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哥身体不好,嫂子半夜推开了我的房门……

摘自公众号:老男孩俱乐部发布时间:2017/7/17 16:57:29


村里的灯光慢慢减少,整个葫芦村渐渐沉寂在黑暗里,这个时候,山里的露水开始重了起来,远处传来三两声狗吠……

昏黄的油灯下,李浮生咬着铅笔头,仔细研读一本发黄的医书。李浮生是父亲在田里捡的,上面还有一个哥哥。虽然不是亲生的,父亲却对他格外关爱,连拿手的医术也交给他来继承。刚好李浮生也比较争气,勤奋努力,每晚抱着那本发黄的医书爱不释手……

嗯嗯嗯……一声声奇怪的叫声传来。

几乎每天晚上十点左右,对面的屋子里都会传出一些奇怪的动静,有时是大吵大闹,有时是打情骂俏,但更多的,是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压抑的怪叫声。

而住在对面屋子里的,是李浮生的大哥和嫂子。

自从半年前大哥和嫂子结婚开始,这种情况就一直延续到现在,风雨无阻,以前父母活着的时候,他们两个还稍微知道节制一点儿,至少在屋子里做那种事儿的时候不会喊那么大声,可不幸的是,两个月前父母在一场车祸中离世,办完丧事以后,他们没有了顾忌,便开始肆无忌惮起来。

李浮生的年龄还小,刚成年,没有真正接触过异性,刚开始不知道那些声音意味着什么,只是搞不懂,嫂子叫得那么大声,听起来好像很疼很痛苦的样子,大哥为啥不带她去看病?

最让李浮生搞不懂的是,父亲生前就是葫芦村唯一的医生,可以说近水楼台,如果嫂子真得了啥病,不想去镇上的医院,让父亲给她瞧瞧也行啊。

没有,一次也没有!

嫂子的怪叫声父亲肯定也听见过,可是天一亮,他就装作啥也没有听见,一切如常,这就更让李浮生百思不得其解了。

直到父母的那场车祸过去半个月以后……

有天晚上,李浮生半夜闹肚子,去了趟厕所,出来的时候就听见嫂子又开始大喊大叫,明显气息不畅,而且喊叫的同时还似嗔似骂的说:“哎哟,轻点!”

大哥的脾气不太好,李浮生还当是他和嫂子吵架,脑子一热对嫂子动了粗,担心嫂子的安全,所以情急之下顾不得多想,打算冲进去劝架。

可是从窗户前面经过的时候,李浮生往屋子里扫了一眼,就是这一眼,让他突然停下脚步,瞳孔瞬间放大,整个人愣在那里,彻底的惊呆了。

屋子里面亮着灯,灯光有些昏暗,窗户上的玻璃也比较脏,呈半透明状态,站在外面往里面看,看得不是太清楚。

不过李浮生的眼神儿很好,一眼就看出大哥和嫂子全都没有穿衣服,身上光溜溜的,像是被剥了皮的玉米,嫂子趴在床上,大哥则是站在嫂子的后面,疯了似的……

夜深人静,连狗都睡了,这种声音传进李浮生的耳朵里,显得格外刺耳。

尤其是眼前这副诡异的画面,李浮生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发誓,这辈子都忘不了。

(响应微信要求,此处细节删除……)

李浮生看傻了,眼睛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眼珠子差点儿从眼眶里面蹦出来。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十分钟左右,李浮生也看了十分钟,大哥和嫂子先后换了好几种姿势,而正是在他们换姿势的过程当中,李浮生发现了其中的猫腻。

“这……这是……”

没吃过猪肉,谁还没有见过猪跑?惊讶之余,李浮生终于明白了,怪不得嫂子几乎每天晚上都在怪叫,却又不去瞧病,敢情她根本没有得病,而是乐在其中,为了完成替老李家传宗接代的神圣使命连夜忙碌着。

那天晚上,李浮生失眠了。

回到自己的屋子里以后,他躺在仅有一米来宽的木头床上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刚才看到的那些画面,犹如放电影一般,过了一遍又一遍,挥之不去。

嫂子是附近杏林村的一枝花,脸蛋儿非常漂亮,唇红齿白,皮肤本来就嫩,再加上她会保养,买了不少化妆品,抹上去以后更是水灵灵的,似乎伸手在她脸上一掐,就能掐出一兜水儿。

脸蛋儿漂亮也就罢了,关键是她的身材也很棒,胸大、腰细、腿长,如果穿上紧身的衣服,往那里一站,活脱脱就是一个标准的“s”型曲线,让女人见了就会嫉妒,让男人见了就想和她发生点儿什么。

能娶到嫂子做老婆,天天和她做那种事儿,说起来,也是哥哥的运气好。

大哥没上过学,没读过书,大字儿都不认识一个,学过两年电焊,一直在工地上干活儿,后来嫌累,就拉拢一帮人单干,当起了包工头,赚到不少钱,还花十几万买了一辆小轿车,但是因为脾气臭,得罪很多人,有一次还被别人打伤,住进了镇医院。

谁曾想,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嫂子是镇医院的护士,负责照顾哥哥,也就是在住院的那二十多天时间里,他们两个一见钟情,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出院以后,变成了李浮生的嫂子。

“如果我也能娶到像嫂子那样既漂亮、身材又好的女人做老婆就好了……”李浮生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娶老婆的事儿,可是从那天晚上开始,他几乎满脑子想的全都是女人。

白天想,晚上看。

接下来的半个月,每当嫂子的怪叫声响起,李浮生都会急匆匆起床,偷偷趴到对面屋子的窗户上去看,有时候看得太入迷,还会忍不住去旁边的厕所里泄一下火。

而今天晚上是个例外。

吃晚饭的时候,哥哥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有个大老板请他喝酒,顺便谈业务,为了赚钱,他自然不会拒绝,饭吃到一半儿就开车走了。

家里只剩下李浮生和嫂子两个人,李浮生想着大哥不在,晚上肯定没有好戏看了,所以回到自己的屋子里以后,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正打算睡觉。

嗯啊啊……又来了

让李浮生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半睡半醒的时候,隐约中又听见了嫂子那种让人魂牵梦萦的怪叫声!

啥情况?李浮生睁开眼睛,腾的一下坐起身,竖起耳朵听了听,确认是嫂子的怪叫声以后,他的眉毛立刻就拧成了一股绳儿。大哥明明出去了啊?可是看了下时间,刚过九点,从大哥离开到现在,中间只隔了一个半小时。

哥哥和大老板喝酒肯定要去镇上,而从葫芦村到镇上有将近二十里的路程,即使开车,来回也要半个小时左右,再加上吃饭、喝酒、谈业务,剩下的一个小时肯定不够用。

时间对不上啊。

最重要的是,李浮生皱着眉头听了片刻,和以往不同,这次他只能听到嫂子啊呀呀的怪叫声,却听不到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也没有那种啪啪啪的声音。

相反。

隐约有一丝哗啦啦的流水声从对面的屋子里传了出来。

眼珠子一转,李浮生立刻就想到了什么,脑海里随之浮现出一副画面,嫂子一个人躺在浴缸里……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或者说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李浮生稍微犹豫一下,就穿上一条大裤衩,光着膀子跳下床,踩了一双人字拖,屏着呼吸,束手束脚的走向对面的屋子……

未完待续……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天眼村医】

- 广告 -

免责申明
老男孩俱乐部微信公众平台
老男孩俱乐部微信号:oldmen419
机智的人早已关注,呆萌的人还在踌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