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蓝小棠时慕琛小说免费阅读 蓝小棠时慕琛大结局 蓝小棠时慕琛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6/30 16:44:42

蓝小棠时慕琛小说《爱情向东,婚姻向西》,在这里提供蓝小棠时慕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我不是安慰人,我是认真的。”时慕琛说着,突然靠近了蓝小棠几分,他将她抵在角落,灼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耳根:“小棠,嫁给我,膈应他,我带你一起报仇,把曾经所有失去的,通通都夺回来……”

点击阅读完整版小说>>>:爱情向东,婚姻向西

精选章节:

一语落下,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

而就在这时,包间门再次开了,时慕琛踱步进来,语气慵懒:“不能生,看来就是说地不好了?”

蓝小棠转过脸,一时之间,不知道他这句是好话还是坏话。

而下一秒,时慕琛已经坐下,兀自端起茶喝了一口,淡淡道:“没关系,再贫瘠的土壤,也能长出健康的苗来,只是看种子适不适合而已。”

他这番话,简单而又直白,一时间,包间里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特别是时佩林,他的脸颊有些发烫,难道,时慕琛是在暗示他的种子不好?!

“哦,既然是小棠不能生,那确实也没办法了,毕竟我们时家这代,就佩林一个……”时佩林的母亲,任美凤笑着道:“不过就算是离婚了,小棠也还是我们的半个女儿,以后常来家里做客啊!”

蓝家虽然过去和时家关系不错,可是,那也是在时老爷子还在的时候。现在,蓝家生意越来越差,时家却风头正劲,早就不是当初的模样,只是维持着表面,还没撕破脸罢了。

因此,蓝海华就算是再不甘,也只能接受了这个说辞,兀自给自己倒了一本闷酒。

“爸妈,我给您们介绍一下。”这时,时佩林方才拉着陈芷柔起身:“这是我们学校的小师妹,叫陈芷柔,现在是我公司秘书,那天您们去我公司的时候,是她接待的……”

“伯父伯母好!”陈芷柔乖巧地行了个礼,一副刚毕业的单纯乖乖女形象。

“小陈是吗?”任美凤点了点头:“上次我倒是记得,是个挺聪明的丫头。”

陈芷柔连忙拿出两个袋子:“伯父伯母,这是我准备的一点小礼物,聊表一下心意!”

“这怎么好意思?我们做长辈的都没有带见面礼!”任美凤推辞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她打开袋子一看,眼睛不由亮了一下。她从来就喜欢刺绣,而里面的正是一条全手工刺绣方巾,而且看得出来,是很精湛的苏绣,估计出自名家之手。

蓝小棠在看到那条方巾的时候,心底不由涌起一阵讽刺。

为什么陈芷柔能够恰好投其所好?还不是因为时佩林给准备的礼物!

果然,他对于这个女人还真是上心,这个苏绣估计得七八万吧?就这样买来,以那个女人的名义送了自己的父母,呵呵,真是用心良苦!

而时佩林父亲时慕卿收到的,是一支钢笔,蓝小棠对这款钢笔没有研究,可是,当看到时慕卿严肃的面孔里透出的些许笑意时,也明白,这估计也是有来头的。

“小陈这姑娘真懂事,家是我们宁城的吗?”任美凤问道。

“不是,我家是兰城那边的……”陈芷柔温温婉婉道。

“兰城,我倒是听说过——”这时,时慕琛低沉的声音响起:“听说那里的地下娱乐很是有特色,是兰城的支柱产业,陈小姐家人不是靠这个谋生的吧?”

一句话,让陈芷柔只觉得脸颊发烫。她放在桌下的手气得哆嗦,可是,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小叔真是爱开玩笑,我家人都是普通工薪阶层,又怎么会接触这样的生意?”

“你叫我小叔?”时慕琛蹙了蹙眉:“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侄女!何况,我看起来有这么老吗?”

