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叶澜清陆博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叶澜清陆博言小说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6/21 14:44:56

叶澜清陆博言小说叫做《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这里提供叶澜清陆博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见到澜清脸色微微泛红,陆博言微微眯眼,一脸邪笑着凑到了她的耳畔,恶趣味的亲了一下,“不能!那天晚上……你让我抱紧你!再紧一点!用力一点!”“你胡说……”澜清小脸一红,就连耳根子都能感觉到发热,挣扎了一会儿,感觉到陆博言反而越抱越紧,澜清气恼极了,却也无力极了。

精彩章节:

“那又怎么样,反正爸爸你也都不喜欢她,现在让她代替我,是她的荣幸!”虽然被顾志宏吼,顾子瑜心里有点慎得慌。

但想到以前顾志宏就对澜清不管不顾的态度,顾子瑜认为,顾志宏对澜清的态度一样没变,此刻发火,也只是因为事情没有按照他预想的那样发展。

也因此顾子瑜心里有恃无恐,一个从小就不待见的女儿,就算现在表现得有多在乎,多生气,哪又怎样?

还不是因为利益驱使?

“她今天已经被你们气走了,还想怎样?”见到女儿竟然还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顾志宏忽然觉得堵得慌,还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我们又不是故意的,说的都是事实啊,子凯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就是随便说说,谁知道她就生气了?”

顾子瑜满不在乎的说着,言语之中的澜清就仿佛是个不相干的外人,丝毫没将澜清当作妹妹看待。

“不过话说回来,爸爸,我今天看到这个妹妹还挺惊讶的,长的还算可以,不过,却一点儿都不像你,也不像我妈妈,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假冒的了!”

“闭嘴!”顾志宏忍无可忍的吼道:“她从小跟着你奶奶长大,这还会有假吗?你奶奶还会骗我不成!”

“那是,奶奶估计巴不得让您把她领回家,好认祖归宗!”顾子瑜依旧不死心的讥讽道。

“你再敢这么针对她,到时候就让你嫁到周家去!”

“爸爸,先前说好的!让她过来就是代替我去见周家人,您可不能出尔反尔!”见到顾志宏真的生气,顾子瑜这才不情愿的放下大小姐脾气,软声说道:

“爸爸,我知道您最疼我的了,怎么会舍得让我嫁给那样的人啊?要嫁也是让澜清妹妹嫁过去,像她现在这个样子,嫁到周家,也算是她的福气了。”

“你知道就好!”顾志宏没好气的吼道:“我可告诉你了,子瑜,你舍弃了周家,如果不能攀上沈家,这后果你得自己担!”

顾子瑜莞尔一笑,“爸爸,您就放心吧,我有把握!”

听着两父女的对话进行的差不多,一旁的周梅适时开口。

“要不然今天先这样吧,改天再约澜清出来见面,跟她道个歉,反正子凯还小,想必澜清不会往心里去的。”

如果不是形势所逼,周梅并不欢迎澜清,所以先前才会任由顾子瑜嘲讽澜清。

她虽然是顾志宏的二婚妻,可现在好歹是顾家的女主人,又有了儿子,自然不想有多一个人跑出来跟自己的儿子分家产。

顾志宏没说话,只是气恼的哼了一声。

刚刚一到包厢,见到澜清没到,他就问了情况,知道澜清连菜都没点就走了,顾志宏自然要问个清楚。

结合儿子说的话,顾志宏知道,澜清肯定受气了,而她受的气来自于自己这位小娇妻,还有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女儿。

看来,还是单独约见比较好,以免人多嘴杂。

……

送澜清到了方圆工作的地方之后,方圆出来接应澜清,所以,沈嘉遇没了再送澜清的借口,于是,顺道去公司视察。

看他领着助理上楼,方圆激动的小心肝都要跳出来了,一脸兴奋的看着澜清说:“澜清,你真是我的福星!

你知道吗?总裁从来没到过这个子公司视察过,今天多亏了你,他来了,说是顺路,我觉得他就是想送你罢了!”

