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唐雅阎沥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唐雅阎沥北小说情有不甘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7/20 9:11:53

唐雅阎沥北小说叫做《情有不甘》,这里提供唐雅阎沥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当我的手解开他衬衫上的扣子,阎沥北突然一手拽住我,用的力道如此大,险些将我的手骨捏断。紧接着,从他的薄唇里倾吐出两个字:“下贱!”我的心被生生刺痛了一下,仅仅一下而已,却好似千疮百孔腐烂的疼痛漫延最后钻心。

推荐指数:★★★★★

>>在线全文阅读>>

精彩章节:

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也不会掉馅饼,我强压心里的不适,主动吻了他。

我不吻他的唇,那里明明是有温度的,却总让我觉得冰冷。

他没有拒绝我的主动,但阎沥北没有半点反应,他的双手依旧插在裤兜里。

当我的手解开他衬衫上的扣子,阎沥北突然一手拽住我,用的力道如此大,险些将我的手骨捏断。

紧接着,从他的薄唇里倾吐出两个字:“下贱!”

我的心被生生刺痛了一下,仅仅一下而已,却好似千疮百孔腐烂的疼痛漫延最后钻心。

阎沥北快速走到沙发旁,将外套拿起来,手伸进口袋,拿出支票和笔,快速在上面写了一个数字,签上了阎沥北的大名。

走过我身边的时候,阎沥北狠狠地将支票揉成一团砸在了我的胸口上。

我紧紧地闭上眼,耳中,是他上楼的脚步声。

每一步走得都如此大声,可见他心中的怒意有多深。

当我要弯下腰捡起掉在地上的支票时,头顶响起了阎沥北沉闷的声音:“晚上,陪我去一个宴会,一百万全当我给你的出场费。”

我始终没抬头看他,我低着头苦笑,阎沥北真是看得起我,我的出场费值一百万。

再仔细揣摩一下他的话,阎沥北当我是出台的女人。

“好!”我应声,应对我的是书房砰声关门的声响。

支票上,是阎沥北苍劲有力的黑体字,我小心翼翼地揣进了兜里,除了被阎沥北弄得有些心烦意乱,更多的是开心,因为能换回那份合约。

冰箱里什么都没有,我去外面买了早餐,给阎沥北送到书房里去。

他睨了一眼,没碰,我轻声和他道:“我一会儿有事,会出门一趟。”

阎沥北并没有限制我出门的自由,我不过走个过场和他说一下罢了。

见他不回我,我尴尬地退出了书房,离开了别墅。

我打了电话给经纪人,她诧异我这么快拿到一百万,当然她是如此反感我急于摆脱她的状态。

她冷冷地讽刺我:“我就知道你肯定傍上了大款,脱一脱,两个小时一百万就到手了。”

“怎么把钱给你?”我问经纪人,她给了我一个地址,我叮嘱她,“带上我的合同。”

那个等同卖身契的合同,终于要回到我的手上。

我首先去了开户行将阎沥北给我的支票兑现,带着现金去找经纪人。

前脚离开银行,下一秒我就接到了来自阎沥北的电话,我喂了一声,他开口问我:“去宝格丽专柜?”

“嗯?”我迟钝了一下。

阎沥北机敏的嗓,从电话里传出来:“你不是说要花钱买项链,刚刚我接到电话,你去银行套了现。”

我差点给忘了这档子事,阎沥北会第一时间得到我取现的消息。

我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一会儿就去买。”

“买吧,刚好晚上出席宴会需要首饰。”他淡声说。

阎沥北话里有话,我不难听出他口中的怀疑语气,虽然我要用一百万做别的事情,但晚上去宴会,我也能拿出这条项链。

谁让我当年在美国别的正经事没干,净花钱买奢侈品了呢。

“逛得尽兴。”阎沥北留了四个字给我,挂断了我的电话。

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愿意给我花钱的阎沥北,不管我把钱花在哪里的阎沥北,好似对我也没有那么差。

不过,我知道,这只是美好的表象,我摇摇头,走到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

到了和经纪人约定的地点,我很大气地将钱推给了经纪人,她倒也遵守承诺,将合同给了我。

我查看了一下,见是最初我亲手签下的合约才放下心来。

经纪人一边摸着钱,一边说:“怎么,还怕我给你玩心计?我还没怀疑你给我的这些是不是假钱呢。”

我将合同拽在手中,起身,道:“从此,各不相欠,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经纪人痛快地对我做了一个OK的手势,我禁不住地在心中感慨:钱真是个好东西。

推开咖啡馆的门,之前的出租车还等在外面,我刚拉开车门,就被从后面过来的人挤开,一个男人钻进了出租车里。

我自然不满,就要说先来后到的问题,对方却将我拉进了车里,他约过我,快速关上车门,对司机道:“开车。”

“你谁啊?”我将他推开。

对方将压低的帽子掀开,抬头对上我,笑说道:“是我,顾云深!”

