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苏陶陶顾成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苏陶陶顾成稹小说妃常不善王妃是个狠角色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7/18 10:20:25

苏陶陶顾成稹小说叫做《妃常不善:王妃是个狠角色》,这里提供 苏陶陶顾成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前世,苏陶陶曾经和顾成德学过骑马,所以当苏零露看见苏陶陶居然如此身手矫健时不免一脸吃惊。“太子殿下!”就在大家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太子也不知道从何处走了过来,还是站在了苏零露的身边,眼睛里带着爱慕的目光。“苏小姐……”此时的太子对这场马赛吸引,只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看着苏陶陶在马背上的模样忽然有一种难言的情绪弥漫开来。

推荐指数:★★★★★

>>在线全文阅读>>

精彩章节:

“苏大小姐,怎么这般不知是非黑白,难道您的母亲没有教过你吗?连我这样的小户人家都知道的道理,怎么您一位将军府是庶女却不懂!”一直在一旁揉着胳膊的苏小乔开口了,刚才苏陶陶虽然把她推出了马蹄,却让她摔在地上手肘受了一点小伤。

“你!”苏零露气的瞪眼,她是知道苏小乔身份的,不过是一个知府的女儿却这般的顶撞她,让苏零露下不来台。

几个人激烈争吵了好一阵,东林郡主忽然话锋一转说道:“你们让我道歉可以,我想到一个办法让我心甘情愿的给你们道歉,看你们敢不敢答应!”

雍亲王一听东林的要求立刻皱起浓眉,刚想开口就被苏陶陶拉住了,然后她上前说道:“公主的挑战我接下了,不过沈妹妹不会骑马,我看就算了吧,苏小姐也受了伤也不方便骑马……”

苏陶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东林郡主打断,说道:“如果你们三个不比,我也不会给你们道歉!”

顿时,气氛变得无比压抑,东林这样的行为简直就是蛮不讲理!

苏陶陶看了一眼沈妙书和苏小乔,三个人最后还是答应下来,说好日落前去赛马一较高下。

到了沈妙书的帐篷,苏陶陶拉着两个人的手说道:“你们一个不会骑马,一个受伤实在是不能硬拼,这件事交给我就好!”

“这怎么行!你不也没有学过骑马吗!”沈妙书不同意,拉住了苏陶陶的手。

“我自有办法妹妹不用担心,苏姐姐也不要勉强,虽然你会骑术可是你手肘受伤不宜剧烈运动。”苏陶陶看了一眼苏小乔手肘上面的青紫,微微咬牙。

马厩中,一个丫鬟悄悄潜入,把马鞍和缰绳动了手脚,并且悄悄扎了一根针进了马臀之中……

傍晚转眼就到了,苏陶陶沈妙书苏小乔三人依次上马,互相对视一眼相视而笑,东林郡主高高在上的姿态犹如一只高傲的孔雀。

一声哨子马儿冲出了起点,因为沈妙书不会骑术的原因被远远落在后面,小心的抓着缰绳前行,她和苏陶陶他们约定只要平安到达终点即可。

苏陶陶和东林郡主刚开始不相上下,苏小乔却让苏陶陶大感意外,看似柔弱的苏小姐年纪已经到了十八岁的年纪仍然没有出嫁,原以为是因为有隐疾的缘故,谁知道骑术却是一等一的好,也能追的上两人的速度,三人的技术不相上下顿时围了很多人观看。

前世,苏陶陶曾经和顾成德学过骑马,所以当苏零露看见苏陶陶居然如此身手矫健时不免一脸吃惊。

“太子殿下!”就在大家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太子也不知道从何处走了过来,还是站在了苏零露的身边,眼睛里带着爱慕的目光。

“苏小姐……”此时的太子对这场马赛吸引,只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看着苏陶陶在马背上的模样忽然有一种难言的情绪弥漫开来。

苏家的手里也有兵权,而且是京城守卫的禁军……太子微微眯眼。

就在比赛陷入胶着状态的时候,只听咔嚓一声,苏陶陶看见自己一旁的苏小乔忽然有半边身子重心不稳就要摔下马去,她脚下的马镫已经断掉无法保持平衡。

情急之下,苏陶陶伸出马鞭缠住了苏小乔的手腕,说道:“深呼吸,别放弃!”