澜清翻白眼的冲动,已经知道了方圆这话的潜意思,无非就是想说沈嘉遇对她很上心。

她现在心里乱的很,不想在理会这些事。

“你别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了,赶快上去吧,我走了!下午又得请假了。”

方圆嘿嘿一笑,“我看你干脆辞职到我这个公司来算了,这样大boss天天都会光临,沾了你的光,我也有好日子过了!”

“你就做梦吧!”澜清没好气的哼了声,拿着方圆给的钱跟钥匙,转身走向大马路。

看着她身上的病号服,方圆轻轻叹了口气,“哎,就你这个傻瓜,天生我见犹怜的清纯模样却不懂得利用!真是的白长了这幅好皮囊!”

澜清还没走远,听到了方圆说的话,却并没有回头。

不知为何,她忽然想到了今天见到的顾子瑜,她的亲姐姐,那张脸和她自己这张脸,似乎不太像。

确切的说是一点儿都不像。

明明她跟顾子瑜是同一个妈生的,怎么会相差那么多?

像爸爸?这更不可能。

虽然澜清是在很小的时候见过顾志宏,可哪怕过去这么多年了,顾志宏的长相也不会有太大变化,顶多就是老了。

所以,澜清很断定,她跟爸爸顾志宏也不像。

这是为什么?

……

盛世集团总部,总裁办公室

“名德那边,张总经理的意思是,想再跟您谈谈这次的合作有关的细节方面的情况,但是副总的意思是,偏向于汇通……”

瞥见大boss似乎心不在焉,而且眼神还有些飘忽,似乎落在了别的地方……顺着他的目光一看,成海隐隐的明白了什么。

茶几上放着一个女士的挎包,刚刚一进来成海就看见了,只是做为总裁秘书,他不可能去跟大boss求八卦。

只是这会儿看见大boss老盯着这包看,成海有些为难了,这工作还汇报么?

迟疑了片刻,成海清清嗓子,问:“陆总,您的意思是……”

陆博言回过神来,不着痕迹的收回目光,有些不耐烦的说:“不用谈了,直接拟定跟名德签约的合同!”

“好的!”成海赶紧回答,见陆博言脸色不太好,也没多说,“那陆总,我先出去了。”

陆博言没说话,目光落在面前的一份文件上,确切的说是叶澜清的个人资料。

盯着上面注明的地址,陆博言眉心一紧,抬起头来,见到成海正要出去,冷声吩咐道:“把后面的行程退到明天。”

成海微怔,赶紧应了一声,心想,大boss今天的心情似乎不太美丽。

成海刚出办公室,陆博言就从位子上站起来,他沉着脸,将澜清个人资料上的地址记下,随后走到茶几上,拎着包包走了出去。

……

回到家后,澜清看上班时间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也就是说她又旷工了一个小时。

于是,硬着头皮跟主编请假,理由是病假。

为了让主编相信,澜清还把额头上的伤拍给主编看,然后,成功了请到假了。

于是,一下午就在床一上度过了,因为头疼的厉害,虽然睡着,却也觉得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先前被车撞到的时候,撞坏了脑子。

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有敲门声传来,而且是越来越大声的那种,好像在发泄着什么。

澜清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门口,咕哝着问了声:“谁呀?”

门外却没有回应。

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澜清向来不会轻易开门,这是为了安全起见。

听着外面没动静,澜清扬声道:“不说话不开门了。”

这话刚落,就听门外传来一声满是气恼的低斥,“叶澜清!”

听这一声低吼,澜清顿时一个激灵,吓的嘴唇都在发抖,“陆,陆博言……?你……”

似是想到了什么澜清急忙捂住嘴,想要假装自己不在家。

可是,门外,陆博言却似乎猜到了她的心思,沉声道:“把门打开!”

言语中尽显这个男人雷厉风行的气势,丝毫不给澜清反驳的余地。

“我,我不……”澜清当然不会乖乖就去开,她本来就躲着这个男人,就算他现在在门口,她也不会轻易开门。

天知道陆博言他竟然会找上门来!

