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城思|太阳纹彩陶是跨湖桥先民的荣耀

摘自公众号:杭州杂志发布时间:2017/7/17 20:13:02

文|吕洪年

跨湖桥人是距今八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原始先民,他们最初获得生活所必需的食物和衣着,都依赖于自然的恩赐,是大自然的崇拜者和奴仆。那时他们不能抗御灾害与野兽,自己要获得生存,不得不茹毛饮血,忍受饥寒交迫的痛苦。顽强的跨湖桥人一要生存、二要发展,越来越不满足于现状,他们从大自然中取材加以利用,一步步地追求成为可以掌握命运的创物者。

跨湖桥人最初没有容器,采集的食物在饱餐之后尚有多余,他们无法保存,就千方百计想要创造一个可以保存和储藏食物的物品。他们先后以死人的头盖骨做模型,以葫芦做模型,到最后拿跨湖桥本身就有的黏土做原料来造形塑物,反复捶捣、捏合、塑形,成为一个器物的胚胎。就地取土,是跨湖桥人的一大重要发现。由于跨湖桥附近有很多长期淤积而成的黏土,于是拿它作为创造碗罐容器的原料,从材质上来说,是比较理想的。

但是拿这个“胚胎”来盛物,是不牢固的,这就使跨湖桥人感到丧气与痛苦。后来这个“胚胎”经过几天太阳的照射,变得坚硬起来。经过无数次的重复,人们从中得到灵感,于是便有意识地将晒干的容器放在火中烧制,随之产生了陶器的制作技术。我们所臆测的这个“过程”,是否符合跨湖桥人当年的实际,我们不敢断言。但这个“过程”所持续的时间却相当漫长,这是可以肯定的。跨湖桥人一次次地试验、一次次地失败,也是可以肯定的。当跨湖桥人把泥土塑性造物,变成有使用价值的器皿时,他们就在手舞足蹈之余,增加了对自身力量的自信。他们不满足于已经取得的成就,精益求精,力求所创之物符合自己的理想和愿望,所以在太阳纹彩陶的创制中,我们不难发现他们不断改进、力求完美的可贵精神。

从全国范围来看,新石器时代的太阳纹彩陶分布较广。不同遗址发掘的太阳纹彩陶有其惊人的相似之处,这是为什么呢?他们相距遥远,无交流可言,不存在相互借鉴和传播的关系,所以,研究跨湖桥太阳纹彩陶这个源头具有更为积极的意义。

彩陶纹饰的起源,需要从“纹”的起源说起。器物上的“纹”最初到底是怎样产生的,今天,我们对它有不同的猜测。

一种较为普遍的说法是,认为原始先民偶然间把编制纹和蓝纹印压在陶器上,于是无意间产生了“纹”。还有一种看法是,从人的劳动过程中推测出“纹”的产生,认为“从发生学的意义上看,对‘纹’的最早感知和认识是在劳动过程中形成和发生的” 。

这种说法,我们不妨命之为“偶然论”,但为什么很多遗址发掘出来的彩陶纹路那么相似呢?我们的看法是,彩陶试制和后来大规模生产,都离不开太阳光的照射,彩陶的太阳纹包含着原始先民的信仰意识和崇拜行为。跨湖桥人和其他地方的先民有着共同的意识,有着共同的信仰和崇拜,因为人类拥有的相同原始思维,使它们相似具有一定的必然性,所以,今天我们统一命为“太阳彩陶纹”,这是科学的、合理的。

跨湖桥彩陶不仅起源早,并且在它的形状、纹饰、彩绘等方面都有着其较高的艺术成就,给人一种美的享受。由此可见,跨湖桥人的彩陶艺术所以能有这样的成就,不难想象经过了多少次的反复试验,才一步步走向完美。这其中蕴含着跨湖桥人力求完美、坚忍不拔的精神品质。

跨湖桥人制作彩陶就其纹饰而言,以太阳纹为主,这是与他们的居住环境密切相关的,跨湖桥遗址位于钱塘江入海口北岸的湘湖之滨。在这里定居的跨湖桥人仰承炽热的阳光,由于对太阳光的亲切感受,提升了对太阳神的直接崇拜,从而决定他们对彩陶纹样的题材选择和精神寄托。

由此可想,跨湖桥人彩陶的制作虽然是个人单体进行的,但由于其对太阳的体验与崇拜是相同的,他们的个体劳动一有新的发明,便能在氏族范围内交流传播,表现出一种过人的智慧和集体力量。

我们认为,《跨湖桥考察报告》的推测是可信的,原始先民大多崇拜太阳神。但跨湖桥人还有自己的独特崇拜,那就是崇拜器物的创始者,有的是他们的祖先,把自己制作的器物当作祭具,这是与崇拜太阳神一样重要的另一种崇拜,我们将这种崇拜称之为“器物崇拜”。既是对自身力量的自信,也是对器物由个体发明到集体制作和传承路径的肯定与褒奖。因为祭祀总归是一种集体活动,由信仰而组合起来的集体几乎是不可分割力量的凝聚。

无论陶土的采取、陶器成型的方法和陶器彩绘的艺术,都离不开集体的力量。也许是有密切的合作分工、程序步骤,有一定的作坊范围,使陶器的制作工艺成为批量生产、更使参与劳作生产的集体更加紧密。

我国是文明古国,器物的创制和使用可谓源远流长。几乎每一件器物的发明、演变,都有着丰富的内容与传说,并且在使用中产生属于神秘文化、崇拜文化体系的“法宝”观念。人们为自己的制造物产生的效用所折服,进而寄托了更多的期望,并且为实现这些期望而选择在观念上赋予它们以神力的捷径。

在我们中华民族世居的广袤大地上,各地发掘出众多的彩陶器物,后来发展成为中国文化最重要的表征之一“礼乐”:“礼”(以陶器充当祭器)、“乐”(在祭祀仪式上,敲击日常食器而发出声音取悦于神)。陶器无形中承担了沟通天与地、人与神、社会与自然的重要职能,这就是我们今天研究陶器文化、陶器艺术、特别是它的源头之一跨湖桥太阳纹彩陶的意义与价值所在。

太阳纹彩陶——跨湖桥人的无尚荣耀!

编辑:陈缇缇

中共杭州市委机关刊物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可查看往期推送内容

免责申明
杭州杂志微信公众平台
杭州杂志微信号:hangzhouweekly
探讨城市发展特色,引领幸福和谐生活,推动城市科学发展.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