坐下,又给她倒了一杯茶来。

“小忧,你先别忙了,先坐下来,阿姨跟你说一点事。”

“好的,您说。”解忧在她身边的沙发上坐下来。

“是这样的,你已经拖欠了半个月的房租了,阿姨问你,这房子你还租吗?”

“是吗?我把这事给忘了!”解忧经她提醒,才想起来房租这事,“阿姨您等一下,我这就给您拿钱去啊!不过我准备就租到这个月就不租了,我先把这半个月的给您啊!”

解忧说着就要去拿钱。

“不忙,小忧,你先坐下。”

“怎么了?”解忧有些不解。

“你刚刚说,这个月就不租了?”

“恩,我最近几天就会找房子搬出去。”说完,解忧又问:“怎么了阿姨?您想跟我说什么事?”

“是这样的,本来嘛,我知道你不会拖欠我房租的,晚上一两个月都不是什么问题。不过最近咱的房子紧张,租房的人也多一些,因为你从来不会延迟房租的,我想着你是不是不想租了,就来问问你。既然你准备这几天就搬出去,那你今晚就把房子腾出来好不好?我这边确实还有好几个人来问房子,如果你一时找不到房子住,可以暂时跟我住在一起,房租就不收你的了。自从你来到这里,也常常帮助咱社区的一些老人,阿姨能把房子租给你也很高兴。希望你也能理解一下我这个老人,至于这半个月的房租,阿姨就不跟收了!”

房东一口气把话说完。

解忧沉吟了片刻,点点头,“好,我今天就搬出去。”

“不不,小忧,你别误会,阿姨不是那种唯利是图的人,也不是非得要赶你走,你暂时找不到住处可以先跟我住在一起,反正我也没了老伴,儿子女儿都在外地,也就我一个老婆子住,你可以先搬到我那里去住。”

“没事的阿姨,我没有怪您的意思,您放心吧,我有地方住。”解忧笑笑,去房间里拿了钱包。来,“不过不能让您吃亏,这半个月的房租我还是要给您的。”

“不,阿姨说了不收,就是不收。”房东很坚持。

“您赚钱也不容易,我怎么能占您的便宜呢?”

她坚持,解忧比她更坚持。

最终,房东还是收下了那笔钱。

而今天下午,解忧也不用去冷家给思嘉补习功课,学校里也没课,无所事事的她,便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别看在这里住了两年了,她的东西并不多,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收拾好了,又把房间给打扫了一下。住了两年多的地方就这么离开,她其实没有过多的想法。自从慕挽心离开她和林远航在一起之后,她一直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只要慕挽心找到她的住所,她就会搬家。

这次搬到这种‘贫民窟’来,才躲了慕挽心两年之久。

离开这里,她又能去哪里呢?

给房东打了电话,让人家过来收房。

之后,她就走出了这个住了两年的社区。

此时天已经黑了,下了一下午的雨,也已经停了。她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在大街上。跟房东说自己有地方住,不过是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在这所城市里,虽然有父有母,却感觉不到他们是自己的亲人。除此之外,也只剩下从容这么一个好姐妹。

要给从容打电话吗?

她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打。

直到走的累了,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凉凉的夜风吹在她的脸上,她忽然有一种凄凉的,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感觉。

面前偶尔走过一些人,都会向她投来很奇怪的一眼,还有那一辆辆疾驶而过的车辆,她没有多加注意,一味的沉浸在自己孤独的世界里。

所以,她也没有注意到,一辆黑色的名牌跑车从自己面前驶过,后来又折返回来……

冷司夜从医院里出来已经是深夜了,路上几乎没什么行人了,只有偶尔经过一些车辆。却没想到,在一旁的人行道上,竟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月光为她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影子,她孤独的坐在那里,夜风吹起了她的长发,有些凌乱,还有些让人难以理解的寂寞。

他想都没想就调转了车头,回到她的方向。

他没有看错,果然是她——慕解忧。

她没有发现他。

他下了车,走到她面前去,轻轻拍她的脑袋,“怎么了?”

他的语气轻柔的不可思议。

解忧扬起一双清亮如水般的眼眸,静静的凝望他:“你怎么在这里?”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

“我——”

“嗯?”