就在澜清懊恼的时候,门板上忽然一声闷响传来,似是有人装门的声音。

澜清被吓了一大跳,尖叫一声,本能的后退,“你干嘛?!”

回应澜清的却是一记比之前更用力的撞门声。

眼看门锁已经松动,澜清急忙道:“陆博言!你住手!我开!”说着,赶紧上前将门锁拧开。

她小心翼翼的拉开门板,抬眼就见到陆博言那杀气腾腾的俊脸,神色阴沉的可怕。

澜清都不敢看他的眼睛,垂着眼,皱眉道:“陆博言,你到底……啊……”

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博言的举动给打断。

陆博言一言不发,沉着脸走近,见到澜清用身子当着门,他毫不留情的用力一推!

门开了。

用身子挡着门的澜清,猝不及防之下,险些摔倒,陆博言沉着脸抓住她的手臂,将她身子往自己面前带,手一滑,搂住她的腰身。

与此同时,用脚将门给踹上了。

嘭一声巨响,大门关闭。

澜清回过神时,人已经被陆博言逼到了墙角,这种无路可退的无力感让澜清心慌极了,她抬眼瞪着他,有些恼羞成怒,“陆博言,你做什么!”

本来一个好好的觉被扰了就算了,现在到好,大门都快被撞散了,人还被困了。

陆博言冷哼一声,将手里的女士挎包重重扔在一旁的鞋柜上,澜清这才留意到,那是自己的挎包。

她下意识的抬头去看陆博言,却不料,陆博言脸色阴沉的凑近她,咬牙切齿说道:“叫我名字上瘾了是不是?!”

“……”澜清本能的躲开他,触及他鼻息间温热的气息,她只觉得浑身汗毛竖立,头皮阵阵发麻,心里也更乱了。

“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见到澜清脸色微微泛红,陆博言微微眯眼,一脸邪笑着凑到了她的耳畔,恶趣味的亲了一下,“不能!那天晚上……你让我抱紧你!再紧一点!用力一点!”

“你胡说……”澜清小脸一红,就连耳根子都能感觉到发热,挣扎了一会儿,感觉到陆博言反而越抱越紧,澜清气恼极了,却也无力极了。

“陆先生,请你自重!跑到一个女人家里,对她又搂又抱,不怕别人耻笑吗!”

听了这话,陆博言却冷冷的嗤笑出声,他抬手捏住澜清的下巴,迫使她抬头,望着她那双清冽的美丽眼眸,他似笑非笑开口,“这次再跑试试?”

澜清:“……”

这个男人!

他这么突然跑来这里,不会就因为自己在电梯里的时候回避他的问题吧?

还是因为在医院的时候又偷偷溜走,惹怒他了?

其实,这两者都有!

第一次,陆博言觉得自己被藐视了,也是第一次遇到一个女人对自己避之不及的,似乎从第一次开始就是这样。

如果是正常的情况下,一个女人跟他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应该会想着如何再讨好他,留在他身边。

可这个女人……

他现在都还记得,她看见自己的第一眼时,那惊慌失措的眼神,那难以置信的模样,仿佛自己像鬼一样可怕的存在。

而之后,她每次见到自己都是一幅惶恐不安的样子……

这不正常!不正常!

除非,她是在欲擒故纵的把戏。

面对他咄咄逼人的目光,心虚的澜清自然没勇气指示,她心里害怕到了极点,要知道这是在自己住的地方啊!

她睡的房间里就放了很多小正熙的相片!

如果被陆博言看到,都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

心里暗自琢磨了一小会儿,澜清故作镇定的说:“我没想逃,只是不想跟陆先生有过多交集罢了。”

闻言,陆博言仿佛又被激怒了一般,手上一用力,很狠勒住了澜清的腰,与此同时抓着澜清的手,反扣在她腰后。

听到她言语中的意思是不想跟自己有过多牵扯,不知为何,他竟然没由来的恼火,下意识的就想让她明白,这不可能!

