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钟汉良逆龄秘诀

摘自公众号:娱文乐发布时间:2017/7/17 20:09:06

也不是第一次采访钟汉良了,之前只是觉得他怎么一点没见老;这次专访来上海电视节做"白玉兰"奖评委的他,记者倒第一次相信了一个词:逆生长——黑色休闲小西装,内搭白色T恤,身材高挑匀称,皮肤细腻白皙得让一向以理性自称的处女座记者,都有些不淡定地艳羡了。

做"白玉兰"奖评委,很幸运、很兴奋

Q:接到电视节组委会的邀请做评委,第一反应是什么?

A:很荣幸,没想到可以成为这么有公信力的电视奖项的评委;也很兴奋、很开心,人生每个阶段都会有惊喜,感觉我在这个行业做了这么多年,有一些表现被看到了,同时也有这个阶段的责任要去做好。这一年不同领域电视人努力的结果,我会严谨认真地去看,去说出自己的感受。

Q:平时工作很忙,这次做评委,是不是难得有时间恶补了不少剧?

A:很多在电视剧播出时,就有关注,这次就是复习一下。还有一些是没看过的,一些近代题材的没看过。

Q:看了这些入围“白玉兰”奖角逐的电视剧后,有什么感受?

A:真的是看到电视剧行业的飞速发展,服装、化妆、道具、灯光等等每一个岗位都越来越厉害,也让我感觉到原来我以前这么多地方都没有注意到,比如题材、领域之类的。

有的戏看的时候会想,如果我来演就好了,不是说我会演得更好,但能让我演就好了;有的看的时候会觉得,这个团队制作这么讲究,这么细致,我会记住这个团队的名字,认真地看摄影和美术的名字,放在以后希望合作的名单里。

Q:这一年多来你自己也拍了不少电视剧,《一路繁花相送》、《幸福的理由》,还都参与了幕后出品,为什么会想到参与幕后?

A:这些戏我主要还是以演员的身份的参与。其实演员在拍摄阶段,尤其是电视剧,是很难分心的,身兼数职比较难做到。我只是希望为每一部参与的戏提供一些想法,比如拍摄、服化道、美术之类的给一些意见,哪怕能给剧加一分两分也是好的。

做导演,不凑合、不将就

Q:去年之前拍了一年多的电影,是刻意这样电影、电视剧穿插吗?

A:我对拍电视剧和电影没有刻意地区别对待,都是跟着好的故事、好的剧本走。之所以最近电视剧拍得多,是因为看到的好的剧本正好都是电视剧的。

Q:2015年底,你担纲导演的首部电影《沙漏》开发布会,然后就没有了声音,现在这部电影进展如何?

A:还在筹备中。现在回到了最原始的起点:剧本。在这个过程中,希望可以了解更多再去进行,不论是拍摄还是工作人员。

Q:为什么宣布这么久还不开拍?

A:第一部作品太重要了,过了就没有第一次,要很慎重。我是想做,但当我想要踏出这一步的时候,我又发现:有更多的部分需要了解,需要学习,所以又回到了剧本打磨阶段。

Q:对于何时开拍有计划吗?

A:真的要让一剧之本磨合出三方(编剧、电影公司、主创)都产生共识的完稿,再去做。不会急于推出,想多一点时间反复探讨。不凑合、不将就。

Q:没有时间表吗?

A:我可以一直等到剧本磨好,不知道电影公司会不会有他们的计划。

Q:为什么要去做导演,做演员多轻松?

A:是啊。刚好他们找我的时候,我踏入了40岁。人家不是说人生四十一枝花嘛,在一枝花的年龄,我想去做一些有代表性的作品。

Q:自己导演的《沙漏》,会自己演吗?

A:我要是演的话,就是演父辈了,这部电影的主角是年轻人。

人生赢家:赶上了幸福的时代

Q:据说你要在上海开演唱会了,有没有特别的安排?

A:会有,但不是马上。去年办过一次巡回演出到过上海,今年的巡回演唱会继续做,准备做四场,8月26日开始,首场是在南京,等到了上海,恐怕是年底或者明年初了。

Q:2015年在台北举办了“浮光掠影”个人摄影展,原来你拍照拍得这么好,打算到大陆办展吗?

A:7月1日就开始,在上海当代艺术馆。不只是一个摄影展,可以说是一个多媒体的展览。

Q:做歌手、做演员、做导演做出品,业余还办摄影展……感觉就是人生赢家,享受目前这样一个状态吗?

A:应该享受的,享受每一件事。做有兴趣的事情、和优秀的合作者一起完成,应该很满足才行。现在是中国电影电视剧发展最好的时候,我赶上了这个最幸福的时代。感到幸福的理由很多啊。

Q:做了不少事情,但是自己没有发微博,包括官微也没有发布一些信息,粉丝得到消息全靠“路透”,做你的粉丝感觉挺辛苦的,能不能为粉丝提供一些福利,微博上多说几句?

A: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个性,有些人想要跟你天天微博见面,有些人没有太多想法就不说,只是有感而发,没有固定的时间和要求。就像歌手,有的人随时可以写,有的人没灵感就弄不出。我属于后者。

学钢琴:被老师夸天才

Q:刚才说到了《幸福的理由》,感觉你对这部剧特别上心,为什么呢?