陈芷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我只是随着时少这么叫……”

时慕琛却没有再理她,而是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的大哥时慕卿:“今天我接到电话,好像是说参加离婚宴,怎么我感觉自己到的是相亲现场?”

蓝小棠看到时慕琛装出的一脸困惑表情,不由有些觉得想笑。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处处和时佩林二人作对,但是,她一时间觉得好温暖。

“呵呵,小辈们的事情,我们就不参与了。”任美凤出来打圆场:“佩林啊,今天你蓝叔他们难得过来,你们好好聊聊……”

于是,包间中的气氛恢复了些许,大家开始吃菜敬酒,一派表面上的祥和。

酒过三巡,时慕琛站起身来:“我就先走了,你们好好聊。”

说着,他伸手去拉椅子,却‘不小心’撞到了任美凤那个装着苏绣的袋子,里面的苏绣滑落出来,他弯下.身,将它小心翼翼地捡起。

他状似不经意地道:“大嫂,刚刚不小心,实在不好意思。这个一看就是很贵的东西,怎么也值个十来万吧,那可是陈小姐父母一年的收入,幸好没有给你弄坏……”

他语气虽然随意,可是,在场的几人脸色却都是一僵。

陈芷柔家既然没钱,那么,就更不可能买到这样大师之作的苏绣,还有那支钢笔,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

陈芷柔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就连时佩林脸色都格外僵硬难看。

而原本看陈芷柔还算顺眼的任美凤,此刻已经有了几分不快。刚刚她还没想通关节,现在时慕琛一提醒,这哪里是什么陈芷柔送的,分明就是自己儿子花钱买的!

一个女人还没进门,就这么花她儿子的钱,那还了得!

因此,后面的气氛就有些各怀心思。

蓝海华原本就很不高兴,自家养女虽然并非亲生,可是,毕竟这是在外面。时家弄了个离婚宴也就罢了,还带了一个女人过来是什么意思?这不完全是打蓝家的脸吗?!

不过现在倒是好了,让这个女人和时佩林那个母亲内斗,虽然对于蓝家没有什么实际的好处,但是看他人吃瘪,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小棠,我看你喝了不少饮料,应该也想去洗手间吧?陪妈去一趟。”胡秀珠站起来道。

蓝小棠会意,也跟着站起来,二人一起去了洗手间。

“小棠,离婚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提前给家里人商量?!”一走进洗手间,胡秀珠的表情就变了:“你知不知道,时家现在的股份都在时佩林手里,就算你生不了、就算他现在就抱着那个小三,你只要不让位,你总是能捞着好处的!”

蓝小棠就知道,她的养父养母一旦知道了离婚这件事,必然就会是这个态度。

她摇了摇头:“妈,主要是佩林说,他和我过不下去了……”

“他和你过不下去了?!你看看你,样子不也是漂漂亮亮的,那个狐狸精是长得不错,但是,又胜过你多少?!你怎么就这么没本事!”胡秀珠气得来回走了好几步,这才压下火气问道:“那你说,这次离婚他分给你多少股份、房产?”

“我——”蓝小棠脸色有些僵硬:“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胡秀珠眨了眨眼,连续问了两遍,见蓝小棠不是在开玩笑,这才猛地反应过来,当场差点气得背过气去。

“妈,您怎么样了?!”蓝小棠慌忙上去相扶,反而被胡秀珠给推了一把,撞在洗手台的棱上,一阵生疼。

“你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么蠢的女儿!”胡秀珠说着,伸手去拉洗手间的门,临走时,扔下一句话:“你如果不能找时佩林弄点好处,那么,蓝家你也别回了!”

说完,拉开门就走。

洗手间里,顿时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

蓝小棠的身子抵在冰冷的墙面上,只觉得心底涌起一阵深沉的悲哀。

她离婚了,没有从家人口中得到半句安慰的话,也没有人问她是不是很痛苦,唯一关心的,永远都只有利益……

她咬了咬唇,擦掉眼角涌出的泪,无力地拉开门走了出去。

当看到门外站着的高大身影时,蓝小棠不由一愣,她眼睛还有些发红,所以声音也带着鼻音:“小叔,你还没走?”