他等待着她的回答,她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还是干脆不说了。

他看了一眼她身旁的行李箱,心里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也没有多问什么,而是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为自己点上一支烟。

她静静地凝望他好一会儿,也许他一身的品牌西服坐在这路边显得格格不入,但是他就这样坐在她的身边,用无言的沉默陪伴着她的孤独,陪伴着她的寂寞,她忽然觉得心安了,忽然觉得,这一刻的的他,帅的不可思议。

最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开口了,声音略微沙哑:“能不能也给我一支烟?”

他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深深的凝望她,此刻的她就像是一个迷失的孩子,找不到自己的父母,找不到自己的家,迷失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一面的她,熄灭了手中的烟,望着她的眼眸里多了一种温柔。

好像从很久很久之前,这种温柔都与他绝缘了,却在这一刻,再一次在她的身上体现了。

他轻揉了她的发,微笑着开口:“傻丫头,抽烟做什么?它又不能解决你的烦恼和痛苦,如果你愿意,告诉我吧,我或许比烟有用一些!”

她不知道是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受到了心情的影响,竟错误的感觉到,他的语气中藏匿着一种宠溺的味道。

还有他的那一双眼睛,在今晚变得特别特别的明亮,特别特别的让人感觉到安心……好像,好像一不小心,她就会栽进那一双深邃的眼眸里去。

为什么在这个晚上,在这个孤独的世界里,让她遇到了他?

她没有答案。

他也不催促她,耐心的等待着。

又是好长好长的时间过去,她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冷司夜,我无家可归了!”

事实上,她从出生起,就注定要是一个孤独漂泊的孩子了。

冷司夜知道,此刻的她不需要任何的安慰,不需要任何的道理来开解她,她最需要的,大概就是发泄和陪伴了。

所以他选择做一个陪伴者,做一个倾听者。

“今晚,是我做过的第一件最不靠谱的事,退了那套房子,拉着行李箱出来,走出来了才发现,其实自己根本没有地方可以去……”

说着,她自嘲的笑了笑。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他问。

她摇摇头,“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吧!”

也许在她的世界里,自己的事永远不是什么大事。

冷司夜是刚从林解心那边出来,知道那边的情况,再加上三天前发生的事,所以他想,大概是慕挽心给了解忧什么承诺,却没有做到吧!

所以解忧为了躲避慕挽心,只好从那套房子里搬出来。

也许中间还有什么曲曲折折,他不知道而已。

“冷司夜,我不想再让他们找到我!”她忽然又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其实,慕挽心她……”

“不要提她的名字,最起码今晚,不要再提。”她平静的打断了他的话。

她连林远航的钱都不屑花,否则今晚,光凭她银行卡里的钱,足够她去住一间豪华的总统套房了。

冷司夜点点头,不再提慕挽心的名字,也不再说林家的什么事,只说:“你应该去找思嘉,在那里没有人会打扰你,你可以拒绝一切你不想见到的人。”

她只是摇头。

“不然这样吧,我帮你找个地方住,保证不会被他们找到,可以吗?”他又问。

“是吗?”她有些迷茫,“不要太华丽的房子啊,我付不起房租。”

“你呀!”

他对她有些无奈,站起了身,并且也将她拉了起来,“跟我走吧,保证让你满意!”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信任他,今晚就连从容也不想通知,竟然会这么这么的相信他,跟着他坐上了他的车,甚至都没有问他要去哪里。

妈妈离开她,早已不是一年两年了,她记得很清楚,再有五个月,就整整六年了。但是今晚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情格外的消沉,趴在车窗上面,任由凉凉的夜风倾袭着她,一句话也不想说。

冷司夜时不时的会看看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她,似乎很消沉,很无力,让人感觉到浓浓的心酸。忍不住,便伸出手去把她揽进了车里,“解忧,别这样,晚上风很大,你回去会头疼的。”

“……”

她没说话。

他想,此时此刻的她大概并不想回家,只好放慢了行驶速度,在一条又一条的街道上穿梭着。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说话了:“冷司夜,我想去海边!我想看日出!”

“……好!”