顾云深抢车,我完全没有预料到,我瞧见从后面拐弯处跑出的八卦记者,才开始了然于心。

人红是非多,这个道理我明白。

“师傅,麻烦去临里。”顾云深靠在那里,压根不管是不是我订的车,他很自然地对着司机说道。

临里和我要去的地方完全是一个东边一个西边,司机心里也清楚。

所以,司机看了看我,对顾云深回到:“这位小姐早就和我定了来往的路程,看样子你和她认识我才没让你下去,但你要去临里,还要问问她。”

顾云深皱了皱眉,对着我一阵好言相求,他像是很赶时间:“先去临里好么,你也知道后面有‘僵尸’跟着我,现在我换车是不可能的,我有急事。”

我犹豫了一下,不过上次在包厢里,他没有让人将我撵出去,念在这样的情分上,我点了点头。

顾云深脸上顿时间多了笑意,阳光干净的微笑,如晨曦的太阳,我看着一愣。

去临里的路有点远,我觉得很无聊,靠着车睡了起来。

顾云深接下来的举措却让我心头一惊,他的手朝我伸过来,弄开我的衣领,我从梦中惊醒。

“你干什么?”我瞪大了眼,嗔怒地看着他,并且双手护在前胸,带着强烈的防备。

顾云深依旧是一副无公害的笑脸,道:“看看上次的牙齿印还在不在,对了,你从阎沥北那里得到答案了么?”

那枚压印实际上还在,不过被阎沥北新的齿印覆盖,阎沥北咬我的时候,力道极大。

以至于,至今,那个牙印还没有好全。

我别过头不看顾云深,脸对着窗外,有意无意地回他:“没得到。”

阎沥北的致命点是我,这样的答案算个什么鬼,也是压根不可能的事情,我不会信。

所以,我也没有对一个加上今天只见过三面的男人,没说那天晚上和阎沥北之间发生的事情。

顾云深脸上的表情极其玩味,而且,他显然一点都不信我的回答。

他没有再问,我也没有说话,司机用心开车,车内一片寂静。

不过,我想起了那天阎沥北对着许若笙说,借用了许若笙放在别墅里的东西,然后许若笙回答阎沥北:“没事儿,我给他买的,他不用,扔了也是扔了。”

难不成,那些避孕套是许若笙给顾云深买的?

这个大胆的猜测,一直在心里像蛊毒一样怂恿着我开口问顾云深。

实际上,我也很想知道,那天阎沥北和许若笙之间的对话究竟是演戏给我看,还是说,那些东西真的和阎沥北无关。

“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我缓缓转过头,对着顾云深道。

顾云深耸了耸肩,示意我讲,我思忖了一下,开口道:“是不是有女人给你买给避孕套你不用啊。”

我很想直接说许若笙,但想到顾云深和许若笙之间的纠葛,我也不好揭人家的伤疤。

顾云深脸上轻松的表情顿时间垮了下去,看来,他自己心里有数,我也从他的微表情里面,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

“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个女人?”他忽地凑过来,手指顿时间缠上了我的长发,继续道,“问得这么露,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

我明白,顾云深后面半开玩笑的语气,是为了遮掩他的不自在,甚至是遮掩他那些涌上来的不愉快。

“顾大明星,你想多了!”我笑了笑说,伸手将他的手从我的长发上拍开。

他的手抽走时,没轻没重,带动了我的头发,扯得有些疼。

顾云深一笑了之,但接下来的气氛,我感觉,很不对劲。

我悄悄地看了顾云深好几次,我发现这个男人陷入了深思之中。

将近三十分钟后,终于到了临里,顾云深钱也没付开门下车,往小区里走。

临里的小区保密性极强,价格也骇人,不少明星都选择在这里买房,当然保密性最强的地方还数宿山。

我很抠门,没钱之后养成的习惯,我降下车窗,对着顾云深说:“你车费没付诶!”

“我出门不带钱,你给我垫着,下次有机会合作,我会还给你。”顾云深转身对我摆摆手,如此说道。

下次有机会合作再还给我?谁能高攀上他这个大明星做搭档啊,那这车费还起来岂不是遥遥无期?