苏小乔的耳边风呼呼刮过,让她睁不开眼睛,马儿眼看就要失去控制,但忽然仿佛有一股力量把她拖拽回了马背,原本还在担心的苏陶陶看见马背上忽然出现的鬼魂顿时一惊。

因为马鞍出现问题,苏小乔不得不退出了比赛,如今获胜的希望就拳落在了苏陶陶的身上,她不得不一狠手打在马屁上,马儿风一般的冲了出去。

眼看着苏陶陶的马儿和自己拉开了距离,东林郡主也扬鞭赶上,她的可是汗血宝马如何能够输给普通的枣红马?

就在大家都以为会是平手的时候,苏陶陶又抽了马儿一下,马儿发疯一般的奔跑起来,而苏陶陶手里的缰绳应声而断,险些把她跌落在地。

一声惊呼,大家发觉了苏陶陶的情况,可当苏陶陶想要把马停下来的时候却来不及了,马已经失去了理智,拼命的往前跑。

此时顾成禛和太子同时看不下去了,都让人牵了马追上去,一左一右把苏陶陶护住,苏陶陶却吼道:“我能赢,前面就是终点了!”

眼看胜利在望,苏陶陶不愿轻易放弃,此刻太子和雍亲王同时向他伸手,不论自己去哪边都会得罪人,倒不如勇往直前。

伸手给太子?让外人以为自己倾心与他,然后扯不断理还乱……

伸手给雍亲王?自己当着所有人面驳了太子面子,只怕会给雍亲王惹来麻烦……

“你现在很危险,快把手给我!”太子伸出手,眼睛里带着温柔,可是苏陶陶却看也不看一眼,只是客气的拒绝。

“放心,我能接住你!”雍亲王也伸出手,眼睛和苏陶陶对视,却换来苏陶陶微微一笑,差点乱了心神。

苏陶陶躬身用手抚摸着马儿的脖子,然后一手抓紧马鞍,又是一声咔嚓声,自己的马镫也断了……

“加油,我相信你!”千钧一发,苏陶陶对着马儿说着,闭上眼睛不再看周围,呼呼的风声从她耳边穿过,扬起她一头青丝。

清水清泉两个鬼因为日落的原因阴气加强把苏陶陶固定起来,然后冲过了终点。耳边是人们的欢呼声,等苏陶陶睁开眼看见的是东林郡主气呼呼的表情!

苏陶陶除了有些虚脱之外没有大碍,走到东林郡主面前说道:“愿赌服输,郡主请当着所有人的面道歉吧!”

此刻东林已经下不来台,只能硬着头皮给三个人道歉,沈妙书上下检查的一变苏陶陶的身上方才放下心来,而苏陶陶的目光却停留在苏小乔的身后神情复杂。

苏小姐的身后有鬼,而且是一个浑身白衣的男人,面色苍白看得出应该是病死的……

回到帐篷的东林身后跟了苏零露,顺手拿起一个茶壶就朝着苏零露砸过去,吼道:“你不是说万无一失吗?”

“郡主恕罪,零露也不知道我妹妹的骑术会这么好!”苏零露吓得跪了下来,忙给东林郡主赔罪,心里恨极了苏陶陶。

“哼,你们朝夕相处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骑术好?我看你就是他们派来的奸细!”苏零露还来不及解释就被东林郡主叫人赶出了帐篷,灰溜溜的往回走,一路上被人窃窃私语的嘲笑。

她是庶女,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个机会可以结识一些身份显赫的贵女,可如今却被苏陶陶给破坏了……

苏零露越想越是觉得委屈,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掉,索性躲在树丛里蹲着哭了起来,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在她耳边传来说道:“苏小姐,给!”