“让你吃完饭等我,自然不会走。”时慕琛说着,目光落在她眼角的泪痕上,语气很淡:“刚才你养母的话,我都听到了。”

肮脏不堪的真相这么被人揭开,一瞬间,她有些无地自容。

可是,片刻之后,蓝小棠突然又有些释怀了。

她最狼狈的时候,都被他看过了,还有什么是值得介意的呢?

她自嘲一笑:“小叔,很可笑吧,你看,这就是我的人生。

亲生父母不要我,将我扔在了大街上,被孤儿院院长捡了回去。

我11岁,一次救了公园里落水的蓝老太太,于是被她带到了蓝家。

我按照婚约,不嫌弃佩林受伤不能动,还是毅然嫁给了他。我照顾他两年,他却在醒来的时候,就和别人在一起了,还那么厌倦我,恨不得我马上消失!

而现在,我的养母知道这件事,关心的不是我,而是利益。即使,我之所以离婚后什么都没有,还是因为为了蓝家的投标!”

“小叔,你说我的人生,是不是就是一个悲剧的集合?”蓝小棠说着,又有一滴眼泪滑落下来。

时慕琛从口袋里取出纸巾,轻柔地给她擦去眼泪。

他的眸色依旧深邃地让人看不懂情绪,语气也是平日里的慵懒静淡:“但是,我听了你的描述,读出的却是相反的信息。”

蓝小棠不明所以,抬眼问他。

他解释道:“你流落街头,孤儿院院长和你非亲非故,却愿意带你回去。你救了蓝老太太,她没有忘恩负义,而是知恩图报,带你回家、供你上学。而佩林,他虽然辜负了你,但是却也教会了你另一种人生。”

说着,时慕琛微微倾身,视线与蓝小棠持平:“你现在好端端地站在这里,没有缺胳膊少腿,没有饿得皮包骨头,比起很多真正不幸的人来说,已经是很幸运的了。更何况——”

他突然拖长了尾音,调起她的胃口。

“什么?”蓝小棠笑了一下:“小叔,你真会安慰人。”

“我不是安慰人,我是认真的。”时慕琛说着,突然靠近了蓝小棠几分,他将她抵在角落,灼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耳根:“小棠,嫁给我,膈应他,我带你一起报仇,把曾经所有失去的,通通都夺回来……”

只觉得耳畔似乎有什么轰然炸裂,原本让她电流不断的热气都被话里的内容轰得渣都不剩,蓝小棠猛地转过头,震惊地看着时慕琛。

因为两人距离很近,她转头的时候,他的唇瓣刚好擦过她的脸颊,最后停在了她的唇角。

蓝小棠一瞬间意识到什么,心脏骤然跃到了喉咙。

“怎样?”时慕琛眯了眯眼睛:“你嫁给我,你就是他的小婶婶。”

蓝小棠依旧还没有从刚刚的话带来的震惊里清醒过来,她看向时慕琛,半晌才干巴巴地道:“小叔,你是不是看我可怜,所以故意给我开玩笑?”

“婚姻大事,我从来不开玩笑。”时慕琛正色道:“我刚刚说的话,全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可是、可是我什么都没有,你为什么要和我结婚?对你又没有什么好处……”蓝小棠反应过来之后,不由问道。

“现在的我单身,你单身,一个单身男人对一个单身女人求婚,没有什么不可吧?”时慕琛说着,站直了身子,伸手替蓝小棠理了理鬓前的碎发:“小棠,你可要考虑清楚了,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了。”

“我——”蓝小棠只觉得脑袋一片乱麻,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决定。

“今晚没地方住,就跟我回家,别忘了,你欠我的钱,足够打扫一周的房间和做一周的饭了。”时慕琛道:“我去车里等你,我刚刚的提议,明天给我答案。”

“哦……好。”蓝小棠依旧恍若还在云端:“我知道了。”