顾云深已经急急忙忙离开,我叹了一口气,只当吃哑巴亏,就在我要将车窗升上来的时候。

却看见从小区出来的许若笙,顾云深和许若笙打了照面。

司机问我要不要走,我摇摇头:“等等,一会儿走。”

我之所以不急着离开,是因为许若笙发现了我,并且用手指着我这边,紧接着,许若笙竟然和顾云深争吵起来。

然而,更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顾云深和许若笙两个人吵着吵着,就吵到了车子旁边。

我几乎快要被许若笙从车上拽下来,之前在宿山别墅,这个女人瞧见我和阎沥北做那样的事情,反应都没这么大。

今天,许若笙跟发了疯一样,车子没有从里面上中央控制锁,最后,我真是被她拽下来的。

顾云深挡在了我和许若笙两个人中间,他将许若笙的手从我胳膊上扯开。

接着,顾云深单手环住了我的腰肢,我惊愕地望着看上去很护着我的顾云深,真想当着许若笙的面给顾云深一脚。

“别用这样难以置信的表情对着我,许若笙,我也不是非你不可。”顾云深无情的嗓音,冒了出来。

我顿时领悟,原来,顾云深拿我当挡箭牌呢。

我没有当炮灰的习惯,想要挣脱顾云深的手,他怎么也不肯放开我,我就要开口说话。

顾云深眼见着我要拆穿他的‘戏’,黑影朝我压过来,他的唇覆盖在了我的红唇上。

我的脑子,顿时间嗡声一片,顾云深吻了我,他吻了我……

我双手捶打着他,示意他放开,可顾云深变本加厉,手扣住我的后脑勺,怎么也不离开我的唇。

顾云深和我,给许若笙来了一场免费的亲吻表演。

我的不情愿,是个明白人都能看的出来。

许若笙失望的声音传来:“如果你要用别的女人来气我,那是你的事儿,我来,只是为了通知你,七月底,我会订婚,当然,来不来也是你的事。”

许若笙的话音一落,僵住的人不止是顾云深,还有我。

阎沥北和许若笙七月底要在哥本哈根订婚,这是我早就知道的事情,可我听到还是会不舒服。

我这几天才想明白不舒服的原因,那是因为,我不希望自己介入别人的家庭,免得落得一个像母亲一样拆散别人家庭坏女人的臭名声。

顾云深即便演技再好也演不下去,他终于放开了我,面对着许若笙,可笑道:“你是不是觉得在我这里骄傲惯了,就算发请柬也跟下命令一样,高傲的程度在我这里也是有限的。”

我就是个吃瓜群众,看着俊男靓女两人暗地里‘刀光剑影’。

“你玩谁都行,她不可以。”忽地,许若笙指着我。

真是躺着也中枪,怎么又扯上我了,我还没和顾云深算方才的账呢。

许若笙越是这么说,顾云深越是和她逆着来,说:“我还偏偏就是喜欢上了她。”

这样的鬼话,亏顾云深说的出,我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呵!”许若笙冷笑了一下,道,“据我所知,你们两个人根本就不熟,云深,你身边有什么人,我一清二楚。”

哦,一清二楚,看来关系不简单,我如此想。

顾云深却低头,闻了闻我的发香,脸上有陶醉的表情,我却被他这样的小动作弄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他挑衅地对许若笙说:“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负数的肢体接触,会让人超越时间的距离升华感情。”

大家都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孩,我听得脸红,两个人若是肢体接触要为负数,不就是男进女身?

可事实上,我和顾云深什么时候做过那样的事情?

许若笙很不高兴地叫了一句:“顾云深!”

“别这么叫我,你还不配。”顾云深的话,让我很吃惊,许若笙也怔在了原地。

顾云深为什么口不对心?之前他为了逃脱狗仔,挤上我打的出租车,快速赶来临里,不就是为了见许若笙么。

“去做你的豪门贵太太吧,恭喜你,终于攀上了阎沥北的高枝,难为你这几年在我身边委曲求全。”他一字一句,决绝又冰冷。

从这样的话里面,我得到了信息,顾云深和许若笙之间真的有过一段感情,但现在他们分开了,只因许若笙攀上了阎沥北。

我也有过被最信任,并且没有血缘关系却是最爱的人抛弃的经历,正是因为感同身受,所以,我没有再挣脱顾云深的手,配合他演戏。

许若笙变得没底气,她用劝慰的语气对顾云深道:“她前几天还在和阎沥北上.床!”

我怎么也没想到许若笙会当着顾云深的面,揭我和阎沥北之间的老底。

“那又怎么样,我爱她就够了。”顾云深这话,若是真情话,还挺感人。

我在心里失笑,没有表现出来。

许若笙被顾云深的话气走,顾云深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许若笙的背影。

我摇摇头,道:“何必呢。好了,戏演够了,松开你的爪子。”

顾云深的手还没来得及放开,我的手机就响了,拿出手机一看,是阎沥北。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情有不甘,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