澜清因他这个举动,上身不得已往前一挺,胸一前柔一软紧紧压一在陆博言的胸膛上。

刚与柔的碰触,霎时间让两人都有些心猿意马。

澜清害羞的想钻地洞,不管不顾的扭着身子挣扎,“你干什么!放开我!”

陆博言却脸色不变,心中却哗然一片,身体某个地方,已经在悄悄的支帐篷!

这该死的反应!

陆博言自己都不敢相信,从那天晚上之后,一靠近这个女人,他就冲动的像个黄毛小子一样。

由其是此刻,见到澜清这么抗拒,他竟然还想强吻她。

真是见鬼了!

“如果你不想让我做一些无耻的事情,最好别乱动!”

“你……!”澜清涨红着小脸,恼羞成怒之下终于忍不住发火,“陆博言,你到底想怎样?!”

陆博言刚想说话,但却在这时候,却被手机铃音给抢了先。

听着熟悉的铃音,澜清本能的循着声音来源看去,是她的手机响,她回头又看看陆博言,眼珠一转,似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忽然用力将陆博言推开。

几乎是同时,陆博言也在此刻松手。

终于从尴尬又暧一昧的姿势中解脱,澜清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心却一直提着的。

快步走到茶几上,瞥见显示的来电人,澜清悬着的心总算放下,还好,不是奶奶打来的。

刚刚那一瞬间,她真的很害怕是奶奶打来的,更害怕在奶奶身边的小正熙要跟自己视频。

只不过,眼下这来电人也让澜清头疼。

是顾志宏。

在澜清走去拿手机的时候,陆博言在迟疑了片刻后,也迈步跟上,瞥见来电人跟之前医院时见到的是同一个人,陆博言脸色不由沉了几分。

“要不要我替你接!”

澜清本来还在犹豫,冷不丁听到陆博言这话,几乎是本能的就摁了屏幕上的红色键,然后把手机背在身后,转头瞪着陆博言。

“你怎么可以偷看?!”

陆博言不以为然,不动声色的走近一步,冷冷道:“不敢接,还是不好意思接,怕被人人发现你家里有男人?!”

刚刚那来电人的名字一看就是个男的。

这已经是陆博言第二次见到他来电了。

看澜清一直犹豫不决,陆博言心里有个龌龊的想法。

这个男人跟面前这个女人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他甚至猜想着,先前在西餐厅让她哭鼻子的男人,是不是就是这个叫顾志宏的人!

“你胡说什么!”澜清立刻否认,“别忘自己脸上贴金!陆先生,请您马上离开我的家!”

说着,澜清迈步想要走去门口,打开门把陆博言这尊大佛请出去。

可她刚走一步,陆博言却忽然一把攥住她的手臂,望着她的眼神里有着毫不掩饰的讥讽。

“先前在西餐厅哭的那么伤心,该不会是被这个男人抛弃了吧?”

“你……”料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澜清一下子愣住了,惊的是哑口无言。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

见到澜清无言以对,陆博言嘴角噙着的讥笑缓缓加深。

“叶澜清,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你什么意思?!”

“前脚跟我缠一绵一整夜,后脚就跟徐文宇勾一搭上,现在又跟某个男人纠-缠不清!我记得那晚你不是第一次,该不会……就是混这口饭吃的吧。”

“……”

言下之意,是在讥讽澜清三心二意,水性杨花。

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澜清气的差点儿没七窍生烟,她搞不懂,这个男人他凭什么这么看自己?!

凭什么!

想要发火,可是心底里的气话到了嘴边,却又变成另外一番光景。

“那也用不着陆先生多管闲事!”

虽然被他看轻,被他误会心里很难受,但是比起被他发现了自己的秘密,澜清宁愿被他误会。

正好,她也不用费力说谎掩饰。

见到陆博言被噎的一时无言,又无比恼火的样子,澜清心里也不好受,她皱眉打掉他的手,转身想走。

却在此时,手机再度响了起来。

她拿到眼前一看,又是顾志宏的来电。

正犹豫着要不要接的时候,听到陆博言咬牙切齿的说:“既然你不敢接,我替你!”

