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雷心宝薄寒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雷心宝薄寒初小说最新章节 雷心宝薄寒初小说新婚老公住隔壁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6/23 15:03:17

雷心宝薄寒初小说叫做《新婚老公住隔壁》,这里提供雷心宝薄寒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薄寒初终于睁开了眼睛,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心宝的错觉,他眸底的最深处,隐隐有深邃氤氲的暗光在浮动。“小宸子还在等我回家,你让我走。”心宝浓长深黑的睫毛眨去了眼角涌上来的水雾。她语气里有着决绝。“你跟他在一起了吗?”薄寒初的模样很颓废,可是也正是这种颓废,更加衬得他有一种堕落后的野性危险。

精彩章节:

也许是他的话语太过温柔。

也许是这样的静好是她求了好久而不得的。

也许是……那颗被伤过心迫不及待的想要寻到一个可以停靠的港湾。

虽然,她觉得自己很可耻。虽然,她知道这样做并不好,但是,心宝还是忍不住的轻轻点了下头。

然后,哭的泣不成声。

为什么,她明明忘记了他,心还是会为他而痛,痛的快要不能呼吸了。

盛珩宸紧紧的抱住了她。

也不管她现在哭的有多么的狼狈。

只能清楚的感受到狂喜和酸涩漫上了心脏最柔软的地方。

外面的雨依旧不停,像是一铺晶光璀璨的水晶珠子。

被雨水模糊的窗户上,依稀能看见屋内,有两个人人影抱在一起。

泛着静谧苦痛的温馨。

……

决定尝试着去接受盛珩宸后,心宝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和薄寒初离婚。

虽然不记得当初这场不该有的婚姻到底是怎么来的,但是已经得到几个人的忠告,是她一开始的胁迫,才会有那个红本本的存在,所以,她不愿再继续错下去。

原本想给薄寒初打电话,可是已经把那个号码删除了,心宝从盛珩宸的车库里提出一辆车往水木春城驶去。

心宝拿出钥匙,凭着隐约的记忆打开门时,心脏微微的疼了一下。

她急忙的克制住,深呼吸,走了进去。

她以为这个时间家里会没人,于是上了楼,走到主卧,打开了衣柜。

意料之中的,里面琳琅着的都是她的衣物,没有一件属于男人的物品。

失落的笑笑。

谁家新婚的夫妻会这样?愈加的肯定,这场婚姻,真的是个错误。

拿出一个行李箱,把自己喜欢的几件衣服塞了进去,忽然,隔壁传来了声响。

心宝吓了一跳,忙停下动作,从床头柜下抽出一个棒球棒,屏住呼吸蹑手蹑脚的往隔壁走去。

当她小心的推开门,猛地愣住。

“你……你怎么在这里?”她是真的傻了。

当她看见薄寒初凌乱着一头的短发,睡衣的扣子一粒未系,露出胸前大片古铜色的肌肤纹理时,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

薄寒初喉咙动了动,开口时,嗓子沙哑的不像话,“我要喝水。”

说完,就转身往回走,一头栽在床上,把刚才仅穿的右脚的拖鞋踢到地上。

心宝这才注意到他脸色不正常,双眼猩红猩红的。

忍不住走过去,在离他有一小段距离的地方停下,“薄寒初,你怎么了?”

薄寒初紧紧的闭着双眼,眉头不耐的皱着,也不答话。

“薄寒初?”她又轻轻叫了一声。

谁知,男人烦躁的用枕头蒙住了头。

心宝,“……”

被如此明显的嫌弃了。

她想离开,可是看他确实不舒服,抿了抿唇,还是下楼烧了一壶热水,倒了一杯晾温回到客卧。

“水拿来了,你起来喝。”心宝把水放在床头,可是怎么都叫不醒他。

心头一跳,莫不是昏迷了?

她赶紧用力的摇晃他,“薄寒初?薄寒初!快醒醒!”