他没有拒绝她,虽然这市中心没有海,海还在城市的另一端;而且接连几天都是阴雨连绵,明天不一定会有太阳。但是,他不忍心拒绝她。

差不多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他们才终于到了海边。

他们并肩坐在距离海水很近的地方,听着海浪的声音,她慢慢的垂下脑袋去,把脸贴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他轻轻的抚摸她的头发,她的发质很柔软,有一种丝滑的手感,让他有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他一面抚摸着,一面轻声喊她的名字:“解忧!”

“对不起,冷司夜,我不想说,好吗?”

“好!”他的语气很温柔,“你不想说,没有人会逼你!”

“我只需要一个晚上的时间,让我彻底的沉淀过去。我保证,我不会一直这样下去,我只需要一个晚上的时间,一个晚上,就足够了……”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轻,直到最后,什么都听不到了。

他伸出手去,将她的头揽进了他的胸膛。

平常那么冰冷的一个人,此刻,他的胸膛是温热的,她能够清楚的听到他的心跳声,那么沉稳,那么有力,又那么规律。她安心了,真好,在这个极度消沉的晚上,她并不孤单。

他一动不动的,一直抱着她。

这个晚上的时间过得似乎很慢,又似乎很快,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当一丝曙光出现在海天相接的地方,冷司夜轻轻的摇晃她,“解忧,解忧,醒醒,太阳出来了!”

红彤彤的光线缓缓缓缓的出现,墨蓝色的天,墨蓝色的海也在缓缓的发生变化,每一分钟的变化都是那么妙不可言。

解忧睁着朦胧的双眼,望着眼前的美景,她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接连三天都是阴雨连绵,今天早上你想看日出,现在太阳真的出来了,你不想对它说点什么吗?”冷司夜温和的问,完全没了之前对待林解心时的冷然。

她忽然觉得很心酸,一整个晚上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的她,这一刻感觉到眼眶里有一股热热的东西在涌动。最后,她站起了身,站到一颗石头上面,面对着大海,面对着日出,她大声的喊了一声:“外公——舅舅——”

海浪的声音不断的席卷而来,像是亲人的回应一般。

眼泪在这一瞬间忽然汹涌而出,她的声音哽咽了,嘶哑了,但她还是大声的喊着:“外公!舅舅!请你们放心,我会活的很好,我会好好的活下去!你们好好的走,不要再牵挂我!我一定会好好的活着,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一定会——”

太阳出来了,笑容也回到了她的脸上。她转过身去,向冷司夜的方向看去,他还坐在原地,带笑的的眼眸凝望着她。

她哽咽的开口:“冷司夜,也谢谢你!”

谢谢他不问缘由的,这样陪伴了她一个晚上。

他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凝望她,此刻她的眼中还泪,脸上却带着笑容,倾城的日光在她身后展现,她被融进了一个美丽的境界里去了。他忽然觉得,她整个人焕发着一种特殊的美丽,好像发光的不是她身后的日光,而是她一样!

她从石头上跳下去,又来到他身边,再一次道谢:“冷司夜,谢谢你!”

他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凝望,再然后,她就被他拥进怀里去了。

除了外公和舅舅以外,这是唯一一个男人的胸膛,让她觉得温暖,觉得安心。

“解忧,你不必谢我,你也永远不会无家可归,任何情况下,你都可以给我打电话,你不是孤单的一个人,好吗?”

他的语气温柔而诚恳,他的声音沉稳而有力,这两者的搭配仿佛带着某种魔力,她觉得自己掉进一个深渊里去了,傻傻的点头:“谢谢你!”

“傻丫头!”他笑了笑,轻轻拍她的脑袋,“饿了吗?”

“有点!”

“那就跟我走!”

“去哪里?”

“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东西,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啊?”

“不许再跟我AA制!”

那种事情,他做一次就够了。

她唇边慢慢的浮上了一朵笑容。

就如她所说,给她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够了,太阳出来的这一刻,悲伤已经渐渐地离她远去了。她还是要回到她生活的轨道上去,她还是那一个看着别人笑、她就会感觉到快乐的慕解忧!

“看看你想吃点什么?”冷司夜带着她走进一家意式餐厅,坐下后递给她一份菜单。

“意式早餐吧!”

“嗯!”冷司夜转向服务员,“两份意式早餐!”

“好的,请稍等!”