她抬头,看见的是一张手绢和修长的手指,袖口上的龙纹让苏零露惊讶抬头,太子正一脸温和的看着她,让苏零露受宠若惊一时间忘了哭。

“太,太子殿下……”苏零露赶紧止住自己的眼泪,一双眸子微微低垂面颊露出一抹嫣红,如清晨的杜鹃一般绽放,一时间让顾成德愣了神。

“你怎么了?是因为什么事情而伤心吗,可不可以……”顾成德微微停顿,眼眸中一抹紧张说道:“说给你我听。”

“我……”苏零露也不敢直接说自己是因为没有让苏陶陶摔下马而被东林郡主责怪,只好咬了咬牙改口道:“我想我娘了。”

“你如此孝顺,想必尊上一定会安宁康健的,如果你在此为了思念而哭泣反而让尊上会担心了。”太子平日里高高在上,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哄女人,心中虽然不耐但一想到苏家后面的军权,便依旧和颜悦色。

“谢谢太子殿下关怀,零露现在好多了,如果殿下不嫌弃不如去我那里小坐一下。”苏零露眉目含笑,微微屈膝动作带着一种弱柳扶风之感,让太子顿时心神荡漾。

这刻意的动作是雪姨从小就培养苏零露的,今日她做的非常到位,立刻让太子心中一股焦躁涌来,这位苏家的嫡女若是娶到又会是何种的销hún?

“那就打扰姑娘了,本宫刚好也有些渴了。”太子顺水推舟,和苏零露去了帐篷。

同样是深夜,苏陶陶却用金钗拨弄灯芯,看着灯火一时间有些晃神,身后清水清泉被打得鬼影模糊,看来受伤严重。

自从比赛时看见一个鬼保护苏小乔苏陶陶就让清水清泉去打探一下这个鬼的情况,谁知两个鬼却被打得差点魂飞魄散,看样子这个鬼居然有些道行,并不是普通的鬼。

人间总把一些厉害的鬼与冤鬼混为一谈成为厉鬼,莫非这个也是一个厉鬼?可是当时苏陶陶却从未在他的身上有半分的杀气怨气,也没有身穿红衣,而是一身月白飘飘如仙。

可不论是什么鬼,这鬼的阴气肯定是比一般的人阴气重,若是苏小乔被长期纠缠势必影响阳寿,苏陶陶暗暗咬牙。

知己不在于交往的长久,而是交心的深浅,她与苏小乔虽然自己今日相识,但苏陶陶相信这个女子值得交往,就凭那股不服输的韧劲就不是谁都愿意坚持的。

“你们俩好好找个地方休养生息,我去会会那只鬼。”苏陶陶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让香玉陪着去了苏小乔的帐篷,此时已经是深夜,苏陶陶以为自己可能扑空,但还好苏小乔并没有入睡。

进去时,苏小乔正窝在矮塌上盖着毛毯看书,看见苏陶陶进来忙起身准备迎接,却被苏陶陶拦住问道:“姐姐在看什么书?”

“不是什么有名的书籍,是一位故人临别赠予的《风流记》是其家族中是长辈游历各地写的一本杂记,里面记录一些小故事。”虽然苏小乔口口声声说不是什么贵重的书,但苏陶陶却亲眼看着她小心的收藏在一个桃木书夹中,书夹上还雕刻了一株兰花,格外清新古朴,应该已经有些年头了。

“姐姐的伤可还好?”苏陶陶不止看见了苏小乔的动作,也看见了她身后厉鬼的温柔眼神,由此可判断此人并不是与苏小乔有仇,而且依他看来苏小乔也不会是那种心狠手辣之人。

“好多了,就是依旧酸痛,还有些头晕。”苏小乔的眸光黯淡了几分,用手摸着手臂,苏陶陶看见厉鬼用手抚摸苏小乔的手臂似乎正在用阴气给她疗伤。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妃常不善:王妃是个狠角色,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