“乖,一会儿见!”时慕琛说着,大步离去。

蓝小棠回到包间,心情都还有些恍惚。

而胡秀珠在知道蓝小棠什么都没有之后,已经完全连应付饭局的心思都没有了。

她和蓝海华使了个眼色,便冲众人告辞出来。

而任美凤对陈芷柔已经有些不满意了,也就趁机散了局,大家一起走出包间。

“小棠,以后常来家里做客啊!”任美凤笑了笑,理了理肩上的披肩,然后,挽着时慕卿走了,再没多理会陈芷柔一眼。

陈芷柔恨得牙痒,可是,也只能端着一副温婉的笑容,善解人意地冲时佩林道:“佩林哥,没关系,我会慢慢努力,让你的爸妈都接受我的!”

这边,蓝家二人开的是一辆凯美瑞,而时家开的都是价值百万的车,所以,二人直到时家人都开车走了,才走向停车场。

蓝小棠走在他们后面,要目送二人离开,想起什么的蓝海华突然转身,语气很是严肃:“小棠,你离婚这件事,千万不能告诉老太太,至于你怎么瞒过去,我想也不用教你。”

蓝小棠点了点头:“奶奶身体不好,我不会让她难过的。”

“你知道就好。”蓝海华道:“蓝家这边你暂时是不能住了,时佩林虽然没给你钱,但是好歹当年也有个婚戒吧,卖了也够你一个月生活费的。”

“嗯,好。”林晓棠继续点头。

蓝海华也就没说什么,拉着胡秀珠,上了他的凯美瑞。

银色的轿车消失在视线,蓝小棠深吸了一口气,准备给时慕琛打电话。

而这时,前方停着的车突然亮起了灯光。灯光闪了一下,似乎在对着她眨眼睛。

蓝小棠向着灯光走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夜色之中,这样的灯光就好像大海里的灯塔一般,让她竟然升起一种类似温暖的安全感。

她走过去,果然看到了时慕琛精致出尘的脸,他的面孔一半在灯光下,一半在阴影里,更映衬得本就深刻的五官更加好似刀削斧凿一般立体深邃。

她被晃得有些花眼,片刻之后才回过了神:“小叔。”

“每次你们这么叫我,都把我叫老了,实际我不过只大你五六岁而已。”时慕琛目光看向副驾驶座:“上车吧!”

到了家里,时慕琛将衬衣的前两个扣子随意解开:“我去洗个澡,你随意。”

“好。”蓝小棠点了点头,突然意识到,她好像还是没有睡衣,一会儿洗了澡也只能穿他的浴袍。

她毕竟还是不习惯在别人家,所以,也就坐在客厅沙发上,动都没动。

不一会儿,时慕琛从房间里出来,他的头发上还挂着不少水珠。一身棉麻的灰色睡袍,显得随性而慵懒。

“去洗澡吧,热水都够。”时慕琛道:“我不太喜欢烟味。”

蓝小棠这才想起,好像她还真没见过时慕琛抽烟。

随即,她突然想到,陈芷柔不是怀孕了吗?今天饭局上,时佩林什么也不顾忌,一根接着一根抽烟,而陈芷柔好像也喝了点儿酒。

所以,她之前说的怀孕是假的?依旧是故意刺激她、让她离婚的把戏?

蓝小棠觉得有些荒唐、有些可悲。

这时,时慕琛的话打破了她的怔忡:“是不知道在哪里洗,还是说,要我帮你洗?”

蓝小棠一愣,脸颊红了红:“我自己去!”

*小剧场*

蓝小棠(纠结脸):到底要不要嫁呢?数花瓣吧!嫁,不嫁,嫁,不嫁,嫁……

N久以后~蓝小棠:啊!嫁?

(隔壁)时慕琛(翘着二郎腿):不知道我家的花都是奇数片花瓣的品种吗?!

(画外)慕寒:小棠,表答应他,嫁给他,早晚被吃得渣都不剩~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爱情向东,婚姻向西,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进入目录:爱情向东,婚姻向西小说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