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陆心蔓夜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陆心蔓夜尧小说结局免费看 陆心蔓夜尧小说重生之盛世谋妃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7/20 8:52:15

陆心蔓夜尧小说叫做《重生之盛世谋妃》,这里提供陆心蔓夜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夜尧的脸越靠越近,近的他的呼吸扑在陆心蔓的脸上,温热,羞人……陆心蔓只能睁大眼睛盯着夜尧,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夜尧伸出手在陆心蔓的脸庞滑动,从上到下……陆心蔓刚想左腿一动,便再次羞红了脸,她刚才……大腿明显的感受到了夜尧腰间某处的反应,炙热,生机勃发

推荐指数:★★★★★

>>在线全文阅读>>

精彩章节:

于是,陆心蔓抽空往回瞄了一眼,对于自己看到的情形很满意——陆心萝被冷落了。

很好,她被孤立起来,越是孤立无援就越好。

现在秀女明自发分成了三拨,一拨是以程瑞儿为首的;一拨是以秦琪辛为首的;而剩下的,就是还在观望,在踌躇的寒门秀女。

她本属于家世不显那一边的,若是她一直低调,倒也能融进那一圈子去,但是她方才被江南织造府总督的千金强行拉到了众人眼前,怎么说也是“出了一次风头”。

不管那总督千金嚣张也好,跋扈也好,她凭着她父亲,怎么也比其他人起点高些,自然也有目中无人态度强势的资本。

可陆心萝就不一样了,虽然司姑姑后来出声制止了总督千金,但那是看在程瑞儿的面子上,总督千金现在不也跑到程瑞儿身边陪着笑脸了么?

所以,想想这身份的重要性。

有程太后娘娘和秦太后娘娘两个分别做靠山的程瑞儿和秦琪辛自然而然是被众星捧月一般。

可陆心萝不同,她的家世不够显赫,总督千金对着程瑞儿不能发难,但是对一个不过正五品的凤阁舍人之女,她可是有足够的资本。

这样一来一比较,陆心萝便是把这总督千金给得罪了,既然得罪了人,那别的人为了明哲保身,自然不能再跟她混在一块儿。

真是好极了,瞌睡送来了枕头。

陆心蔓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唇边的笑意愈发的深,付尚宫瞧见了,微微一皱眉,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她看向那边“三足鼎立”的秀女,暗暗摇了摇头。

付伊任尚礼局尚宫一职也有不短的时日了,自然也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教导秀女们宫规礼仪,这些桥段戏码,这些年来也不知道瞧见了多少回。

不过她只需办好自己的差事便成,其他的,她并没有那个闲心和那个闲时间,她不想管,她也管不了,她也无法管。

一切,就由着她们这群秀女自己来搞吧,只要不是出了什么大事,杀人放火,纵火行凶之类的,就没什么大问题。

等休息过后,又是一轮的受训开始。

此时秀女们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瞧了,个个惨白,花容失色。

毕竟要保持仪态,要走得美,行礼要到位,这些一齐做到,必须得花上很长的时间。

最后司姑姑看秀女们实在是疲累不堪,不由得对付尚宫道:“付尚宫,您瞧,小主们身娇体贵,虽说这宫中规矩须得学好,但到底是急不来的,一日也学不完,反正来日方长,要不,咱们今日就到这儿了?”