说着,将手机抢了过去。

澜清一愣,伸手去抢,可是,陆博言高出澜清一大截,拿着手机的手一举,澜清就够不着了。

“陆博言,把手机给我!”情急之下,澜清也顾不得男女有别,攀着陆博言的肩膀往前踮着脚,拼命想拿到手机。

“求我。”望着澜清一脸急切,陆博言轻轻吐纳出两个字。

“你……混蛋!”澜清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无奈之下只能努力抱住陆博言的手,拼命将他的手往下拉。

陆博言淡定自若,看着她那么急切的模样,忽然觉得这小绵羊着急起来,还挺可爱的。

挣扎之中,陆博言手一滑,不小心摁了接听键,还有……免提。

就在他正享受着跟澜清之间的猫鼠游戏时,电话忽然传来声音。

“澜清啊……”

从声音上分辨,似乎是个中年男人。

陆博言脸上有些难看,目光沉沉的瞪着澜清,心里很是恼怒,是个男人就罢了,似乎还是个老男人!

听到顾志宏的声音响起,澜清不光愣住了,还吓到了,她呆呆的看着手机,嗓子眼好像被卡住了一样,一个音都发不出。

这怎么就接通了?

“澜清啊,先前的事我都知道了,是子瑜不对,她们的话你……”

听到电话那头的顾志宏再度开口,澜清在僵了两秒之后,急忙大喊:“闭嘴!不要说了!”

话落,她努力往上一勾,用力拍打了一下陆博言的手腕。

陆博言吃痛,指尖一松,手机‘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屏幕瞬间黑掉了。

其实,澜清没必要在陆博言面前避讳顾志宏,只是,为了让他快点儿走,她只能这么做。

这么做无异于欲盖弥彰,也让她坐实了‘水性杨花’罪名。

澜清缓缓抬头看着陆博言,对上陆博言那几乎要杀人的目光,她脸上甚至还绽开一抹笑。

“陆先生,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跟这个男人纠-缠不清,你能怎样?你又不是我的谁,凭什么管我的事情!”

陆博言气的心肝有些疼,他眉头紧皱,死死盯着澜清,这个女人!她竟然还能笑的出来!

“叶澜清!我让你知道我是谁!”他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随后在澜清还没回过神时,攥着她的肩膀往后推去。

陆博言这一推,澜清猝不及防之下,跌在了身后沙发上,她缓过神来,想要起身,但是陆博言那高大的身影却欺身而来。

澜清顿时有些慌神,“陆博言,你干嘛?!”

“让你看看我是你什么人!叶澜清,上了我的床,收了我的钱,就是我的女人!没我允许,谁特妈敢碰你?!”

此时此刻,陆博言真觉得自己气疯了。

可不是气疯了吗?如果正常理智情况下,他怎么会说出这么无耻的话?

他这话的意思就等于是在跟澜清说: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那张支票足够买你很多夜!

这无疑是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进一步的恶化了,也让两个人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显得更加不耻。

“你……唔……”澜清张口想要反驳,但是陆博言却飞快的吻上她的唇,丝毫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澜清本能的反抗,但她那点儿力道对于陆博言来说,简直就是挠痒痒

此时此刻,澜清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男人局促紊乱的气息,霸道而专横的吻,狠狠厮磨的她唇,举动粗鲁,不容反抗……这让澜清想起了五年前那个夜晚。

五年前,面前这个男人,陆博言……他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一点儿怜惜疼爱都没有,只有发泄。

心里头忽然觉得委屈,眼泪涌上眼眶,却无法宣泄内心的痛。

纵然她一直喜欢面前这个男人,可也容忍不了他再一次这么粗暴的对自己。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

触及她脸上的湿润,陆博言身子一僵,蓦然停了下来,他缓缓抬头,看着澜清湿润的眼眸,眉心紧紧蹙成一个川字。

脑海中闪过了某个画面,那画面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他不自觉的眯眼,看着澜清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困惑,就连说话声音都带着不确定。

“告诉我,在那晚之前,我们是不是早认识了?”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小说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