A:我觉得自己做的挺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么一个音乐题材的剧,一般电视剧不会这么去做,因为很难做,既需要演员会乐器,还要大量出现音乐的部分。而且音乐部分不是流行歌曲,而是古典音乐。

讲述音乐家进入人生低潮,如何渡过难关。有很多我们平常不太关注的特殊儿童,科普一些知识,给观众传递一些有用的信息。我期待自己的作品能够给观众传达比较深刻的思考。希望观众看完这部电视剧,能够关注这个人群,正确地对待他们。

Q:听说你为这部戏花了两个月时间学习乐器?

A:钢琴和小提琴,这两样我之前都不会,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不是弹钢琴就是拉小提琴,进步飞速。

Q:之前不会,两个月的练习就够了吗?

A:我有音乐的底子,对音乐有一定的理解能力。之前也觉得乐器只有从小开始学才能学会,大人是学不会的。后来学下来发现不是,只要有韧性,就能学得很快,这让我特别兴奋。(说着还兴奋地用手指在空中“弹钢琴”)

Q:现在钢琴演奏达到什么水平了?

A:能独立完成一首肖邦《离别曲》的一小段。

Q:我不懂钢琴,这个算很难吗?

A:很难的。肖邦不是双手弹,他是左手右手不一样,不协调地弹。

Q:老师有没有夸奖?

A:夸得不得了,老师觉得我是天才!

(备注:为了证明肖邦离别曲有多难,外行的记者求证了青年钢琴演奏家宋思衡。

宋思衡很认真地跟记者科普了半天:这个曲子是肖邦的第三首练习曲,即便技术难度不能匹敌其他23首,但也很难。两个月能弹,对没学过琴的人是根本不可能的。这不是天赋的问题,是手指机能的问题,从来没训练过短跑,两个月集训上奥运会,可能吗?)

题外话,更欢乐

记性真好

一进采访间,钟汉良就说:是你啊,又见面了。又问记者还在上次采访的那家媒体吗?记者回答“还在”,但并没有说出自己具体的媒体名称。

没想到拍照的时候他居然自己说出来:《上海电视》,嗯,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记者回答,两年多前。他撇撇嘴:哪有那么久?没有那么久。

其实记者上一次采访他真的是在2015年初的《何以笙箫默》。

于是钟汉良就在那里使劲想,终于想出来说:去年有部电影!确实,去年他和李敏镐主演的电影《赏金猎人》来电影节宣传,本刊也采访拍摄了他,但那是另一个记者。

记者只想感叹:我的天,《上海电视》在他印象中真的这么深刻吗?即使换了记者?!

谁是Boss?

一般来说,作为钟汉良这个级别的艺人,基本上就是团队的老板,什么经纪人、工作人员之类的,在他的面前基本没有什么话语权;工作人员的作用无非就是在记者触碰敏感话题的时候,来一句:“这个问题不在提纲上”或者“我们不说这个”。

但是意外的是,记者在采访钟汉良的过程中,有一位工作人员,采访中就能随便插话打岔,还能“教育”老板。

当记者问到《沙漏》为什么宣布这么久还没拍的时候,坐在五米外的工作人员就说:“放风出去,吸引更过的投资人、好的团队啊。”钟汉良笑道:“我们不缺投资。”工作人员回说:“不能这么说,这么说显得我们很傲娇。”

记者说钟汉良微博发布消息少,粉丝得到他信息的渠道不多。工作人员又急了:“你这么说,好像是在说我们工作做得不到位。”钟汉良赶紧笑着打圆场:“不是不是……”

OMG,到底谁是谁的老板?!谁给谁发工资?!

玩儿心重

采访结束,记者随口问钟汉良,你们团队成员都来自台湾地区么?他说,不是啊,来自五湖四海。记者表示怀疑,真的吗?说自己听得懂各地方言,只要他们说说家乡话,就能听得出来是哪里的。

没想到,钟汉良还真的感兴趣了,让几个内地工作人员说家乡话给记者猜。有工作人员表示没有环境,说不出来,他继续怂恿:“随便说两句,随便说两句。”

甚至当自己团队来自山东、东北、广东的工作人员都被“验证”完毕后,又瞄上了保安;又被记者猜中后,他夸道:厉害!

这么执着,也是醉了。

逆龄秘诀

自从看了木村拓哉在戛纳的照片之后,内心受到一万点打击的记者一直都在感叹岁月是把“杀猪刀”、“苍天何曾饶过谁”。

所以在看到钟汉良之后,才会在三年多的多次采访后,第一次想问一个问题:老天为啥这么垂青你?!

但想到职责在身,还是先说正题(自己都要被自己的敬业精神感动哭了)。

采访结束,临出门,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他好像一点也不意外:我吃得很清淡,基本上是吃素;一有时间就运动;还有就是我看这个世界的时候,都是用一种乐观的态度、保持乐观的心态。如果人总是皱着眉头,就会变老的。

说到皮肤好,他倒眉飞色舞起来:“我是遗传我妈。你没看到我妈,她今年72岁了,但是皮肤好到爆,平时从来不用洗面奶,就是清水洗一下。”听得记者一脸生无可恋,他笑着安慰:“我也只是和同龄人相比好点,和‘小鲜肉‘不能比。”

What,你一个70后还想跟人家90后比?再这么逆生长下去,不出几年90后在你面前也要没饭吃了好吗?!

- - - - THE END - - - -


长按添加订阅

免责申明
娱文乐微信公众平台
娱文乐微信号:ywlgzh
《上海电视》周刊官方小号. 有益娱社会,有志娱人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