这一日,也不可能就让这些所有的宫规让这些秀女们一一学完,学好,毕竟这些宫规多的数不胜数,严厉的来说,有的连她估计都不记得了。

但是,毕竟来日方长。

她们这些秀女还是有的比较宽裕的时间去学习的呢,所以根本不用急在这么一两天就要将这些宫规学了。

付尚宫看了看这些秀女的面色,再看了看天色和陆心蔓。

随即点了点头,便是准许了。

此时日头已经偏西,斜阳打在打上,铺了薄薄一层余晖。

夕阳向大地洒下金辉,整个皇宫上的琉璃瓦披上了蝉翼般的金纱,大地蒙上了神秘的色彩。

暮色暗淡,残阳如血,黄河边上如镶金边的落日,此时正圆,光芒四射,刺人眼膜如梦似幻,好不真实。

过了一会儿,夕阳突然失去了耀眼的光芒。它通红通红的,上面好像压了块千斤重的钢板,逐步下坠了。

夕阳把她的万把金针收回去,胭脂红的脸上透出几分娇羞,斜斜地挂在西山顶上,

日头虽说此时已经了没有白天那样的毒辣,但是这些秀女本就是身娇肉贵,个个又是娇身惯养,从来没有进行过这般的训练,所以个个终究还是因为女子体力本就弱的缘故,到底还是支撑不住了,如今看上去,几乎随时都能晕过去一般。

看她们实在疲累,付尚宫这才终于放过了她们,结束了一天最初的秀女礼仪的训练。

这一天,终于算是过去了……

而陆心蔓此时自然而然是是要回乾清殿的,于是陆心蔓在储秀宫门口和付尚宫道别,等目送着付尚宫走远了。

陆心蔓这才施施然离开,但是她并不能回到自己的住所里。

因为她刚是走出储秀宫不远,在半路上就遇见了一个人——那便是程太后身边的心腹,康德盛。

陆心蔓自然而然是被惊吓了一跳,这康德盛就这么突然的冒了出来,着实的会吓人一跳,陆心蔓也只是眉宇之间微微皱了皱,双眸眼底快速闪过一丝别样的神色,很快消失不见了,陆心蔓镇定好自己的思绪和情绪,连忙行礼福身,姿态优然,姿态恭敬,语气淡然,“原来是康总管,见过康总管。”

康德盛脸上挂在温和的笑意,他先是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了陆心蔓一眼,随后一挥手中的浮尘,“陆女官倒是多礼了。”

此刻的陆心蔓心中虽是大抵明白康德盛来找自己的目的了,但是嘴上却是有些犹豫的问道:“不知康总管此时来到储秀宫,是有何贵干?”

其实不是储秀宫,是去往储秀宫的半路上,稀少无人的路途上。

康德盛轻笑道:“程太后娘娘召见,陆女官请随杂家走一趟吧。”

说完,随即摆了摆自己的拂尘。

率自往前走着,由此,陆心蔓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

当陆心蔓再次来到寿康宫前时,陆心蔓她自己还未进去,便感觉古朴庄严的气息扑面而来。

陆心蔓面上浮起笑意,这才信步走了进去。

那程太后娘年依旧是高坐在凤椅之上,高高在上,只可仰视,程太后今日是身着高襟的浅色宽袖外袍,缀以阴红绣纹,衣上的暗纹以暗墨萤亮之色丝线,一动一转,身上的流纹活的一般,头发用一串细碎的珍珠挽起,带着淡淡的光晕,自程太后退居,修养生性,这浑身多年经历的气势,不怒自威,气势逼人。

陆心蔓虽然觉得程太后威严如厮,但是,已经见惯了,习惯了的她,如今早就免疫了。

于是再次见到程太后时,也只是平平淡淡的面对,陆心蔓直接跪倒在地,行跪拜大礼,“女婢叩见太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虽然她不惧怕程太后的威严,但是,这该做的礼,该行的还是得行。

程太后自然而然从一开始陆心蔓进大殿时,她就看见了,居高临下的看了陆心蔓一眼,并不叫她起身。

陆心蔓依旧老老实实的跪着,没有程太后的命令她自然是不能起来的,也不敢起来。直到过了好大一会儿,程太后娘娘才终于知道了一般,程太后也才满脸笑意,她举着那戴了镂空錾花镶嵌宝石的护甲,对着跪在高坐下的陆心蔓招了招手,“心蔓,到哀家这儿来。”