男人没睡醒的时候像一头凶猛的狮子,他暴躁的睁开眼,抓着心宝的手腕一下子把她掀翻在床上,身子压了过去。

“别吵,我困。”

心宝怔了三秒钟后开始挣扎,“放开我。”

可是重病当中的男人非常重,她拳打脚踢了,他却纹丝不动。

“薄寒初!”心宝急了,一口咬在他的胸口,疼得薄寒初倒吸了一口气。

“我要下去!”心宝眼眶泛红,语气很坚定。

薄寒初终于睁开了眼睛,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心宝的错觉,他眸底的最深处,隐隐有深邃氤氲的暗光在浮动。

“小宸子还在等我回家,你让我走。”心宝浓长深黑的睫毛眨去了眼角涌上来的水雾。她语气里有着决绝。

“你跟他在一起了吗?”薄寒初的模样很颓废,可是也正是这种颓废,更加衬得他有一种堕落后的野性危险。

“对!”心宝说,没察觉有着赌气的成分。

薄寒初的眸光一下子暗淡下来,他倒在心宝的身上,脸埋在她的颈窝处,藏住了他所有的情绪。

心宝笃定他是真的病了。

他身体的温度快要把她灼伤。

“你病了,去医院吧。”那颗心,到底还是不能冷硬到底,她嗓音淡淡。

“嗯,我生病了。”男人好像一下子脆弱下来。

就如一个在大海上漂浮了很久很久的人,忽然看到了一艘小船。

“我真的病了。”他又重复了一句,一点儿都不在意他平日里掩藏的软弱正在一点一点的倾泻出来。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我又不是医生,就算我是,也不是你的医生。”心宝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任由他压着,看着天花板,眸底一片悲凉。

“小宝,我病了。”他蹭了蹭心宝的脖子,又哑又低的说。

小宝。

心宝觉得她的心脏像是被针扎了一下。

“你叫错人了,小宝不是我,她可能是雷诺儿,可能是那个躺在医院昏睡的女人,可能是全世界任何一个人,也不可能是我。”

她低低的说着,忽然,眼泪猝不及防的落了下来。

抬手狠狠擦去,她不要再为这个男人哭。

“不,小宝是你。”男人固执的重复,“是你。”

“小宝,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心宝轻轻的笑了,“是你不要我。”

“我没有。”薄寒初突然低吼,“那个项链,那个项链……”

心宝身子一震。

“那个项链,不是送给雷诺儿的,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可是,被她拿去了,她戴过的,你再喜欢也不会要了。”

男人的低哑的嗓音里似乎弥上了一丝委屈。

心宝觉得她的身体里,好像有无数个什么东西在不断的翻涌着。

“你和我结婚,是不是因为我的威胁?”她双手捧着男人的脸,问道,眼底里透着的,是小心翼翼的期盼。

“是……”

薄寒初看着她,紧锁眉头,说道。

“可是……”

……

夜,星空耀眼。

心宝在厨房里用勺子滚动着砂锅里的小米粥,清澈如水的眼睛里有着清远。

她不由得想起白天里薄寒初的话。

可是……

可是什么?他还没有说完,就晕过去了。

后来,她叫来了医生,忙活好一通,给他输了液,又开了不少的药。

他从那个和盛珩宸打架的雨夜回来就生病了,回到这里后还把保姆王姨支了回去,然后就这么挺着,不吃药不打针,也不上班。

就像是……失恋了一样。

可随后,心宝晃了晃脑袋,突然笑了出来。

怎么可能。

他可是薄寒初。

米粥熬了一个多小时,已经稀烂,飘着诱人的糯糯香气。

她又凉拌了两个酸甜可口的小菜,连着米粥一起放在餐盘里,端到楼上。

挂完点滴后的薄寒初已经清醒过来,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淡漠峭冷。

除了他的脸色看起来还不是很健康外,已经瞧不出任何狼狈软弱的模样。

心宝并没有感到失落,反而觉得一切意料之中。

她把餐盘放在床头柜上,嗓音不热切,也不疏离,“你吃了饭好好睡一觉吧。”

心宝转身要离开,薄寒初淡淡的开口叫住了她,“很晚了。”

这是下逐客令?

心宝有自知之明的点头,“我这就走,不打扰你休息。”

薄寒初拧眉,眉宇间浮起一丝薄怒。

“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心宝有一瞬间是被骂懵了的,怎么还言语攻击了?