服务员走了。

他们面对面坐着,解忧很轻易的就看到了他眼下淡淡的黑影,她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让你陪着我折腾了一个晚上……”

本来昨天晚上遇到他就已经很晚了,他大概了忙了大半夜,要回家睡觉的,谁想到会遇到她?她觉得抱歉极了。

他只是微微笑,“没关系,我还能再陪你折腾一天。”

她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也没有追问下去,在早餐上来之前,她又问:“对了,思嘉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帮她选了几所学校,随后我把资料发给你,你再给点参考意见?”

“好啊!”她点点头,“不过美术不是我的专业,我的意见也仅供参考!”

她开玩笑的说。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她问。

“不管她上哪一所大学,她都要考国文,数学,英语,各门主课一科也不能少,你有把握吗?”

“艺术学院的分数线都较低,”她沉吟了片刻,坚定对的点点头,“不过我想,你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会尽全力的,思嘉也会尽全力的!”

“但愿思嘉也能有你这样的自信!”

“你不要太小看自己的妹妹好不好?”

他们说着说着就开起了玩笑。

而谈话间,服务员已经把早餐送上来了。

有好几次,他从早餐中扬起头来看她一眼,昨晚上的每一个片段都还历历在目,她的每一个表情都还深刻的印在他的脑海,但是太阳出来的那一刻,笑容重新在她脸上展现。

昨晚上的悲伤都彻底的离开她了吗?

不能够吧?

“你看着我做什么?”她奇怪的摸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他浅笑着摇头,“吃吧!吃完了我带你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啊?”她好奇的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

看他搞得神神秘秘的,不肯告诉她。

她脑子里闪过好多个地方,却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带她进了一栋大厦——一个位于二十层高处的三室两厅的公寓。

“这是你的家吗?”她问。

“算是吧,不过这里我只买下来,没有住过。”

她本想问什么,转眼又一想,像他这样有钱的人,多买几套房子闲置着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再看这套房子,环境真的很好,即使是在闹市之中,依旧清净雅致,没有被都市的繁华所破坏掉。虽然,和冷家的别墅没办法比,不过算是另一个天堂了。

而室内的装修也是非常的简洁大方。如果要她说的话,她觉得这里住起来会比华丽又冷清的冷家别墅舒适许多。

“你可以暂时先在这里住下!”

他从她的眼光里可以看出来,她很喜欢这里。

但,她依然摇头:“不行!我住不起这样的房子!”

“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的话,可以付给我房租。”

“不行!”她还是摇头。

“你连价格都不问,就说不行?”他好笑的问。

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的女孩儿,不会贪一点点的小便宜。

“不必问也知道,我肯定租不起。”

她又不是没有在外面租过房子,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条件什么样的行情,她都是一清二楚的。

而且,她也不想跟他牵扯上金钱利益的关系,这样会让她感觉到不自在。

他看她态度坚持,也就没有再多加劝说,只是拍拍她的肩,“你跟我来!”

她跟着他进了一间卧室,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阳台,她好奇极了,跟着他走上了阳台,没想到,眼前的景象让她大开眼界——

这里竟然摆放着十来盆兰花,都是名贵的品种。

“会养兰花吗?”他问。

“没养过!”

“那你喜欢吗?”

“当然!”

她在一盆翠绿的兰花面前蹲下身来,深深呼吸,顿时感觉到一阵清香扑面而来:“怪不得人们常说,想知道兰花的香味,除非自己亲身感受一下,否则任何一种形容都是苍白的!今天我总算见识到了,它清新幽远,优雅绵延,让人回味无穷!”

“所以我希望你留在这里,帮我照顾这些兰花,可以吗?”他问。

“为什么?会养兰花的人那么多,我根本不会养啊!”她不是行家,但知道这都是最名贵的品种。

“因为别人我信不过!”