陆心蔓听到了,松了一口气,松的是终于不用再继续无理由的跪下去了,随即陆心蔓微微颔首,轻轻的应了一声,“是”。

随后陆心蔓目不斜视,站起身来,轻轻走到程太后的凤椅旁,然后……继续跪着。

因为程太后刚才是让她到她身边去,而不是让她起来……

程太后瞧见了旁边的陆心蔓,伸出手来捏着陆心蔓的脸,程太后的手劲虽然很轻柔,但是手上戴着的甲套却是磕得陆心蔓的脸有些生疼。

但无论如何,陆心蔓也是无法反抗的,所以她也只好一声不吭,任由程太后的玩弄,打量。

捏了好生一会儿,陆心蔓终于听见程太后开口说话了,程太后那隐含笑意的声音在陆心蔓的头顶响了起来,“抬头来让哀家瞧瞧。”

然后顿了顿,再次开口说着,“你这几日忙活着选秀的事情,是不是瘦了。”

陆心蔓微微的,温顺的抬起头来,态度谦谦,口中轻声道:“能为娘娘办事,已经是女婢三生三世修来的福分了,奴婢哪里还敢言说辛苦二字?即便真的有所消瘦,那也是一切都值得的。”

这话中,有几分真,有几分假,陆心蔓心里最清楚,而程太后也不糊涂。

程太后不置可否,她似乎是轻轻的嗤笑了一声,随后才终于舍得放开陆心蔓的脸,“如何?哀家的那傻侄女儿,你是可见着了?”

在这后宫之中,程太后这一声“傻侄女儿”虽然有自谦的成分,但是若要真论起来,程瑞儿那性子,和别人比起来,可不就真是傻了么?不过陆心蔓自然而然是知道程太后在自谦,所以她却不能顺着她的话头说话。

陆心蔓口中应道:“奴婢见过程小姐了,是个伶俐可人的好姑娘……”

陆心蔓说到这,顿了一顿,想了想,思绪快速旋转,然后再次开口,“就是性情太过纯良,怕是有人不长眼,会把主意打到她身上去。”

而这程太后只有一提起自家侄女儿,程太后她的脸上端着的表情也有一丝丝松懈,似乎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了些,“说起瑞儿啊……”

似乎是程太后微微叹了一口气,“唉,这孩子,都怪家里把她宠得太好了,长这么大,从来都不知道人心险恶。哀家真真是担心得很,真怕她哪天就吃了大亏了。”

程太后自然而然对程瑞儿是用心良苦,真心对待。

陆心蔓听到程太后这么说,不知道如何接下去,就在陆心蔓正犹豫着要不要搭话,程太后就又轻轻笑了几声,“不过哀家在这宫中,半世沉浮,见多了蝇营狗苟之辈,多的是汲汲名利的小人。瑞儿这性子啊,哀家正喜欢!”

果不其然,只有一说到程瑞儿,程太后就难得的很是高兴,看来,程太后是真的对程瑞儿用了心的,给予了很大的寄托和希望……

而陆心蔓听程太后这话,觉得程太后似乎是开心极了,然后又听见程太后呵呵笑了几声,她此时脸上的神色很是慈祥,似乎真的就是个普通平常百姓家,疼爱晚辈的老者一般。

长辈疼爱晚辈,自是最好的场景。

不过……

不过在陆心蔓这里觉得,方才程太后说的这些,其实在这深宫之中真的需要么,真的有用么……

陆心蔓,并不觉得,如果人人都像程太后说的她侄女儿程瑞儿这般的人,那在这深宫之中,就没有了那么多的冤死亡魂,没有了那么多的阴谋诡计,明争暗斗了……

所以在这儿宫中,哪里还容得了方才程太后说的那纯良二字?陆心蔓听到这,虽然觉得并不完全对,但是还是唯有自己微微垂眸,掩去眸中的冷意。不予其他言论。

若是这位程瑞儿小姐像前世一样,有程太后给她铺路,扫尽一切障碍,最后荣登凤位,问鼎后宫。

那么程瑞儿身上倒还有可能保留点单纯的影子,到死都是个幸福的傻子。

只不过……

只不过是因为前世的局面和如今不一样了,如今她陆心蔓重生归来,那么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人还是前世的人,但物并非完全还是那前世的物了……

所以如今……

她陆心蔓这一世只为了自己,为了自己她也只好对不起程瑞儿了,因为夜尧容不下她!