想到这一小天的忙前忙后,她只觉得好心当作驴肝肺,不由得俏脸一冷,“我很快就走,知道你看不上我,但是好歹我今天的时间基本上都耽误在你身上了,不求你感恩,也别以怨报德吧?”

她转身的毫不犹豫,心想怎么不一下子发烧烧傻他呢?

薄寒初有些无力,坚毅的脸部线条紧绷成一条直线,在她快要出门的时候再次叫住她,“留下来。”

心宝的脚步一顿,不可置信的回头,表情错愕,“你的意思是让我今晚住在这里?”

“嗯。”他回应的很淡。

心宝忍不住笑了,娇艳的小脸上凝着一抹讽,“我看你是还没退烧吧?留我,岂不是碍你的眼?再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对大家名声都不好。”

薄寒初听了后,薄唇勾起的弧度比她更寒凉,“你脱了衣服勾引我上床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会名声不好?”

心宝气结,“那是从前的雷心宝会做的事,自从我落水后醒来,从来没做过任何引诱你的事,每次都是你色狼一样扑了我。”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暖明的灯光下,薄寒初英俊的脸上透着清冷,那黑眸幽暗的像海。

心宝冷哼了一声,“你放心,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

她又要走,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盛珩宸。

心宝接起来时,有些愧疚,明明约好今天晚上去看电影的,结果她忙活薄寒初的事给忘了。

“小宸子。”

盛珩宸的声音透过手机传了出来,在安静的室内,响彻着他温暖的笑意,“宝儿,小鬼,你迟到了。”

“对不起,我有点儿事耽误了,”心宝很乖的道歉,没提薄寒初的事,“我现在就赶过去,还来得及么?”

“没关系,我们可以看午夜场,不过就不是八点这个爱情片了,而是恐怖片,你别吓得往我怀里钻。”

心宝低斥他,“你才害怕。”

“好,”盛珩宸爽朗的笑出来,带着痞痞的坏意,“是我害怕,然后往宝儿的36D怀里钻。”

“呸!等着吧!”心宝小脸微红的挂断电话。

她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拎着摆放在门口的行李箱,强迫着自己不再回头,往楼下走,谁知,还没走出两步,胳膊就被狠狠攥住。

心宝疼得低叫一声,生气的瞪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的男人,“你干什么?”

“你和他在一起了?”他的大手很热很有力,声音也粗嘎危险。

心宝挣脱他,“你没资格管!”

“雷心宝!”薄寒初看着她的眼神,凌厉似刀,又含着浓浓的讥诮,“需不需要我提醒你已婚女人的身份?”

心宝越来越觉得好笑,“如果大家告诉我的,还有你表现的都是事实的话,那么先忘了自己已婚身份的,不是我,是你!”

薄寒初五官凝了阴骛,“所以呢,你现在提着行李箱是要和他私奔吗?”

“私奔?我们为什么要做那么掉价的事,即使我要和盛珩宸在一起,那也是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心宝仰着下巴大声说。

“光明正大?和一个男人保持婚姻关系的情况下光明正大?”薄寒初冰冷嘲讽。

“当然不会,”心宝的声音忽然轻了下来,“我不能会让他那么委屈。”

薄寒初一怔。

下一秒,听她一字一顿的说道,“所以,薄寒初,我、要、和、你、离、婚!”

刹那间,男人原本就阴沉的表情里陡然灌进了一股子寒气。

他的眼里渐露肃杀,浓烈音乐的脸上狂暴的燃着愤怒的烈火,足以将一切吞噬。

“再说一遍!”他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大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心宝不怕他,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我要和你离……唔!”

她还没说完,嘴就被咬住。

对,是咬。

心宝疼得眼泪刷的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嘴里迅速蔓延了血腥味儿。

薄寒初惩罚着她,一脚踹翻了行李箱。

没有拉紧拉锁的行李箱倒在地上后,里面的衣物掉了出来,一个黑色蕾丝内衣显眼的躺在地上。

一想到刚刚电话里盛珩宸说的那句“36D的怀里”,他就全身暗黑的如撒旦。

“撕拉——”一声,布料被扯碎的声音。

心宝终于恐惧起来,她惊叫道,“你要干什么?”

“干——你!”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新婚老公住隔壁,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新婚老公住隔壁小说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