他倒是坦白。

她面对他这样毫无条件的信任,不忍拒绝,最终还是点头,“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不能保证结果……”

“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会努力,会尽力!”他淡淡的打断了她的话。

她也不好再和他说租金的事,毕竟和这些兰花相比,那些租金实在实在是微不足道了。只是,让她不解的是,他为什么会种兰花?他看起来不像是会种植植物的人!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还要去公司,这是钥匙,你拿着。昨天晚上也没怎么休息,今天在家里好好睡一觉,如果太累,就不要去思嘉那里了。”说完,他将这里的钥匙给了她,又把行李箱给她拿了上来,之后没停多久便走了。

她又回到阳台里,与这些兰花相对而坐,一盆一盆的欣赏,一盆一盆的研究,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去书店一趟,买一些种植兰花的书籍回来。冷司夜这么信任她,她不能辜负了他的信任。

就如冷司夜所说,她是一个很认真的人,她做任何一件事,都会努力去做好他,尽力去完善它。

下午没事的时候,她就去了书店一趟,精心选择了一些相关的书籍回来。

在这十几盆兰花之中,其中有一盆是最特别的,它的味道也和别的大不相同,总觉得有一种淡淡的很熟悉的感觉,却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而且通过书籍查阅,她知道了,这盆兰花是墨兰的一种。

在所有兰花的品种当中,墨兰不算是最好的,但是她却说不上来什么缘故,独独钟爱这一盆。

等到见了冷司夜,再问问他吧,这些都是他养的,他也许知道吧?!

她钻研了大半天的兰花,一直到了下午,她才离开了阳台,回屋里收拾自己的行李。

从那个家里带出来的东西其实不多,衣服也没有多少件,她一件件的挂到衣柜里的时候,最后在底层,压着一张银行卡。

她拿了起来,握在手心里,像是有千斤的重量一般,沉甸甸的压着她的手心。

谁能想象吗,拥有这样一张金卡的她,会流落街头呢?

其实,她没有具体查询过,也没有花过这里的一分钱,不过她知道,这张卡里目前为止最起码也有七个零了。而她,总是随手一扔,也不管会扔到哪里,也不管会不会弄丢,总之,这不是她想要的。

她依旧把它扔回了皮箱里,合上了皮箱的盖子。

再拿起自己随身携带的包包,她没有注意,一个小小的东西忽然从里面掉了出来。她来不及接住,只听到清脆的一声响,是什么东西碎裂了。

浓浓的香味扑鼻而来,她往地上一看,是从容送给她的那瓶香水,瓶子已经碎了,香水也洒了一地。

她顿时愣在了那里——

怪不得之前总觉得那股兰花的香味有些熟悉,竟然和这瓶香水有着相似的味道……

按理来说,花香和香水本不冲突,有些相似是很正常的。不过据她的了解,兰花有几万种基因,目前为止无法研制。

而现在的这两种味道,谈不上完全相同,却十分类似。

她不禁又想起从容送她香水的那一天,冷司夜皱眉的动作,还有思嘉也说这种香水味很熟悉。这之中难道有什么关联吗?又或者说,冷司夜和它们有什么关系?

这真的太奇怪了!

尤其是冷司夜,从这一刻起,她对他充满了疑惑……

——————————

冷司夜来到公司,秘书迎了上来:“总裁,向先生来了,在你办公室等你。”

“嗯!”

他点点头,进了办公室。只见到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坐在沙发上,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拿着一份报纸看,还翘着个二郎腿,看起来惬意极了。大概是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吧,他扬起头来,对冷司夜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冷总,好久不见,你小日子过得不错啊!”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能不回来吗?你把我放逐到那么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去,让我错过了多少精彩的事,我告诉你啊,我这次回来就不去了,要去你让阿宇去,那里连美女都见不到几个,他去了一定能好好磨练磨练。”

向名扬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

冷司夜不发表任何意见,完全当他不存在似的,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

向名扬又拿着自己的报纸和茶杯蹭了过去,坐到了他对面的椅子上去,然后把报纸往办公桌上一放,“兄弟,你跟我说说呗,这是怎么回事啊?!”

报纸上的事,还是那日冷司夜和慕解忧一起出席酒会的事。

冷司夜还是没搭理他。

向名扬似乎早都习惯了,一点也不怕他的面无表情,继续说道:“我猜你昨晚上一定约会去了,是不是?”

“何以见得?”

“你看你,有黑眼圈,证明你昨晚上没有怎么休息,但是你却一点疲惫感都没有,说明你并不觉得累,甚至还乐在其中。更重要的是……”

“是什么?”

冷司夜抬起头来望着他,只见到他一脸诡异的笑容……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枕上欢:总裁的贴身爱人,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