就在这一瞬间,陆心蔓的思绪转了又转,想了又想,一切事情都在脑海中过滤了一遍,以及前世发生的事,今生目前发生的事儿,到前世这个时候和如今发生的事,是否一样……

陆心蔓的心中思绪万千,心中暗暗想着这些,陆心蔓口中却还是淡淡低柔道:“程小姐的确讨人喜欢,儿孙自有儿孙福,太后娘娘也不必太过忧心……”

说到这,虽然有些敷衍的意思,所以陆心蔓话锋一转,刚才的人,也只是铺垫而已,语气依旧淡然,微微颔首,轻轻淡淡的浅笑道:“……即便真有人不长眼睛,有奴婢在,奴婢即使是拼却性命,也绝不会让人损害到程小姐分毫的。还望太后娘娘放心,不用如此牵挂于心,心心念念。”这么好的拉拢时机陆心蔓自然而然是不会放弃的,陆心蔓连忙表了自己的忠心。

陆心蔓的这么一表明了心意,程太后听了后,心中自然而然是满意万分的。程太后牵起跪坐在脚边的陆心蔓的双手,轻轻拍了拍,以示安抚。

“你说得对,哀家这段时间因为她要参加选秀的事情,也的确是太过紧张了,不过瑞儿这孩子,还真是让人放心不下。”程太后说到底还是有其他所求的,程太后如今所说的放心不下的,应该就是程瑞儿的如今生活和安全问题了……

“哀家在这儿啊,总担心她在储秀宫住的惯不惯,有没有被人欺负。那孩子性子软,耳根子软,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陆心蔓一听,果不其然,程太后担心的果然就是这些。

陆心蔓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她也很无奈啊,她能怎么做……但是没有办法,她还是得厚着脸皮,想尽办法来安慰程太后……

于是,陆心蔓只好再次宽慰不知是真的有些忧心还是假的忧心的模样的程太后道:“太后娘娘且放心,程小姐的身份摆在那儿,储秀宫的女官,也必定是总会多多关照关照程小姐的。按理来说,没人会给她使气受的。太后娘娘倒是可以放下心来,安静得等着选秀之后的好消息。”

但值得注意的是,方才陆心蔓说的话是有其他意思的,因为,她只说按理来,并没有说一定,必定之类的肯定语气用词。

所以呢,是按理说,而不是一定没有,这按理总有意外的,比如那位秦太后的侄女,秦琪辛……

想到这,陆心蔓倒是觉得今后的日子或许有些好看了,微微颔首,隐藏下,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唇,只是她嘴唇的幅度很小,又是因为颔首低垂着脑袋,程太后并没有看着陆心蔓眼底的特异神色。

果不其陆心蔓然,她的的话音这方才刚刚落下,程太后便冷冷的哼了一声,“谁知道呢,那个叫秦琪辛的小丫头,可不是个让人省心的,谁知道她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不过她要是以为有秦太后做靠山,便可胡作非为,目中无人,那也要看哀家答不答应了!”程太后说到这,倒是语气有些凝咧了。

陆心蔓浅然一笑,并不以为然,恭维道:“太后娘娘您,身出名门,百年世家,底蕴十足。”

“而程小姐又是侯府的小姐,自然是自有其清华气度的。而那秦小姐……”

陆心蔓说到这,语气微微顿了一顿,继续道:“相信程小姐定然能够简单轻易的一一应对,并不会出什么很大的岔子的。”

陆心蔓这提起的话里头,最后那句,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程太后却是了然于心。

她用护甲勾了勾鬓角,随后用着含带笑意的声音,尊贵傲然,微微仰了仰头,高高在上的说道:“你这丫头说得对,我程家乃是百年世族,其底蕴自然是旁人所不能比拟的。”

但话并没有说完,随即程太后再次继续开口傲然着道:“不过穿鞋的怕光着脚的,那秦丫头连那等媚上的脏污事儿都干得出来,谁知道她会对哀家的瑞儿使出什么下作的手段?希望她的心眼放明白点儿,擦得亮堂点儿,千万不要在这当口惹事儿,否则——”

否则之后程太后并没有再度开口说着什么,陆心蔓也只能隐隐约约的从程太后的鼻子里似乎发出了丝丝冷哼的声音,声音极其微小,声音微乎其微,就连陆心蔓自己都觉得快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到底听没听见……

随即程太后的那双眼也是越发的危险的眯起来。

程太后她那张保养得宜的脸蛋,因为她眯眼眯得太过用力,眼角的皱纹全都被陆心蔓看的清清楚楚。

陆心蔓看到这,自己的的头颅也垂得愈发的低了。

此时的陆心蔓要做的就是,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免得不知道如何无理由,无厘头的惹了程太后的不高兴。

回过神来的程太后看着陆心蔓低眉顺眼的模样,突然伸出手,用甲套把陆心蔓的下巴抬起来,那尖锐的甲套直直的掐着陆心蔓的下巴,很快便弄出了痕迹。

这一次陆心蔓没有办法,疼的她唯有做的也只能微微闷哼一声,但却是没有抗拒。

程太后先是用力的掐了一会儿陆心蔓的下巴,很是用力,这力度也只有陆心蔓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因为程太后就好像是感觉陆心蔓不会感到疼一般,捏的那般用力,有些不像是在捏她的下巴一般,而是其他东西。

程太后硬是用力的捏了好久,这才突然间的拔高声音,狠声道:“陆女官你听着!瑞儿不许出什么差错,那后位,必定是属于瑞儿的!你这趟差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没有其他结果。

程太后直接对陆心蔓下了最后的通牒。

必须是程瑞儿的么……必须……

可是……乾元帝夜尧之前在选秀前夕说了……他并不纳后……!

所以,这些事倒是为难了陆心蔓。

但是陆心蔓能有什么办法呢,她没有办法否决方才程太后所说的,因为她必须应承下来……

随即,陆心蔓也只好努力挤出一抹笑容来安抚程太后,陆心蔓轻声道:“回太后娘娘的话,心蔓,必定不负娘娘所望!”陆心蔓终于还是下定了些决心,向程太后保障着这最后的结果到底会如何。

而程太后听到陆心蔓这么说,对自己下的决定,自然而然是高兴的。

程太后展了笑颜,接着更是轻轻拍了拍陆心蔓的脸颊,“好孩子,知道你是个能干的人儿,这两个月内,哀家便把瑞儿托付给你了,你可要好好待她啊!”

陆心蔓微微抿嘴,低头颔首。

……

乾清殿。

夜尧依旧是高坐龙椅之上,手中也还是捧着一本奏折。

此时乾清殿之中,只有陆心蔓和夜尧两个人。

四下安静得厉害,只有时不时响起夜尧翻开折子的声音,连那蜡烛突然蹿高火苗而发出的“噼啪”声都稍稍嫌吵了些。

“陆女官不应该说点什么吗?”夜尧兀的开口,倒是让陆心蔓有些不适应了。

陆心蔓定了定神,颔首道,“奴婢不知陛下想知道什么。”

“过来。”夜尧并没有回答陆心蔓的话,反而是说了一句让陆心蔓摸不着头脑的话,陆心蔓闻言,径直移步到夜尧的身边。

颔首以待。

陆心蔓没有看见的是,就在陆心蔓刚走到夜尧身边,自己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后背是冰冷的木板,陌生的气味传入陆心蔓的鼻腔,霎时就让陆心蔓红了脸。

这……

夜尧将陆心蔓压在案桌上,两人按的是如此的近。

陆心蔓此刻大脑是懵的。

夜尧的脸越靠越近,近的他的呼吸扑在陆心蔓的脸上,温热,羞人……

陆心蔓只能睁大眼睛盯着夜尧,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夜尧伸出手在陆心蔓的脸庞滑动,从上到下……

陆心蔓刚想左腿一动,便再次羞红了脸,她刚才……大腿明显的感受到了夜尧腰间某处的反应,炙热,生机勃发……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重生之盛世谋妃,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重生之盛世谋妃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